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苦菜花 > 第9期 > 我的当兵梦/刘文忠

我的当兵梦/刘文忠

[更新时间]2018-06-24 16:07:09 [字数]3026[作者]刘文忠

 我的当兵梦
      岁月如梭,转眼间,我已经年满十八岁了。
      在孩童时候,父亲闲暇时,常常给孩子们讲《说岳全传》和《杨家将演义》。书中的岳飞,杨家将是我学习的榜样。
     迷恋古代英雄,勾起我许多心事。那古战场上,岳飞精忠报国,千里驰骋,保卫祖国;杨家将金沙滩浴血奋战,犹如昨日,让我感叹,崇拜。我常常一个人垂首挽袖,抱怨生不逢时,如果自己在那个时代,一定要当兵吃粮,保家卫国,成为一个将军。
   1969年10月,内蒙古步兵学校要在学校招兵,条件是应届毕业生。
  当时,初等教育,仍延续文革时中央号召的“学制要缩短,教育要革命”,中学学制为初中两年、高中两年。我刚好上初二,很幸运,属于应届毕业生,具备入伍条件。
  面对部队来校招兵,我心里一阵激动,首先报了名。
   学校的老师和同学,也抱着很大的希望,因为我当时个子有1.7米,体重也有70公斤。更重要的是,我已经有几篇豆腐块稿件在地方报纸上发表,老师专门给部队的同志做了推荐,旗武装部的乌尔图部长还专门召见了我。
    就要实现自己的绿色的梦,我激动的哭了。
    我要当兵了的消息,长上了翅膀传遍了校园内外。
    马上就要开始体检,内蒙古步兵学校招兵和普通新兵一起进行。
 
  文化大革命已经三年了,学校很乱,学生上课几乎都是在玩,没有谁在真正学习文化知识。
    辽宁知青张铁生考大学交白卷;北京小学生黄帅反潮流的思潮;还有河南驻马店地区唐河县一位小学生“我是中国人,何必学外文,不会ABC,照样能当接班人”的诗句风靡一时,仍波及影响着全国教育。
     校园操场围墙上,反击右倾翻案风的各种大字报,依稀可见。中学生毕业后成了知识青年,到农村“广阔天地”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所以,中学生入伍,既算是参加工作,又算是军龄。
    在学校,我接受接兵干部目测,非常满意,确定我参加体检。
    体检以后,我焦急地等待,内心阵阵期盼,有股说不上来的滋味。我悄悄地问主检大夫,主检大夫给伸出来了一个大拇指,意思是好棒,没有问题。
    据说,学校竞争入伍的学生非常多,大概有关系的才会被推荐、录取。学校学生的这种竞争,不是学业的竞争,而是社会关系的竞争。说到底,是在选择好的出路。就像如今大学生择业一样,要想找个好工作,非常难。
    我没有当干部的亲属,更没有特别的关系,只是有一点,会写一点“豆腐块”,体格检查没有问题,接兵的和武装部领导看上了。
    父亲和母亲自然十分高兴,让孩子到部队上锻炼锻炼,尤其到内蒙古步兵学校,毕业了就是军官。
     只有奶奶暗暗垂泪,在她老人家的心目中,当兵是苦事情,是万不得已的事。
     父亲好像预感到了什么,欲言而止,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终于盼到了发入伍通知书的日子,我早早到公社武装部,公社的武装干事说:“小刘,回去吧,你没有被批准。”
     “什么?,我没有被批准?”我接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总以为是听错了,还是在做梦。
       “是的,你没有被批准,是因为政治审查被打下去了。”
       “啊?!”
       我内心惆怅,又有一股莫名其妙地酸楚。
         “政治审查!”,“政治审查!”
         在前几天,接兵的和武装部人员,到我家住的红柳湾村调查,大队老支书说:“小刘的父母是好社员,遵纪守法,就是小刘的父亲解放前当过二年伪警察。”
        “什么,当过国民党伪警察?”记录人员把记录递给了大队书记手里,让他签字,按下了了手印。
        在那阶级斗争为纲的时代,伪警察属于公安管六条制人员,和阶级敌人差不多,这是个严重的政治问题,我当兵的梦彻底的破灭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政治影响到我今后入团没有希望,入党更是没有门,提拔干部更是黄粱梦,一辈子白丁一个。
          我的将军梦破灭了!在学校刻苦学习,没有书,我有办法。
       与书结缘,是一种极好的养生之道。亘古自今,以书为友者多能长寿。唐代的白居易老夫子活到80多岁,临终还握书不舍。陆游老夫子更有意思,晚年挥毫抒怀,高寿八十有五。近代的冰心老人,更是我们的榜样。
  我爱读书,可命运不济。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可偏偏落地农家。八岁念书,十岁就会读书。可咱农村家贫困,妈妈从鸡屁股里抠出块二八毛的学费和五分钱一张白纸订一个新本本外,闲钱是没有一分。
     眼看着别的同学花花绿绿的小人书,拿到学校看,四喜没钱买,可我有办法。下课了,只要有的同学看小人书,我蹭过去看,看不花钱的书,一样过瘾。特别是冬天,肚里没有油水,又吃不饱,透骨的冷,同学们挤在一起,一来蹭的看了书,二来暖和,一举两得。
  还有独门绝招,我可以申报世界吉尼斯纪录。过大年,到处捡响过麻雷【爆竹】残体。麻雷大多是用废旧书报卷成的,响过的残体,慢慢的剥开,我就可以看了其中的内容。
      虽然不成章节,可内容繁杂,毒草和香花并存,可谓饱了眼福,解了燃眉之急,日久天长,收益不少。
      剥开的一大堆烂纸,还可以烧火,妈妈也不反对。家里的生活慢慢的提高,也能买一俩本书,和同学换着看。这样一来二去,中国古典名著,当代流行小说看了个遍。
 
  “书自心灵深处香,月从蜂峦缺处明。”四喜与书结缘,看春华秋实,交阳春白雪,下里巴人;神话太空,唐宋乐舞,历史典籍都尽收眼底。
  细细的品味,越品越醇。听历史脉搏的跳跃,嚼人生苦乐的缘由。虽不能悬壶济世,马革裹尸,但也不是一个庸人。 

 
 内蒙古杭锦后旗三道桥刘文忠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966409/128529011.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