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空巷子 > 第1期 > 一个真实的故事/云蒸梦泽

一个真实的故事/云蒸梦泽

[更新时间]2012-03-14 15:52:45 [字数]5867[作者]空巷子

    苗隽用跳楼自杀来对待背叛她的丈夫和第三者。
    对不起,我实在是个没有毅力的家伙。太沉重的负担,我承担不起。只能逃走。苗隽自杀前写于QQ空间
    在姐姐苗茹去洗手间的短暂空当,苗隽打开窗户,从超过70米高的24楼跳下。
    苗隽没有给爱她的人任何挽救她的机会,这是她72小时内的第二次自杀。第一次她吞服了300片安定舒乐,可被她姐姐发现了,这一次她成功了。她用最极端的方式逃离了她那不幸的婚姻。
    在晚上23时左右,一声沉闷的撞击声惊动了一幢高层住宅的几个住户。23时10分左右,苗隽的姐姐苗茹走了下来,她一边哭泣着,一边打着电话。苗茹走出了电梯的门口,一下子没有了方向感,她不知道朝哪里走出去,这个单元的入口处有两道门,一位保安正在值班。苗茹走出第一道门,到了两道门中间,她转了一个圆圈后才看到了穿制服的保安,她折回来向保安哭着。
    我妹妹可能跳楼了……我去厕所的时候她就跳楼了……
    说完这句话,苗茹两脚发软,几乎无法行走。她让保安陪她去看看。
    苗茹心存着希望,希望没有见到妹妹,或者妹妹只是受了轻伤。她已经拨打了120。
    小院里没有灯,保安什么也看不清楚。几分钟后120来了,借着车子的灯光,保安才看见了坠楼的苗隽,她脸朝下趴着,身体蜷曲着,后背微微的弓着,一只脚上已经没有了鞋子,牛仔裤拉开了一条口子,上身的衣服被堆在胸前了,腰和半个背脊露在了外面。
医护人员拿仪器在她背上测了一下,好像测不准,就让保安把人翻过来,保安把苗隽翻过身来,并扯下了被捋上去的衣服,医务人员在苗隽的胸前测了一下说,人已经死了。
医生你们再仔细检查一下,或许我妹妹还活着,苗茹绝望的看着医生,你们再给我看看。
一位医生不耐烦的看了看苗茹说,人命关天,怎么能把活的说成死的呢?
一刻钟后,陆续来了几辆警车,医生给跳下来的警察说了情况,警察只是看了看死者,就准备对苗隽的姐姐苗茹来录口供,苗隽的姐姐无声的抽泣着跟着警察上了警车。
法医把苗隽的尸体运走了。
本来这是一桩很隐私的事情,可苗隽跳楼前把丈夫背叛她的一切情况都贴在自己的博客上,包括丈夫和第三者的亲密合影。这样就为后来事情的公开埋下了伏笔。
    由于苗隽把自己伤心的过程全部记录了下来,所以在她的事情公开后成为许多女性和男性网民的偶像,她的忠贞,她的温情,她的才华,许多人惊奇地喊道,天哪,我怎么没有早点认识她!
    虽然所有的网民没有看到过苗隽真人的照片。但是有些网民却坚持认为自己梦见了苗隽。他们认为苗隽就是自己梦中的那个样子,温柔贤惠,极有才情,成百上千人这样评价她。一次又一次地去访问她在QQ 和MSN上的博客。
    苗隽在网站“我想有个家”栏目上有一个博客,这个博客上有一个地图,记录着苗隽的童年生活,求学和工作。8到18岁时,她生活在这个城市的一个家属院,从小是一个受男生欢迎的小姑娘。据苗隽自己说,我从小在这里长大的,成长的所有记忆都在这里。在我家的楼和后面那栋楼之间有个好大的院子,认识的大孩小孩到了夏天都在一起玩,可疯了, 在外面认了好多哥,可火了,那时候真是年少轻狂,这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在北京外交学院读完了本科,这是一个为外交部输送人才的学校。她的专业是被许多女孩子羡慕的法语。毕业后去非洲西海岸的某国家工作了两年,在那里,苗隽在大西洋边埋葬了自己的初恋。
    这段刻骨铭心的情伤苗隽没有透露半点消息,可却却是这段初恋深深的刺伤了苗隽的心,如果没有这段失败的初恋,或许就没有后来的悲剧。
回国后,她去深圳生活和工作过一段时间,然后到了北京,因为苗隽的姐姐也在北京。
……
    汪一氓算不上英俊,会看相者分析说,从他的照片看,他的左右半边脸不对称,中国古代认为男人的左半边脸是先天,右边则预兆着后天,汪一氓的左半边脸非常年轻,好像一个乖孩子,右半边脸有点凶,是半张成年人的脸。
    苗隽的人生因为汪一氓而改变。2002年,苗隽上网认识了汪一氓。当时苗隽25岁,汪一氓23岁,苗隽名校毕业,汪一氓完成九年义务教育后就再没摸过课本。但是他们相恋并同居了。
    2002~2004年,汪一氓进入北京的一家私立的服装学院(相当于大专),这是一个高学费的私立学院,有人称之为贵族学院(2008年平面设计专业的学费是3年23万元人民币),在学习的期间,汪一氓的生活费用和房租支出都是由苗隽来承担的。苗隽的姐姐曾经说过,我妹妹自己吃3块多的盒饭,而把赚来的钱全部花到了汪一氓的身上。
2003年,汪一氓的家里以儿子的名义买下了北四环内景观天地68号楼2406的期房,2004年两人入住。对生活在一起苗隽在博客上的评价是:住了挺久了,可是没有家的感觉,好像是网吧+旅馆。生活条件好了,可是快乐哪去了?
