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苦菜花 > 第9期 > 第六部 狼烟四起

第六部 狼烟四起

[更新时间]2011-06-18 07:36:04 [字数]13572[作者]刘文忠

第四十章     见闻

      一九六七年是文化大革命的第二年,是文化大革命批斗走资派最残酷的一年,是造反派最疯狂的一年。四喜所在的学校基本上停止了上文化课,学生下到生产队,宣传最高指示。

  这一年秋季来得特别早,九月份寒流就不断袭来,朔风阵阵寒气凛人,十月份严霜已经开始。被揪出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被武装关押红锦旗第二中学办学习班,在这里接受群众批斗监督改造。

学生的伙食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学习班的伙食更差。这里有男有女,年龄有老有少。大多数人面容消瘦,头发斑白,而且很长,很凌乱,满脸胡茬子看样子已有几个月没修饰了。

四喜在一次打饭的时候,看见他们吃的的饭菜,像给猪狗吃的一样,玉米面窝头硬的能打死人,说是白菜汤,其实只能算开水煮白菜。虽然这样,他们大多数很乐观,出操整齐,唱歌洪亮,还有说有笑。

四喜怎么也不明白,他们都成了囚犯,整天个乐呵个什么,说不定什么时候被揪斗,打个半死!

  文化大革命的武器: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造反派拿起笔做刀枪。

夺了权的东方红造反派成立了:火烧桥成立联合革命委员会,全公社一片红。贫下中农夺取政权,一个字不认识的老贫农成了中学的校管会的主要领导,坐了第一把交椅。

红柳村有一个瞎子,叫薛子奎,靠吹唢呐维持生活,他有一个鼓匠班子。破四旧后,鼓匠营生不能干了,当下没有了吃饭的路路,只好住在生产队的社房里,成了“五保对象。”

煮饭的时候,没有柴火,到牛圈里拾牛粪。虽然眼睛看不见,拾到的牛粪都是干的,生产队长有点奇怪,问道:“你眼睛看不见,怎么拾到的全是干牛粪?”

薛子奎回答道:“自从到了社房住下,天天听你们念毛主席语录,心明眼亮了。就能知道干牛粪在哪里。”

在场的社员和工作组听了,也觉得奇怪,问道:“真的?”

薛子奎答道:“一点不假,不信,我还可以清理牛圈里的粪。”

说着,就担起箩筐,到牛圈里自己担出一担牛粪。

学习了毛主席语录,瞎子心明眼亮一时间成了佳话。薛子奎成了学习毛主席语录的标兵,到处做讲演,做报告,一时间成了红人人。

 薛子奎到处做学习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报告会,一来讲到哪里,哪里有好吃好喝好招待,二来政治地位火箭式的提高。越讲越神奇,越讲越离谱,越讲越成了“神。”

不但参加公社毛主席语录讲用会,还参加了杭锦旗,巴达盟毛主席语录讲用会。

杭锦旗革命委员会成立,红柳村的瞎子鼓匠薛子奎成了革命委员会副主任,发动全旗人民给配婚,一时间成了全旗三十万人口的最大话题。

          本村村的未嫁的姑娘,一听村社干部劝说要嫁给薛子奎,都向躲瘟疫一样逃跑了。因为村社干部带着上面领导的任务,向没有头的苍蝇,粘在姑娘们的屁股后面不放。条件是给办农村人朝思暮想到城市户口,另外根据情况安排工作。

      骗了别人,骗不了本村村的未嫁姑娘们。薛子奎有残疾不说,那些话全是假的,天天到牛圈拾粪,牛圈里哪里有干牛粪,牛圈的里里外外一清二楚,根本不是学毛主席语录眼睛看见的。

      最后,有一个甘肃逃难到红柳村的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在村社干部的诱惑下,又分配了一套新房,与旗委副书记,旗革命委员会副主任薛子奎配了婚,村社干部完成了任务,来了一个皆大欢喜。

  早请示和晚汇报是一种对毛主席表忠心的祝颂礼仪,例行程序,人们几乎到了疯狂的程度。

  每天早晨,全家男女老少,包括病人,只要能坐起来,都要手拿毛主席语录本,面向毛主席像,向毛泽东请示一天该怎么生活,怎么做事;晚上再汇报一天做了什么,做得怎样,有什么问题。

具体做法是,全体参与者都站在毛主席像前,站成一个方阵,鞠躬行礼,手握红宝书举过头顶三呼:敬祝伟大的领袖、伟大的导师、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我们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毛主席万寿无疆,万寿无疆,万寿无疆!敬祝毛主席的亲密战友、我们的林副主席身体健康,永远健康!

