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左镜悦读】 > 第2期 > 第二章 再爱我一次

第二章 再爱我一次

[更新时间]2011-11-12 15:06:15 [字数]2847[作者]迪浩染

一丝丝的,像绞缠在一起,无法断开的丝线,拉拉扯扯的抽动着,疼。

——好像还有一阵热流,忽然间在腹部跳动了一下,然后滑落在内裤上似的。

叶枫知道,又出血了。

她的下身,最近常常会在某一个时刻,惨然的流下少许的血,弄脏了内裤——怀孕是件幸福的事——如果孩子的父亲是爱着的。

然后,肚子里有挣扎着的声音,不知道是因为听到了父亲无情的话语,发了小小的脾气,还是因为悲痛着自己的命运,想要抗挣着什么。总之,那个尚未完全成形的小小人儿,此刻,也许有很多的话也要说——如果他还有机会可以说的话。

“我想生下他来。”叶枫站了起来,淡淡的说。她摸了摸脸上的汗珠——在这清凉的海边,竟然也会有一种叫做汗珠的东西,真是不可思议。

“不行!”杜云用力的扯了她一把,“孩子绝出不能出世!”他似乎看到了杨依依凛然的,和拒他于千里之外的目光,以及那些眼看着已经到手,和快要到手的东西,正如轻轻的云朵一样,要化成水,流去。

美丽的云朵,在化成雷雨的时候,也并不那么可爱,反而会让更多的人痛恨。

“我要这个孩子。”叶枫固执的说,“我可以带他走,永远不再回到你身边!”

“你真是疯了!怎么会有这么荒唐的想法?你以为你远走高飞,就跟我毫不想干了吗?孩子是我的!你没有想过我的感受?我现在所拥有的一切,是多么的来之不易!难道你要我因为你这个蠢女人的行为,把一切毁掉吗?”杜云恨恨的咒骂着,“当初怎么就看上你这样一个傻女人?”

叶枫惨淡的笑着:“我明白了。”她看到海边的太阳,渐渐的火一样的透红起来,像要用血色,吞没这个无情的世界。

“你明白什么了?赶紧去把孩子打掉!”杜云松开手,急急的翻看起钱包来,还好,今天刚好收了一笔货款,还没来得及去存。

“把钱拿上,赶紧去做了他!然后,离我越远越好!最好永远不要让我再看见你!”杜云把钱丢在地上,厉声说着。

他转身打开车门,低头想要钻进去,忽然又抽出头来,冷冷的说:“不要考验我的耐性——不要把一切都搞糟了——不要让我做出我不想做的事情来!”然后,他快速的钻进车门,发动起车来,把叶枫丢在那里,扬长而去。

红红的钞票,快乐的在海边起舞,像一堆欢乐的幽灵。

也许,始终躲在人家的口袋里,拘束的太多,所以在恣意飞扬的同时,似乎还有一些沙沙的声音——“哦,为什么人类总是拿我们来打发爱情——爱情真是可贵,究竟还是值些钱的,呵呵呵……”

叶枫看着海浪涨涨落落的,打湿了一些钱,然后,那些被打湿过的钱,慢慢的融进沙中,将要被淹没。

叶枫叹了口气,慢慢的,一张一张的把钱捡了起来,认真的弹去了细沙,揣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她现在,很需要钱。她没有办法去做一个傲气的女人。她需要这些钱,帮她离开这里。也需要这些钱,找一个安稳的地方,住下来。

木然的躺在那里良久,尹剑突然跳了起来,疯了一样的狂奔出去,一面冲着手机里大喊:“杜云,你小子给我滚出来!”

一辆车吱呀一声停在跑得气喘吁吁的尹剑旁边:“上车!”

尹剑并不答话,一屁股坐进车里。

杜云也不说话,急急的提高了车速,飞驰而去。

“这个蠢女人,竟然敢擅自做主!”杜云咬牙切齿的说。车子已经到了火车站。

两个人似乎不用做任何解释,分开两处,四下里找了起来。

现在并不是客流高峰,人群零零散散的坐着,车站里的工作人员悠闲的东逛逛西看看。

“叶枫!”杜云凄厉的叫着。

“枫!”尹剑痛苦的尖叫着。

然而,一个叫做叶枫的女人,似乎已经人间蒸发了。

“这个疯女人,真是疯了!我即使挖地三尺,也要把这个女人挖出来!”杜云赌咒般的说着。

“枫,你居然就这样走了。”尹剑的目光空洞着扫视着来来往往的,快乐着的人群。他们,也许,就是从这里,奔向了各自幸福的远方。

尹剑知道,自己已经迷失了方向。他的心底世界,从此,因为一个无情女人,封锁了。

杜云在站里来来回回了无数遍,大概把排椅下的小洞洞们也查看到了,终于彻底的死了心,发出了女巫般的诅咒:“从此,你将不得善终!”

