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生活时尚 > 直觉 > 第1期 > 冰镇西瓜........................西苏

冰镇西瓜........................西苏

[更新时间]2010-01-15 18:28:15 [字数]3617[作者]月光琴

 

冰镇西瓜

 

☞西 苏

 

    酷暑,长夜,熄风,漫天星斗,无神遐想。于是搬了小竹椅,小方台,泡上菊花茶,在大门前的空地上占个纳凉的地方。很多年以前,苏州城的百姓都是如此情形,在弄堂里渡过夏夜的。一张竹躺椅,一把芭蕉扇,还有一肚子的不合时宜。那个时间路灯很疲倦,昏黄且惨淡,巷子很悠长,寂寥而冷漠。

    其实太阳的燥热,早被临街的老妇在黄昏后用院里的井水浇灭,对了,那深深的青石井栏上,还栓着一个麻绳,麻绳的另一端系着一只尼龙绳编织的口袋,里面装了两样好东西,一只碧绿镶嵌着墨绿条纹的西瓜,一块雕琢翡翠摆件后遗留的料石。西瓜是出自那个叫潢泾的小镇,红壤黄壤都是那样甘甜鲜美,纳着风凉,说着过去将来,再啃上一片用碧清之水冰镇的西瓜,幸福也就是那冰凉入口的一瞬间。至于那块被废弃的翡翠料石,到了今天恐怕要被淘宝的人顺手拿去,化腐朽为神奇的。

    宁波婆婆快七十了,她每晚就独自坐在街角,执着把破了边的别人家生炉子才用的芭蕉扇,一边拍打脚边蚊子,一边沉思。好像宁波婆婆几十年一直是这样寒酸,孤僻。认识宁波婆婆的人从来没看见她买过一个西瓜,好心的街坊偶然也会把切了片的送她,可是宁波婆婆回绝地让你感到寒酸。

    “这西瓜可不是这样吃的,不放到深井里结上个半天,和喝那糖精水没啥区别,再说西瓜也不能够这样切,要先切去两头,再用那紫铜薄皮的圆通,从一头插进去,这瓜其实也就中间这芯子可以吃,多余的就该赏给阿花它们吃的。”

    街坊听得眼睛瞪直了,差点没扇她二个耳光。后来就传说宁波婆婆是上海大老板遗弃的小三儿。这话也是有道理的,这街上有好几幢小洋楼,都是以前上海老板养外室的地方。宁波婆婆对于这个传闻很是担心,专门跑去居民委员会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告状。

    宁波婆婆起先一直没工作,后来街道办了羊毛加工场,人民政府就让她去那里上班。事情很简单,从一大堆的羊毛里,分拣出不同等级的,再把这些羊毛送到湖笔厂,做成不同等级的毛笔。最初政府并没想让宁波婆婆有所作为,可偏是她的眼睛比别人厉害,分辨的能力特别强,所以宁波婆婆当上了三人小组的组长。

    可是这样的高升还是没让宁波婆婆舍得夏天买个西瓜解暑。需要澄清一点的是,她只是没吃圆形的里面有囊的,外面那层瓜皮还是吃的。只是吃起来有一点点麻烦,先要把外面的绿色的皮去掉,再把里面那层没啃干净的肉也去点,然后切成细条伴拌上精盐装进盆里,倒扣一只碗,过个一二时辰,将盆里的汁水挤干,放少许味精,少许白糖,一些葱花,最后淋上一点滚油。

    老实说这凉拌西瓜皮既脆又爽口,夏天当成开胃的菜称得美味,若是难得吃上一朝的话,只是宁波婆婆天天吃这东西,还每每返一点味道出口,那就不得不让人掩鼻而逃。

    当然这世界上总有不同寻常的人和事情存在,小六就是这样一个异类的家伙。称之小六是因为他妈妈一口气生了六个和尚,那时间六个男孩子光吃白饭就把他娘的头发急白了,所以当小六和宁波婆婆成为寄母子的时,特别时常能够在宁波婆婆家蹭饭后,小六他娘便不再叫宁波婆婆为“宁波”,而是叫“小六他娘”。

