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胡杨树 > 第14期 > 第六章

第六章

[更新时间]2012-05-09 10:16:13 [字数]5367[作者]上官凉子

 

 

 

作者:梦寻格桑

 

 

 

        今夜的酒吧散场比以往早,刚过零点,客人差不多就散了,“静夜”终于安静下来。

 

        汪泽宇走到吧台点了瓶百威,看了看他们三个人,问了句:“在聊什么呢?”韩成看了他一眼,继续擦自己的杯子,他很清楚汪泽宇这话不是对自己说的。倒是粤婷,很自来熟地说到:“闲聊。咦!大歌星,你刚刚唱的是什么歌?挺好听的。”

 

        汪泽宇听到粤婷这么说特别开心,笑着反问道:“真的好听吗?那可是我的原创哦!”

 

        粤婷激动地说:“哇噻!自己写的啊?不亚于时下流行的歌曲诶!”

 

        “这话在咱地盘上说说就算了,可别让外人听见了,得说我这个名不见经传的破唱歌的居然跟流行音乐叫板。”汪泽宇少了台上唱歌时的激情,显得有些颓废。

 

        粤婷拍了拍汪泽宇的肩,说:“瞧你唱歌时那霸气的台风,可不是这样的不自信啊!”

 

        “人不可能永远活在台上啊!终究要回到现实中的。”汪泽宇说完这句话,一直沉默的苏依依忽然抬起头来,是自己从没有用心去看过他吗?除了追梦的激情与不羁,他的身上还有着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成熟,人,最成熟之处在于让一个天天相处的人却无法将他看透,仿佛在他的身上,有着说不尽的故事。依依兀自喝着酒,边听他们的聊天。不知说了多久,忽然听到张经理一声令下:“亲爱的们,开会咯!”

 

        话音刚落,酒吧里的员工马上停下自己手里的活,聚集到舞台上,听那不知道得多久的发言。“亲们,咱们的英明领导雷总看了这个月的营业额后大喜,说赶在光棍节即将来临之际,为辛勤付出的亲们颁发红包一个!并趁着今天客人走得早,请我们去唱晚晚场,金钻钱柜的VIP包厢已预定好,二十分钟搞卫生的时间,搞完卫生马上出发,的士费有报销哦!”人群里顿时爆发出一阵欢呼声,继而作鸟兽散,纷纷忙自己手头的事情。

 

        粤婷悄悄凑到依依旁边,说:“依依姐,没想到咱们老板人这么好啊!过个光棍节都发红包。”

 

        依依嗤之以鼻道:“红包绝对不会超过一百,这几天的非上班时间肯定要出去发光棍节活动的宣传单,人家老板的红包可不是好拿的。”

 

        “呵呵,依依姐挺了解咱们老板的嘛!”

 

        “废话!我都在这里被摧残一年了,不了解才怪!”依依就像一个愤世疾俗的青年,口诛笔伐那个资本家。

 

        粤婷看着这样的依依有些不可思议地说到:“依依姐,原来你也会偶尔幽默啊!真看不出来!”依依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轻轻敲了一下,她四下看了下,将目光锁定在摆弄DJ台的汪泽宇,越发觉得自己跟他是那么的相似,都在卖弄自己的表面,也许连哪个是真正的自己都忘了吧?

 

        搞完卫生后,依依、粤婷和韩成同上了一辆的士,刚想叫上另一个女同事一起,正在这时,汪泽宇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站在打开的车门前,向车里的人礼貌性地问了句:“方便与你们同车吗?”

 

        粤婷赶紧往依依旁边移了移,腾出一个位子,说:“与未来的音乐家同车,荣幸之至!”韩成坐在副驾驶上,抬了抬头,从镜子里看到坐在角落里的依依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汪泽宇一上车,粤婷便拉着他天南海北的狂聊。肖粤婷属于那种永远有话可说的女孩,不管是面对老实巴交的韩成,还是冷静寡淡的苏依依,或是充满激情的汪泽宇,她总能找到合适的话题。

 

        依依看着聊得热火朝天的两个人,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味道,但她心底里仍然不肯承认那种莫名的感觉是吃醋。她有些烦闷地打开车窗,窗外的冷风像是找到一个可以栖身的地方,争先恐后地往车里钻,一下子挤掉了依依心里所有的惆怅。

 

        车子停在KTV门口,汪泽宇打开车门,站在门边做了个“请”的手势。粤婷已经跟他聊得挺熟了,调侃地说了句:“哟!装一装还真挺绅士!”汪泽宇挑了挑眉,目送她出去。等依依猫了猫身子下到车外,抬起眼睛看他时,他已经换上了清秀的眉目,嘴角微微上扬,依依也回了个微笑,继而低下了头。直到粤婷走过来挽依依的胳膊,才打破了两个人相视无语的沉默。

 

        凌晨的KTV依旧人声鼎沸,乘电梯上三楼,看到的是一派富丽堂皇的景象,四面八方都是金光闪闪的墙壁,将一个人分成多个影像。在这里,所有人是没有秘密的,你一个表情,一个眼神,总会从不同的方向折射进他人的眼里。苏依依对着不同镜子里的自己努力做出同一个表情,那就是毫无表情。

 

        走到预定好的包厢里,雷大伟已经扯开嗓门在唱《向天再借五百年》,依依在心里笑道:借了五百年,充其量不过是没成熟的王八。依依为自己这个恰当的比喻得意一笑,刚好雷大伟转身看到了她的笑脸,忙不迭迎上前去说:“今天是有什么喜事,惹得咱依依喜笑颜开啊?真是难得!可以说出来分享一下吗?”

