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谨、莫文学 > 第2期 > 我们四个人-----天堂之吻

我们四个人-----天堂之吻

[更新时间]2010-10-16 20:39:10 [字数]4136[作者]天堂之吻

我是个爱看书的人,我想是的。我看很多的书,各种各样的书。我每每到图书馆,借来的书除了小说,便是平面设计和素描,画画之类的,甚至漫画杂志我都会去看。我觉得读书是一件很愉快也很难过的事。这是后来我才发现的。我上次给你的杂志,有很都是买回来的。每次去市区的时候就带回一本。偶尔买不到那一个月的,就去学校的超市寻觅,超市书店的老板跟我很熟。

 

每个月的时候,我跑去他那里看书,像安妮宝贝,韩寒,温瑞安,金柯仁,明晓溪,周莉莉的小说。

 

忽然,有一天,我发现我们生活在习惯里,我们今天这样活着,是因为我们昨天就这样活着,是的,如果我们把这一种习惯改变,我们都会失去平衡。就像当初认识你,小荣和露,只是一开始彼此都习惯着对方的谈话,才走到了一起。也许,这才是我写这些东西的目的。

 

然而,我不知道前面是怎样想的,居然跑题也可以这么远,看来我可能不善表达。可是,似乎我总觉得书让我学会了和你们认识。

 

我一直觉得,小荣是个很现实的女孩。因为我们在一起聊天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想的问题是那么幼稚,于是,边把想要说的话再咽回去,悄悄装进胃里。

 

在一个又一个去看你的日子里,在那些短暂但却开心的唏嘘里,小荣告诉我她小时候很可爱的样子,她的成长也是在农村长大的,只是有时候很任性。其实,我们都还是很任性的。

 

有那么几次,小荣告诉我,她正在实施她的减肥计划,也就是在后来,我才发现她每次吃东西都那么少,真的很让人担心。

 

小荣告诉我,她和我认识的时候,是想看看我是不是那种 骗女孩子的男生。而且觉得我已经参加了两三年工作的人了。那时我就觉得自己长大了,而且变得苍老了。可是,后来的一切让小荣改变了对我的初次感觉。我并不是一个坏孩子,这是需要时间去证明的,正所谓日久见人心。

 

我并没有去证明我自己的某些东西,而是自然而然地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去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因为有一天,我发现自由诗件很奢侈的东西。不是什么时候想有就有的,所以有的东西我只是任其自然。

 

小荣把她想告诉我的故事开开心心地说了一遍。

 

比如她只是想在大学里交个男朋友,而不是找个以后的伴侣。

 

比如她们家有很多很多的杏子树,暑假回家帮家里卖杏子。

 

比如她喜欢跳舞,喜欢读言情小说。

 

比如她喜欢自己很卷很卷的头发,可却二环内在意别人说她的头发不好的话。

 

比如她喜欢吃鸡腿,尽管自己不喜欢发胖,并且还要狠命减肥。

 

比如------

 

我告诉她我是一个很喜欢逛街的人,特别是提着篮子在超市里转悠,尽管我是个穷孩子,尽管我买的东西没有超过50100,可我仍然会转上半个钟头。

 

我说我们应该帮帮露,她太单纯了,别人说什么,她都信,可是后来我却发现自己被别人骗过之后,还会上当,不单纯才怪,更有什么经验和资格去告诉人家该如何如何去做呢?

 

我曾经陪露在网吧里上过超过我平时上网的极限时间。因为她懂得的东西是那么少,甚至连最简单的歌曲下载,都不会,我并没有得意,我也不必得意,想想自己一开始什么都不会,还是小屁孩被别人手把手教的时光,心里却一阵一阵难过,怎么就没有人叫她呢?

 

露总是叫我看路上的漂亮女孩的漂亮衣服,她说你看那个女孩的裙子好看不好看?还有那双漂亮的鞋子?将来自己要挣回好多好多的钱,买好多好多的好看衣服。我说好看,但你不适合。露很快白了我一眼。我马上说你穿上太漂亮了会手舞足蹈就不好看了。露笑了笑,却又白了我一眼,说知道了也不用说出来。

 

露比我小,也比我单纯,比我有想法,总之是个很好的女孩。

 

露有时也会悲伤,不过都是瞬间即逝的,而我就不一样,没来由的会悲伤一整天。露总爱给我讲她和她男朋友的故事,我只是静静地听,偶尔说一两句玩笑话。露可以把自己为什么感伤讲的脉络分明,像一部感伤的小说一样。而当她问道我的时候,我却说:反正悲伤就是悲伤,长大了,偶尔犹豫一下吧!

