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女人香 > 新年征文活动 > 第1期 > 合欢-------------------作者:梦如琉璃

合欢-------------------作者:梦如琉璃

[更新时间]2010-01-27 19:20:26 [字数]2311[作者]一尘缘
我叫合欢。合欢的合,合欢的欢。我是孤儿。在我七岁那年,叶寒收养了我。他给了我一个姓---叶。于是我开始有了一个比较正式的名字---叶合欢。

叶寒比我大25岁。我七岁时,他32岁,那时的他刚刚结束了一场婚姻,那场婚姻让他筋疲力竭。除了房子,他什么都没有留下。他们没有孩子,后来叶寒说,这是他唯一做对的一件事,尽管他是那么渴望着想要一个孩子。在那场失败的婚姻后,叶寒去孤儿院领养了我。

到了叶寒的家,他安排我上了小学,我叫他“爹爹”。7岁的女孩已经很明白的知道他是我的恩人,但不是亲人,尽管他给了我一个家。

我排斥着叶寒,却又一直在讨好他。7年的孤儿院生活早已让我变得比同龄的孩子成熟很多。每天面对他时,我一直小心翼翼的看着他的脸色。在他面前,我乖巧,可爱,我是他的小公主。夜里,回到自己的房间,我就成了那只会咬人的小兽。怀抱着枕头,我的眼里是警惕的光。每天我睡着时都已夜深,我也希望像其他孩子一样,早早睡觉,然后做一些与童话有关的梦。但我做不到。孤儿院里,那些常常半夜起来欺负我的孩子逼着我学会了自保。只要有一点儿声响,我就会像一只兽,时刻准备出击。而这种情况叶寒并不知道。因为他每次都在以为我睡了后离开我的房间,所以这种情形一直持续到我十岁的那个生日。

合欢,今天是你十岁的生日,想怎么过?

爹爹,我都听您的,您说怎么过就怎么过。

这孩子,怎么就一直没有自己的主意呢。呵呵,那我们出去玩一天好不好?

恩,听爹爹的。

我和叶寒出去玩了一天。我一直在笑,这次,是发自内心的。没有哪个孩子不喜欢玩,而叶寒虽然领养了我,但他忙起工作时依然是无法顾及我的。他只是给我叫外卖,给我足够的钱。他并不是个合格的父亲,当然,这不能怪他,因为我并不是他亲生的,他能时不时的过来摸摸我的头,问问我需要什么,供我上学,只是这样,我已经很满足。

或许是因为玩的过于疯,这次我很快就睡着了。可我的梦依然没有童话中的世界。我的梦,依然是被无数魔鬼追逐,追逐,追逐。

我在梦中嚎啕大哭:“爹爹救我,爹爹救我......”叶寒听到连鞋都没有穿就跑到了我的房间。紧紧的抱着我,他一点点的叫醒我:“合欢,醒醒。宝贝,醒醒。”我在他的怀里醒来,泪如雨下。十年,我一直渴望在我的梦里有人会给我一个温暖的怀抱,在我做噩梦时叫醒我。抱着我。直到我再次睡去。今天,我终于找到了那个给我温暖的人。

从那天以后,我对叶寒的态度有了转变,我是真的开始喜欢上他了,是那种十岁小女孩的喜欢,以一种仰视的高度。我开始发现,其实叶寒是个很善良很善良的人。即使他遇到麻烦时几天都不理我,但他会记得为我做早餐,接送我上学,问我零用钱是否够用,对一个十岁的孤儿来说,这些已经足够了。

或许我不该说自己是孤儿,因为我已经被叶寒收养了,可我始终无法把他当成我的亲人,即使我对他的警惕感已经完全消失。

十五岁,我第一次面对女孩的生理特征,但我没有一点慌乱,因为早在两年前,叶寒已经把书为我买好,很多事他从不说,只是在默默的做。

十九岁,我离开叶寒去上大学。他笑着对我说:“合欢,你终于要自己飞了。”是那种父亲对女儿的口气。有不舍,有担心。

叶寒的44岁生日,我逃课飞回他身边,他大骂了我一顿,我微笑不语。我喜欢,我喜欢他骂我,用父亲骂女儿的那种方式。彼时的叶寒,正是一个男人最有魅力的时候,帅得离谱的他事业有成,身边缺的只是一个能真诚对他的女子。我开始为他寻觅。他知道后,笑。只说一句:“傻丫头,别费力气了。你不懂的。”

是的,我是不懂.如果我早知道最后的结果,我宁愿他从没收养过我,我宁愿自己依然在孤儿院做那只暗夜里的小兽。偶然无意,假期里无所事事的我,在叶寒的书房胡乱的翻着他书架上的书,一个包装陈旧的盒子出现在我眼前。好奇是我的本能,于是,我撬掉了上面的锁。如果可以,我多希望,这个假期,我从没回来过。我多希望,这一天,我从没进过叶寒的书房。我多希望,这一刻,我没有撬开这个盒子。

盒子里有一张已经泛黄的照片,照片上是一个酷似我的女子。照片下面有一张薄薄的信笺,只写着短短的几行字:最后一次,以飞蛾赴火的姿态,渗透你的生命。合欢树下的誓言,你负了我。“合欢”**孤儿院的那个孩子,是我们的。我无法面对她,送出了她,了断我和你之间最后的牵念。七年了,我终是熬不过去,我依然恨你,我决定让自己离开这个充满背叛的世界。去接回她吧,你欠她一条命。

那个下午。那一刻。我。叶合欢。忽然知道,叶寒为何在七年后收养了我。因为那封信,就是在叶寒收养我之前的半年送达。我不知道叶寒和我的母亲之间发生过什么,但我知道,叶寒的离婚,一定是因为他身边的妻子容不下他的过去。忽然感觉很冷,不管他现在对我多么好,他终是曾抛弃过我们母女。我恨,恨那个该叫做母亲的女人,也恨叶寒。不管他们之间如何,我不该是那个牺牲品。

这一刻,我也明了叶寒为何不肯再次面对婚姻,因为他欠了那个我该叫做母亲的女人一条命,这将是他一生的包袱。即使他努力在我身上补偿,他也无法还我一个活生生的母亲。这些年,他一定活得很累。面对一张如此酷似旧日恋人的脸,我不知他会不会象我小时一样,在每个夜里噩梦连连。

我决定离开。离开叶寒,这个我该叫做“父亲”的人。不管他和我的母亲当初因何分开,但凭着那封信,我知道,必是他负了心在前。我不需要他给我解释,那个我该叫做"母亲"的女人,我可以感觉得到,她恨死了叶寒,不然她怎么会用那么决绝的方式让叶寒从此生活在噩梦中。我恨他们,那个女人,没给过我一天的母爱,却让我替她成功的报复了叶寒。这一切真的很无聊。很无聊。真的。

我离开了那座城市,有我亲生父亲和母亲的城市。我没有给叶寒留下一个字,只是把那个装着照片和信笺的盒子放在了他书房最显眼的地方......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762215/475037644.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