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心随梦飞杂志 > 第2期 > 青草的声音冰凉 ——作者:王运用

青草的声音冰凉 ——作者:王运用

[更新时间]2010-03-06 21:04:32 [字数]4982[作者]笔走天涯.

 

 

 

//王运用

 

 

除了灵魂本身    还能是谁

与羊相拥   在理性不能到达的地方

羊吃草的那个位置    声音冰凉

 

西安半坡遗址的羊骨头

已演化出羊和牧羊人的故事

想象令人心生感动

 

历史若水   祖先逐水草而居

不经意的民歌    把羊比做爱人

柔柔的鞭子轻轻地打在羊身上

羊早已是牧羊人家庭的成员之一

 

其实   当历史还处于蒙昧的时刻

羊和牧羊人的血就已经流在了一起

流出了中国炎黄子孙的伟大

 

           

 

原本是要复苏的灵魂    奴隶社会

王族显贵    常把羊作祭品

受难的羊为扭曲的亡灵超度而哭泣

神在打坐   细数念珠  

牧羊的奴隶   和羊一同打入地狱

 

请问

数万年之后   流入滔滔王朝的梦

被风吹散的时候

生命的浮影该是如何的释放?

 

一朝朝一代代  羊及牧羊人

痛苦的心灵正被巫术的魔掌刺穿而流血

孤独的血    滴落在广袤的大地上

长成了中华民族鲜艳的牧草和文化

 

其实

血流尽了长出来的青草并不冰凉

 

 

 

 

历史推进到了汉代

 

北海牧羊的苏武

北疆逆风行走的羊群

羊陪伴孤独在饥寒里消磨

渴饮雪   饥吞毡

羊成了民族英雄的见证

 

横笛悠悠    漫漫北风嘶哑地吼叫

漫漫穷愁    十八年没有回声

 

翻开牧羊人的档案

漫天飞舞的雪花

一宗接一宗

宿命的羊  

荒凉与悲怆写满一生

 

        

 

羊为生存爬行   风起时

庭草绿了山坡   阴山下

牧羊人的鞭子落在草叶上

 

敕勒川里    风吹草低

人显得很小很小

牧羊人蹲在生动的画里

听风起风落   看日月翻滚

 

牧羊人把酒斟满海碗

夜晚枕着羊腥膻睡觉

醒来时   把歌唱得又宽又远

 

牧羊人是草原上的一棵草

羊是草原的主人

 

 

 

回家的羊缘溪而行

羊吃草   将身子埋在草的深处

犄角在太阳底下闪光

溪水叮咚作响的地方

牧羊人把梦做得又圆又长

 

秋天说来就来   秋天很美

天空很高    树木开始落叶

之后是凄凉

 

羊和牧羊人天涯咫尺

不知道谁比谁更加无助

 

            

 

羊在夜里行路

因为路有很多分支而走走停停

牧羊人寻羊的呼声落在远处

风吹得更远

 

走失的羊成了牧羊人的牵挂

沉沉的夜晚造就了事理的复杂

黑夜的宁静掩饰了纷繁的现实

当凌晨来临时

牧羊人在叉路口上思索

 

为寻找羊及理智   牵挂与沉默

不知道哪一种是更险恶的陷阱

 

         

 

有人顺手牵走了吃草的羊

无辜的羊满脸泪痕

 

羊知道这个世界不值得信赖

而且   未来的路上长满荆棘

甚至于拐角的地方还暗藏杀机

它只好小心翼翼地望其项背

绞尽脑汁到法庭上去做伪证

让牵羊的人把谎言编造得天衣无缝

 

牧羊人丢失了羊

寻找到很多蛛丝马迹

却找不到确凿的证据-------

只可以捕风捉影

 

顺手牵羊的人心安理得

他说   牧羊人  你敢来么?

 

 

 

一支老羊垂死的愿望是想见见真主

真主的眼光比人看得更远

 

夕阳西下   牧草枯黄

羊埋头肯下冬天到来之前的最后一棵草

孤单的影子   踽踽地走动

脆弱的目光需要一根拐杖

才能走回羊圈

 

黑夜的风像后视镜般的带动岁月

牧羊人依旧是一双发潮的眼瞳

牧羊人在羊圈里点燃三炷香

想让垂死的老羊看到光明

 

主啊  你说

羊的来世还做羊么?

