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左镜悦读】 > 第2期 > 【完美主妇】第九章

【完美主妇】第九章

[更新时间]2011-11-12 14:31:06 [字数]3232[作者]迪浩染


 “不,我只是随口说说。”赵玉婷急忙说,“你不要那么激动。我只是想说,万一,万一那样,你会怎么样。”
  “哦,”陈梦露松了一口气,“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真看到了呢。我对张勋其实蛮放心的,我对我们的爱情很相信。张勋也不是个有什么大理想、大抱负的人。不会因为想当老板而风光自己的。”
  “对,对。”赵玉婷急忙随和她,“他的确是那样的人。不过,你从来不跟他那个圈子里的太太们接触,这对他的工作也不太好啊。”
  “那点小事,他自己能应付。我相信我们家张勋的实力。他不光是靠嘴皮吃饭的。”陈梦露得意的说。
  “是,是。”赵玉婷点头说。
  “你为什么要跟她讲这些事呢?”张勋从赵玉婷身上下来,喘息未定,赵玉婷就把今天的事情讲给张勋听了。
  “她对你很放心。”赵玉婷披上一件睡衣。
  “她喜欢做家庭主妇。”张勋叹了口气,“她总说上大学只是为了嫁个好男人。她对职场啊,官场什么的毫不感兴趣。现在,能引起她兴趣的,除了弘文,就是网络了。也真是怪了,之前在学校的时候,她还投中过几个小豆腐块,拿到稿费。毕业之后写的那样东西,编辑们总是看不入眼,一连两个月,她又没得稿费了。”
  “像梦露这样生活简单的女人很好啊。”赵玉婷从后面抱住张勋,“能嫁给你这样的好老公,给她提供条件,让她过上她想过的生活。这已经是女人最幸福的事了。”
  “我也做了对不住她的事了。”张勋松开赵玉婷的手,“没想到会在那样的场合下再见到你。那天只能怪我喝多了酒。”
  “不是酒喝多了。”赵玉婷转到他前面,在他胸口拍了一下,“是这里想要的多了。梦露不能跟你同步走,你自己已经承受不住了。”
  “我不希望梦露会知道我们之间的事。”张勋看着赵玉婷,“她会受不了了。像她那样的人,没有工作、没有收入,一心一意只依靠一个男人生活,万一知道男人背叛了她,她会活不成的。”
  “恩,好啊,”赵玉婷听了,冷冷的说,“我就很坚强,我也不是靠一个男人生活,是吧?离开这个男人,照样会有别的男人。所以我不会死。”
  “我不是跟你开玩笑!”张勋严厉的说。
  “我知道,我也没跟你开玩笑!”赵玉婷抓起张勋的裤子丢在他的头上,“以为你跟别的男人不同,其实是一样的货色!上了我的床就不把我当人看!”
  “是你自己不把自己当人看。”张勋说,“上次老董想娶你,你不是不肯吗?”
  “那么老的一个男人!还他妈的阳萎!带着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你叫我跟他过?你杀了我算了!”
  “你都三十好几的人了。”张勋摸了摸她的脸,“你看,都老了,不找个男人好好过日子,难道就这样一辈子?”
  “我喜欢!你不用替我来操心!你说这话什么意思?现在想分手了吗?”
  “谁说分手了?”张勋穿上裤子,“下次见到老董叫他把那单生意给我。”
  “行啊。”赵玉婷转到张勋面前,摸着他的脸,“老董说了,只要我跟了他,说什么都成。要不我跟他上床?”
  “随便你。”张勋恼火的推开她的手。
  “要是梦露你也会这样说吗?”赵玉婷火大了,她实在不明白那个傻呆呆的陈梦露,一个家庭主妇,一个没心没肺的女人,究竟为什么处处比自己强?
  “你会让她去跟别的男人上床吗?”
  “啪。”张勋结结实实的打了赵玉婷一巴掌,“我从来没打过女人,这是第一次,我希望也是最后一次,在我面前不要提梦露!”
  “恩,好好!陈梦露是圣洁的!是冰清玉洁的圣女!是你心目中最神圣不可侵犯的女神!你是这样认为的!”
  “不是我这样认为!她本身就是这样的人。”张勋冷冷的说。
  “是啊,你心目中的女神,总是带着孩子去跟别的男人约会!”
  “啪!”赵玉婷脸上重重的挨了一掌,“我警告过你!不许你再提到梦露!”
  “不信我可以啊。”赵玉婷恨恨的看着张勋,很想撕破他那张帅气的脸,凭什么像陈梦露那样的女人,就能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每次看到陈梦露那副没心没肝的样子,就特别来气。
