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生活时尚 > 直觉 > 第1期 > 拘留记........................黄暮春

拘留记........................黄暮春

[更新时间]2009-10-18 21:07:42 [字数]4621[作者]北日
《拘留记》
(一)
 
黄暮春

                               

                                   我们这些人,总要一条路走到黑

                                              ————一个卑微的小人物

 

那天刚从成都回来没几天,就被捕了,然后送到了拘留所,十五天以后,我到了浙江,成了一所民办学校的老师,我教语文,同学们都很喜欢我,老师们嫉妒我,引发了某个所谓数学权威中伤我,校长呢,起初有点疑惑,后来呢,对我青眼有加,虽然他知道我是个直性子,但他就喜欢直性子,因为-这个世界直性子有利可图。。。。。。

 

记得那天天气很好,阳光普照,汤伟和我同行,他是个四十岁的中年男人,但是一点暮气没有,外形不算俊朗,但穿着很时髦,米黄色的条纹西服,套在他那瘦而不弱,短小精悍的身子上很笔挺,很古惑,因为他的西服与众不同在于——很收腰,仿港版,意大利西西里牌。他毕竟不是十多年前我认识的“小马哥”了,现在他和我一样堕落,我们早在十多年前就断断续续拜倒在罂粟花的石榴裙下了,甘为臣虏。他是马戏团出身,在我们这些没有经过正规训练的混混当中,身手矫健,弹跳力尤其让人叹服。

 

也就是说,如果一位自我感觉良好的“剥死你魂”和他站在同一起跑线上,而不鸣枪示警的话,那将是相当令正义之士尴尬的场面。遗憾得是,这种有趣的情形我却无法目睹,只存在我的想象中,无情的现实是,我被锁拿,而他逍遥法外,就几分钟的事。

 

几分钟之前,我叫他到他前妻那派点款。我几乎掩藏不住我的鄙夷,这段时间所有的花销都是我搞的。

 

我不要脸的从这里派到成都,然后再揣着几百块坐火车回到这里,吃饭,买药,飘,都是我一手包办,在这不景气的年头,实在有些难以承受。我付出,他享受,我任劳任怨地付出,他心安理得地享受,除了他那谄媚的笑容,只能更加令我不快外,我想不出有什么实质性的慰藉。我又无法甩掉这个包袱。每当我寂寞的的时候,我总喜欢有人能陪陪我,而吃药的我,最寂寞。每个人都是矛盾的怪兽。

 

他的前妻跟他的情敌在河堤那边喝茶,这是川人的习惯,没事喜欢几个饱食终日的人聚在一起,无所用心地抿抿茶杯,剥剥瓜子,装出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让一个丈夫当着他曾经的甜心向他的死敌示弱。这很残忍但当万千毒虫啃噬我那脆弱的灵魂时。谁又来同情我呢?

 

两分钟后,伟伟垂着头回来了,(一颗歉疚的心)他说他实在说不出口,他只是当着贼公,向他的老婆奉献出给予女儿的最诚挚的爱意,几句无聊的问候,可以想象,我的脸色非常难看,“是的,你没法说出口,你有廉耻,那我这一路上怎么就能说出口,我难道就不懂张国荣沉默是金的道理,我们现在快要弹尽粮绝了,如果你再不出点力,那我们昙花一现的辉煌派款生涯就将终止,我们只有去偷去抢,杀人防火了。(”我看到伟伟像一个翻了错的小学生,低着头)“可你我都清楚,我俩都是文雅之士,我们只能走派款这条路,所以,你还得跑一趟,多少搞几个,你不是说她欠你很多吗,现在是偿还的时候了,去,我在这里等你,麻烦你快点,下午我还准备到302那边找个旧同事,你不要给我搞砸了,拜托-------我的伟哥,你可要雄起啊。”

 

302是三线建设时期的钢厂代号,我曾是那里计质处下属科室的技术人员,又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峥嵘岁月。

 

伟哥刚一走,那辆桑塔纳出现了,和那个女人相差不过一两分钟,我蹲在马路边上,身后不远是河堤,河堤下面淌着浅水,有一些人正蹚着河水拉网捕鱼,时有漏网,忙个不亦乐乎,一大群人正探着头在两岸高高的河堤上围观,个个现出愚蠢的好奇,当我正和这位面孔有点憔悴的娘们聊得正起劲的时候,这辆神秘的小轿车从我俩身边溜过,对着余光先生轻微一瞥,悄无声息地驶过了。“金梦叫你在这等他吗,我刚和汤瘪嘴在他那拿了两包,才打了,他不说没有了,要我们下午再给他打电话怎么,又有了。”,“嗯,他在电话里就是让我在这里等他,我以前也在这拿过.”这时我才发觉,我们谈话的位置正对着一条巷子,这条位于市医院旁边的巷子叫竹市街,是全市巷子最多的一条街,地形比较复杂,我的母亲被抢的那条手袋(里面有一个破旧西门子,五百块现金,她还不好意思告诉我勒)就是在这里失踪的。

 

她是于胡子的婆娘,于胡子劳教去了,她倒不安于室,成天在街上胡混,也学人找钱,两人一组,专给第三只手打掩护。现在不知怎么了,很有一些装恶习的人,明明没瘾,偏偏要去沾染,等到想回头的时候,偏偏没有路了,她就是这样的人,因为对于熟悉本城掌故的我来说,以前从没见过她,所以我叫不出她的芳名。

 

