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胡杨树 > 第17期 >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六章

[更新时间]2012-11-14 16:33:17 [字数]6589[作者]庐山恋

 

 

 

作者:月上千风

 

 

        庄秀挪着行动不变的双腿走进病房,宋华能够坐起来了,表情也舒展了很多。


      “你吃猪蹄?还是先喝绿豆面,雨村开车跑了几家饭店做的绿豆面,好吃着呢。”


      “是吗?他呀,真是个傻蛋,医院里边餐厅就有做的各样病号饭,干嘛去那么远?”


      “还不是你要吃那种什么料都不放的,只放一点盐,几滴小磨油,一棵大青葱,还指着要吃邓州小磨油,他就出去一家饭店又一家饭店问呀才做的这顿饭,你呀,好福气,我要是遇到这样的男人,我一辈子死也愿意为他当牛做马过日子。”


      “对,赵枫最近咋样?干啥子事?”


      “别提那个混蛋,宋华,有些事情真的我不想和你说,怕你无法承受,他和那个飞达装饰公司的吴启明,还有王磊合伙拿走你公司的公章刻一枚假章借公司名誉进一批货销出去现在出现了问题,给那家客户造成很大的经济损失,人家把他们告上了也包括你,可是王磊不知咋的,那么容易的脱了干系,估计是那个王八羔子法院有人吧,剩下那两个官司还在牵扯着,你也当属被告之一呀。”


     “啊,哦?怎么会有这样的事?”


      “还不是你平时心计太少,对他们太好了,你只想他们拿个工资不容易,人不好找,你这边当好人哩,人家在那边尽使黑心,不过周行为你的辩护写了大量的举证材料,为洗清你的“罪证”上下奔忙,还是有好心人的。”


      “是的,我也这样感觉吧。”


      “宋华,老实说,你真有福,尽管这边有人巴不得你死,那边就有人呢伸出手来搭你生,这点,我从心里感触。人这一辈子不容易,太不容易了,你能有今天,是你的好心换得的,可是别怪我说话狠,你那爸妈对你真不地道,看着他们那天来,我心里替你憋着气,什么老的,不知咋当的呢......”


      “庄秀,这也是我一直的心结,曾经问过我的母亲,我母亲说:我爸虽然读书人,可骨子陈腐守旧的思想一直很顽固,一看添我是个丫头,恨不得立刻仍进尿盆里沁死算了,是我奶奶和我大伯阻止了他们的行为,才保我一条小命,不争气的是我那时老患病,今个不这样就那样,害得他们总没有个好心情,特别是脾气极坏的爸爸哪能容忍我这样折腾,经常挨打就不消说了,再后来,挨打就成了我爸爸看见我就会产生的疯狂习惯,我居然练就了一副不怕挨打的铁板身子,每次打我我还坚挺的,勇敢的无比,这是我记事来的行为,不记事时越打越哭,惹他们一句经常的口头禅是:打不死的东西。”


     “你看,你成他们出气的东西了,哈哈,你爸爸妈妈真残忍。”


     “是的,那时在他们眼里我从未找到过温暖,不知道什么是温暖。”


       庄秀和宋华正说的热闹,梁雨村进来了,捏着耳根子看着宋华的脸说:“你弟弟快到了。”


      “恩,知道,那会我姐姐已打电话说了。”


      “你知道呀,高兴了吧,听你姨妈说你弟弟对你特别好,他能考上大学,也有你的影响。”


      “是的,那时我弟弟并不好好读书,看着寒心,所以就下了点功夫,父母娇惯养下的贪玩惰性,不思进取个家伙,我虽然不懂高的文化,但是我拿我不幸的婚姻,不幸的人生让他自己体会,每次给他讲到伤心处,忍不住嚎啕大哭,他学会了劝解,同时他慢慢地明白了我说的那些话,那些事,懂了一些道理,从那时知道了用功,所以我们感情很好,其实我弟弟也不喜欢我爸爸成天坐那里讲大道理。他不管那里求学都不忘给我写信,我收到信那刻才感觉自己的心得到了一种真正的温暖.....”


