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空巷子 > 第1期 > 牙科医生和肉店老板娘(1)/云蒸梦泽

牙科医生和肉店老板娘(1)/云蒸梦泽

[更新时间]2012-03-30 11:37:43 [字数]4101[作者]空巷子

关炳生发了,今年猪肉价格猛的一下子上升,肋排骨买到二十元一斤,卖肉的关炳生真的赚了很多钱,关炳生的脸上看大不出,但你从关炳生老婆阿翠的脸上可以明显的感觉到,那红苹果的脸平时就像个红苹果,只是没有开口的地方,可现在不仅仅是红苹果,每天数钱数得变成了一个开着口的红石榴了,天天眯缝着眼睛开着笑脸。

人高兴了走路的样子也变,从原来的步态迟滞变成了犹如小白兔的步子,一跳一跳,精神特别的爽,那对硕大的胸脯随着步子一颤一颤,特别的显眼,把这条小街两旁男人的眼光,吸引得傻呆呆色迷迷。

照理讲,关炳生也发不到那里去,虽然猪肉涨价,但猪肉涨价是由于生猪涨价的原因,肉摊上的利润还是这样,但关炳生不然,他拿来的生猪没有加价,他拿来的生猪还是老价钱,关炳生在村里的人缘相当不错,村里的养猪大户曾经都是他儿时的好友,他们现在都发了,就对关炳生说,不管猪肉涨价多少,我们给你的生猪还是老价钱,也让你多赚点,所以说关炳生发了,关炳生有钱了。

关炳生开的肉摊地处城乡结合地带,在城乡结合地带往往也是最热闹的地方,现在农民进城的数量往往和这个城市的常住人口不相上下,而绝大数打工的都住在城市的边缘地带,他们没有钱,他们无法住到城市里面去,他们只能租住廉价的当地农民房子,所以就人口密集度来说,城乡结合地带是一个城市中人口密度最高的地方,城市边缘的一个村庄往往就是一个小集镇。

肉摊在一条小小的街上,说是街其实就是农民房子与房子的一条夹道,不过现在住的都不是本地的农民,全是打工的外来农民,房子已经被改成了店铺,门被扩大,改成了卷帘门,小门开在后面,货物从后门进来,经过加工包装很光鲜的被放在柜台上出售。每当早晚两个时辰把那条小街挤得水泄不通,不管是肉铺大饼店蔬菜摊,还是水果店水产摊都是磨肩接踵,生意兴隆的眼花缭乱。

这条小街就关炳生一家肉铺,肉刚涨价的时候也曾冷落了一段时间,可随着其它食品涨价,肉铺的生意又兴旺了起来,每天两只猪也供不应求,到上午十点钟光景,已经是卖完了。这时候阿彩已经替丈夫准备好中饭,半斤白酒,一盘花生米,红烧泥鳅,蒜苗抄蛋,丈夫吃饱喝足就去睡觉去了,剩下的事情,店里的卫生,换洗的衣服,厨房里的饭菜,阿彩要一一打理好,因为丈夫关炳生到了下午四点后又要出发,他开着一辆改装的电动三轮车,到乡下去拉生猪,再拉着生猪到定点屠宰场去杀猪,杀好猪后把猪剖好,分门别类瘦肉肥肉条肉,肋骨排骨腚骨等,把猪身上的部件全部的分好类,(反正是分的越细越能赚钱)然后拉着回家。

关炳生拉生猪的地方就是自己的老家,父母亲和兄弟姐妹都在那里,自己的儿子也在那里念小学,由爷爷奶奶带着。一般情况下关炳生睡觉起来后就到父母亲那里,顺便也看看儿子的作业,虽然自己看不大懂,但总希望儿子好好念书,一旦有条件了就带他到城里来念书,今后也像城里人那样念大学。

晚饭关炳生和父母儿子一起吃,关炳生总觉得自己真正的家还是在这里,那个肉铺不过是赚钱的地方,要说是家的感觉还是没有。吃好了饭也不看电视就睡觉,因为半夜里就要起来把猪拉到指定的屠宰场去,杀好猪过完秤交税,然后盖上检疫合格章,再把猪分门别类的剖好,才算完成了上肉摊前的所有准备工作。