她不年青,皱纹像顽皮的造化小儿,恶作剧似的,悄悄地爬上了她的面颊,徐娘半老。她的发质有点干燥,估计她也懒得保养,正如她枯黄青黑的皮肤,缺乏嫩气,服饰也是随大流,特别是她向我迎面走来的步态,她的声音,缓缓地,若有若无,自有一股催人颓靡的魅力,很温柔,很温柔,就如一粒小石子投进年久失修的池塘,一圈圈荡开来,一直荡进你的心里,当然只有我这样敏感的人才能领略。

 

作为一个标榜绅士风度的绅士,这些我只一闪念就藏在心里,我和这位其实风韵尚存的女人很聊得来,有很多事,关键看你从哪个角度去看。我看到了她的柔媚。她的温婉,她浑身散发出的那股特有的迷人气息,我想,只有擅长胡思怪想的德昆西,才能在沦落街角时,现实地体会到露西带给他的慰藉——————

 

 到此为止,那辆车还没出现,伟伟大概还在为抚养权争执难下,成为他回来后,编织“无功而返”的借口。我这时很有耐心,我不急。尽管在我面前的这位女士没有什么文化,难以与我的深湛情思,我无比敏锐的细腻情怀相匹配,但我觉得,这是冬日的难得的一道旖旎阳光,我沐浴其中,自得其乐,忘怀得失。我相当惬意,身兼二任,既是渴望倾诉的倾谈对象,又是娓娓不倦的志得意满的夸夸说客。不知道危险已然迫近。

 

又捞到了一尾大鱼,人群中发出一阵呐喊,这些旁观的人,看来兴致颇高,也难怪。

 

当暗红色的“上他那”再度折回原路返回,“吱”的一声,从车门两边下来两位年轻有为的“迫你没门”,一个留着精悍的毛寸,黑夹克,白色跑鞋;一个敞着黑色中长大衣,未老先衰地腆着肚子,蹬着一双轻便布鞋,呈包抄之势,向恋爱前的试探者们款款堵来,身子一躬,优雅的,“我们俩能邀请先生女士赏脸跳曲舞吗。。。。”实际上等我们回过神来,我才明白其中的那位面色和善的胖小伙真正想说的是“麻烦两位来一下,有点事想问问你们。。。。。”回头向等在那里的“上他那”一点,露出神秘的微笑。大势不好,我飞身一跃,本能地呼应出孱弱女士相当灵敏地冲着马路绕了一弧圈,仿佛想逃离这个星球,但是面露凶光的黑夹克早有防备,横腰一拦,宛如一道铁门。紧接着,像抵进筒壁的活塞,铁手和冷血就势又推进了两步,我们余息无多,大势已去,被封锁在一个相当狭小的范围,但碍于天性,就像万人敬仰的裴多菲,犹在越来越多的看客的瞩目下,做困兽之斗。

 

我自曝家门,面露哀声,拿出了本市金融战线的一面旗帜,我的母亲是建设银行的科长,作为一名声名赫赫的中干,她完全有义务让我摆托眼前的困窘,这时看热闹的人越发多了,我不想给她老人家屁股后面抹黑。同时遭到黑夹克干脆拒绝后(这时他们来了个互调换防),我沮丧得好比出卖了贞操还没收到钱的妓女,半推半就不想上他那,又一点点地被裹胁(他一直没有动我,声色俱厉瞋唤着),感觉心仪的自由之路一点点点点地被吞噬。一时间,冰冷的铁栅,母亲那慈眉善眼,正挂在空隙处,看着我,以及我的荣誉之光,我修长羞惭羞忏的身躯,我引以为傲为拗为袄,遮盖着我遁地无门的丑陋灵魂,我挣扎着,身子越来越不听使唤,我变得空洞,虚无,疲惫,我若有若无,似隐似现,我挣扎得累了,在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自尊心受到双重戕害,我需要休憩。我在对伟伟的无比思念和祝福的夹攻下,绝尘起锚,载着无穷的悔恨和尘埃落定后的无力遐想,驶离河堤,向着禁毒大队奔去。我的母亲会来看我,或者拘留,或者戒毒,或者劳教。

 

在女士还没有跟得上我的步伐,跟得上我诡异飘渺的臆想意象之前,我觉得有必要追溯那滑稽一幕。天哪,这位女士,啊哈,这个智慧老人,她竟在她竟然掏出了一张护身符,那是可以证明我们眼前这位有着绯红色容颜的憔悴女士有着可怕结核的病历单(或是一份能够证明身份的住院书,天晓得),她珠泪涟涟,拿着这张卖身契缠着黑夹克(她早看出啦,谁是头),捂着胸口,有气无力。她央求着,僵持着,窥探着(气色,力度),琢磨着什么时候才是十拿九稳的最佳时机。“你少给老子耍那些花招,先(陷)进去了再说,你听到没有,信不信老子当场收拾你,(修理你,这个婆娘),你听到没,松手,快点上去,‘上他那’”黑夹克恼了,因为白色跑鞋沾了点泥灰,被玷污了。他向搭档歪歪嘴,指向我,然后狠命地把她往车上拽。一边是孔武有力的斗士,一边是畏畏缩缩的女士,相持着,为了一个看不见的想望,你真我夺,煞是好看。边上的人群看着这解颐的场面,压下心头的窃笑,有的看戏的人,相识不相识,都渐渐耳语起来,大部分人还是挺严肃地站在自己的位置上冷眼旁观,一脸的严肃,赏鉴着,这严肃的事情,这样的好戏他们往往一生中难得躬逢其盛,让他们一次看过够吧。

 
 相关链接:
(点题进入)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776961/681499.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