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生活时尚 > 直觉 > 第1期 > 复仇......................青鸟的翅膀

复仇......................青鸟的翅膀

[更新时间]2009-10-18 17:39:30 [字数]3261[作者]春流

 

复 仇

(短篇小说)

 

青鸟的翅膀

 

雾,浓浓的,粘滞了一般。山峰,岩石,森林,鸟兽……以及蜿蜒的小路不见了。正是清晨。
太阳早该露面,可它的光线似乎没有力量穿透这软绵绵的雾气。什么也看不见,他有些气愤,拳头擂着自己的大腿,发出“咚咚”的响声。唉,这该死的雾。


李铁山兴奋了一夜。他是个标准的猎人,村子里所有的人都这么认为。今天,他要进行一次特殊的狩猎。
残阳如血,透视着所有的景物。铁山正做着猎枪,因着力汗水小溪般串流在裸露的胴体。不算蹩脚的哼唱弥漫整个屋子。


“山上豹子吃人啦!”外面呼叫的声浪撞击着他的耳膜。他迅疾放下工具,摘枪向外猛跑。
他差点与报信人撞个满怀。报信人是位老人,因惊恐脸已变了形。“铁山……快……快……北山上……”他几乎没有听完便拔腿就跑。他已经知道了那个地带。他在那一地带与豹子发生过遭遇。


他的腿长而有力,步履很大,每一抬腿都充盈着弹性。他一只手护住肩头的猎枪,一只手猛烈挥动。身后的风打着一个个旋,把地上的枯叶悬起老高。
穿过一道山梁,快到了,他知道,在那个山角,有一条小路。他的判断十分准确。


那只金钱豹已透视于他的视网膜。金钱豹尽情地吞噬着那个人。人,一动不动,大概是死了。他急了,额头的血管蚯蚓般蠕动。还未进入射程,他便举起了枪。
“呯!”枪声的尖鸣震动了豹子,豹子猛地回过头来。瞬间,人的眼睛与豹子的眼睛形成对视。豹子颤栗了,它认出了他,还没等铁山再装上弹药便仓皇逃遁。


那人,已经死去,鲜血洇红了山石。他跑上前。难道是她?他不相信。可整个寨子只有她才穿葱绿色的裤子。一阵剧烈的眩晕,他险些摔倒……周围的一切仿佛变得陌生,山石旋转。他把猎枪支撑在地上,大口地喘息。是她!强烈的意识再次警醒他。他不敢再看她一眼,她死得很惨,惨不可睹……她的灵魂已变成烟变成云变成雾飘向另一个世界。“春兰啊……”他裂开大嘴,声音猛烈地撞到树木上,岩石上。一簇鸟飞逃。


顷刻,他想到了那只豹子。他要逮住它,端枪顺着豹子逃走的方向疾驰。他气喘吁吁地跑了一阵,什么也没有。他知道豹子已藏匿起来。便愤然地举起猎枪,斜对天空,漫无边际地扣动板机。“啊——,啊——”他歇斯底里地叫着,喊着,哭着,颓然倒在地上,双手紧紧地扭着一株山草……

 

上弦月弯弯如钩,些许的山风摇曳着树叶。
那是一块长方形的石头。石头背倚着一株山楂树。石头很光,似乎有些耀眼。李铁山躺在石头上,目光透着沉郁。他沉默无语,身旁是那株山楂树,山楂树旁站着春兰。他们都沉默着,像那块石头。一只鸟飞过,又一只鸟飞过,似乎要打破宁静。它俩嘁嘁喳喳,双双栖落在不远的树枝上。


春兰看了一眼那树,那鸟。
铁山也看了一眼那树,那鸟。
尔后。他们的目光发生碰撞。


“春兰,你再想想,你跟了他,会幸福吗?”
“我……我,可我……”
“不会!他不配做个男人,更不是标准的猎人,他的手拿起枪就打颤……我是个穷光蛋,一无所有,可我有力气,有手艺,有胆量,能打猎,更能保护你。如果我们结合了,我可以带上你,远走高飞……”
“可我爸爸有病,我舍不了他,我得伺候他,而且我爸爸同意我跟他。”
“哼!这么说,你是跟定尧梦猎了!哈……”


上弦月有些发红。一小块云彩被风刮向月亮。两只鸟悄然消失在夜色中。
春兰孱弱的哭声伴着铁山乖戾的狂笑充满着那片山谷。

李铁山蓦然站起,向着春兰的尸骨走来。残阳依然如血,森林却恢复了喧沸,鸟儿啾啾呜叫,松鼠在枝头玩耍,猴子打着坠儿……这些该死的畜生!他突然恨起它们来。他的牙根发痒,两排牙齿因发生强烈摩擦而发生很大的声响。


