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左镜悦读】 > 第2期 > 第一章 一个十岁的女孩(3)

第一章 一个十岁的女孩(3)

[更新时间]2011-11-12 15:15:17 [字数]1990[作者]迪浩染
 
  夜里,席东水对席在恩说:“在恩,我晚上要开党员会,要晚一会儿去看场院,一会儿你和你妈一块儿去先看着,你妈一个人害怕。”
  席在恩愣愣的站在那里,她记得田秀芬已经三十七岁了,爹知道她一个人会害怕,为什么会没想到她只有十岁,却一个人呆在墓地中,不会害怕呢?她生气的跑了出去,没有和田秀芬一起去。
  半个多小时后,田秀芬终于在邻居家里逮到了她:“你不是和我一起去看场院吗?怎么跑这儿来了?”原来田秀芬一个人真的害怕,她宁可把东西丢掉,也不会一个人去看场院。
  在场院的时候,席在恩问田秀芬:“妈,为什么你一个人会害怕,我一个人就不会害怕?”
  “啊,你是个小孩子,再说你不是天生胆大吗?妈是个女人,当然会害怕。”田秀芬说。
  “妈,我也是个女人,我也害怕。”席在恩说。
  “你怕什么,会有人偷了你去?偷了去倒好了,家里还少个吃饭的。可惜这会儿白送都没人要,自己家里都吃不上饭,谁会再去捡个吃饭的回去?”
  “可是我心里还是挺害怕。”
  “怕什么怕?你是家里的老大,你不出来叫哪个出来?以后家里还指望着你有出息呢。将来你不做官,也得嫁个做官的。你就那么点胆量,将来会有什么出息?”
  席在恩默默的不说话,有些事情她还不明白,她心里感觉田秀芬说的话还是有问题,可不知道问题在哪里,她太小了,还有太多的事不懂。
  冬天很快就来了。
  “席在恩,我告诉过你不能吃大葱!吃了大葱会有口气的,见了人不好说话!”席东水吃饭的时候又在训斥她。席在恩看了看另外三个,那三个正起劲的嚼着那粗大的甜丝丝的大葱。她没问为什么,就把手里的大葱放下了。
  田秀芬递给她一碗玉米粥,席在恩推开了:“妈,我不喝。”
  “喝点吧,喝点肚子里暖和。”奶奶劝她。
  “奶奶,我不喜欢喝,喝到到肚子里很难受。”席在恩说。
  “席在恩,你怎么就这么点出息啊——连个玉米粥都不能喝!人家尼克松就喜欢喝玉米粥!”席东水的嗓门从来都跟在十里地外喊话似的。
  “我又不是尼克松,我不喝!”
  “你——,”席东水一拍桌子,厉声说,“你就不会长点志气?一个人打小就这么没志气,长大了怎么会成大事?”
  “我就不想做什么大事。”席在恩委屈的说。
  “你,你……”席东水气得说不出话来,“我怎么就养了你这么个没志气的东西?”
  奶奶就赶紧劝席在恩:“在恩啊,你还是喝了吧,玉米粥喝在肚子里会暖和些。你瞧,外面都下雪了,天冷了,喝点吧,就喝这一碗。”
  席在恩的眼泪在肚子里打了个转,硬着头皮喝了下去。席东水满意的喝了一大碗:“这还差不多,毛主席想当年……”席东水正要讲毛泽东想当年的故事。席在恩丢下碗筷就跑了出去。她打小就听“毛主席想当年……”这句话,已经不下几千遍了。
  雪厚厚的下着,雪花像精灵一样的翻舞着,席在恩欢快的跑在雪地里,穿着一双厚厚的棉鞋,在地上慢慢的擦出一道雪痕来。
  “席在恩,把脚抬起来走路,要走出点气势来!抬起头来!不要擦着地走!要昂首挺胸!像什么样子?”席东水看到了席在恩,打开门喊了起来。
  席在恩停下了,回头看了看父亲,又低头看了看身后那条浅浅的雪痕,雪又铺上了一层,很美,很美。
  “叫你抬起头来,听到了没有?”席东水大声的喊叫着。
  席在恩转身跑回屋子里,一个人拿了本书看。雪继续下着,地上、墙上、屋顶上、树梢上,全是雪,好一片银妆世界。席在恩从窗户上看过去,心里一阵激动,她抬了抬脚,想要出去,将自己扑到在这琼楼玉宇一样的世界里。她刚打开门,听到席东水说话的声音,就叹了口气,继续埋头看起书来了。
  年关来临的时候,席在恩一家不停的忙碌着。虽然穷,但一年之中,也只有这么一个上好的日子,是要把所有的家底翻出来的。席东水和田秀芬都是勤劳的人,每天天不亮就起床,直到月亮高高挂起,才拖着疲惫的影子回到家里。席在恩四个姐弟也没有闲着,跟在后面当小工,日子终于一天天的好起来了。
  席在恩还记得更小的时候,她也是一个馋嘴的小孩,她和所有的孩子一样,贪婪的注意着家里每一样吃的东西。有一年,她只有六七岁的时候,家里从队上分到了一小篮子花生,田秀芬把篮子吊在房顶上。因为那是家里一年的油。可以用来炒菜、拌咸菜疙瘩。席在恩没事的时候总在拿眼睛瞅着那个小篮子。终于有一天,家里人都出去了,只有她一个人在家。席在恩用大凳子加小板凳,成功的拿到了篮子里的花生,装进了自己的口袋。
  当她吃光口袋里的花生时,席东水回来了。他顺手拿起一根棍子就扔向席在恩,幸好席在恩跑得快,她一口气跑到了村子里的大队部,正在闲聊的人们拦住了后面紧紧追过来的席东水。席东水就没有再打她,把她带回了家。
  席在恩回到家的时候,发现田秀芬已经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了:“这可叫我怎么活啊?这一年可怎么办啊?”母亲红肿而绝望的眼神打败了席在恩,她从此再也没有偷吃过家里的东西,并且再从也没有主动要过吃的东西。
  席在恩在棍棒下逃跑了,却被眼泪打败了。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797660/685485926.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