  云海家也不例外,因为房子紧靠路旁,生怕红卫兵看见,表忠心不够认真,惹出什么麻烦。

   首先云海把门打开,全家人站在一起,手举毛主席语录,恭恭敬敬声音洪亮:“伟大领袖毛主席。。。。。。

   连屋檐下的麻雀还要大大地吓一条,扑楞楞地飞了。

  为了表示忠心,做好人好事。红柳村里的一伙年轻人,半夜不睡觉,把生产队刚盖好的猪圈拆了重盖,扩大了圈舍面积。第二天生产队长发现猪圈被人翻盖,由于天黑看不清,歪歪斜斜,可是还是不能打击年轻人的积极性,作为无名英雄向公社汇报,成了典型事例,大小会议上表扬,事迹被还报纸刊登,被广播站报道。到了冬天,下了一场大雪,压塌了猪圈。幸亏一上冻,猪病死的病死,没有死的杀了给社员分肉吃,不然损失就大了。

  把毛泽东的一段语录,谱写成歌曲叫语录歌,人们早请示晚汇报后必须唱。大小会前后要唱,劳动时更要唱。

  毛主席语录小红本本,成了宝贝。谁得到了,比娶上老婆还要高兴。

  这种宣扬个人崇拜的形式主义做法,形同宗教形式,与马克思列宁主义毫无共同之处。

  在1971年林彪自我爆炸后,语录歌语录操才被摒弃。早请示和晚汇报也消失了。

       

  忠字舞文化大革命初期兴起,是对毛泽东个人崇拜的一种形式主义做法。这种舞,边唱边手舞足蹈,以表达对毛泽东的忠心,人们称之为忠字舞。跳忠字舞时,每人手捧《毛主席语录》,胸配毛主席像章,边跳边唱当时最流行《心中的红太阳》、《万寿无疆》、《万岁!万万岁》等歌颂毛泽东的歌曲,人人都得会跳。有个说法是跳好跳不好是水平问题,跳不跳是对毛主席忠不忠的立场问题。”

  一时间全国上下、大江南北,不分老幼、男女,少则几十人、多则成千上万聚集在一起,会跳的、不会跳的,会唱的、不会唱的,一起甩动手臂,引吭高歌(很多人是在乱哼哼):雪山升起……起……红太阳,翻身农奴把歌唱……,伴随着歌声舞者有向上的、向下的、朝左的、朝右的,往前的、往后的、弯腰的、挺肚的。

  亲身经历这个时代的我,到现在一听到那个时代的歌曲,还是浮想联翩。

  火烧桥供销社有一个姓贺职工,正在打扫家,通知去跳忠字舞,他说:我一会儿去跳。来人告诉他一会儿人家跳完了。这个姓贺职工又说:完了不怕,一会儿我和我老婆跳,补上。

  当时造反派头头说姓贺的职工是对毛主席的亵渎。结果被戴上了现行反革命帽子,游街批斗,头上戴着了高纸帽子,胸前挂着黑纸牌子,连三岁娃娃也要骂他二句。

  忠字舞,是文化大革命时一种狂热地表示对毛泽东忠心、忠诚的一种集体舞蹈,流行时间约在1966-1968年间。中共九大以后,渐趋衰微。

        

  背诵,《愚公移山》、《为人民服务》和《纪念白求恩》等老三篇,成了全国人民重要任务。不但要熟练,还要领会。学习毛选积极分子讲用会议,自上而下开起来。

  要带着问题学,活学活用,学用结合,急用先学,立竿见影,在字上狠下功夫。

当年你要办事?就要精通毛主席的语录,运用并背诵毛主席的语录。不然的话你就不能办你要办的事。

四喜的钢笔坏了,需要买一支新的。

下面是一供销社一个售货员和四喜的一段对话,堪称经典。

  四喜:关心群众生活---给我拿支钢笔。

  售货员:为人民服务---你买哪一种?

