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左镜悦读】 > 第2期 > 第四章 喜来会

第四章 喜来会

[更新时间]2011-11-12 14:34:25 [字数]4071[作者]迪浩染
 
 ----------------------------------------------------

    “肥妞,起床了!”肥妞妈用力的拍了一下肥妞。
  “妈,你杀人啊?”肥妞嗖的坐了起来。
  “快点起了!”肥妞妈一边眨眼,一边压低声音说,“宝刚他爸妈来了!”
  “啊?”肥妞惊讶的跳了起来,匆匆的穿上衣服,一面不忘了咒骂赵宝刚,“这该死的,怎么不事先跟我说一下?看我下次见到他,还不给他扒了皮去!”
  “宝妹啊,在跟谁发脾气啊?”一位乡下老太太走了进来,“是谁惹着我们家宝妹这么大的脾气啊?”
  “奶奶!你怎么来了?”宝妹衣服还没穿好,吃惊的看到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太太,迈着小碎步,流星般的进了屋。
  “快坐,快坐!哎呀,奶奶,看您这身材,还这么结实!”肥妞一边嘴上恭维着赵宝刚的奶奶,一边小心的看着外面。
  外面果然坐着赵宝刚的父母,正在客厅里跟肥妞爸妈聊着。四个大人看样子聊的挺起劲。
  “来,快给奶奶看看,宝妹有没有瘦了?”赵奶奶拉过肥妞的手,上上下下的看,笑得脸上的皱纹如菊花一般灿烂,“不错,不错,没把我们家宝妹饿坏了。看看,奶奶这里有什么?”赵奶奶故弄玄虚的拍了拍自己的小兜兜,“猜猜看。”
  肥妞扑上去就要去抢,赵奶奶一把拖到后面去藏了起来:“不行,猜对了才准吃。”
  “奶奶!”肥妞撒娇。
  “那也不成,一定要猜准了才能吃!”老太太顽固的很。
  肥妞撅着嘴:“不猜,不吃了!”转身佯装要出去。
  “给你了,给你了,你这孩子,真是懒得出奇??每次都这样,就是一块煎饼总也不去猜!这孩子!”赵奶奶把小包打开了,果然是一摞自家烙得小煎饼。
  “奶奶真好!”肥妞扯了一块塞进嘴里,还没咽下去,就亲了老太太一口,弄得老太太一脸的碎渣。
  “你这孩子!”赵奶奶用力打了她一下,“这么大个人了,还是这样!”
  “啊,奶奶,你们怎么想到来上海呢?”肥妞咽了一块饼下去,突然问道。
  “哦,不欢迎啊?”赵奶奶嗔怪的说,“这不给你送喜事来了。”
  “什么喜事啊?”肥妞惘然的问。
  “你怎么还是那样傻呢?”赵奶奶故意生气的说,“不就是你和宝刚的事了?”一句话把个宝妹噎的不轻,直在那里打嗝。
  客厅里,肥妞妈热情的走来走去,又是拿水果,又是倒茶水:“哎呀,大哥大嫂怎么有空来了?提前也不说一声,叫她爸去接一下嘛。”
  “宝妹他妈,你别忙活了,快坐下来说说话!”王秀菊说。
  “就好,就好!快吃个苹果解解渴!”肥妞妈把削好的苹果递了过去。
  “大哥,你抽烟!”肥妞妈又把烟递给赵金泉。
  “别客气了,都是自家人!”憨厚的赵金泉说。
  “自家人,自家人。”听到这句话,肥妞妈脸开金花,灿烂无比。
  “我们家宝刚他三姑的儿子结婚,我们这是来贺喜的。顺便也过来看看,看看……”赵金泉不好意思的看了老婆一眼。
  “哎呀,有什么害臊的?”王秀菊快人快语,“当家的家里姐妹几个,儿女都成了亲,老赵家现如今只剩下俺们家宝刚这娃儿了。我们这趟来,是想顺便问问,咱宝刚和宝妹的事,什么时候也办了,咱这两下里也就都不用操心了!”