如果在天冷的季节里,关炳生可以在上半夜里完成所有的事情,因为冷天把杀好的猪肉放上几个钟头没有问题,肉的颜色不会变样,还是那血淋淋的样子,

可如果在天气热的季节里,就不能把猪宰杀的太早,如果猪肉在晚上呆的时间太长的话,早上看起来就不会太新鲜,甚至还以为是病猪或者是死猪,所以在热天是一定要下半夜才开始。为此做这行生意其实是相当的辛苦,不但要有力气,而且还要会熬夜,赚得确实是辛苦钱。

和丈夫相比,老婆阿彩就显得轻松多了,到了下午三点后丈夫出门后,阿彩基本上是空闲了起来,最多搞搞卫生,洗洗衣服,下午没有好看的电视,所以就在街上串串门,聊聊天,这么小的街左邻右舍都熟了,尤其是今年,阿彩走到哪里,听到的自然是一片赞美的声音。

阿彩,今年你们真是财运亨通,赚了这么多的钱,可以到城里去买房子了。

阿彩,厚厚的一叠一百元人民币,数起来感觉到底是啥样的,嗨,什么时候也轮到我们数一数厚厚的一叠百元大钞。

阿彩,有了钱,也不去买几件名牌的衣服穿穿,像城里人那样。

可以说这是阿彩一天中最得意的时候,她嘴上虽然说着客气的话,心里却是甜丝丝的,她觉得是这条街上真正的老板娘,有了钱就是好,人们都用羡慕的眼光看着她,都用谦卑的口气迎合她。

但也有不服气的人。

阿彩,不管你怎么赚,估计还是赚不过西头那间小屋里的那个牙医。

听到了这句话,阿彩绽开的石榴脸蛋瞬间闭上,变成了苹果脸蛋。阿彩承认,不管猪肉的价钱再高,肯定赚不过那个不起眼的牙医。

牙医的店铺是在这条小街的最西头,远离喧嚣的肉铺附近的黄金地段,说它是个店铺是因为它是个黑诊所,它没有正规的行医资格,所以它不但远离闹市,隐蔽在了街的角落里,而且还是个很小的门面,门面还是那种老式的农民房子,没有任何的改变,一扇小门,一扇仄窄的小门。不是这条小街上的人,不会知道这扇小门里面是一个牙科诊所。

可就是这扇小门,却吸引着这个集镇上所有要看牙病的人,不管是补牙镶牙还是拔牙都是在这扇小门里完成的,打工的人没有像城里人想得那么周到,也没有像城里人那么的要活命,他们只要方便就行,不用排队挂号,不用划价付费,走到那里,看看没有其它人就往那只躺椅上一躺,张开嘴巴就可以。在这里不但方便,而且还便宜。在城里镶一粒牙齿要四百元甚至更贵,而这里只需要八十到一百元就够,你如果经济困难还可以赊账,补个牙更便宜,二十元三十元就可以完事,可就是这低于医院好几倍价格的这个牙医,在这条街上算是最能赚钱的人了。

医生叫荆阿土,是个外地来的打工者,据他说他是念过医科学校的,是念过牙医这个学问的,当然这是他自己的说法,人们不大相信他,人们只是相信他补牙的技术,拔牙的水平,至少他到现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没有人说他不行的,补了的牙齿没有再要重补的,镶了的牙齿没有脱落的,这个黑牙医用事实证明了自己的水平,于是这个民工集镇上的人都知道他是个无证摊贩,却依然进出着那扇仄窄的小门。

关炳生的老婆阿彩曾经去过一趟,那次去并没有去看牙齿,而是牙痛去配了点药,印象中牙医是个瘦高个子,说话的声音没有像摊贩上吆喝的那么响,只是轻声轻气,甚至有点阴阳怪气,但配的药到是还灵,吃了两天就好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个小房子里的牙科医生在这条街上也小有名气,而最主要的是费用便宜,于是阿彩也决定去看牙病,阿彩右边的两颗大牙早已是蛀空了,一直想去看,但一想到去医院里要很多的钱就拖了下来。平常身体太累的话牙齿就要发作,常言道牙齿不算病,痛起来要你命,痛的没有办法的时候只有靠消炎药来压,自己知道也不是个根本的办法,但就是舍不得化钱,现在好了,有这么个便宜的牙医,应该去看看。