  四喜: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多拿几支让我挑挑。

  售货员:反对自由主义---不让挑,买哪支拿哪支。

  四喜:我们的责任是向人民负责---你就多拿几种让我挑挑吧。

  售货员:在路线问题上没有调和的余地---说不挑就是不能挑。

  这仅仅是平常生活中的笑话。

  红柳村一社的一位老贫农,学习了毛选,不用粮食只用食盐就把猪喂成了王,毛重有四五百斤,方圆几十的地方村社干部,社员群众前来来取经,开现场会,把这家人家的猪圈围的水泄不通,村子里的一口井水不够喝,发动社员到临村挑水来满足需要。

可是本社社员都知道,这个老贫农房后五亩多玉米,几乎被他们家喂猪偷完了。虽然人人心知肚明,不敢挑明,人家是旗里的学习毛泽东思想的典型。

这真是:窗子烂了不要糊,夜里留门风关住。

第四十一章  惊天大案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红柳村路边的老柳树的树干上,用报纸上的题标:毛主席万岁,和打倒刘邓陶,经过剪接对接,组成了一幅反动标语:

打倒毛OO!

红柳村发生了十二级政治地震,警车呼啸,警察遍布每家每户,进行侦查。特别调查组一行四十多人进驻了红柳村。

红柳村的四类分子成了重点调查对象,不分白天黑夜进行审问,能够用到刑法都用到了,上楼“坐土飞机”,“凤凰背翅”,”“热情对待冷静思考”等办法都不新鲜了。公安局有了最新的,科学的审讯办法,还是没有找出犯罪嫌疑人。

 有几个重点嫌疑对象,已经快不行了,奄奄一息。

 审讯工作没有结果,犯罪嫌疑人没有踪影,红柳村成了谈反标色变的程度;连三岁的娃娃,八十岁的老头也要过堂,交代近期的活动,交往的人,一天二十四小时要有人证明。

   谁也没有料到,同样的做法,同样的地点,同内容的反标三天后又出现了!

    这下子惊动了巴达盟军事管制委员会司令员余红军,亲自批示:严抓快打,迅速破案,回击反革命的挑战。

   派遣了强大的公安力量驻扎在红柳村。

    四类分子又到了风口浪尖上,彻夜审查;又历史问题的排队过滤。云海弟兄俩也成了嫌疑对象,在大队里办学习班,不分昼夜在审查,连家人也不让见,隔离起来。

 

     专案办公室里,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在哀哀地哭泣。

     工作队长走过来,一本正经地说:“姑娘,你来干什么,有什么委屈讲出来,工作组会给你作主的。”

      这个女人哭得更厉害了,抱着头从办公室哭着跑出去了。

      工作队长对这个女子进行了简要了解,这个女人叫牛粉花,二十九岁了还没有成家,有的说是因为家里是地主成分,影响了成家。也有的说是这个女子是个高中毕业生,眼高手低,错过了最佳的婚期,成了剩女。

      不管怎么说,在河套地区三十岁左右的姑娘很罕见,物稀为贵嘛,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话题。

     工作队长立即召开了驻队工作组紧急会议,全面详细地了解了牛粉花的情况,责令大队妇女主任做牛粉花的工作。

是什么人胆大包天,敢在如此强大的运动中写反标!

一时间谁也说不清,红柳村的天塌了下来!

     正在这时,牛粉花又披头散发朝大队部走来,工作队长点头示意,让妇女队长把牛粉花迎住,到另外一间小办公室去。

     妇女主任把牛粉花迎在了小办公室,让了坐。牛粉花哭着不坐,要找工作队长。

     妇女主任把工作队长请到了小办公室,牛粉花哭的更厉害了,二个肩膀在上下抽动。

     工作队长耐心地开导你粉花,和蔼地说:“别怕,闺女,是谁欺负了你,包括工作组的人员,说出来,我会为你作主的。”

      “不。。。。不是。。。是 ,是。。。。。”牛粉花吞吞吐吐欲言又止。

      “喝一口水,缓口气,有什么大胆说出来,相信组织,相信工作队。”

    