 

后来,便认识了你。我真的很感激小荣,那么好的女孩,让我们可以就那样开心地见面了。小荣似乎看透了我的一半心思,知道喜欢什么养的女孩,抑或是小荣也是那样的女孩。可世界上没有相同的两片叶子,也没有相同的两个人。似乎我们两个是很幸运的孩子,就那样被时光和人为拉到了一块。然而,如果没有彼此的好感和内心最真诚的欣赏对方,这一点是不成立的。

 

也就没有了后来的我们现在的幸福。朋友说,我是个特立独行的人。因为我真的不愿意成为那种每天翻看书籍,毫无自我地专心致志做每一件事的人。也不愿意自己成为那种走路就像一个一个移动的图标一样的男孩。我总是担心自己会不会幸运得有些过头了。会不会有一天所有被我躲掉的倒霉事一股脑砸在我的头上。或许这只是杞人忧天吧。就像你说的。

 

飞蛾那么傻,明知道会受伤,却仍然还哟啊飞向火烛。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也或许是第一次就询问你去看你的时候,而你拒绝我的时候,突然感到的难过。

 

每次想到我们一路走过来,不是什么都令人开心的,难过的,生气的,然而这些我们都必须经历,因为我们学会了如何去爱对方。我们学会了减少伤害,所以平平淡淡也是我们应该有的。

 

我是记忆力很差的人,但我有些事情第一眼就会记住,并且永远不会忘记。我喜欢在夜晚自由地躺在床上,将我的记忆倒出来,一点一点清理这些敝帚自珍的东西。像个幸福的小乞丐。这也是我后来询问你是不是也喜欢看着天花板发呆的一种习惯问题了啊。

 

这个冬天,天空慢慢地走过一朵云,再走过一朵云,风吹过来,我摸到了许多的沙粒。北方的天空,尤其是我们这边春天的时候,天上掉下来的沙子会很多,然而这个冬天还拖着长长的尾巴不肯离去。

 

有人说,每一粒沙子都是一次思念。那么我没想你一次,就会有一粒沙子从天上掉下来,这样持续的话,等到这个春天,是不是这里就都会变成沙漠了。我忽然想到,这个春天老家一定会飘落很多的沙子。

 

偶尔我会抬头看一下这个天空,是不是真的会掉下沙子来,把这个城市淹没。前几天,我给你发了好几条短信,很难过,因为你没有回。而我觉得有什么东西不对劲,一定有什么东西。可是当我问你最近怎么了,你说没什么,只是很忙,很忙,而且有了更多的事情要做。于是,我只是笑笑,自己又开始胡思乱想了。

 

我忽然想到你的那边会不会很冷。应该没有这边冷的,且不用穿的太厚。那么是不是你不会看到下雪,或是下雪了,也会转瞬消失不见的。也许,是这样的吧。

 

这个冬天我花了很多的时间画漫画和给你写信,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可能是因为太想了吧,也或是太寂寞了吧。好长一段时间我又开始关机,一个短信都不发。似乎我可以想象朋友和同学是怎样皱着眉头,埋怨我的太不厚道了,可是,我真的不想难过,让别人看到我的悲伤。

 

我开始继续写东西,继续读书,继续画漫画的人物头像,连许多收到的短信都不看。晚上睡着的时候,梦里竟然哭了,原来我并不麻木。我还想念着我的朋友,想念着你们。有时,我不知道露过得好不好,似乎已有少半年没联系了。因为我一直没有她的手机号,她总是换号,让我不知道她过得好不好!突然,就很难过,原来有些东西竟是我们无能为力的。

 

所以,我想把你们写进故事里,写进我的想念里。写到这里的时候,手颤抖的厉害,我看到小荣和露对我说你一个人好好过,一定要好好过。

 

露,小荣,还有你。我都很想念你们。

 

在这个阳光很灿烂的午后,我看到北方的天空,飘来了大片大片的沙粒,最终把我的眼睛迷了,让我很想很想没有这么多的伤心去穿越着看看你们。

 

                                                                                         20161225

                                                     天堂之吻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809069/672468693.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