 

帐蓬外的牧羊犬

不停地“汪汪”

可惜牧羊人听不懂

 

        

 

大雨过后

牧羊人伫立在风口

手捧羊皮书    读自己的部落

北风以北  

梦境难以抵达的高度是羊的姿势

无论走在哪条路上

都深深地感到一种呼唤

 

春夏秋冬   盛衰兴旺

是四季轮回的幻影

牧羊人所牧的羊行走在道路上

羊群走过的地方扬起自己的沙尘

燃烧的足迹点燃了内心的沉默

牧羊人突然把自己形象升高-------

 

牧羊人双手把羊高高托起

让太阳的光辉伸展开来

他和他的羊

发出心无所止的叫喊

 

 

      

 

羊皮袄穿在牧羊人身上

温暖了他的羊群   和他的部族

还有比北疆更北的方向吹来的风

 

羊皮袄蜕变于羊   比羊更坚强

且能让风雪放下屠刀    立地成佛

 

羊恪守于草山

牧羊人恪守于羊

一件羊皮袄随大山飘泊

直到守望的青草

在季节的根部逐渐萎黄

 

羊皮袄诞生在生和死的洗礼之中

春寒料峭    牧羊人守候的母羊生产

羊皮袄便是温暖的产房

 

天长日久   能抵挡严寒的羊皮袄

生生死死   只有它知道

羊和牧羊人是如此的苍凉和悲壮

 

           十一

 

惊滔骇浪  挡住了牧羊人的去处

地老天荒   诚惶诚恐

牧羊人孤独无援

 

夕阳震动了四周的寂静

只有一只羊皮筏在江中漂流

 

牧羊人收拾天空的黯淡

他奔走   脚步却被道路束缚

 

羊皮筏啊羊皮筏

牧羊人的救命之舟

羊把身子走失在草原

血流尽了之后

又把几滴清泪洒在江滩和水路

 

风从江面上吹过

牧羊人躺在羊皮筏上  

恨不得   把身子变成一座桥

让所有尘世的过客    来来往往

 

不是为了答谢

是为了让这羊皮筏亮起一盏灯

永远在波涛起伏里

闪动

 

       十二

 

头羊从山顶摔到谷底

头羊躺在牧羊人怀里

他弯弯的犄角从此照不见太阳

折断了筋骨   不吃也不喝

 

牧羊犬守护的草甸子上

牧羊人用温暖的身子

去打动头羊沮丧的心  以及

头羊心灵深处的疼痛

让生命重新振作起来

 

头羊躺在牧羊人的怀里

黯淡的目光看着远处的道路

心里想着闻所未闻的往事

和滑腻的青苔

还有   还有什么人

所唱的深沉感伤的歌

 

头羊啊头羊  你不能走

山坡上吃草的羊离不开星星

山鹰翅膀的扇动

是上苍在为你安魂

牧羊人不会让风和露水把你带走的

 

无论这姿态倾注有多久

你永远是牧羊人虚名如铁的子女

 

 

 

          十三

 

一滩静静的草原     和一盏

很远很亮的太阳   在一江春天里

不断地奔流     一群向东的羊和一阵西风

把牧羊人照耀已久

 

心爱的牧羊犬带走了牧羊人的一支歌

牧羊人夜夜怀念

 

仿佛就是去年  

   还轻轻地触及牧羊人的目光  

今年的世界   就少了

一半的光明和想象

 

牧羊的人老了

他只能凭感觉眺望天边的晨曦

他的手杖是天上飞翔的鹰

   依然在他的左边或右边走动

 

命运是一口深井

世界万变不离其中

牧羊人没有子女   没有遗产

生命就由羊寄存

 

牧羊的老人走了   永远地走了

一些身穿羊毛衫的人或者穿羊绒大衣的人

没有伤感   无动于衷

现场狼藉  

只有高天白云在评述--------

 

 

      十四

牧羊人虽然走了

但牧羊人的声音仍在高山上生长

晋。葛洪的《神仙传》里说

牧羊人在山中一觉醒来

他点铁成金   叱石为羊

他能够化腐朽为神奇

 

悠远的白云如歌   昼夜不舍

牧羊人的骨骼里有昆仑山的石头

和草原上的青青的时光

牧羊人的脚步是太阳也是月亮

他的血最先沸腾又最后冷却

冷却成草原上的一棵草

 

 

           十五

 

草原浩大

羊低头吃草

羊群被雨水驱散

诗人打马过草原

青草的声音冰凉

 

作者地址:深圳宝安区桃源居411104王运用518100

电话:0755  83879320

作者简介:信箱:wang-yunyong@163.com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749385/417893082.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