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生活时尚 > 直觉 > 第1期 > 阴雨感怀......................庞善强

阴雨感怀......................庞善强

[更新时间]2009-10-06 14:42:18 [字数]1801[作者]北日

 

阴雨感怀

 

☞庞善强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竟莫名地喜欢上了阴天,喜欢阴天里连绵不断的雨,然后在那满耳的雨声中坐在窗前喝上二两酒,独自想些心思。

 

我喜欢的是那种舒缓细密的雨,声响不是很大,抬眼望去却似一张规整的网,在这网里我可以打捞着流失的、或即将演绎的日子,苦恼也罢,开心也罢,总之感觉自己的思想有了深度,那种洗去蒙尘焕然一新的深度,这种深度能让我的心趋于平静,平静得可以捕捉到自己的心跳,直到那种心跳又趋于安逸,我便在那安逸中寻找心灵最佳的停泊处。

 

倘若碰上一场大雨,那种声势浩大倾轧式的大雨,会把我的心思打得很乱,乱到自己也失了分寸,竟不辨西东有了心神不宁的感觉。这时候,我会莫名地怨天尤人,莫名地感叹,莫名地想呐喊出心中的郁闷。此时,这是一种无端的痛苦,是一种咎由自取的痛苦,这种痛苦很容易让人丧失理智,甚至幻想着能否把那雨赶快收入袋中。

 

我最不能接受的是那种似有似无淅淅沥沥的雨,落地无声细看无形的雨,这种雨已经超越了我的年龄,我不会把握其中的情调,甚至会在这种雨中产生迷失感。我一直认为这种雨是为年轻人下的,是为有情人下的,是为追求浪漫的人下的。然而我不再年轻,也不再有所谓的情人,更不再有浪漫的情怀,我只剩下了现实得不能再现实的家庭和事业,我知道那是我唯一的温暖所在,也是我聊以糊口的根本。

 

所以,赶上了那种舒缓细密的雨,我就有了很想喝点酒的冲动。说是喝,其实是自己陷于一种环境中在慢慢地品。当然,此时喝酒可以没有一点菜,就坐在那里似喝非喝地慢慢品。眼睛很随意地瞥向窗外,或者是屋子的什么角落,有意或无意、似知或非知地随手拿起杯子,就那么轻轻地放于唇间一抿,沾到酒沾不到无所谓,关键是习惯于那个动作,习惯于这种手起手落间的恬静和安逸。这时候最好手指还有一只烟,烟可以不抽,就让它自行去燃烧,让弥漫开来的烟萦绕思绪,萦绕或远或近的过往历程,萦绕还不着边际的未来。如果此时有了触动,那触动大抵是很真切的,而且这时候的触动容易让自己感觉意外,于是就摊开那桌子上的纸,随意涂鸦,纵然此时闭上了眼,那纸上的心情也是活灵活现,就像是把一颗鲜活的心置于了案头。

 

这时候,我想拒绝任何的打扰,我就把自己置于一片幽静的天地,不管周围空间有多大,我只认为自己是在一个很狭小的圈子里,在这个空间里除了耳畔的雨,就是一个在繁衍着过去、现在、未来的我。

 

 就那么静静地坐着,仿佛此时的肉体和灵魂已经脱节,肉体只不过是屋子里一个陈设,而灵魂早在细密的雨中穿行,任那细密的网一层层裹挟湿漉漉的灵魂,任那灵魂四处游走找寻最佳的着落。

 

不知不觉中,杯中的尤物一点点少去,都附着在了灵魂的深处,这时候很容易感动别人,亦被别人所感动。肉体因了灵魂注入了感情,而便或颤栗、或忧郁、或兴奋、或高亢激动,甚至还会滚落下几行泪水,让自己冷漠的躯体有了些动感内容。

 

如果是杯中之物不在,抑或是忽然阴霾荡去阳光普照,我竟会先感觉到失落,继而便在失落后又回到了自我,回到了现实。这时候我便是新的,是细雨荡涤后去了蒙尘一个崭新的我,我会重新审视生活,我会重新面对自我。

 

不过,这一切往往仅是个愿望,我会时不时地被各种事情打乱了我的愿望,因为我客观地存在于现实中,我必须得面对现实,更何况我也要生活。于是,我得从似梦非梦的境地中剥离出来,我得开始踏踏实实地应对生活。

 

应对生活,我有我的资本,我不怕苦,我勤于思考。苦我吃得太多了,所以现在无所谓苦,反倒感觉出来甜,是那种自信满足的甜;思考,我不具备哲人的头脑,也没有聪慧的天资,不过我有一个勤字,竟也能莫名其妙地补拙。

 

但是,苦和勤能促成我实现自己的夙愿吗?我知道置身于我身外罩着一个很大的圈子,那个圈子光怪陆离神妙莫测,我很难找到它的突破口,那个突破口不是吃苦与蛮力能所为,那需要莫名的智慧。我很想借着我的思考,找出那智慧的方向,但是直到现在我还是一片迷茫。

 

唉,还是再多来些阴天,多些那舒缓细密的雨吧,也许那智慧就在那网着的雨中,也许那智慧就在那品茗的酒里,我期待着。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776961/679427.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