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新竹 > 第2期 > 落不尽的蓝眼泪(稍稍)

落不尽的蓝眼泪(稍稍)

[更新时间]2011-03-30 09:41:24 [字数]3826[作者]古莲雅韵

    我爱吃冰激凌,那么甜蜜可口,有一种蓝莓味道,蓝紫色,雪花状,百吃不厌。

    一

    高三第一个学期,班上转学来了个男生,老师亲切的说,这位同学由于生病,有一年没上课。现在转到我们班来。大家欢迎。他对这里还不熟悉,大家多关照。

   “我叫明远,很高兴来这个班。我的爱好是打篮球,hip-hop,桌游,网游,不过也爱学习。

他被安排坐到我的旁边,很憨的对着刚吃完雪糕抹嘴的我说,以后就是同桌了,看你冰激凌吃的好甜~

    “你有什么不懂的,我们班的或者学习上的事情尽管问我我很高兴和眼前这个新鲜的面孔埃那么近,他看上去又乐观又坦诚,没准能让我转运。

 

    那天我下了课去买雪糕,回到教室的路上怕上课迟到就走的快了一点,没想到楼梯上踩了个空,就猛然跌倒在地上,我挪动不了,急得不知道该怎么办,偏偏没人经过。我感到浑身酸疼,有点麻,有点痒,禁不住哭起来,呜呜~我想粒粒,可是粒粒一定在认真做笔记,我想阿理,他一定瞎胡闹。

那快化掉的冰激凌像你的眼泪,甜甜的多好看。是明远,他慌张的迎上来,半带打趣的说,小昭,你怎么坐在楼梯上?

    “摔跤啦,现在动不了我没好气的说。

    “摔了一跤千万别勉强挪动。恩,我背你吧,上来,去医务室看看。想不到他这么想办法。

我好像是左脚扭到了……”我就是疼的无法晕倒,不管三七二十一先背去医务室。明远用力的背起我,还好他足够高足够稳,足够友爱。那三楼,跌跌撞撞,他一声不吭。我也不吭声因为哭得累坏了。

医务室的阿姨很忐忑的看我,对明远说,打电话让她父母来,去医院,在这里外伤看不了。

我扭拧着我不想叫他们来……”明远看着哭得肿肿的我,似乎在哀求他,就提议道我先去请个假,然后带你去附近那个第二医院。是明远背着我出校门的,天有点冷,我很疼很疼,也觉得有点窘迫。

 

    二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叫明远拨通妈妈的电话,她一听说我受伤了,十万火急的赶来。已经看过医生了,他说我是脚踝骨折,软组织受损……其实我也不懂,好像要绑石膏。我低着头。妈妈面对医生都显得愤怒不已,反复的征询,配药,然后匆匆带我回家,一路上絮絮叨叨。明远背我上车的,他不说什么,示意性的和我妈讲道理。

     你爸昨天走的。妈妈不由得唉声叹气。现在麻烦了。医生说起码在家修养一个星期再说。

是我不小心弄伤的,不关你们的事。狠狠关上房门。

    已经好几夜,都是吵吵闹闹嘈杂的咒骂声中度过的,今晚突然安静了,可是我却怎么也睡不着,晚上我疼的哭起来,没敢叫醒妈妈。天知道就在前一晚我彻夜听着两种声音的较量,第二天在阵阵眩晕之际,我脆弱的骨头和我卑微的蓝莓雪糕终于经不起楼梯的打击而碎坏掉了。

    抽空,我拨通了明远的电话,明远,明天去医院,你再陪一下我好吗?

    “没问题。

 

    一个星期过去,我被扎实的打上石膏,高兴的对明远说,我要来学校了。刚配好的拐杖,而且都不痛。其实无法一个人拄着拐杖一步一跌的走楼梯。校园里不时投来异样的目光。最后要上三楼,我不得已只得求救,明远又背起我,爬完三层的楼梯,粒粒帮我拿书包和拐杖,我咽湿的泪水渐渐的干起来,我就是这么潦草的解决,还好并不悲剧。在用拐杖的日子就是这么度过,挑人少的路,粒粒和明远义不容辞的陪我穿行。

    中午,明远给我买了我最爱的蓝莓雪糕,我正好在拨弄拐杖钉子,行动就限制在方正的教室里。没来得及吃,他笑着数落,看像不像你的眼泪,花花的快流下来,还不赶紧。

在众多死党的帮助下,熬过灰色十字月。

 

    三

    放学后,明远和我一起坐公交车,他去书店正好同路。路上他问起我,你家出事啦?