2004年,汪一氓大专毕业,进入普斯公司,被学校当作成功的毕业生,至今该学校的毕业生成功故事一栏还能看到汪一氓的照片。在普斯广告公司,汪一氓的职位上升很快,薪水很高但汪一氓花钱不节省,大部分的家用支出,还是由苗隽来负担的。
    2006年,苗隽提出了结婚。但是汪家不喜欢这个比儿子大了2岁多的儿媳妇。在经过争取之后,苗隽和汪一氓结婚,但是没有办仪式摆婚宴。
2007年,苗隽和汪一氓的婚姻出现摩擦,汪一氓说自己因工作压力过大而生病,要求苗隽照顾自己,苗隽则认为汪一氓其实没有病。只是太过依赖妻子到了折磨人的地步。
就在这一年,有位姑娘叫焦雷从首都经贸大学毕业,毕业后在中国雷尼奥广告公司工作。当时汪一氓正好从普斯公司跳槽来到该公司,认识了焦雷,到五六月,两人关系日渐亲密。
    2007年十一假期,公司组织到意大利旅游。为了便于旅游玩乐,汪一氓向苗隽要了她的欧元积蓄。在罗马,汪一氓和焦雷拍下了亲密的照片。
2007年10月21日,苗隽无意中发现汪一氓与焦雷的亲密合影,质问汪一氓,汪一氓不得不承认和焦雷的婚外恋。
后开在苗隽的博客上看到了这样的一段对话:
    他那么漫不经心地对我说,我现在喜欢上一个女孩。
    我说。很喜欢吗?喜欢到什么份上?
    嗯!很喜欢,喜欢到每天都想见到她。
    我说。嗯,那好,我们明天请假,然后去离婚。
    你却犹豫了,犹豫什么呢?难道认为我不该这么平静吗?
    我,用了1分钟的时间,做了今生最大的一个决定。
22日,处于冷战中的苗隽发现汪一氓在自己睡下后和焦雷聊天,苗隽写道:背叛的滋味,8年后的今天,我又一次品尝到了,仍然像当年一样的尖锐,伤口又一次被撕裂,滴着血,这一次,无法再愈合。我已经太累了,心已经老了,已经没有再一个8年和足够的激情舔舐伤口,为自己疗伤。
这一天,她动了死的念头。
    这是她又一次提到非洲的那段感情,她对自己的初恋一直有点念念不忘,在她的全部日记中,她至少3次提到上一次失恋带给她的不幸。
    26日,苗隽限制了MSN博客的浏览权限。同时写下日志,表达了两个月后自杀的决心。她拒绝离婚。不久,汪一氓谎称已与焦雷分手,以换取苗隽的同意离婚,但被苗隽识破。
    而焦雷希望和汪一氓结婚,她曾经也向汪一氓提出过自己如果不能和他结婚就自杀。
11月11日“光棍节”。汪一氓趁苗隽不在家时偷偷的搬走并带走了存折。此后汪一氓一直住在父母家中。当时苗隽还写下了这么一句话。
至少说明他离开的日子里肉体上保持了忠诚。
    可苗隽后来才知道,焦雷也搬来了与汪一氓同住在了一起,而且还得到了汪一氓父母的认可,汪一氓的母亲称焦雷为“可爱的小天使”。
    这一段,苗隽开始在日记中多次说自己睡不着。
    汪家给苗隽施加压力,要求她顾全大局,和汪一氓离婚。对于婚姻出现的危机,苗隽没有告诉父母、姐姐、朋友和同事,如果她早一点告诉姐姐,绝不会这样。
    这段日子里,汪一氓也曾经几度摇摆,他有时对苗隽仍然有一种近乎于姐弟的情感。苗隽曾在日记里写道:汪一氓曾经对我说,你要不是我老婆该多好,我回应他,不是你老婆,还可以帮你找姑娘是不是?
