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左镜悦读】 > 第2期 > 第一章 一个十岁的女孩(4)

第一章 一个十岁的女孩(4)

[更新时间]2011-11-12 15:15:55 [字数]2076[作者]迪浩染
 几年过去了,村里已经分产到户,只要肯下力气,就会有吃的。那些在贫穷中曾经狂热过的人终于明白了:共产主义的确是人类社会的一个历史阶段,却不是现在,而是在将来。现在首先要保证的是,有足够的东西填满肚子。所以在分产到户短短的几年中,虽然还不能完全吃上小麦,一年也不能天天的炒菜吃,吃不上几回肉,但总比过去好多了。交上村里的提留,家里总是可以办一个小小的年的。过年的几天里,可以啃上一大盆猪骨头。
  一年下来,总会有人请亲戚朋友们吃饭,或者是请这一年中帮助过自己的人吃一顿。这当儿,女人和孩子是不能入席的,女人只能在灶间烧火做饭,孩子们则团团围着,等着什么时候偷偷的捞一把。
  席在恩虽然不再偷东西吃了,但家里每逢有客人来,田秀芬总会早早的把那三个打发走掉,然后把席在恩留下来,让她多吃些。席在恩的身体一直很虚弱,刚生下来的时候大家都以为活不成了,黑黑的、小小的,连哭的力气也没有,一整天连一天鸡蛋也吃不上。
  席在恩的姥姥每逢见了,就会骂田秀芬:“你是不是想饿死她?你还不如干脆掐死她算了!你看她长的,哪有个人样子。”田秀芬就常常偷偷的哭。有什么办法,可能是田秀芬在怀上席在恩六个月的时候,生了一场大病,挂了两葡萄糖,把席在恩给打坏了。那些药差点要了席在恩的命。人人都认为她必死无异,她却奇迹般用她那羸弱的身体,撞开了的来到了人间的大门。
  好不容易席在恩长大了些,却常常无缘无故的就自己睡过去,醒来神情恍忽:“妈,现在是白天还是晚上?”
  家里有在东北的亲戚,有时候就会捎一根人参回来。全家人老的少的都不能吃,只让席在恩一个人吃掉。家里养的鸡,除了下蛋的、卖钱的,也只有席在恩可以吃。
  好在席在恩不清醒的时候只是睡觉,没有别的症状。清醒的时候,却也和正常人一样。
  有一次,她只有四五岁的时候,田秀芬一次从亲戚家吃过晚饭回来。只有席在恩和她做伴。
  走到半路,一个喝的烂醉的男人拦住田秀芬,色迷迷的盯着她。田秀芬紧紧的抓住席在恩的手,浑身发颤。席在恩很奇怪母亲为什么不走了,就抬头来看,看到了挡在面前的男人。她拉着妈妈的手,绕开那个男人,想走过去,那男人却又挡在了前面。
  此时路上没有一个人,离村子还有一段路,田秀芬既走不了,又不敢喊,站在那里不能动了。忽然间席在恩就跑过去推开那个男人:“不要挡着我妈妈,妈妈,快跑!快点跑啊!”
  田秀芬就跑起来了,那男人本来喝得已经烂醉,只提防着田秀芬会反抗,没想到一个四五岁的小小的孩子会冲上来,晃了一晃,田秀芬已经跑远了。席在恩跟在后面,也没命的跑起来。
  晚上回家的时候,田秀芬给席东水讲了这件事。席东水听了哈哈大笑:“好!不愧是我生的!有胆量!”
  席在恩上了小学以后,每逢考试不单单的第一名,而且从来是双百分。第二名平均分就是90分以下了。所以不要说席东水和田秀芬高兴,就连十邻八乡的人都说:“席在恩将来一定会有出息的。”
  这个将来会有“出息”的女孩往往就会出现在席东水的酒桌上:“来,在恩,给爷爷敬酒!”
  “在恩啊,来,过来给李叔叔敬酒!”
  “在恩,快来,你张伯伯来了。”
  席在恩就会大大方方的走过来:“伯伯好,请喝酒。”
  “好闺女,好闺女啊。”来人就会摸摸她的头,“会有出息的。瞧瞧,这么小的一个女娃,见了人也不怕生。好啊。”
  “在恩啊,这个是县上水利局的张科长,张伯伯,是爸爸的老同学了,来,你陪张伯伯喝一杯。”说完,席东水就递一个杯子过去,他因为别人夸赞席在恩,心里太高兴了,已经忘记了他递过去的是一个酒杯,不是一个水杯。
  席在恩接在手里,拿不定主意该不该喝。她犹豫了片刻,看到父亲满怀希望的望着她,好像她已经是一个很有“出息”的人了。她举起杯子,碰了那个被称为张伯伯的人的酒杯一下,说:“张伯伯,干杯!”然后一口气喝掉了杯子里的酒,那时候,并没有啤酒,能喝上的只有白酒、黄酒。席在恩手里拿着的,就是满满的一杯黄酒。
  “好,好。”别人还没说什么,席东水自己高兴起来了,他已经想起来了,席在恩手里拿着的是一只酒杯,然而他没有阻止,他想知道席在恩会怎么做。席在恩皱了皱眉头,把酒喝掉了。席东水心里狂喜不已。他要席在恩真正的像一个男人那样有魄力,而不是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子。
  “妈,以后有人来不要再叫我了。”席在恩趴在奶奶的火炕上呕吐起来。刚才在别人面前给父亲挣了脸,现在肚子里火烧火燎的。脸上一阵阵的发热。
  “妈,我好难受啊。”席在恩一边吐一边叫。
  几个弟弟妹妹围了过来:“妈,大姐喝酒了。”
  “好了,给大姐倒点水,多喝点水就好了,以后多喝几次就好了。”田秀芬忙着在灶间烧火,没空理她。
  一会儿,田秀芬给男人们送上一个菜上去,顺手拿下来一个人家吃剩的,只有几根菜叶子,席世群抢了去,跑掉了,那两个妹妹们就急起来:“妈,妈,世群都拿走了。”
  田秀芬没理睬她们,对席在恩说:“好点了吧?”
  “强点了。”席在恩无力的说。
  “真是的,喝这么点酒就这样了,以后可上不了大酒席,可得好好练练。”田秀芬扔下这句话忙自己的了。
  席在恩傻了:她,一个十岁的女孩子,要上什么大酒席?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797660/829059518.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