     “要不俺咋知道你受那么多的苦,你姨妈也很心疼你的,说心里话他们也看不惯你爸爸妈妈的做法的.....”


     “如今,在说已没有什么意思了,再难受也是过去的事情了,唉,其实我很多时候强迫自己不要去想,呵呵,几乎成强迫症了,做什么都愿意强迫自己一定达到什么目的,这样的心思也害我不浅,那个死鬼丈夫非但不理解还整天戳你的马蜂窝,好日子不好过呀,况且我根本就没有过上一天的好日子啊.....”


     “你弟弟从美国回来,你这下可有好日子过了。”


     “难说吧,我也没有想着指望过他,天上人间看造化吧。”


     “......”


       庄秀什么时候从病房溜出去,梁雨村和宋华全然不知。


       医院依然每天车水马龙,喧哗鼎沸的,像极了闹市。


       挨着宋华那个床位上一个三十六岁的女子,在宋华的眼里被护士盖上白布推出病房,患子宫癌终因不治于世长辞,三十六岁的人生如花一样落幕,在宋华的心里引起一阵海啸般的疯狂,一个年轻的妈妈就这样去了,留下两个幼小的孩子,丈夫抱着那个小的哭的惊天动地,爷奶耷拉着头蹲病房的门角老泪纵横,孩子跟着大人的哭声也放声狠哭。

 

        .......

 
       日落月升,天净沙,尘浮烟。


       一切莫离相径中。


       宋华的世界突然涌出一股温暖的热流。


       她从死亡的海峡里犹如一尾被打捞上岸的鱼,浮现阳光,成了新的生命弹子。


       女儿从此是她世界里不改的新弹子,做好另一种起跳人生。


       宋华知道自己不会写诗,更不会拿起蒙娜丽莎去风度自己的浪漫,她要真实的眼贴着真实的日子,黏贴在尘土里的小日子。


       期盼已久的弟弟回来了,还带了宋华的女儿。


      弟弟瘦多了,国外的生活,竟没有使他变胖,变白,成了黑李逵。


      进来只顾笑,宋华也笑,庄秀出去一直没有见回来。


      梁雨村看着姐弟俩高兴的头对头,手捏手,孩子在宋华的后背上轻轻的撒娇,梁雨村心里聚满了阳光的气息。


       快出院了,快了。


      “宋弟呀,你回来这下可好了,你姐姐盼呀,盼呀,几年没有见了吧。”


      “是的,我走的那年是一个叶落的秋天吧,我姐姐送的我,女人都爱哭吧,哭着哭着我也忍不住哭起来,呵呵,那时的确一点小,第一次出远门,并且是异国他乡,难免这样的心情吧,其实我一直没有忘记我姐姐哭的样子,我爸爸妈妈还屁颠屁颠的乐着呢,我大概给了他们骄傲的资本吧,他们可以在父老乡亲面前摆摆阔吧,你看我的儿子有多牛,博士出国了,只有我姐姐哭到我心里,那是一种令人心疼的亲情纠葛.....”


     “这次回来,多留些日子,陪陪你姐姐,说说话,开开心。”


     “当然,肯定的,梁哥,多亏你对我姐姐的照顾,我代表我家人感谢你。”


     “宋弟,你就多心了,哪来的谢?外气了不是?”


