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苦菜花 > 第4期 > 农村体制----闻鍾

农村体制----闻鍾

[更新时间]2011-04-01 06:20:45 [字数]2587[作者]刘文忠

农村行政机构

      刚解放那会儿,百废待兴,百业待举,即使这样,那时,一乡除乡长,指导员,就是文书和财粮员,加起来拢共不过五六个人。人虽少,当时的事可不少,由于大家齐心协力,一个乡的各种工作,也就生龙活虎的干将起来了。就是到了一九五六年扩大了乡的规模,乡党委也只有正付书记、组织部长、宣传委员、群众组织也只是有团委书记、妇联主任、农协主席, 也才增到六七人,乡政府相应配有正付乡长,下设少数几个委员会,乡长依靠这些委员会开展工作,委员会配备文书和民政、财粮、生产、武装、公安、农业、工业、商业助理或干事, 也就八九人左右。党委政府两套班子加起来只有十四五个人。

         一九五二年,中央有着明确规定:每乡脱产干部限定三人。即便以后,扩大了乡的行政区划和设置机构,乡政府各级委员会委员也都是群众中的积极分子担任,均为不脱产人员。加上当时政令畅通,纪律严明,世风日上,脱产,半脱产和不脱产的干部,大家基本上能上能下,能进能出, 能官能民。

       可以说,从五十年代直到八十年代初,乡镇人员工资和办公经费皆有县财政拨款,乡镇(公社)政府无权也无钱增设机构或供养编外 (帮办)。就是在公社化时期(公社为县政府派出机构),相当于目前乡镇一级的人民公社,实行的是政社合一的体制。当时, 党、政、武装、经济合为一体, 领导班子除了公社党委书记、公社主任、若干付职、武装部长、团委书记、妇联主任以外, 便是 八大员:农机管理员、畜牧管理员、水利管理员、农技推广员、林业管理员等。当时的农村基层政府还是非常精干的。

       农村行实了大包干的经济体制改革之后,政社合一的人民公社组织体制也进行了改革。 在历时三年的撤社建乡的工作中,全国五万六千个政体合一的人民公社,改制为九万二千个乡(镇)政府机构。 可是人民公社作为农村集体经济的组织形式,随着这种改制的结束,集体经济名存实亡,还由于乡镇机构和人员的迅速膨胀,以至失控,使得农民负担的问题不仅浮出水面,而且日益突出。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建立了乡镇财政。当时,国家允许乡镇政府可将乡镇企业上缴的利润和管理费,各种集资和捐款收入以及各种罚款收入, 都作为乡镇政府的自筹收入, 这就为乡镇任意增设机构与人员, 乱征收 乱集资 乱罚款的三乱打开了方便之门。 随着一系列分权让利趋向很强的改革措施以及分灶吃饭的财政包干政策的相继出台,各级政府和部门之间形成了一个泾渭分明的利益关系,于是那些拥有国家权力又分兵把守农村经济发展各个领域的部门,便迅速成为既垄断权力有追求利益的行为主体。我们的干部一旦发展成为特殊的利益的阶层,与民争利的事就不可避免。

        到了一九九0年,仅由国务院各部委下达文件可以向农民征收的各种项目高达一百四十九项之多!上行下效。地方各级政府部门由于利益的驱动,收费项目越来越多,收费范围越来越广,收费标准越来越高。县乡两级政府更是乘着上级众多部门收费的便车,加码收费,由于管理上没有约束和制衡,许多本来属于政府部门工作范围之内的事,为了收费获利,也都纷纷成立了专门事业单位,并聘请帮办。 是谁消耗掉了农村改革成果? ——无限膨胀的机构和无限增加的官吏!八十年代是中国政府精减机构和人员分流工作力度最大的时期,但它又恰恰是县乡两级政府和人员增长最块的时期。我国在编的党政机关干部,一九七九年是二百七十九万人,一九八九年则上升为五百四十三万人。其中上升最快,几尽失控的,当数县乡两级。县乡两级的机构与人员,在这种不断的精简之中至少增长了十倍! 到了一九九七年,我国在编的党政干部便达到了八百多万人,而增加的干部人数与同期国有企业下岗人数一百二十六万九千:人大体相当。这期间县乡两级机构和人员的飙升更是空前的。 精简——膨胀——再精简——再膨胀——大精简——大膨胀,这似乎不可思议,却又是铁的事实,不能不叫人感到莫名的悲哀。非但机构的层次多,每一级的机构设置又都是叠床架屋,分工过细。仅在同一个县机构中,与三农有关的,过去只有一个农业局,现在除有农业局,,分别还设农垦局、畜牧局、水产局、水利局、乡镇企业管理局、农业资源开发局等多个部门,业务相近,却是部门林立,人人管事,又无人负责,这种交叉重复,注定产生扯皮推诿现象。单说乡镇。现在的乡镇己同县级机构的设置保持对立关系,除六套班子外,工、农、商、学、兵、财、青、妇等二级机构一并具全。

      原来人民公社时的八大员,如今都己升格为站、所、办,而且许多人头上戴上了执法的大盖帽.。 有人戏言:乡镇除了没有外交部,其他机构基本同中央国家机构一样齐全。 庙多,菩萨就多。一般乡镇机关工二三百人,发达地区甚至达到八百至一千人,这些人不创造一文钱的产值和利润却要发工资,还要发奖金;不仅要多拿,还要吃好、住好, 还要建办公楼、住宅楼, 还要配备车辆, 配备电话, 配备大哥大(手机)。这些在过去是不敢想象的,因为那时一个县也不过一二辆吉普车,兰考县委书记焦裕禄到死都是骑的自列车。据安徽省农经办调查:利辛县阚町镇只有八万人口,财政供给人员便超过一千,连同教师就达到一千八百人,而镇里一年的财政收入不足六百万元,连干部的人头费都不够。有一个镇光财政所就有三十五人,比一般县的财政局的人还多;有一个镇计划生育办公室口活动室的工作人员就多达六十五人,实在令人吃惊。有一个三十万人的小县, 甚至找不出一家像样的企业,但是由财政养活的竞有一万多人, 由各种乱收费养活的又有五千多人。 俗话说龙多作旱,一个万能的无所不包的政府必然是一个低效率的政府。 一个人就可以完干的事, 干嘛非要这么多人去干呢? 那么多部门根本不管农民的事,为什么却要农民出钱呢?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912314/408524896.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