  “嗯,是,是。”赵金泉连连点头。
  “这事啊。”肥妞爸思虑了一下,盘算了盘算,“孩子们刚刚才毕业,连个住处也没有……”
  “亲家别担心!我和老赵已经合计过了!”王秀菊喝了一口茶,眉头弹了弹,“这水到底不如老家里的山泉水甜。”然后,她接着话题说,“这个事情,我们也计较了半年了。在上海这个地方,买个差不多的房子,也得个100来万,稍微偏远一些的,连着装修,也得有个七八十万才行。要我们一下子拿出那么多来,实在是行不通。我和老赵这几年积攒了20万,是前些年种辣椒和生姜攒下的,再借上个10几万,把预付款拿了,剩下的,再想办法慢慢的还掉。”
  王秀菊长叹了一口气:“这样算来,我们这把老骨头,还得再辛苦个十几二十年,不过,想想也就值了!不就是为个后代嘛?只要他们过得安稳,再苦再累也值了!”
  “就是,就是。”赵金泉点头称是。
  “这怎么能行呢?”肥妞爸说,“孩子们结婚,不能光靠你们出。虽然我们在上海买了一套小房子,也花了几个钱,到底是前几年买上的,还算便宜,眼下这饥荒早就还上了,手上虽然没有多,几十万还是有的……”
  “啊呦!”肥妞妈尖叫了一声。
  “怎么了?”众人慌忙去看。
  “没什么,没什么,一点点小事,刚才手里没拿稳,差点烫了。”肥妞妈口里说没什么,脸上却十分别扭,“唉,到底是上了年纪了,身子骨不听使唤了??前几年起早贪黑的,落下了一身的毛病,不定什么时候犯了,不晓得要花多少钱呢?如今这医药费贵的吓死人!你是不知道啊,宝刚他妈,上个月,我一颗牙齿修了修,就花了我足足七八百块钱呢??哪比得上老家里,顶多百儿八十的也就够了。”
  “咳咳!”肥妞爸听了这话,脸红脖子粗,“钱花了还能挣嘛,我们才四十几岁,能干上十几二十年的。”
  王秀菊心里暗骂:“老杨家的到了上海,人更学得精透了。要不是我儿子喜欢你们家的宝妹,打死我也不跟你作亲家!”嘴上却说:“不碍事的。这个钱,我们还算出得起。究竟是为了我们老赵家的,到底是要我们买下这个房子的。”
  “还是亲家母有计较,不跟我们一般小市民计较!快吃些水果,我昨个儿刚从超市里买的,死贵的东西!”肥妞妈不待肥妞爸张嘴,立刻拦住了话头。
  赵奶奶这时和肥妞走了出来。
  “差几个钱?”老太太问。
  “妈,不差几个钱。这个事情我和老赵就行了。”王秀菊急忙站起来,扶老太太坐下。
  “哈,别以为我没有。他姑这几年给我的钱,我还攒了呢。多了没有,这三万两万还有的。”老太太拉肥妞坐下,一副不容置疑的面孔,对肥妞妈说,“房子的钱我们老赵家出,至于房子里该买什么,这个不要我说,你们两口子看着办。孩子们喜欢什么,就尽力量的买。这一辈子的头等大事??他们小两口能凑合,我那孙子可是万万不能的!”
  转头又对王秀菊说:“媳妇,你合计合计,要是还差钱,给我个数,我叫他仨姑姑每个凑几万来??我老太太就这一个孙子还没结婚,不能太潦草!”
  “妈,晓得了,您就别操心了??他姑这些年已经帮了不少忙了,要不是开初人家的钱做本,我们家也没今天这样的日子呢。”王秀菊说。
  “那倒是!”听到这话,老太太脸上立刻显得十分的骄傲。“那仨姑爷倒也是说得过去!”
  “哎呀呀,婶啊,您说这话可就不中听了??您那仨女婿能单单叫‘说得过去’?那可真叫个千里找不着的好女婿,不晓得老太太哪辈子修来的福气呢!”肥妞妈恭维说,“天底下也找不着您这么有福气的老太太了!”
