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左镜悦读】 > 第2期 > 第一章 一个十岁的女孩(2)

第一章 一个十岁的女孩(2)

[更新时间]2011-11-12 15:13:50 [字数]2129[作者]迪浩染
  中午。太阳火辣辣的热。河水仿佛煮沸了一样,却依然清澈见底,可以看得见水下那些墨绿的水草随着水流飘来飘去。
  席在恩和席领弟回家吃午饭的时候,发现了四把小小的镰刀。
  “在恩,明天我要和你爹去地里割麦子,你们也去。”田秀芬吃完饭,指着那四把小小的镰刀,对席在恩姐弟四个说。“喏,那是给你们刚买的。你们用着正合适,割一捆两毛钱。”那三个就兴奋起来,开始计划明天能够赚多少钱。
  “知道了。”席在恩吃过饭就走开了。走的时候,“哐当”一声,门响了。
  “关门的时候要小心点!”席东水在后面高声说,“没一点出息,连关个门都不会!真是个窝囊废!”
  席在恩听到了,没有回头,她不知道有出息的人是怎样关门的。
  第二天,席东水一家人在田地里割小麦。临近中午的时候,席东水用拖拉机拉了一车小麦回家去,田秀芬和其他三个孩子也都上了拖拉机,要回去吃过午饭再来。
  席在恩正要往车上爬,被田秀芬拦住了:“在恩,你中午在这里看着小麦,不要让人偷了去。午饭等我们歇了晌给你捎过来。”
  田秀芬指了指地里已经割下的小麦,一捆一捆的堆在地里,拖拉机一下拉不完。“你可要小心点。不要睡过去!”拖拉机“突突突……”的走了,田秀芬坐在机头上,没忘了嘱咐席在恩一声。
  骄阳似火,田野里几乎没有人。人们都回家吃饭去了,通常都要在家里休息一会,下午才来。偶尔几个男人骑着自行车路过这里,看到席在恩一个人呆呆的坐在地头上,瞅了两眼,走了。
  席在恩肚子“咕咕”的叫了起来,她到地里搓了几把麦粒吃掉,坐在田间地头上的一棵树下,不知不觉的就睡了过去。她常常就这样,不能控制自己的睡眠,会在无法预料中沉睡过去。醒过来以后,分不清是白天还是黑夜。
  空旷的田野里,一个十岁的小女孩就睡在一棵树下,大地一片宁静。这个只有十岁的小女孩在沉睡中,守护着一家人辛苦的劳动成果。一只鸟儿轻轻的飞过,低低的啁鸣着:“为什么没有人在守护着这个小女孩呢,为什么把她一个人孤零零的丢在这里?”
  七八月份的夜晚,一片浓密的葡萄园里,风刮动着枝叶,像一片鬼影在夜色中抖动。这是席在恩家的果园。果园里一排排的葡萄架,在深夜里,没有让人感觉到一点的美,这与白日那满架的红的、紫的、绿的那一串串诱人的葡萄的情景完全不一样。这片果园是正十村的墓地,死去的人大多数就埋在这里。葡萄架在风去摇摆着,仿佛鬼魅在起舞。
  席在恩半夜里忽然醒了过来,看到只有自己一个人在这里,父母早已不在这儿了。她惊慌的从果园的小亭上跳下来,迷迷糊糊的往家里走。她总觉得身后有个东西在跟着自己,她走一步,那东西就跟着走一步。她想快走,又不敢快,怕那东西会捉住自己。正一个人慌慌的走着,前面有两个人拦住了她:“在恩,去哪里?”
  席在恩吓了一跳,看清楚是父亲和母亲回来了,就哭了起来:“我要回家睡觉,我要回家睡觉,我害怕。”
  席东水拎着她,把她拎回了果园:“你在这儿好好看着果园,我和你妈要早点去卖葡萄,去晚了占不到好地方。葡萄让人偷了去,你们四个就不用上学了,知道吗?”
  席东水把她丢到小亭的木板上,塞进被子里去,没看到席在恩浑身发抖。他和田秀芬装了满满两大筐的葡萄,两个人一人推着一辆自行车,顶着头上的星星月亮走了。
  席在恩叹了一口气,躲进被子里,她发誓,不要说有人来偷葡萄,哪怕是把果园全搬走了,她也不会把脑袋伸出来的。
  风依然在吹着,葡萄架依然在响着,席在恩觉得,那说不清楚是什么的东西依然站在她的面前,不肯离去。一个十岁的小小的女孩,一个人深夜里倦缩在身处墓地的果园里,瑟瑟发抖,这会儿,她倒完全不能睡去了,只是不停的颤抖着。
  第二天早晨,五六点钟的时候,太阳终于升起了。大地在一瞬间闪亮起来,风静了,葡萄架停止了摇摆,鬼魅一样的东西消失了,席在恩一下子不能支持,睡了过去,直到午饭的时候,奶奶给送过饭来,她才醒了。
  一群金黄色的小鸟绕在小亭上欢快的歌唱着。阳光下的葡萄,泛出耀眼的亮色。
  “大姐,我要吃那串绿的。”老二席招弟说。
  “不,我要吃红的。红的好吃。”老三席领弟说。
  “紫的没了,全让妈卖了!”老四席世群急的哭了起来。
  席在恩看着他们,在自己的心里说:“如果我可以在家里睡觉,不用呆在这儿,我宁可一粒葡萄也不吃。”
  秋天来了,席在恩一家人忙着收了玉米、花生,堆在村外的场园里。
  田秀芬给她们分好堆,辫一串玉米一毛五,摘一筐花生两毛钱。席在恩姐弟四个人就努力的干了起来。一天下来,席在恩姐弟四个人各自赚了几块钱。田秀芬果然不失信,每个人都分到了应该得到的钱。
  吃晚饭的时候,田秀芬对那几个还没捂热自己钱袋的三姐弟说:“好了,把钱先给我,我先替你们收着,给你们攒着,以后等你们用的时候再拿出来。”
  “为什么大姐的不收?”有人就抗议。田秀芬没做任何解释。时间久了,就不需要再解释了。
  那三个会不时的对席在恩说:“大姐,听说糖葫芦可好吃了。”于是她们就会从席在恩手里各自得到一串糖葫芦。
  “大姐,人家都说那长的玉米花比爆出来的好吃。”于在人人手里就有了那长长的玉米花。
  席在恩劳动所赚的钱,就成了那三个姐弟的零花钱。多年以后,席在恩一直都是这样想,这样做的。她的,就是她们三个的,而她们三个的,却是各人自己的。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797660/480131734.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