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新竹 > 第2期 > 越地水妖(稍稍)

越地水妖(稍稍)

[更新时间]2011-03-17 09:52:19 [字数]4341[作者]古莲雅韵

一阕不弃歌从春秋穿越过来,在楚越两地飘荡,哀转久绝孰不知那是我断断续续的祷念。

我生在罗湾,钟灵毓秀,青山眉黛低,水流缓缓而过,那里是沟通楚越的唯一水路,两国人民友好往来,不仅人间和谐,水底的小妖也相互嬉闹作伴。我是一只年幼的水妖,整天嬉戏玩耍。

一天我从月光里浮现出头,要冒冒气泡,慵懒的欠伸着在水里游来游去,然后遇见了第一张人的面孔。他正在一条颀长的船上,藉着昏黄的灯盏的光照向水底,我正好浮出到水面,被那光吓了一跳,急得尾巴只打出水浪。

我来救你,别急。只听船上有个稚嫩的声音在发作,然后猛的一团晕溅开来,是他扑腾下来,拽住我的背,竭力的逆着夜里疾速向东的水流,往岸上游。我被拘束的受不了,他不由分说的擒得我生疼,反而失去了我鳍的平衡的作用,我气恼的甩开,我们近乎打斗起来一般他始终不放开我的脖颈,还喃喃的吼叫。

原来把我当成河边的姑娘了,可是我却是熟悉水性的水妖啊,不如让我好好教训他一下。我就开玩笑似的将他的脚底板三寸处按揉了一下,那是溺水痉挛的要害,他果然慢慢放开我的脖颈,无力的沉下去沉下去,没有声息。我把他拖到了岸边上,当时正值仲夏,不用害怕着凉,我端详着宁静的脸,又按揉下他胸口右端,渐渐的他胸脯起伏,眼睛懵懂的睁开来。

你没事吧。我扑哧噗哧的笑,竟然听到这么一句话。我又怎么可能是掉进水里呢?

我摆弄着白中透黄的尾巴,嬉皮笑脸的看着他,我住在水里,我是水妖。

这么神奇,那我还来救你?面前的少年半张开嘴抚摸着我的尾巴,惊诧又好奇。

天亮得早,而且布满层层叠叠的雾,我害怕太阳照射过于强烈,萎靡起来。这时悠远的听到叫喊声,他告诉我,他是出访越国的楚国公子,那一定是他们的船只发现他不见了,正急得到处搜寻。万一耽误了被父王呵斥就完了。那个白衣公子匆匆的吆喝四处盲目打捞搜寻的船夫和那些哭笑不得的大夫们离去。

我浓密的长发环绕冰凉的身躯,那个身影始终环绕不去,爽朗的笑容和有力的臂膀,我发觉自己竟在痴痴的笑,心里装着楚国公子。后来,我时常靠着苔藓丛生的青石,期盼他有一天会再来,对我讲无数岸上花花绿绿的世界,甚至能带我出去玩,虽然拖着长尾怪鳍。

我将这美好的相遇告诉了姐妹们,她们有的不以为然,有的就神神叨叨的说不是什么好兆头,我的死党猪扒蛙呱呱的数落我,不同世界的生灵,我们适合的就是这生我们养我们的罗湾。为此,我惆怅极了,独自徘徊在水中,幽幽独唱。

 

公子真的又一次经过这里,他命船只停靠,一个人离开船队,坐在岸上,自言自语了半天,并将一些辛芷香袋,土布泥偶人抛进水里去,他的随从都不明所以,公子这是干什么?”“你们不懂。这一切我看在眼里,我正暗藏在一片浓绿的浮萍之下,聆听每一句话,收下他抛掷下来的所有奇巧玩意。

连续三年,楚国公子都会不定期的来和我作伴,他在岸上,我在水中,他款款低语,我细细感动,有时候怕打尾巴示意一下,又觉得不该。我们在慢慢的长大。无数新奇的玩意和轶事驱动我向岸上靠拢的心思,而我又明明养护着日夜强壮起来的妖气。

