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生活时尚 > 直觉 > 第1期 > 戏子(心情小说)..............苏逸陈

戏子(心情小说)..............苏逸陈

[更新时间]2009-10-18 17:37:22 [字数]3093[作者]春流

戏子

(心情小说)

 

苏逸陈

 

 

水袖飞舞,凤眼流盼,灵魂深处,属于你,也属于,我。

 

——逸语天堂

 

再没有这样的天黑,

凌晨,天没了颜色,包括黑。良久,丝毫没有亮起的征兆。

在片无法想象深远且被隔离的空间前,着绿绸缎,绿袖子,绿镯子,戴着珍珠冠头的你,用左手枕着头侧着身子横躺在百年之久的木塌上小憩。

醒来,然后怔怔地看着我,深邃的眼神尽现迷离、生疏、熟悉……

这是欢喜中的场景。隐约中你问起我:戏子是悲凉的还是幸福的呢。

我道:悲凉是在别人眼里的,幸福仍在戏子眼中吧。

我也认为如此,你认真地说。

 

不过,当你再次闭上眼睛,眼前就再没有这样的天黑了。一切吟唱自如,至此,世界很安静,静到只剩下你的轻盈步子,头冠上的银饰、珍珠之间碰击所发出的寂寞声响。

叮叮当当,这些饰物在出生后就散在空气中清脆作响。

这是在出声。于出生后,就一刻不曾得到停息,不断地吟唱。

 

三月,这里已经换做江南。你隐匿于此,数年。

红颜,绿袖子,绿镯子,珍珠冠头,粉底绣花鞋。你欢喜穿着它们,却不曾记起巷子外头已是贰零零玖的早春。

 

一把载着年岁记忆的油纸伞。我时常携带着撑过油彩画般、细水趟过青石板的烟雨小巷。

伞是被念旧的旅者抛弃的。你却说起:念旧的人最寂寞。而此,旅者便抛弃了这把油纸伞,与你。

伞的骨架上刻有他全部的悲全部的喜,自然也刻画出由你衍生的清晰面容。只是他留下的一句话:你也不属于我。你也不属于这片尘世。

于他背影下,那一刻,没有挽留。你不带任何颜情,眼上的油彩却早已被温润水乡冲散,滑开一道直淌的墨痕……

朱弦声杳恨溶溶,长叹空随几阵风……

也许是你有着一颗戏子的心,流着别人的眼泪,永远活在别人的故事里。也在告诫着他人不要把你的悲哀当真,也别随着你的戏作而心碎。所以,请千万不要……

这是你所喜欢的诗。一位诗人写下的。

……

请不要相信我的美丽 

也不要相信我的爱情 

在涂满了油彩的面容之下 

我有的是颗戏子的心 

……

只是在你心碎后,撑起的伞被你收起,认真的放置在见不得阳光的角落,一日日,一月月,一年年,积攒的灰尘一层又一层。厚厚的一直没有掸去。整个屋子,整个戏场,唯此最阴暗,最潮湿。无人看见这层油纸,茶馆也是小镇上荒芜多年早就被人遗忘的角落。甚大甚小,也忘记了你的戏,你的情。一切能记住的,皆是你戏子的心。

 

先前我也是旅者,抑或只能算是过客。一日,天阴路过,无意中我捡起了这把油纸伞。掸尽了灰尘,撑开后,阳光终于照入昏暗的戏台,而我被冠之了曾经旅者的记忆。隐约中,落日余晖下,你从晦暗的角落里走出,一人独自怜唱。台下无任何观众。我是唯一看客。

绿绸缎,绿袖子,花冠头,粉底绣花鞋,梦孤清,心酸那些,为何人?

 

兴许,我只是为你撑着这把记忆,遮住江南特有潮湿的阳光与干燥的细雨。青石板小路上,我们肩并着肩,我送你去属于你的世界。也就这样,我们安静地走着,走着。你的妖娆屈曲印上我的单薄身影,灵魂的深处,属于你,也属于,我。

你欢喜烟花。且是约着一起去看某位写作者笔下的湖畔烟火。

数年后的第一次,你踏出了居久的江南小镇。你顶着不仅仅是珍珠冠头,还有我为你撑起的油纸伞。

 

杭州,肆月。贰零零玖年。

西湖边。我们一前一后。但没有等来写作者笔下的那场盛大烟火。抑算有,那也是过气,过时的散火星点。于我们抵达时,我们都陷入了无尽的虚无、空彻与颓然无力。而这场烟火是你一直念着的。

 

我有的只是颗戏子的心,戏子的心……

你反复叨念着。

一直以来,你不曾多言说片刻。至此,却反反复复叨念着同一句凄凉。我在你背后望着你,远远的,却不能相及。

伞中的骨架上清晰的盛开着一朵殷红的牡丹花。

不是烟花,是木刻牡丹。木刻的,且染上了血色殷红。

 

你是你,我仍是我。你的眼中没有烟花,只剩黑暗和夜半清风湖面掠起的阵阵涟漪。

我的眼中也没有烟花,却只有血色殷红的木刻牡丹,与你。

 

我曾为你读起:

多美就有多罪,多假就曾有多真。这是一位写作者的爱情禅。

你执拗的深信。却又认真地说:我们不痴情,却都很深情。

 

好吧,仅此一次就足够了。你背对着我,歉意的补上一句:谢谢你。

 

谢谢你……

谢谢我……

 

油纸伞被搁置在岸边。撑起的记忆再次落下。清风徐徐,伞被掀起,飘至深暗的湖水,湿透,淹没,又泛起圈圈涟漪。我看到你流下了眼泪,却任由它们肆虐,也不去擦拭。

你走吧,谢谢你带我来这儿。你又说。

……

 

回头的那刹,我看见烟花,隔着石桥,隔着很悠远的黑暗湖水。

那是我见过最美的,有着妖娆、妖艳、妖媚的绿色。

寂寞的声响从远处传来最后一声清脆。然后随着黑暗再次沉没消散不见。空气中回荡着“谢谢你”。

断肠人在天涯,至此黑暗中,我也成了旅者,且是不能回头的……

 

翌日。天明。泪醒。

牡丹花盛开在百年之久的木塌中央。只是却没模糊印象中的血色殷红。

 

难得的日光倾城,老者掐指却道:由恋生怜,由怜至悲,一切生梦,亦忧亦幻,此情,此景,早已逝去百年矣。  

 

相关链接:

(点题进入)

苏逸陈新浪博客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776961/678981.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