他买来拿在手里的蓝莓雪糕已经花掉,我的也化掉。我很以为我的失落会隐藏在没人关心的角落里,可是明远居然提起来了,还那么直接。我该说什么,我不争气的还是掉眼泪。我们一起看这冰激凌掉化掉。反正总要化掉,不要吃下去了。顿了顿,我爸妈他们最近刚刚离婚了,家里一团乱。反正要离婚,不如不结婚。

    “我猜的差不多,那天在医院,你妈妈焦急的不得了,但是又很为难。

 

   我和妈妈相依为命,我第一次感到,妈妈一个人很不方便,她千头万绪。我也闷闷不乐,上课和阿理传着纸条,交换着心情,晚上偷偷的爬起来上网听歌,某个陌生人的声音,一点温度都没有的。不想温习即将来临的数学还是物理,但是不知该关心什么。后来又很晚回家,在教室里自习到很晚,然后在街灯下绕绕路。

 

    “明远,你什么意思呀,圣诞节来的时候,他送给我一副手套。圣诞节学校到处布满圣诞老人,铃铛壁纸,彩灯和杉树,他说我缺少一副手套,觉得米菲的图案很可爱就买下来送给我。我想我的确缺少可以温暖的问候,又惊又喜的收下。明远嘿嘿的笑,那副露出的牙像雪白的大地,闪现在黝黑的皮肤上,我从来没觉得他的皮肤黑得这么坦诚。

    我坐在阴暗的角落里微笑,想着我的心事:在冰激凌化掉之前把它吃掉,然后就能甜甜的微笑咯。

我也想送他礼物了,不然不够诚意。可是想不出送什么好,就把自己戴着的那条三色的中性的围巾围到了他脖子上,我很认真的写了张卡片,谢谢你~我要像你让我快乐一样快乐,我们要一起长大。

 

    四

    大家议论纷纷,有的就说我和明远在恋爱,数学老师见我的数学试卷黑一片红一片就找我谈话了。贵为老师,同学之间的窃窃私语他还真没少打听到,他把我拖到办公室去,我不由得不紧张。他不客气的警告我说,最近在忙什么,成绩下降了那么多?好学生不应该啊……我脸红得一塌糊涂。

我不知道他还打电话给我妈。妈妈严厉的斥责我,关于下降的成绩,还有那个恋爱疑似对象。我想我有一个极其慈祥的好妈妈,她没有翻阅书包,电话记录,跟踪之类叫人反感的对付小姑娘的行为,我们坐在饭桌上,她说,小昭,考个好的大学重要啊。你老师都来做思想工作。

    “妈,前段时间大概脚伤糊涂了。我找个借口糖塞。

    “是不是我们离婚的事给你阴影了两三个月头一次正面提起这件所谓大人的事情。

   “妈,我知道你不容易。我顿时抑制不住软弱的本能,妈,我知道你不容易。

    “婚都离了,小孩子不懂事。再说你那个同学——”

   我乖巧的应承道,我知道自己要干什么,我会努力的。

 

   但是我还是略微奇怪了一下,怕自己真的在恋爱什么的。我趴在厚厚的书下问明远,我是不是喜欢你啊?明远大笑,小昭,你这是什么逻辑。快考试了别想这些,瞎胡闹。

    “我也觉得。不过我是喜欢明远的,我懵懂的想。

   “最近状态不好,老师都来找我谈话了我无奈的和盘托出我的想法。

    “谁叫你一天到晚愁眉苦脸的。上课做白日梦。”“如果我说我也喜欢你怎么样啊,小昭~明远鬼鬼祟祟的补充,我们大家都为你担心。

    最后一句话把我感动到了,我盈盈的就想流眼泪,于是去买了支蓝莓雪糕,我要振作。寒冷的冬天里我也不怕,再不振作就来不及了。

    其实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根蓝色的冰激凌,极其忧伤,极其脆弱,趁它化掉之前,勇敢的把它吃掉,味道是甜甜的。

    五

    我就但是这么个心理,自从受伤开始,不对,至少从浑浑噩噩开始,就像做梦一样,还好一模考试的时候马马虎虎过去了。假期特别短暂,因为我们似乎被困在所谓理想的边缘地带。就像我喜欢一年四季吃我的蓝莓雪糕,我也保持着一年四季的歪歪心情。假期里,约上粒粒,明远,珊珊,胡子他们去打羽毛球,结果只有明远应邀来了,谅解谅解,大家都忙,还好明远在,还好还有这个友爱的男生陪。

把蓝色的眼泪流到心底,把岁月的印记丢弃在昨天,我说过我会好起来,一切都会好起来,如果转变总是太快,也要慢慢学会适应。前方那么多东西等着。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797675/532403389.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