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左镜悦读】 > 第2期 > 第一章 一个十岁的女孩(1)

第一章 一个十岁的女孩(1)

[更新时间]2011-11-12 15:13:14 [字数]2007[作者]迪浩染
 
  二十年前,琴岛市平源县,有一个叫正十村的一个小村落。
  十里八乡的村落,房子都几乎都是“错落有致”的。也就是说,有时候你家的后墙会成为我家的围墙,或是我家的门口会成为你家的下水道。很难有一条像样的东西、南北小道。一个陌生的人进去了,通常得有出迷宫的本事,才能自己走出来,这是二十世纪初期的农村房屋的创作。
  正十村不一样,席东水任正十村支部书记的时候,将席家村的二百多户人家,重新规划,所有房子整齐划一、齐齐整整,南北相通,东西直达。无论站在那条街口,总是一目了然。如果眼力足够用的话,站在村东席在恩家,可以看到村西席洪发家今天门口上挂了一块红布,他的婆娘刚给他生了个白胖小子。
  夏日里,十岁的席在恩,常常喜欢和妹妹们在村子的娘娘河玩水。娘娘河从正十村西北角的西凤山沽沽的流出来,蜿蜒百十里,绕过十几个村落,清澈见底。河岸上杨柳依依,低低垂在河水中。风轻拂的吹过来,吹到人的脸上,柔柔的。
  这是一个周末,席在恩和三妹席领弟两个在娘娘河边泡着脚,河滩上有一些细沙。席在恩把一只脚埋在水里的沙子里,用另外一只脚不停的搓来搓去,很是惬意。这双脚的脚底弯弯的,如一张上好的弓,挂上箭就可以飞射而去。河水细细的流着。不远处,村里的几个娘们正坐在那里,拉着闲呱,用木槌棰打着衣服。
  “突突突……突突突……”西边的大路上来了两辆拖拉机,车头上挂着大红花。原来是村里的席永亮今天娶媳妇,后面的一辆拖拉机上,大概是席永亮媳妇的家人,坐了七八个。远远的还看得见车里有几床新被子,披红挂绿的,分外鲜艳。
  “大姐,去他家要糖吃吧?”席领弟想穿鞋子。
  “不去。”席在恩照样搓着脚,不过是搓另一只了。席在恩虽然只是个十岁的小孩子,却早已习惯了不去凑热闹。
  这几天,席在恩一直计划着跟妈妈田秀芬提出来,自己睡在当仓库的两间西屋里。那里堆满了杂物,夜里老鼠“吱吱”叫个没完。有一次,爹席东水放了一些耗子药,早上起了床,捡了一竹篮子。可是她还是想睡那里,这些日子,她常常觉得自己已经长大了,需要一些独立的空间来想事情。她知道家里没床,这没关系,她已经找到了两条长凳,两块门板,搭个床很容易。她从小一直睡在奶奶的火炕上,二妹席招弟和三妹席领弟和老四席世群睡在妈妈的火炕上。奶奶待她们四个很好,姑姑们拿回家来的钱,她舍不得花,替她们交了学费。拿回吃的东西,自己也不舍得吃一口,只是笑着看着那四个如狼似虎的把它们吞噬掉。
  席在恩已经习惯了奶奶给她讲故事才能睡觉。
  奶奶不识字,可是能记住所有别人讲过的故事。尤其是有讲书的先生,她必去听一听,晚上回来就可以一字不差的讲给别人听了,可惜家里没人爱听。席在恩是喜欢的。她爱听《三侠五义》里仗剑行天下的英雄好汉,爱听《三国演义》里的关公,也爱听《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她知道伍子胥怎样一夜之间白了发,她也知道白毛女怎样拿一根红头绳来扎小辫……在她还不满十岁的时候,她已经知道了奶奶所知道的故事,她已经可以讲给别人听了。只是她不是个爱讲话的人,所以她并没有讲给别人听,只是自己一个人慢慢的去想。她即使到亲戚朋友家里去串亲戚,也往往从人家家的旮沓缝里搜出一两本旧的,已经几乎烂掉的书来,一个人无声无息的坐在那里看着。
  小孩子往往在亲戚家里更能得到一些好吃点的东西。那个年代,家家户户也只有在过年走亲戚的时候,才会有一些好吃的点心分给小孩子们吃,平常是难得一见的。所以小孩子们往往一进门就先盯住那些吃的东西。
  席在恩对于吃的东西,并不是很在意。虽然那个年代,吃不但对于孩子,甚至对于大人都是具有相当大的诱惑的。但席在恩只愿意一个人安安静静的看书。如果有书看,除非有人给她把东西送过来,她是极少自己去拿的。
  席在恩想搬到杂物间睡,只是不想让人打扰,自己安安静静的看书、想事情。她不是一个完全安静的女孩子。她只是在安静的时候太安静,野的时候又太野,是个有点让人捉摸不透的孩子。她有时候会安静的一个人呆在一个地方,一声也不出,不论别人笑也好,哭也好,生气也罢,总之,对于她来说,不会对她发生任何的影响。不过她要是野起来,一般同龄的男孩子也抵不过她。她曾经在七八岁的时候,一个人无缘无故的爬到房顶上。据说是想知道轻功是怎样练成的。
  “大姐,如果你长大了,想嫁个什么人呢?”七岁的席领弟看样子已经不再想那些糖果了,席在恩的话对于她来说,就是一种非执行不可的命令。她正起劲的拽着一根柳枝,大概想编一个柳圈吧。
  “当兵的。”席在恩没有丝毫的迟疑。
  “我想嫁个警察,警察多威风啊。大姐,你为什么想嫁给当兵呢?”
  “当兵的离婚麻烦。”席在恩想了半天说。
  “哦!我知道了——”席领弟好像已经明白了的样子,“你想一辈子不离婚啊,那万一人家不要你了怎么办?”席领弟的柳圈已经有点样子了。
  席在恩笑了:“你个小丫头片子!”她抬脚踢了一些水花溅到席领弟身上。
  席领弟叫了起来:“你弄湿我的裙子了。”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797660/457761411.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