他似乎忘记了这里还有一个人,转身想要走出候车室。

尹剑却在空灵中,紧紧的揪住了一个恶魔的灵魂,突兀的走到他的面前,用力全身的力气,狠命的向他扑了过去。

杜云猝然的倒在地上,鼻子里的血瞬间扑落出来,花儿一样的怒放。

“你疯了!”杜云叫着,试图爬起来,“我鼻子流血了!”

尹剑还是不说话,一脚踹了过去。

杜云在摇摇晃晃中,又仆伏在地上。

一些爱看热闹的人围了上来,饶有兴趣的看着现场直播——如今电视里的打斗太假了,连三岁的小孩子看了,都不感兴趣了:“假的,特技!”

最能触动人的灵魂深处的,往往是血淋淋的生活。

当一位优秀的摄影师,在毕生执着的努力中,终于拿到金奖的时候,他傻傻的,整个灵魂像被抽空了一样,呆呆的看着那张获奖作品——他最小的、患了白血病的女儿,在生命的终端,在几十层的高楼上,像一只高傲的飞鸟,天使般的扑向大地——“爸爸,你将因我而成就自己一生的梦想!”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天真的、充满着希望和笑容,在死亡中获得永生。

“是黑吃黑吧?”有人幸灾乐祸的说。

“不是吧,会不会是分赃不均?”这年头,“分赃不均”好像已经不是小偷们的专利。

三年后,一个女人站在幼稚园的门口,看着刚刚放学的一群小孩子,快乐的扑向各自亲人的怀抱。

叶枫笑了笑,她已经有些老了,眼角的鱼尾纹,不甘心的扩张着,证实着自己的存在。一个人把叶一水带大,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幸好有叶云那笔钱。

叶枫叹了口气,为那笔钱发涩。

“妈妈!”叶一水跑了出来,跳到叶枫的怀里,搂着她的脖子。

“小水,下来自己走。”叶枫嗔怪说。

“不要,妈妈抱!”叶一水一脸无赖的样子,紧紧的搂住叶枫的脖子。

“可是,妈妈工作了一天,好辛苦哦。”叶枫故意皱着眉头,很痛苦的样子。

叶一水认真的观察了一下,似乎确认妈妈并没有骗他,一撒手跳了下来,牵着叶枫的手,往家里走去。

叶枫有些辛酸,因为一水过早的懂事。

有一天,她难过的哭了,才两岁的一水爬上她的怀里,用小小的手儿,慢慢的、轻揉的擦着她的脸,纯真的眼睛里,写满了疼爱。

“来,妈妈抱!”叶枫抱起叶一水,兴冲冲的往家里走去。

叶一水欢快的叫着:“妈妈!”把脸蛋贴在叶枫的脸上,恰好的擦去了叶枫的一滴眼泪。

回到家里,一间简陋的小屋,只有**个平方,房东在外面搭了一间小厨房,下雨的时候就会哗哗的流进来。

叶枫在一张旧沙发上坐下来,脱下了鞋子,叶一水早已一蹦一跳的跑了过来,递给叶枫一双拖鞋。

“乖!”叶枫大大的亲了他一口。叶一水不好意思的笑了,跑到一张桌子旁,搬了一个小小的塑料凳,踩在上面,从一个奶粉桶里掏出了一颗棒棒糖。

他撕去了果衣,转身把它丢进垃圾桶里,举着糖棒冲到叶枫的身边,跳到她的腿上,叶枫顺势抱住了他。

“妈妈,吃糖。”叶一水把糖果放在叶枫的嘴边,叶枫舔了一口,又亲了他一口,“乖儿子。小水,自个儿玩一会儿,妈妈去做饭,好不好?”叶枫期待的问。

叶一水又跳了下来,冲叶枫挥了挥手,那意思似乎是:你忙你的去吧,甭管我了。然后雀跃的打开了一个小抽屉,掏出了一堆玩具,饶有兴致的一个人玩了起来。

“小水,开饭了。”叶枫一面摆碗筷,一面叫他。

叶一水哗啦一下把玩具丢下,去拿自己的小凳坐到桌子旁。

“哦,小水,还没洗手。”叶枫说。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797660/147529595.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