他来到春兰的身旁。眼前的情景使他一时木然。他弄不明白趴在春兰身上的是什么东西。他以为是什么野兽,正想举枪去打,悲恸的嚎啕声喷射过来。他判断,只有悲痛至极的人才会发出这样的哭声。
他的周身每个细胞都鼓胀胀的,充满了气体。哼!你还有脸哭?!他一个跨步跃过来。朝准那人的腰部就是一脚,复而又一脚。尧梦猎抬起头来,看了一眼铁山,没有反应。“起来!你这个畜生!”铁山怒吼着。尧梦猎缓缓地立起来,满脸悬挂的泪珠晶晶莹莹,每一滴里面仿佛凝结着悲伤与悔恨与愧疚。“你这个畜生,你……你不配做春兰的丈夫!你不是人!”又是激烈的两拳。尧梦猎摇了几摇,依旧没有反应,眼睛偷觑着铁山……


残阳依然如血,他们的眼睛如血,高山呈血红状态。
残阳终于陷落。

 

李铁山几乎一夜没睡。他脑海中反复映现出春兰的音容笑貌。有一刻他竟像疯人一般念叨着春兰春兰春兰……尽管春兰早已不属于他,早已属于那个举起猎枪便双手打颤浑身发抖的软弱男人。但他的心里这些月这些日始终装着她。可如今春兰也不属于那个软弱的男人。她已属于另一世界的人,她的灵魂早已飘飞。这使他的幻想终成泡影,因而他痛不欲生。致使他咬噬着自己的胳膊像咬噬仇恨的魔鬼。这魔鬼是尧梦猎是春兰之父是豹子是周边的一切……是那片山地,忽如大海淹没了春兰。


他无法入睡,悲伤汇集成大块大块的云,大块大块的雾,氤氲在他的周遭,使他险些窒息。
这悲伤穿过午夜转化做仇恨。尧梦猎与豹子像二朵燃烧的火苗,炙烤他,逗引他。他的大拳很多次擂到周围的东西上,发出的声响勉强能安抚他灼烧的心。
他晓得,真正的男人,真正的猎人,是不会放过自己任何一个敌人的。他要复仇!


雾,渐渐地淡了,稀了。东边的太阳像一个喝多酒的醉汉,摇摇晃晃站了起来,面部呈惺忪并朦胧态。大山的一切清晰如镜。
机会迫近。他静等着豹子的出现。

尧梦猎呀尧梦猎,你不配做个男人!不配做春兰的丈夫!你轻松地占有了她,却没有保护她。本来上山采药为春兰爸治病,这是你的事,而你因胆怯因怕死而退缩。你本知道那一带有豹子,豹子吃人,却让你的女人去采药。去送死!……


……尧梦猎毅然在夜里上山了。他要复仇。他要亲手打死那只豹子,刖出它的心,祭奠春兰的亡灵。然后背着死豹往寨子里一扔,证明他自己是个标准的猎人,然后堂堂正正地从李铁山面前晃过……
他被这强烈的欲望钳住,攫住,并有些激动。他开始上山。先是迅速地穿越一道山梁,心里坦然些许。世界的一切并不可怕。他的鞋底与山石发生剧烈的摩擦力,与耳边的风响产生共鸣。这才是真正的做人,他很自慰。


前边是一片森林,黑魆魆的,像一尊巨大的雕塑,静而无言,似乎里边隐埋着危机。但他不怕。他甚至喜欢这危机,这危机可以磨炼可以证明他有胆量。于是,那片树林像块巨大的磁石把他吸引过去。
他穿插在树林间,胳膊不时与树身发生碰撞,衣服多次被树枝与山蒺藜划破,甚至胳膊被划出血来。他浑然不觉,反而十分惬意,那汩汩流淌的血液正在昭示着青春的活力呢!他笑出了声。
他几乎忘却悲伤,悲伤似乎与他无缘。他迅速地走跑相间,跌倒复又爬起,复又跌倒……


他终于来到了那一地带。
他把枪攥得紧紧的,眼睛铮明瓦亮。他静静地等着那只豹子的出现。
那片山地很静谧。有股泉水缓缓淌着。
终于,有一小黑点出现在远处,渐次增大。正是他要寻觅的豹子!
尧梦猎激动不已。差点叫出声来。他“嗖”地跃起,提枪迎着豹子。
近了。他看到豹子那带着血迹的大嘴,那分明是春兰的血液。他举起了枪,瞄准……豹子发现了他,以加速度向他奔来。那血盆大嘴红白分明。这是吃掉春兰的豹子呀!赶紧射击!可他的双手不由自主地一阵颤栗……


上述故事情节尽收李铁山眼底。他静默地看着自己一对仇敌的格斗。他觉得任何一方的失败乃至死亡都是对自己的安慰。
他洞察豹子的暴戾、残忍。观瞧着尧梦猎举枪抖动的姿式,突见豹子扑向尧梦猎……
顷刻,他的观念转变:一个猎人不能眼看着猛兽逞狂,再次把人吃掉。他毅然举起了枪。
尧梦猎啊尧梦猎,你怎么了?你……可强烈的抖动不停地继续。他猛地跪在地上。死死地稳住双手及猎枪。豹子张口扑来……
“呯!呯!”几乎两声清脆的猎枪同时叫响,那只豹子呯然摔地,继而死去。豹子身中两弹,一弹射中口腔,一弹洞穿胸膛……

 

相关链接

(点题进入)

青鸟的翅膀新浪博客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776961/679662.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