在小学校的另外一个教室里,讯问正在进行。这里被讯问的都是有历史问题的人员。

刘云海和刘玉海当然也在其中,因为这哥弟俩参加过伪警察,四喜根据历史事实,多次在会议上据理力争,父亲和大爹都参加过傅作义的和平起义,属于起义人员,可是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审查批判首当其冲。

这不,因为红柳村出现了反标,他们又被叫到大队部讯问。

只见,最近参加全盟贫下中农代先代会的侯来财神气活现,一屁股坐在了主审位置,把桌子拍的噼啪响:

 “刘云海,我知道你小子对社会不满,四清赔了钱,文革挨了斗,仇恨报复,反标一定是你写的!

“说不说,说出来宽大处理,不说,嘿嘿 。。。。。”

侯来财从腰里解开了真狗皮鞭子,鞭子的梢上牢牢地拴着一个金钱,挥舞着呼呼响,就要从云海身上抽去。

“住手!”

一个公安人员架住了侯来财的胳膊,真皮的狗皮鞭子没有落在云海的身上。

“老侯啊,不能随便动私刑。”

这真是:料面洋烟本是害,坏了心的豺狼是出奇的坏。

 

          第四十二章  酸涩的黑枣

      

     “我。。。。。。我知道反标是谁写的。”

牛粉花一句话,如一声霹雳,把红柳村的天拨得云开雾散。四类分子可以回家喝口热水,有历史问题的人可以温热河套二锅头开怀畅饮了。

      是谁写的?快说呀。”

       工作组长布满血丝的眼睛发出了明亮的光彩,惊喜的心情无法抑制,几乎要蹦起来。由于身份的不同,角色的不同,加上多年的公安工作的冷漠和威严,表现出来少有的冷静。

      “他。。。。。。他是。。。。唉。。。。

      牛粉花又抽抽答答地哭了起来,最后放声大哭。

       牛粉花的嚎啕大哭,惊动了其他办公室里的工作队员,都纷纷前来看个究竟。

       牛粉花的哭声也惊动了侯来财,红头胀脸地跑了进来,气势汹汹地问道:“是谁欺负了你,我饶不了他!”

        一看见侯来财到来,牛粉花咬牙切齿地说:“反动标语是侯来财写的。”

       “是我写的,粉花,我要和你们站在一个阶级立场,这也是我对你表示的一片忠心呀!”

        侯来财洋洋得意地说道,故意把头抬的老高老高。

        反标是侯来财写的,红柳村的人谁也不相信,工作组的人也有怀疑。不可能呀,侯来财三代贫农,是大队贫下中农协会的主任,又是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的积极分子,最近还参加了全盟的讲用会。

        有人说,是地主分子牛满仓的美人计,拉拢腐蚀甚至陷害革命干部,要开批斗大会,严厉打击。

        工作组长老公安局长却不这样简单地认为,对反标的全过程进行了详细的了解。

       他没有把侯来财当场逮捕,而是一杯热茶,一盒好烟,“推心置腹”地拉起了家常。

     “老侯呀,我就不相信是你写的,你为什么要写发动标语呢,有什么苦衷说出来,组织上是会帮助的。你是三代贫农,又是大队的贫下中农协会的主任,学习毛主席著作标兵,有心里话掏出来,我给你做主!”

       “老局长呀,我是想有一个家呀,娶一个女人过日子。我知道自己长得次糙,年纪大了,四十出头。贫下中农家的女子根本看不上我。

只有牛粉花她看上了我,谁知道托人去说,老地主说什么我们不是一个阶级配不上我。我想,那不容易,我要和你们站在一个阶级,我就要表现表现,想到了写反标。”

        老局长心平气和,关切地问道:“你咋知道牛粉花看上了你?”

       侯来财满怀深情地说:“那天,红柳村开学毛泽东思想讲用会,我做完报告,坐在了人群中,正在煤油灯下纳鞋底的牛粉花,用麻绳子打了我一下,她朝我笑的好。。。。好看呀,你说,她如果没有看上我,会对我那么笑吗?我这辈子,只听见女人的骂,没有一个女人朝我笑,粉花就是看上了我。”

      “哎呀,我看也有点意思。”老局长微微一笑。

      “那你托谁去说的媒?”