那是一个春天,我收到一幅画,上面画着一纵通天藤蔓,南方有嘉木,是谓不弃树,藤生叶伴生,叶落藤随无。我听说过那个传说,比喻一种生死不离的爱情。公子这是在向我明示他心中的爱意。我们之间的默契不知何时养成,他的苦闷与怆然已然装进我的心里,他的喜悦也分享给我来冲淡平和的心。那副画让我踌躇几日,终于决定,去求告罗湾巫师,让我变成人,好在公子身旁。

巫师微笑着答应,比我想象的还容易,只需丹药一粒,身形俱变,而妖力尚在,意思是仍能回到罗湾,畅游西溪呢。如此轻而易举,何况我铁了心成为人,也不权衡太多。他又嘱咐我,水妖要好自为之,违背自然规律终将受到报应惩罚。那是一个秘密的约定,我似懂非懂,为了能够和公子一同领略人生,匆匆的就吞下丹药晕厥过去。

 

我来到公子面前,已在越地渡头,我满眼晶莹的泪水,只为遇见他而流出,我擎着画,带着我们的信物来相会,他也兴奋异常,带我回楚国,瞧我的模样和常人一样顿觉新鲜不已。他还是王室公子,原本是想编造一个谎言称我是越地一名门望族的女儿,可是我不屑,门第之见太过琐屑,有公子爱我就成,何必管名分。公子也不强求,就给我找了个住处,我们比从前更加亲密无间。但我更加不好意思,渐渐的有无处依凭之感。

楚华王要和越靲王联盟,在越地召开盟会,场面浩大欢畅,宴饮。越王提议结亲,又误将在席上的我当成楚王之女,便提议不如我这个楚国公主嫁给越国公子,而楚王愣了一会儿也模糊称是。公子着实为难,于公,政见何必用女儿家事来缓置;于私,他爱的一直是我这水妖而已。

盟会散后,我们在庭院里对坐,他对我叹气,除了你,这种事无论父王还是大臣们说了也不理解……”我到底也听闻了婚事,想想不如主动请缨,让我去越国,嫁给越国公子,名义便是楚国公主。说这话的时候,我凝神,扭头故作轻松。我打算息事宁人,否则两国快要剑拔弩张,一边劝慰着希望公子能以大局为重。

说好不离不弃,怎么了呢”“以后可以再在一起的嘛我不无天真的环顾左右而言他。

令我意想不到的是,公子沉吟半响,一语犹如雷鸣,可是这不是又产生了新的问题,万一他们发现你是水妖,那如何是好?他无心之言,惹得我半生伤痛,原来我作为水妖的身份一直是被芥蒂着,一直遗世孤立。自从成人以来我何时出过差错,我就是一完完整整的姑娘,可是一切没那么简单。

而且你懂政治手段么,还来凑热闹。他一副悲天悯人但又和我说不通的口气。我一赌气,就径自去求告楚王,如此慈父明君,在这件婚事上,如我能答应,也是一般喜乐,人都是愿意礼尚往来,和睦为主,能够结亲在楚越两国会是很坚固的结盟后盾。去了越国,从此以后,也省得公子为我是水妖而担惊受怕。      

 

我是在罗湾清冷的河水之上,漂泊到越地的,罗湾苍茫而冷寂,一路无话,陌生又熟悉的罗湾,我为什么要上岸,我已经是那传说中不弃树上飘落的叶子。华美绮丽的纱衣于我毫无意义,一到越地,越国公子倒是赤诚相迎。说来也怪,越国公子对我痴痴的恋上,可是我早已把爱深深的埋进心底,剩下的航程里,只有默默为我的楚国公子尽微不足道的事。而对越国公子,我始终冷若冰霜,逆来顺受。      

过了几年,楚越繁荣,两国公子分别继承王位,是谓楚林王和越成王。但是暗自已然紧张,越成王为人莽撞而仗义,他看不惯楚林王的瞻前顾后,优柔寡断,又想开拓疆界,势欲改变外交政策,攻打楚国。

我的内心伴着离别时候的疙瘩,偶尔出于礼貌上的问候,越地动静,我也不时通过其他途径告知楚国。暗中得知越国要攻打楚国的消息,我便试图说服越公子以种种不当之处,言之凿凿。

花朝节上,楚国出访,我乘机捎人传信笺。见到楚林王,不复当年那个轻狂的贵公子,俨然一副君王的样子,心里熨帖万端。你知道越国对楚国的态度的徒然转变吗?我提醒道。呵。楚林王以咳示意,谨慎的似乎我们从来不认识。我详细的把越国的准备情形,兵力,路线阐述一遍,附上图纸数张。尤其是楚城要地吞山的计划,是我反复观察的结果。一切都小心翼翼的进行,递到就走。