  赵奶奶脸上挂上幸福的笑容,似乎要洋溢到全世界去,却不再说话,轻轻的抿了一口茶,“水虽然不咋得,茶却是好茶。”
  “你们这说什么呢?”肥妞听到“孙子”的话,脸顿时红了起来。
  “哈哈,这丫头晓得脸红了!”赵奶奶乐了,捏了捏她的脸,“看你这皮厚的,打小不怕羞,这会儿倒会脸红了!没见着,没见着!”
  “不跟你们说了!”肥妞转身进了屋,心里头不知是高兴,还是真的害羞了,扑腾一下跳进床里,拉过一床被子盖上,打开电视,胡乱的调换着频道。
  “宝妹,声音小点!”肥妞妈高声喊,“都听不见人说话了。
  “晓得了!”肥妞叫了一声,把电视声音减小,却不知道该看哪个频道,调到一个电视剧频道,刚好看到一个女孩子推了男孩子一把,男孩子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却还是站住了,他拉过那女孩,搂在怀里,狠狠的亲了一口,然后两只胳膊舒展开来,仰天大叫:“天恩,我爱你!直到永远!”
  行人纷纷侧目。那个叫做天恩的女孩子却是泪流满面:“哥哥,你真的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会这样爱我吗?”男孩子赌咒一般:“不管天荒地老,生老病死,金永熙只爱崔天恩一个人!”
  “肉麻!”肥妞咒骂着,调了一个频道,“哪里去找这样傻的男人去?”
  “什么鬼东西!”肥妞换了一个频道,看了才不到三分钟,就气得把摇控器丢了出去??电视里,床上一男一女,正在哼哼叽叽的作剧烈运动。女主角故意做作的呻吟声,不像是云里雾里的相爱活动,倒活像是上了架的猪的垂死挣扎声??麻木而残忍。
  “什么年代!”肥妞不满的说,“上初中的时候还三八分界线,现在啥玩意都就敢摆出来!”
  “别扔坏了!”肥妞妈心疼的捡起摇控器来,还给肥妞,“你这孩子一天到晚就知道花钱,不晓得挣一毛钱的辛苦!”
  “好了!”肥妞不耐烦的说,“不是马上要把我嫁出去了,不用再花你的钱了!”
  “你这孩子!”肥妞妈心虚的往外看了看,“人还没走呢,叫那么大声干什么?”
  王秀菊和他们和肥妞爸谈妥了订婚的日子和一些具体的安排,三个人告辞走了出来。
  “怎么?不在这里住几天?”肥妞妈赶了出来。
  “不了,家里的事情还挂着呢。等秋天收好了庄稼,我们就再来,到时候订亲结婚连着办,也就没心事了!”赵奶奶乐和和的说。
  坐上了动车组,王秀菊才说:“真是的,要是单看宝妹她妈,我怎么也不同意这门亲事!”
“那可不行!”赵奶奶紧张的说,“我打小就看好了宝妹这孩子,她天生的一副旺夫命!再说,她那臀大,一准生儿子!眼下政府里管着,不让多生,顶多也就是俩,这万一生不上孙子,我们赵家可就断了后了!”赵奶奶一提这事就来气,几个孙子,个个不争气,全生的女娃,这倒没什么,可以再生嘛,总生得个儿子出来,倒好,一齐说:“奶奶,行了啊,生个孩子多累啊,一个就好??男孩女孩不一样都是您的小重孙吗?”
生个孩子能有多累,赵奶奶愤愤的想:想当年,我和老赵,一口气生下了十三个娃!有的,还烧着饭就生下来了,还有的,在地里干活的时候生的,生下了,收拾好,往旁边一丢,不照样下地干活,能有多累?现在的人,都是些什么人?个个娇贵的赶得上皇太后了!
  “妈,这什么年代了。”赵金泉说。
  “是啊,照这样过下去,哪家还有个后,不定哪一代就会断了根。”王秀菊说。
  “不管哪代里断了根,我这代里是断断不行的!”老太太生了气,“我现在就剩下宝刚这一个孙子还没成人,万万不能在我手上断了根!”
  老太太斩钉截铁的说,嗓门儿不自觉得就提了上去,引得车上的人窃窃私语。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797660/350157999.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