     “真的,我很感激你,梁哥。”


       孟丹和杨俊带来的好几个猪蹄,馋死了宋华。梁雨村很快撑开指套给宋华套上,片刻功夫宋华就干掉三个,给弟弟吃,弟弟咋的也不吃,哪能躲过女儿贪吃的嘴,和宋华比着干,吃掉了两个,梁雨村看着他们母女两个傻乎乎里透着可爱的样子,忍俊不住的老想笑,就像幸福的花开在他的脸上一样,姹紫嫣红,芬芳夺目。


     “还吃吗?塑料袋子还有。”


     “不吃了,不吃了,过瘾了,的确很好吃的哦。”


     “想吃,多着里,外加一百个,够了吧,嘻嘻。” 孟丹把的脚丫子翘到床沿上,惹得大家一阵哄笑。


       第二天宋华仍不见庄秀来,心里一阵空落落的,把庄秀当成了一种她身边存在的习惯,感觉庄秀一定有什么事情或者发生了什么,宋华不放心要孟丹快去庄秀家看看。


       孟丹没有耽搁一溜烟就下楼去了。


       弟弟趁梁雨村买饭去的时间给姐姐说了几句关键的话,宋华的脸色霎时陷入了空茫,迷蒙,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真正莫离。


       弟弟的双手不肯离开宋华的头,他们就那样坐了很久,女儿爬到宋华床头玩手机游戏,孩子的心,纯净的透明。


       梁雨村打饭上来,孟丹也跟着回来了。


       宋华没有吃梁雨村打的饭,庄秀果真出事了,赵枫骗李玉英的钱财数额之大是庄秀所想不到的,她一怒之下伙同那个包工头葛长远用汽油点燃赵枫和庄秀的房子,等消防车赶到之时已成了残骸烂片,庄秀的一笔存款也没能躲过这场因欺骗而导致的故意纵火案中。


       庄秀眼睁睁看着自家的房子,一片狼藉,无语言表。


       痛楚的心,一阵阵的抽紧。


       赵枫还没有从那场官司里出来这场官司就接着,事情末了赵枫两罪并罚一共判处了七年有期徒刑,到一个遥远的城市入狱服刑。


       宋华哭的休克。因为惨剧还是庄秀带给自己的感悟?


       出院那天,梁雨村早早就来了,还有公司已经不干的员工们都来看望了宋华。


       公司大门已经被工商部门查处贴了封条。


       弟弟最后一个来,她的爸爸和妈妈这次没有来,姐姐来的时候带一箱饮料,一箱鸡蛋,还有宋华喜欢吃的猪蹄,宋华弟弟都把东西装进了梁雨村的车里,什么话也没有说,抱着梁雨村掉泪,并深深的捏疼了梁雨村的双手,那是只有男人才能感知的一种力量。


       令很多人奇怪的是宋华的女儿背着书包,拿着一个小皮箱,蹦蹦跳跳的绕着宋华弟弟左右,足见证孩子怎么的喜欢他的舅舅,又是怎样一种情感等着诠释?


      谁也不再提起朱学贵,宋华偶尔想过,只是很久没有消息,也许被人谋害?还是被公安局拘留?


      宋华死死的看着蓝天,白云,常常的陷入长久的沉默。


      此刻,这也许是最后一次看她所熟悉的家乡浮云。


      人生太像天云,飘来飘去茫然不知所兮,脚下的路子找不到何去何从的痕迹。


      2010年4月6日,宋华和弟弟还有她的女儿乘飞机离开了中国飞往美国华盛顿。


      梁雨村泪水中凝望飞机优美的身姿盘旋他的上空,一声长叹,一声悲鸣,一声诚诺不再碰任何女人。


       宋华,我等你回来,等你回来......


       庄秀接到宋华汇款单一时语塞,哦,宋华,是宋华,宋华给庄秀打回来一笔美元,备注里几句简短的话:“一定要坚强,有我在。”


       廖伟接到宋华弟弟发来的消息要廖伟抓紧时间办出国签证已是次年的九月。


       廖伟的心没有狂傲,骄奢,嚣张,平静如宁湖。


       浅月如梦,日子如水。


       灵魂的何去何从没有逗号,没有句号,在彼此的手心里留下一个茫然的问号,并一圈圈的荡漾开去......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904819/946276665.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