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左镜悦读】 > 第2期 > 桃花缘

桃花缘

[更新时间]2011-11-11 21:12:40 [字数]2430[作者]迪浩染

  白桦拿着一香盒仔细端详,香盒上浮雕着盛开的桃花,花枝饱满,枝繁叶茂。这一香盒是在十一街一间古董店淘来的。说起来白桦还真觉得奇怪,虽然她不是在这里长大,但是闭着眼也能在十一街安然四处走动,那为什么十一街有间这样的古董店她会不知道呢?

不过,用这么低的价钱来买这香盒,未免不是一件好买卖,毕竟,这也是一件古董。

白桦打开香盒,一阵香味扑鼻而来。想不到时间过了这么久,香盒的香味居然没有挥发掉!白桦深呼吸一口,不晓得是不是香味过于浓,白桦竟有昏眩的感觉,只觉头脑恍惚,眼前的景象逐渐模糊了……

梦中,夜幕下,一位女子抚着琵琶,低低吟唱:

“烟雨随风化桃花,花瓣飘落宫闱下。

期盼来生红尘时,你为烟雨我为花。“

哀哀的乐音萦绕着窗棂。

白桦醒来。她的耳边还萦绕着那哀哀的吟唱声,脸上有凉凉的感觉,白桦一摸,她竟然落了泪?

白桦手托着下颌,心里想着昨天的梦。她怎么会做这种梦呢?白桦拍头一叫,对了,那个香盒!她闻到香盒的香味才会昏睡过去的。白桦拿起那个香盒,难不成这香盒有什么故事吗?

白桦来到卖香盒的那间古董店。古董店的老板是一位年轻男子,叫顾子夫。白桦将原委一一道给顾子夫听,顾子夫意味深长地一笑,“我可以解决你的问题,不过……你要买下它。”

“买下它?我不是已经买了吗?”

“你买下的只是香盒,我要你买下的是——关于这个香盒的故事。”

“故事?这香盒还真有故事?!”白桦一惊,向顾子夫询问价钱,只见顾子夫拿出一张纸递给白桦,白桦一看,不由得惊呼:“怎么比香盒还贵这么多!”

顾子夫低头一笑,“不然你以为?”

白桦思量了一番,还是忍痛把钱递给顾子夫。

“好了,故事怎样?”

“既然你已经买下,我便不会反悔,回去吧,到时你就会知道。”

搞什么神秘啊?不是给了钱就说吗?

白桦端着香盒,心里还心痛买下这个香盒什么的故事的钱。白桦小心翼翼打开香盒,她还是顾虑上次发生的事。香盒一开,散发出来的香味没有上次那么浓,而是淡淡的清香味,白桦嗅了嗅,便连忙盖上香盒,怕它的香味就这样挥发掉。

白桦进入了梦乡,这次的画面已与上次的画面不同。

空中飘落着桃花,细细密密,楚楚艳艳。一位女子站在碧湖边,笑脸如花,浅笑嫣然。此时,风起,吹走了女子手中的丝帕,正要找寻,忽地,身后一双修长白皙的手握着丝帕递到女子的眼前。女子回头一望,男子倚在桃花中对女子微笑,衣袖上沾着三两朵桃花。一双含笑的桃花眼眯成两道弯弯的月牙儿。

就此一望,便缠绵了千年,就此一眼,便沦陷了三生。

男子在春光中对女子微笑,“你的丝帕。”

女子呆呆接过丝帕,上面还残留男子指间的温度,桃花瓣落入碧湖,搅乱一江春水。

男子将一朵桃花插在女子的发际间,柔然一笑,“姑娘,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邀请你与我一起游春呢?”

女子明眸浅笑,脸颊红晕,“嗯。”

湖上的风浩荡澄明,水波潋滟,游船点点,两岸青山脉脉,青黛含翠。

女子随男子乘油壁车畅游在云山淡水间。这春天的美景让人心旷神怡。

次日,女子正落身静坐在桃花树下,周遭鸟雀啁啾,素手按抹勾挑案前的古筝,冰指流韵,弦音似深山之水涓涓溢出,幽冷清绝,回旋袅袅。身后传来浑厚的声音:“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女子回眸,朝他一笑,“韩郎。”

 “红儿,我亦为你弹奏一曲,如何?”

“嗯。”

明月小楼,红儿与韩把盏吟风,听花开枝头。看鸟鸣山涧,吹满山云雾。

 他说,红儿,我要娶你为妻,锦衣玉食。

 他说,红儿,我不会让你吃苦。

 他说,红儿,……

红儿的眼角起雾了:“红儿本是一歌姬,怎敢望宠爱,只盼韩郎,回眸一顾,对我来说,胜及千言万语。”窗畔外探出的桃花正开得妖娆,红儿感到自己的无力,夹带弥散而来的一丝醉意,从心底深处漾开,清沁而苦涩。

 该去的,终究是要去的。

 原来韩是当朝丞相的大公子,老丞相听说自己的儿子整天跟着一歌姬,勃然大怒,急命韩回京。归期迫在眉睫。急促的脚声重重打着红儿的心,归期归期,何日是归期?

“昨晨忆汝,情也茫茫,泪也茫茫:今朝见汝,话也千千,语也千千。明日分离,何时才相见?思此,愁也迢迢,念也迢迢。”

 “红儿,等着我。”浑厚的声音带着一丝感伤,猝然一步步离去,再不回首。

  从此,门前寂寞了桃李芳菲。

  那一年,桃花盛开,她着手中的花瓣,浅声低吟。

  再一年,桃花依旧,她望穿秋水,为君消得人憔悴。

复一年,桃花不再,京城传来他大婚的消息。

这一天,有人为红儿带来韩的信物。红儿颤抖的手接过,是一个香盒。盒面浮雕着盛开的桃花,妖娆动人。红儿落下滴滴泪水,香味夹带着泪水的味道。红儿心中的郁结终究未能解开,万念俱灰,病倒了。即使是神医,也无能为力。

红儿突然想去看花,看那陌上桃花绽放,盛开她这一世的梦。

病榻之上,在灯油枯竭的那一刻,前尘往事一幕幕在眼前回放,那些记忆的碎片在岁月里湮没,流失,形同散沙。红儿气若游丝,泪水盈睫,“桃花树下,韩郎还会不会认得我?会不会把桃花插在我的发际间?会不会……”

碧湖边上的桃花,已经盛放,花瓣飘落,漫天的落红,辗转飘散。

“烟雨随风化桃花,花瓣飘落宫闱下。期盼来生红尘时,你为烟雨我为花。”

枕边一大片泪渍,凉凉的泪水透过白桦的颈项,白桦缓缓睁开眼睛。心痛?她只不过局外人,又怎能明白梦中人的情感了?可是,那心痛的感觉确确实实是存在的。

白桦来到古董店,顾子夫在整理,“来了?”

白桦好奇地问:“你怎么知道我会来?”

顾子夫粲然一笑,“怎样,你找到你所要的了吗?”

白桦不语,“你能找到这里就是缘,那么,接下来,那就看你和香盒之间,是缘,还是劫。”顾子夫微笑道。

白桦来到沁心湖,在亭子里坐下来,拿出香盒。白桦手抚摸着香盒喃喃道:“什么意思呢?”

天空开始下起蒙蒙细雨,一位男子走进亭子,白桦想,可能是避雨的吧。

“请问,你有没有纸巾?”男子问道。

白桦回眸一看,撞上一双熟悉的桃花眼,一惊。

这到底,是缘,还是劫?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797660/220013587.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