    12月,苗隽的心理已经很不稳定,12月4日,她提到了《黑色星期天》的乐曲,这一音乐多年来被认为会增加抑郁而引发自杀
    12月12日,她提到自己的爸爸和全家福。
    13日,她求了三张签,她一直对这些神秘主义的东西抱有兴趣,在自己心情不好的时候会提到是不是命犯太岁。
    14日解签,算出结果“不吉利”,之后她再也没有在网络上公布过自己的占卜结果。
    她的博客音乐改成了join me in death,这首歌的歌词包括:宝贝,跟我一起去死吧。
    她在美化死亡,向往死亡。
    2007年12月27日0时38分32秒苗隽在QQ空间写下:对不起,我实在是个没有毅力的家伙,太沉重的负担,我承担不起,只能逃走。
    当天她服下300片舒乐安定自杀,亏得她的姐姐及时发现,叫来120把她绑上担架送进医院。
    苗隽被医院抢救过来,她从28日中午睡到晚上,29日又昏睡了一整天。在父亲和姐姐的劝慰下,苗隽同意以后不再自杀,并烧掉汪一氓的衣物。
    29日17点半,苗隽醒来,本已经逐渐平静。但接到汪父的短信后再次情绪激动,冲到汪一氓所在的公司去和汪一氓理论。二人发生肢体冲突。汪一氓被推倒。与此同时汪一氓仍在和焦雷通短信,苗隽狂怒之下将其手机抢过,汪一氓被迫躲了起来。
    汪一氓的家人及焦雷不知道手机被抢在苗隽手上,一再给该手机打电话,在与苗隽通话过程中争吵愈加激烈。
    在苗隽姐姐上厕所期间,苗隽从24楼上跳下自杀,当场死亡
苗隽死后,汪家希望收回景观天地的房子。
······
    1月10日,一个帮苗隽抱不平的朋友把事情经过贴在了网站上,苗隽的MSN博客地址也被推荐给大家。
    北京广告圈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事,许多广告设计师的MSN签名档简单扼要,首先声明那男人不是自己,其次声明那男人自己不认识,以免遭到朋友的连续追问。
    雷尼奥迅速发布了声明,向汪一氓妻子的家人表示慰问,汪一氓和焦雷被停职,后来又批准了他们的辞职报告
    汪一氓的身份证号、电话、工作单位、父母的住址曝光。焦雷的博客、手机号、QQ曝光,博客上的照片被手快的网友复制下来。许多人在嘲笑焦雷的身高,骂她“侏儒”。认识她的人爆料说,她只有1米50。
    汪一氓的父母、他的哥哥汪弋蕾、焦雷父母身份证照、工作单位曝光。一位网民认为,身份证照的出现说明,公安系统有朋友看不过去,在帮我们的忙,这些资料原本只出现在公安系统内部网上。
汪家聘请的律师姓名,手机号被公布上网,他接到了无数个咒骂的短信和电话。只好被迫关机。
有网友称雷尼奥的员工听到,焦雷在苗隽出事之后曾经得意地说了一句:“她永远不会闹了”。这句匿名来源的消息激怒了网民,网民们说,他们已经转移到了上海,还有人说,苗隽出事之后,汪一氓和焦雷仍然上班、亲热、打游戏。
    1月19日,苗隽三七,网友举行了一次克制的自发祭奠,许多陌生人手持白花来到景观天地。邻居家的老婆婆告诉他们,屋子没人住了,这么多白花邻居们会忌讳,大家很理解地拿走了这些花。
那一天,上海有网民用手机拍到了汪一氓和焦雷的照片,他和她在逛街。那天,苗隽的尸体还没有火化。
于是,一些网民贴出了为苗隽报复的帖子,上海广告从业者声称,汪一氓别想在上海广告圈找到工作,不会让老板接这种人的简历。至于焦雷,有传言说她将去某国际著名汽车企业工作,这一未经确实的消息立刻引发了网民抵制某某车的口号。不去焦雷的爸爸驾校学开车,不去焦雷家的洗衣店洗衣服,做外贸不让汪一氓的哥哥接单……最后记牢这些人的名字,遇到这些名字,一定要查一下他们是不是凶手!
这似乎成了另一起的人肉搜索。
    死者要安葬,生者要沟通。苗家和汪家达成了协议。苗隽的尸体也将在1月25日火化。苗隽的姐姐决定在香山一带为妹妹挑选一块墓地,她不愿意把自己的妹妹带回老家,她让妹妹永远睁开眼睛,看着这个伤心的世界。
    男人呢,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不管年轻年老的。最终需求梦想的不都是20岁年轻漂亮的姑娘吗?百度贴吧的一位女网友把苗隽的这句话贴出来问大家。是不是真的?
    19日的追思活动上,一位已婚男士身穿黑色西装出现,告诉身边的朋友们说,我今天来这里,除了怀念她,还让我自己引以为戒。
苗隽,这个用自杀结束自己生命的女人,唤起了人们,甚至比她更年轻的人们对一种美德的向往,这种美德一度被认为是人性的枷锁而被寻求解放的人们抛弃。它是现代人久违的老朋友了,它的名字叫忠诚。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908939/248150188.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