 

        依依面露难色,说:“雷总可是真想听?”

 

        雷大伟点头,说:“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说说看,大家一起乐一乐!”

 

        “那如果有冒犯了雷总的地方还请见谅。”

 

        “不怪,不怪!今天大家是出来娱乐放松的,在这里没有老板与员工,只有朋友,有什么话但说无妨!”雷大伟朝众人摆摆手,人群里也开始有人起哄了:“依依,你不仅挑起了咱们雷哥的好奇心,现在大家还都真想听听是什么事能把咱们这冷美人给逗乐了!”

 

        依依拿起另一个麦克风,对雷大伟说:“雷总,俗话说,千年王八万年龟。您向天再借五百年是想成为王八还是龟呢?”众人像失了控般狂笑,雷大伟显然没有料到依依会出这么一招,竟然接不上话茬。正当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汪泽宇走到中间拿过依依手上的麦克风,扫了一眼同事们,说:“不管是王八还是龟,总之五百年后还年轻着呢!这个五百年,借借又何妨?”

 

        雷大伟暗自捏了把冷汗,其实她苏依依也就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自己又何必在意呢?显得自己这个中年男人很不稳重,幸好汪泽宇聪明,否则丢了做老板的气量,岂不让自己的员工笑话?便开怀笑道:“你们这些年轻人的嘴巴可真是一个胜过一个!”

 

        其实苏依依还真是想看他笑话的,没想到半路杀出个汪泽宇,帮那个王八渡过此劫,对,是王八!依依心里已经认定了他这一形象,嘴上也没再说什么,只是笑着找了个位置坐下。

 

        不同的音乐从耳边飘过,或动感、或婉约,交织成午夜的钟声,敲击着人们不安分的心房。微弱闪烁的灯光下,雷大伟和女员工们推杯换盏,一瓶接一瓶,喝得不亦乐乎,还时不时趁机摸摸这个的手,拍拍那个的头,依依感觉胃里一阵翻腾,起身往洗手间走去。她趴在浴池上干呕了几下,没吐出什么,于是想:也许是那些人太让人恶心了。依依用冷水洗了个脸,抬头,却从镜子里看到向自己走来的汪泽宇。他走到依依旁边那一个水龙头旁边,边洗手,边对着镜子里的依依说:“有些人、有些事,就算再不喜欢也不要表现在脸上,人在顺从内心的前提下,还要学会附和他人。如果实在无法做到,那就保持沉默。”

 

        说完就甩了甩湿漉漉的手走出了依依的视线,他的存在感淡弱到依依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依依鬼使神差地跑到外面,真真切切地看到了走廊尽头的汪泽宇,看着他的背影,依依笑了,她偏头,看到对面的金色墙壁上映着自己那一张没做任何设防的笑脸,暗自懊恼,不是说好面无表情的吗?算了,再装下去没准会成内伤,于是哼着歌大步向包厢走去。

 

        昏暗的空间里,汪泽宇和着有些忧伤的调调唱着《独角戏》,一字一句从他温润而带有磁性的嗓子里滑落出来,也许是产生了共鸣,此时,包厢里所有正喝酒地、打牌的、摇色子的,都放出自己的声音,唱“是谁导演这场戏,在这孤单角色里,对白总是自言自语,对手都是回忆,看不出什么结局……”

 

        一曲歌毕,雷大伟拿过麦克风,一句“发红包咯!”打破了空气里流蹿的消沉气息,众人期待地看着他,他清了清嗓子,说:“红包有大有小,是根据你们的工作岗位以及对酒吧的贡献来分的,绝对的公平公正。希望大家以后继续坚守自己的岗位,酒吧继续红火,大家的日子才能继续红火。我雷大伟以人格向大家保证,这里绝对是所有员工可以依靠的第二个家!愿意跟着雷哥我继续拼的就用掌声告诉我!”包厢里立马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雷大伟满意地笑着点了点头,接着说:“谢谢大家的支持,现在请张经理按照红包上的名字来分发红包。”

 

        众人用期待的目光看着平日里有些刻薄的张经理,张经理不缓不慢地念着他们的名字。刚好粤婷的后面就是依依的,依依便让粤婷帮自己带过来,她可不想近距离看那张让人生厌的脸。只见张经理拿着苏依依的红包有些不确定地向雷总看去,雷大伟用默许的眼神示意他接着往下发,粤婷接过依依的红包,一手拿着自己的,一手拿着依依的,相互掂量着,疑惑地说:“依依的红包怎么这么厚啊?”只是轻轻那么一说,但还是引起了人群的骚动,大家都交头接耳地讨论着什么,时不时对依依横眉冷眼,依依本不会太在乎他人的想法,可拿着红包的那只手还是忍不住冒汗了。

 

        红包发完了,歌声依旧在继续,只是唱歌的廖廖无几。依依只盼望快点结束,离开这让人窒息的空间,她实在不明白,难道雷大伟如此费财费力,就是为了让自己成为众矢之的吗?依依忐忑地看了看周围,韩成像一尊雕像似的坐在角落的沙发上;张经理坐在休闲区看着依依这个方向,灯光太暗,看不清他的表情;雷大伟依旧和围在自己周围的花花草草谈笑风声;汪泽宇还是旁若无人地唱歌;粤婷坐在依依身边,紧紧地握着她冒汗的手。

 

        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又好像一切都在发生着。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937146/798826363.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