    其实小六也没做什么特别的事情,就是帮宁波婆婆拎几桶井水,再放上一小块明矾,用根细竹竿捣捣,还有就是替她每个月买上些煤球,最主要让宁波婆婆动情的是,小六十七岁那年去一家铸铁厂上班,拿工资的那天给她买了个西瓜。尽管那个瓜还是生的,可是宁波婆婆吃着比蜜还甜。

    宁波婆婆八十岁那年要断气了,小六带着自己的女人和儿子守在她身边,老太太抓着小小六的胖手,眼泪吧嗒吧嗒的流。小小六是个鬼精灵,爬到宁波婆婆的床上抱着她的头,小眼睛流着水,哭叫地震天的响。宁波婆婆的手抬了抬,嘴角颤了几下,两脚一蹬就回去了。

    很久后,小小六拿着大学录取通知书,递到小六夫妻手上时,小六当时就哭了,一家人下岗了二个,他实在没钱给儿子读书的钱。那夜,一家三口坐在门前,小小六啃完了一块西瓜,用手一抹嘴角,月光下出现一个俊美少年的坚毅神采。“老爸,我决定了,大学我不读了。”

    小六手里的西瓜硬生生地坠落尘埃,嘴巴张大可就是没吐出一个字来,倒是小六的老婆一边跳起来,抓起盘中的西瓜就往儿子身上打去,骂道:“不就是几个钱嘛,我明天就把房子卖了,反正这也是你宁波奶奶留给你的。”

    要卖房子当然要找凭证,小六先前也曾经找过,可宁波婆婆藏的太好一直没找到,后来也就放下了,这回再找不到就要误了儿子的终生,所以小六呆坐在宁波婆婆的房里,直愣愣地望着墙上宁波婆婆的照片。其实宁波婆婆的房子的东西找就没有了,在她五七当口,小六一把火都烧给了阴间的她,后来这房子就堆些杂乱的东西,俗话说富人钞票多,穷人垃圾多,小六虽然一直平困,但这屋里的杂物是每天多一点。

    小小六心疼自己的老子,走进来劝他,说他不会怨他的,不上大学也能够做别的事情,都说条条大道通罗马。他们父子都规避了一个问题,就是小六他那五个哥哥,那一年为了小六他爹留下的一处房子,兄弟五个居然说小六不再是他们家的人,因为小小六不姓他们老李家的姓氏。

 小六哭起来,抱着儿子嚎啕大哭:“好儿子,伲再寻寻,说不定倷宁波好婆,留着什么古董给我们。”

    小六的话把门外小六的老婆逗笑了:“阿六啊,你不要说,宁波婆婆还真留了件好东西给你。”

    “啥东西?”小六昏了头,居然应了自己老婆的调侃。

 小六他老婆从一直凳子地下拿出一把夜壶,放到小六的眼前,小六发怒起来,骂道:“十三点,啥晨光嗻,开这种玩笑。”

    小小六眼睛一亮。问了一个让老夫妻都心跳的话:“宁波阿婆为什么要用夜壶?”

 阿六跳起来,接过老婆手里的夜壶,用力摇了摇,没听见响声,往里看看也没发现什么,他老婆一把夺过夜壶,往地上一摔,一声崩裂响声之后,是六只闪着狼一样的目光的眼睛。

    生活的美丽有时候真的并不复杂。

 

                                                 选自《夏夜呢喃》

                                                 西苏于吴中沁庐东隅

   

 

  ——————————————

   相关链接:

  (点图进入)

 

  西苏新浪博客

  ——————————————

西苏在天涯
 
父亲说看书可以,写文章不行.
我最终还是违背他的心愿.
——————————————
————————————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776961/681873.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