等老公关炳生出发后,阿彩稍微整理了一下肉铺,然后关上门就来到了牙科店铺里,一走进看见一个老婆婆正在看,医生荆阿土看见来人便说了声,坐坐马上就好,又低下了头。

诊所非常的简陋,初看上去有点像理发店, 一张破旧的躺椅,面前一块隔板,板上放着零零碎碎的瓶子牙具之类的东西,一个白色的托盘也许是唯一像医生使用的器具,老太婆的头顶上,一个修理牙齿的电动工具悬挂在上面,一开动起来有点像缝纫机那种皮带,发出“吱吱吱”的响声来,估计是老的再不能再老了。

老太婆从躺椅上翘了起来,荆医生问她怎么样,老太婆点了点头,表示很舒服,一点也不疼。

那你后天再来。医生的声音很响,老婆婆耳朵可能有点背,所以这么响,老太婆一边点头一边抖抖索索的去摸衣服的口袋。

钱慢慢来好了,等你看好了一起付,不急。

真的,那谢谢,这么好的医生,这么好的医生。老太婆走下了椅子,嘴里还在念叨着。

阿彩躺上这张躺椅上的时候,感觉到虽然是破旧但还是蛮舒服的,一躺下头就仰抬起来,只要张开嘴巴,口腔里的牙齿是一览无遗,阿彩是右边的两颗盘牙,所以嘴巴要张的特别的开。

没有去医院看过?

嗯!

蛀得很厉害,其中有一颗已经蛀到牙根里面去了,平时痛不痛?

嗯!阿彩张着嘴巴,说不了话,只能是嗯嗯。

荆医生拿着工具在阿彩的嘴巴里不停的捣鼓着,常时间的张着嘴巴,阿彩的巴掌肉酸得厉害,口水要流出来了,可那个医生还没有捣鼓好,于是阿彩睁开了眼睛。刚躺下的时候,阿彩是闭上了眼睛,她知道牙科医生要看牙齿,头往往靠的很近,几乎能闻到医生呼出来的气息,所以闭上眼睛要好点。现在睁开了眼睛,看到了医生的那张长脸,还有两只眼睛直直的盯着自己,而且阿彩感觉到眼睛不是看在嘴巴里,而是看在胸脯上。

阿彩脸唰的红了,重新又闭上了眼睛,阿彩在想今天穿的衣服,领口撑开了多少。

是啊,虽然阿彩人长得不这么样,但阿彩自己知道那胸脯可是既挺又大,做姑娘的时候大的有点儿翘,生了孩子后是大的有点儿软而柔,但还是诱人的挺拔,此时这样直躺在这张椅子上,头向后仰着,胸脯是暴露无遗了。羞涩之中阿彩有点儿懊恼,她怎么没有想到应该穿件高领的衣服呢。

不过还好,那个医生只是看了看,马上进入了工作状态,医生说你的牙要好好的补,否则的话肯定要拔掉。阿彩问怎么补,医生说要先清除里面的污垢,等清干净了,再慢慢的补,阿彩没有说话。

那两颗牙齿全部补好后,要多少钱?

这好说,我收费不会贵的。

那到底要多少钱?

五十元吧,你如果有困难可以再商量。

阿彩几乎要笑出来,每天窝在这个小房子里,显然不知道这条街上的行情,谁不知道我是肉摊的老板娘,还说缺钱可以商量。在回来的路上阿彩还是挺高兴的,补这两颗牙齿只有五十元,到医院里最起码要几百元也许还不够呢?

照例是老样子,到上午十点钟光景收摊,阿彩早已准备好了饭菜,阿彩尽量的换花样,调新鲜,丈夫确实很辛苦,今天的菜阿彩做得越加的丰富,这丰富里面自然有东西,女人的细心往往也是通过细小的事情体现出来,而昨天那个牙科医生对着阿彩胸脯的一蔽,使得阿彩晚上少睡了好几个钟头,这一弊像个火星霎时点亮了阿彩那久远封存的心灵一角。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908939/980997446.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