       “四队的王桂花,老媒婆了,说一个成一个。”侯来财完全沉浸在娶老婆的渴望中,仿佛花轿进门,鼓乐喧天,鞭炮齐鸣,正要伸手去粉花的红盖头。。。。。

      “老侯!”老公安局长语气显然有点严厉。

       “说一说你是怎么写的反标。”

        “这个嘛,唉。。。。。”侯来财吞吞吐吐,有点不好意思。

       “也是怪我不识字,不会写字,只好把报纸上的大黑字剪下来,又对接起来。。。。。。”

        “第一次剪了几块,什么报纸?”老局长不紧不慢地问。

         “二块,前一块是内蒙报,后一块是巴盟报。”

        侯来财洋洋得意地回答。

         “ 那第二次你是怎么写的反标?”老局长顺藤摸瓜。

        “第二次也是和第一次一样,不过是剪了三块。是三块,因为剪错了,又剪了一块对起来的。”侯来财来了个竹筒倒豆子,见底清。

       “是这二张吗?”老局长打开了抽屉,拿出了装在档案袋里面的那二张从树干上揭下来的反标,递给了侯来财说道:“仔细地看看一看,是不是这二张。”

         侯来财大致地一看,说:“没有错,没有错,就是这俩张。”

         “老侯呀,你要再仔细仔细地看看,不要错了。”老局长又一次说。

        “一点也没有错,接口的地方还糊住了毛主席的像。”侯来财斩钉截铁地说。

         老局长把反标接口处照着太阳处一看,果然,毛主席的像被浆糊粘住了。

 

        真相大白,老局长把旁边记录员做好的记录递到侯来财手里,问道:“再有没有说的了,全部是事实吗?”

        “全部是事实,没有出入。”侯来财满口答应。

         “签个字吧。”“不会。”
“不会签字,按上个手印吧。”老局长冷冷地说。

        “再抽一支烟吧。”老局长给侯来财点燃了一支烟。

         “把手伸出来。”老局长命令侯来财

        “卡嚓!”手铐戴到了侯来财手上。

        “你们真的抓我呀。。。。。”侯来财泣不成声。尿流了一裤子。

        三天后,杭锦旗召开审判大会,宣布惊天大案已经破获,侯来财死刑,执行枪决。

        河套人把挨枪子美其名曰吃黑枣。

        对侯来财吃黑枣的事情人们议论纷纷,大多数说罪有应得,不过因为单相思送命不值得,这颗黑枣有点酸涩的感觉。

   这真是:头对着枪口脖子对着刀,舍上老命还是摸不着一根根毛。

        第四十三章 温馨之家

    云海已经是六个光头和尚到家,二枝花开放。玉海只有二个和尚,身边没有女儿。在刘青山在世时,云海就把二女儿仙珍过继给了玉海,玉海把仙珍当掌上明珠,十分疼爱,在那个苦菜半年粮的大集体年代,仙珍有福气,免受了许多的苦。

   云海家就不一样了,六个光头和尚,光吃的就是一个大问题。而且是一个比一个大俩岁,正是应了那句“半大小子,吃死老子”的话。

  生产队分得那点口粮根本不够吃半年,四喜和几个拿动掏苦菜铲铲的几个弟妹,一放学,分头出动,各奔东西,去掏苦菜。不能在一个地方,因为一个地方不够大部队掏挖,不如分散作战,掏挖的多。

   鲜嫩的人吃,老的苦菜和根根喂猪。

   苦菜的吃法就多了,在这个九口之家被发扬的淋漓尽致。

   首先是把苦菜拿开水烫个透,再凉水浸泡一下,挤进苦水,拿上滚烫的胡麻油在辣子上,凉拌着吃,奇香无比。把苦菜开水烫过,腌制酸苦菜就饭,那又是另一番滋味。玉米糊糊熬苦菜,高粱窝窝蒸苦菜,苦菜酸稀粥,一吸溜就是几碗。

第四十三章 温馨之家

    云海已经是六个光头和尚到家,二枝花开放。玉海只有二个和尚,身边没有女儿。在刘青山在世时,云海就把二女儿仙珍过继给了玉海,玉海把仙珍当掌上明珠,十分疼爱,在那个苦菜半年粮的大集体年代,仙珍有福气,免受了许多的苦。