  张勋甩门走了。
  “妈的!当我是什么?上完床就走?”赵玉婷气急败坏的随手抓起什么就丢。丢够了,一个人坐在床上。
  “是,我也是三十好几的人了,为什么就不能遇到个像模像样的男人一起生活呢?凭什么老是在男子的肚皮下混呢?奶奶的,那些像个人样的男人都死哪去了?这么多年就碰不上一个?碰上一个就是有妇之夫!真他妈的见鬼!”
  想起张勋能被自己勾到,赵玉婷很意外。虽然妒忌陈梦露,但也从来没有想到会把张勋拉到自己的床上来。
  张勋总是那么一板正经的模样,很少跟女人面前笑。
  赵玉婷有时去找陈梦露,他也总是客气的打声招呼,就自顾自的忙碌去了,基本不会再过问一句。上次意外的在那场宴会上遇到张勋,整个宴会场上,都是成双成对,只有张勋一个人孤单的出现。
  “怎么,一个人吗?”赵玉婷打扮的十分妖治,或许是习惯了自己的身份,赵玉婷潜意识中,已经把自己当成了所谓的小三小四。
  张勋乜着眼睛看了看赵玉婷坦裸出来的双肩,和唤之欲出的双乳:“你,你是哪位啊?”
  “我你都不认识了?”赵玉婷哧哧笑着,“是你老婆陈梦露的朋友啊。”
  “哦,朋,朋友。”张勋不记得陈梦露会有这样的朋友,他摆了摆手,“我家梦露没你这样的朋友。”
  “瞧不起我吗?”赵玉婷听了,恨恨的瞪了张勋一眼,转身离开了。
  “梦露不会有这样的朋友,真的。”张勋抓过一个服务生,指着赵玉婷的背影说,“那种女人,怎么能做我家梦露的朋友呢?我家梦露,是最单纯的好姑娘!”
  服务生捂着嘴走开了。
  赵玉婷听了,暗暗的恨着张勋。
  张勋的心情并不好。尽管在他的心目中,陈梦露是个单纯简单的好老婆,然而,她过于的单纯和简单了,她对任何场合都不太感兴趣,在她的心目中,只有小弘文的前途和她的作家梦想,不喜欢出席这样热闹而庸俗的场合,在她来说,这完全是无聊人的游戏。
  可是,更多的人在玩这无聊的游戏。
  这是成人世界的潜规则。
  很多的事情就在这看似无聊中,潜藏着暗潮汹涌。那些男人们之间不好明言直白的说出来的东西,都在各自的女人们一场场风花雪月中滚动着。
  当然,女人们有女人们的原则。那就是正室的绝不会跟另外一个男人的小三小四成为朋友。正室们固守着正室们的骄傲,小三小四们则自豪着她们的自豪。
  陈梦露却既无正室们的骄傲,也无小三小四们的自豪。她认为,只有自己的梦想能够实现,那才是她真正的骄傲和自豪。她不能够成为一个职场女强人,因为她不喜欢那样的生活,更因为,她希望自己能够随时出现在小弘文需要她的地方。
  “妈妈!”小弘文常常会突然间大叫,“驮驮!”
  陈梦露就会放下手中的活,背起小弘文一起在家里转圈:“一圈,两圈,三圈……”
  “你其实就是弘文的保姆。”张勋曾经这样说她。
  “是,”陈梦露说,“只有母亲才是孩子最好的保姆。”
  保姆的角色剥夺了张勋老婆的角色。
  “你喝多了。”赵玉婷夺过张勋的酒杯一干二尽。最近她刚刚搭上一个姓董的有钱人,谁知那家伙是个阳萎,那玩意儿根本举不起来,经常三分钟两分钟就歇菜了。
  钱很重要,享受也很重要。
  当赵玉婷放弃了结婚的打算,准备周游于各色男人之间的时间,就确立了这样的想法。当她拼尽全力想找个好男人结婚的时候,发现一个规律性的现象:想真心实意娶她的,都是想穷鬼。而她一心一意想嫁的,都是已婚男士。
  赵玉婷来不及感叹命运对她的公与不公。总得抓住点儿什么,这是赵玉婷最后给自己下的定论。当她从镜中看到自己开始逐渐苍老的容颜时,她明白自己的人生注定了如此。
  或许是她的运气总是那样不济,那些有钱人很快就会厌倦了她。
  为什么当个小三小四都会这样糟糕?赵玉婷痛定思痛,终于明白了自己的短处:她已经在心里把自己当成了人可尽夫的妓女,她脸上写着就是“你们都来上吧”那样的神色。
  明白了,男人喜欢良家妇女里的荡妇,却喜欢风尘女子里的良家妇女。
  赵玉婷把自己所有的衣服、化妆品统统扔掉,从陈梦露那里借了一点钱,开始把自己打扮成良家妇女。
  “要进货吗?”陈梦露当时随口这样问了一句。
  “是,要进货。”赵玉婷牙齿咬的崩崩响。她对自己说:的确是要进货。只不过,这货色不同。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797660/556802874.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