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生活时尚 > 撑伞者 > 第4期 > 一生襟抱未曾开----萧冷月

一生襟抱未曾开----萧冷月

[更新时间]2010-05-28 21:27:04 [字数]1752[作者]天堂之吻

初识纳兰是在 梁羽生先生的《七剑下天山里》,那里提到的一阙《金缕曲.赚梁汾》让我知道了纳兰与顾贞观、吴兆骞之间的故事,为这样一位相国公子与那些布衣文人之间的友情深深震撼。对我来说,诗人多情、侠客多义,这好象是千古定理,而纳兰却兼有二者,他不仅有一颗诗心,更有侠义。

他让我想起梁羽生的《萍踪侠影》,里面的主人公张丹枫是我为之痴迷的第一位武侠人物,一直记得他在狮子林中,将栏杆拍遍,低低吟咏:“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婉约时令人百转回肠,豪放时挥剑扬鞭,气冲霄汉。那样一个人,集诗人的气质、侠士的情怀于一身,才华横溢、忠肝义胆。张丹枫与纳兰,两人竟是如此相像,而我,偏又如此喜欢他们这类人。

于是不可救药地成了纳兰迷,翻遍历史、找遍网络,知道了纳兰一族,寻到百度纳兰性德吧,甚至在网上搜索所有穿越历史与纳兰的爱情故事。

   “忆昔宿卫明光宫,楞伽山人貌姣好”,曹寅的一句诗,说出纳兰的风华绝代,可吸引我的绝不是他的相貌,而是他的心思、他的人品。历史上有才华的诗人、词人不计其数,可论到人格之完美,恐怕除纳兰之外再无其他。纳兰多情而绝不滥情;身在豪门世家,却绝无骄矜之气;他纯任灵性,贴近自然,有赤子之心,不慕荣华、不羡富贵,却常有鱼泽虫鸟之思。他“虚负凌云万丈志,一生襟抱未曾开”,身在相府,却因帝王权术,雄才伟略的康熙大帝,尽管赏识他,却终生未曾给他施展抱负的机会。

纳兰,至情至性、至忠至孝、文武全才、胸襟如海。可这样一个人,却一生只做了一名侍卫。难怪他一生抑郁,难怪他三十一岁就匆匆辞世,留下“如鱼饮水,冷暖自知”的词集,字字泣血,令三百年后的无数女子荡气回肠。

认识陈赋,才知道喜欢纳兰的不止是那些痴心女子,更有这位不同于流俗的男子。读他写的《当花侧帽说纳兰》,字字玑珠,将纳兰的痴情、纳兰的忧伤、纳兰的义气、纳兰的悲哀淋漓尽致地分析出来。

    身世悠悠何足问,冷笑置之而已。寻思起,从头翻悔。一日心期千劫在,后生缘恐结他生里,然诺重,君须记。

——纳兰的一生,都为身世所累。可若没有这样的身世,他如何有那些襟怀未开的惆怅哀怨,又如何能写出那样荡人心魄的文字?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西风无限恨,吹不散眉弯”,这样的句子,令人不忍卒读,令人觉得字字都是心灵的颤栗。

   “梦好难留,诗残莫续”,纳兰的一生中有多少缺憾、多少打击,情牵恨惹,世事无常。这位细腻敏感的多情公子,初恋情人被迫进宫,相濡以沫的妻子又早早离世,所爱之人不能相守,而相守之人在失去时才知道原来爱已刻骨。那么多悼亡词,多少悔恨、多少痛苦、多少忧伤,深夜茕茕孑立、形单影只之时,岂不见妻子含情脉脉、红袖添香的身影?只是天上人间、碧落黄泉,只留下千古遗恨,唯有满腔痴情,一遍遍流于笔端。

读纳兰词,会不由自主地想起晏几道。纳兰与小山,同是相国公子,可境遇、心性、文笔均有很大的不同。小山似乎从来就没有过什么抱负,“醉拍春衫惜旧香”,他好像永远沉浸在过去那些“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影风”的日子里,反复吟唱那些“析酲解愠”的歌词。这也许是他的幸,但也许是他的不幸。幸福容易使人沉缅于平淡,而磨难却常常造就伟大的成果。

所以纳兰是不同的。他的生活相对阔大,他的经历使他充满沧桑,造成他的文字厚实、隽永、扣人心弦。纳兰是集婉约与豪放为一体的,他的词中有“夜深千帐灯”、“残星照大旗”这样军旅生涯的白描,有“莫把韶华轻换了,封侯。多少英雄总废丘”的感慨,有“尘土梦,蕉中鹿。翻覆手,看棋局”这样的警句,也有“竟须将、银河亲挽,普天一洗”的豪语。

纳兰是与众不同的,我总疑心他是真正的谪仙人,本该在云中,在某处琼楼玉宇中,抚琴吟诗,一身清绝。可他偏偏误落尘世,历尽心劫,将一生的才气、灵气,一生的心思都注入笔端。

纳兰,慧极必伤,情深不这寿,八个字对他是最精确的评价。

而读陈赋的《当花侧帽说纳兰》,竟发现我对纳兰的理解,甚至于对张丹枫、对梁羽生、对古龙的理解都与他完全一样。于是为这样一位心思玲珑剔透、温婉细腻的男子,我写下这篇拙文。只为抒写对纳兰共同的爱,只是对我自己心的诠释。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954273/756042036.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