   云海家就不一样了,六个光头和尚,光吃的就是一个大问题。而且是一个比一个大俩岁,正是应了那句“半大小子,吃死老子”的话。

  生产队分得那点口粮根本不够吃半年,四喜和几个拿动掏苦菜铲铲的几个弟妹,一放学,分头出动,各奔东西,去掏苦菜。不能在一个地方,因为一个地方不够大部队掏挖,不如分散作战,掏挖的多。

   鲜嫩的人吃,老的苦菜和根根喂猪。

   苦菜的吃法就多了,在这个九口之家被发扬的淋漓尽致。

   首先是把苦菜拿开水烫个透,再凉水浸泡一下,挤进苦水,拿上滚烫的胡麻油在辣子上,凉拌着吃,奇香无比。把苦菜开水烫过,腌制酸苦菜就饭,那又是另一番滋味。玉米糊糊熬苦菜,高粱窝窝蒸苦菜,苦菜酸稀粥,一吸溜就是几碗。

四喜特别喜欢乡村的味道,一个时代是一个味道,总让他咀嚼不透,品尝不够。

   大集体时代的河套乡村味道,就是一碗酸粥,一瓶河套老酒;一杯川字牌砖茶;一袋浓浓的呛的人咳嗽的老旱烟叶子。只要你仔细闻闻,这些味道,酸,辣,苦,甜组合在一起,成了地地道道的乡村的味道。最难忘的,是那一碗酸粥的味道。

说起大集体时代,那一碗酸粥,养育了千千万万的河套人。那酸酸粥中透着甜,透着生活的乐趣。酸饭是内蒙古西部区民间特别喜食的家常便饭,味酸开胃、清凉下火。按照生产工艺的不同,制作酸饭的原料主要是糜子和黄米,以糜子为佳。

河套地区的酸粥,相传是山西河曲人走西口到河套的开始流传的。

山西河曲人吃酸粥还有一个故事:北宋年间,辽兵经常入侵。一次,老百姓正在淘米准备做饭,忽有辽兵来袭,老少丢下尚泡在水中的糜米尽皆出逃。几天后兵退还家,发现浸泡在水中的糜米已经发酵变酸,想丢掉又舍不得,将就煮熟,权且充饥。出人意料的是,做出的酸米饭精气凝聚、黄亮坚韧、异香袭人、酸爽可口,色、香、味俱全,人们顿时愁容化作笑颜。从此后,酸米饭便载入了河曲传统饮食文化的史册,世代相传,延续至今。

    “酸米饭”是河曲独有的,河套人喜欢的。酸米饭可分为酸粥、酸捞饭、酸稀饭三种做法。酸捞饭和酸稀饭,通常在夏天吃, 酸粥则是一年四季断不了的一口早饭。

    酸粥上面可以抹辣椒,芝麻酱,紅腌菜等。

    爬山调里唱:“山药酸粥辣角角红,你是哥哥的心尖尖上的人”。“喝酸米汤口不渴,想妹妹想的心难活”。

煮好的酸粥酸得纯正,酸得地道,河套人对它情有独钟自不必说,外乡人品尝后也是赞赏不绝。 

酸捞饭的副产品——酸米汤尤其值得一提,用笊篱捞过煮熟的酸米饭后剩下的汤,堪称酸米饭之精华。从中医养生学的角度讲,酸米汤具有益气、养阳、润燥、清热、解毒、防暑的特殊功效。

河套姑娘皮肤水嫩,这和长年累月吃酸米饭喝酸米汤有着密切的关系。
       吃酸米饭有两样好处,一是非常耐渴,早上吃酸粥,在田里干半天的活,也不会觉得渴。炎炎夏日喝一碗酸米汤特别过瘾,尤其在夏天割小麦时候,什么饮料也比不过这酸米汤。
     
每天一早上,酸粥的味道弥漫整个村庄。只要天气一转暖,大多数的男人们不愿意坐在自己的炕头吃这碗酸粥,而是端出来和邻居们一边叨啦一边吃。看看谁家的酸菜有味道,谁家的辣子辣。说说笑笑中,推推让让中,一大碗酸粥进了肚。