但是有消息传来竟是楚国大败,节节后退,粮草用尽,人丁匮乏,我闭门不出,也无心应酬浮华的大事小事,心随着重伤的楚林王而去。我之前央求越王不要攻打,被认为是妇人之见而不予理会,我只好恳求看在我从楚国来的份上,让我回去探亲。战乱纷飞,我的要求也没有得到应允,越王疼惜的看着我,仿佛在说,我是他唯一饶恕的楚地之物。

我不由得草草整理行装,心如刀绞的回楚国去,那里一片狼藉,哀鸿遍野,我没见过那么大的场面,尤其是作为一个高高在上的越国妃子去俯视楚国王室。

公子老了。和盘托出的时候一切晚了。我来到他的床头,一切平静如一潭死水。他是在指挥战事时负的箭伤,不偏不倚的中他的胸口,鲜艳的血从纱布中渗出,我的脉搏都要膨胀了。我在他的侍卫口中得知了流言,得知了我的消息被误传为祸国殃民的诅咒。不知哪路妖魔鬼神,竟然揭露我是水妖祸患,一味以迷信之咒语灌输楚林王,他也怀疑我如何能有越国的军事数据,一方面我是妖,另一方面已是越国妃子。

是我错了。他不再是肃然的楚林王,我也不再是越国妃子,我是他珍爱的水妖而已。

水妖依然深爱着公子,而公子……”我低声的说,泪水弥漫。公子说不清是不是爱,或者人们的爱并不像妖那么直白坦荡,太迂回了水妖无法明白。除了相爱,还有偌大的国家去解决,于是他在遗恨中死去。

我投身罗湾,痛哭着去找曾经的巫师质问,遭到巫师的讪笑。天下哪有那么好的事情,那个秘密你现在知道了吧,显而易见,你既然要违背自然的规律,那与你有牵扯的人就是代价……”难道是我造孽害了公子么?我兀自懊丧。何况人是始终经受不住考验的,喜新忘旧,社会复杂多端,人心诡计难测,而有时候又无可奈何。要不然一切就不会演变成这样。你一个水妖,光是不懂吧。历历在目的是无端猜忌和犹疑,有我忍受不了的怨怼。退一步说,你的要求确实也成全了越国,身为越地水妖,所以你也是光荣的。而且丹药是不废除妖力,你可以回来啊。巫师的话像耳光打在我脸上,一下又一下。

我醒悟了什么,我是越地的水妖,罗湾隶属越地外河,楚国公子将我带去了楚地。这些的确是没有人可以明白。转念一想,我对越地楚地的概念也不甚了了,而楚林王,就是我一直爱着的楚国公子,我生而为他,死而为他,仅此足矣。

他已经死去,楚国如同废墟,越国是我身后的城,不再回头。即使罗湾给我容身之所,我的心智已经蜕变成了真正的女子,我被所有遗弃,无所留恋,不如像人一样的死去。我继续询问阴沉而神秘的巫师,那我如何能够死去。

他瞪大眼睛,两眼发光,原来你寻死。自然是公平的,你不要妖力保佑,甘愿受人生苦难,丹药给你,一服就灵。

在我第一次上罗湾的岸边注定无法回头,水深深不过水妖的心灵,一颗纯粹的女人的心灵。然后我死去,暗夜里我的声息猛烈,我并不想继续活下去,我活得腻烦了,有一双稚嫩的手有力的攥着我,紧紧不放,于是我终于成了溺水待救的姑娘,仿若初相遇。在最后的时刻幸福之极。也许再早些时候,我们就不是这个下场,我们可以成为欢快的一对,逍遥的一双,可是现在也不错。尤记得楚国公子相赠的画卷,传说中那楚地生长着成片的不弃树,这种树藤叶相伴而长,环绕着盘旋上升,藤吸食叶的汁水,吸收完后叶凋零,而藤也枯萎死去。这比喻除了生死相许的爱情,大概就是无止尽的纠缠,人那么执迷不悟,我水妖还是淡看江湖路而已。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797675/928061971.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