    不知道是什么人的规定,河套农村吃酸粥是一人一个碗。大人的碗是特别的大老碗,是平常的碗容积的三四倍,一碗饭就可以打饱嗝。

     王英做酸粥特别有讲究,第一次做酸粥,向别人舀一点酸浆作为引子。如果没有,需要自己用少许食用醋加温开水,在陶瓷罐浆米一二天,有点酸味了再做粥,然后把浆米汤倒出一小碗,其余全部倒入锅里,锅开了把米汤舀入陶瓷罐,加入米,再加入那提前舀出的浆米汤,放在热一点的地方发酵。

      煮酸粥,一要火慢,大了容易糊底。二要勤搅动,朝一个方向。三要水量适中,多了太软,少了发硬。妈妈做出的酸粥软颤颤,黄晶晶,有味道,四喜特别爱吃,乡亲们也夸奖王英的酸粥味道好。

“酸米饭”给家乡人心里刻上了印记,家乡人无论走到哪里,不经意间就会想起它,有一种情愫就会弥漫开来;“酸米饭”情结,其实是一种思乡情结。 是的,只要乡村还在,乡村的味道就永远不会消失!

为了全家人九张嘴,云海使出来浑身招数,半夜去离家三四里的沙窝里,西河湾开荒地,有时候一干到通宵。

    开荒地,一要挖掉红柳沙蒿,平整好还要一锹一锹翻过,打好地堰子,挖好淌水渠。开一亩荒地,要费一个月的时间。

    白天还不能耽误生产队的农活,稍微出工不出力,生产队长就要指责扣工分。生荒地只能偷偷摸摸种三年,头一年什么也不长,只能种黄萝卜,不费地。

    第二年种点黄豆绿豆养地,第三年才能种小麦和玉米之类。不到三年,工作组和生产队割资本主义尾巴,全部充了公。

    过去的开荒地被割尾巴就剩下几根毛毛,云海发扬愚公移山的精神,再开荒不止,前前后后有几十亩。

   

  王英更是云海的铁帮手。

  一年四季喂母猪,下下了猪儿子卖了补贴家里开销,为了保证老母猪膘情好,产子成活率高,坚持一年三季喂鲜菜,天刚蒙蒙亮,就到露水冰凉地里掏猪菜,到腰间被恶露打湿,种下了病根。

    就这样,还是入不敷出,云海瞅机争取生产队让出外搞副业的名额,到工地上盖房,扣土坯,挖大渠,修路做桥。每天平均挣二元多钱,还要给生产队交一元二角副业款,剩下的补贴家用。

    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学校停课了,云海急得愁白了头。

    四喜勉强读完了初中.

这真是:半天掉下一把铡草刀,割的身上没有几根根毛。

       

 

 

 

 

 

 

    虽然这样,还是个临时救急。云海使出来浑身招数,半夜去离家三四里的沙窝里,西河湾开荒地,有时候一干到通宵。

    开荒地,一要挖掉红柳沙蒿,平整好还要一锹一锹翻过,打好地堰子,挖好淌水渠。开一亩荒地,要费一个月的时间。

    白天还不能耽误生产队的农活,稍微出工不出力,生产队长就要指责扣工分。生荒地只能偷偷摸摸种三年,头一年什么也不长,只能种黄萝卜,不费地。

    第二年种点黄豆绿豆养地,第三年才能种小麦和玉米之类。不到三年,工作组和生产队割资本主义尾巴,全部充了公。

    过去的开荒地被割尾巴就剩下几根毛毛,云海发扬愚公移山的精神,再开荒不止,前前后后有百十亩。

   

  王英更是云海的铁帮手。

  一年四季喂母猪,下下了猪儿子卖了补贴家里开销,为了保证老母猪膘情好,产子成活率高,坚持一年三季喂鲜菜,天刚蒙蒙亮,就到露水冰凉地里掏猪菜,到腰间被恶露打湿,种下了病根。

    就这样,还是入不敷出,云海瞅机争取生产队让出外搞副业的名额,到工地上盖房,扣土坯,挖大渠,修路做桥。每天平均挣二元多钱,还要给生产队交一元二角副业款,剩下的补贴家用。

    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学校停课了,云海急得愁白了头。

    四喜勉强读完了初中.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966409/503681796.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