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苦菜花 > 第11期 > 第四部 : 泣鬼惊神

第四部 : 泣鬼惊神

[更新时间]2011-08-10 09:00:05 [字数]14426[作者]刘文忠

第三十二章 人造黄河

       公社党委书记工作队长爱爱一听说刘云海去挖二黄河,脸色马上由阴转晴,对刘青山说:“大叔呀,云海去挖二黄河,受苦受累,家里的事情就不要影响他在工地上的情绪,再说,这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个别人瞎咋呼罢了,我们工作组不追究。只要云海在工地上表现好,立了大功,将功补过呀!”

      

        侯来财在会上揭发刘云海的事情,很快就传到了云海的耳朵里。刘云海晚上收工睡不着,前思后想,自己做错了什么,没有呀!

        老父亲是一根肠子通到底的人,从小就教育自己,饿死不揪别人的一个葱叶子,穷困死也贪污别人一文钱。

        不要说没有人看见,头上三尺有神灵,时刻看着你呢!

        土改时,自己家是中农,也没有分地主一分地,也没有要一分钱的浮财。农业生产合作社时,没有多占过一分钱的便宜,侯来财等孤寡和光棍汉没有农具,土地荒废的人家,哪个合作社都不要,是自己把他们吸收进来,过了几天好日子。

       人民公社成立时,自己也是积极主动,问心无愧,没有多吃一口饭………

       “ 唉------”云海一声长叹。

         云海想起来的时候的情景。

 

天刚蒙蒙亮,他二叔,走了!一声吆喝,几个身穿白茬皮袄的年轻人,身上背着花棉被,被子中间横捆着扁担,穿过扁担的俩头绑着红柳箩筐的年轻人,早已等在村口。

 

      他们气沉丹田,冲着后来的年轻人大声吆喝,相跟上,走哇!

 

       二十几个精壮的大汉走出各自家门,清一色千层底儿的棉鞋,头上戴着里外发热的纯狗皮帽或者是俩耳朵全部放下的狐皮帽,最次的也是羊羔羔皮帽帽。大裆黑棉裤扎着大红裤带,大偏襟棉袄下面露出红裤带的俩个头儿,他们狠狠嘬两口烟叶子,然后麻利地把烟锅儿在鞋底上一磕,走!朝村口望了俩眼,踏着地上的冰渣儿。

 

      一行人悄无声息地消失在苍茫的晓色中……

开挖二黄河水一项规模宏大新水利工程,最宽的开口处五十多米,深度二米,火烧桥人民公社长度近二十里,云海他们大队有50米工程。

开挖二黄河也不例外,全靠人海战术,所有的青壮年都开赴工地参加会战。

人住在骡马圈,吃的黑馒头。

先前来到民工,还能找到个住处,云海他们是后上来的民工,工地附近连骡马圈也没有了,就近找一个地势高一点地方,开挖一个长方形坑,上面用红柳蒿草盖上,人就住进里面的:“地窨子”。十冬腊月还好,一到春夏刮风下雨,泥泞潮湿蚊虫肆虐。

 

 

             “为人不做亏心事,不怕半夜鬼叫门。”太劳累了,由不得云海胡思乱想,沉沉地睡过去了。

 

     总长230公里的内蒙古河套灌区总干渠工程,俗称二黄河。

那种战天斗地的豪迈气慨与英勇精神,令人心潮澎湃,荡气回肠。可以说,开挖二黄河是河套人的长征。

那种伟大的新长征精神也已成为世代河套人民乃至中华民族的一笔巨大而宝贵的精神财富。 河套平原得益于河水的灌,所以自古就有河百害,唯富一套的

河套平原得不到河水的灌,受干旱少雨的候影里早已成了大漠荒原,能成的塞北粮。因此,也有人这样说:水利,河套;水利亡,河套亡。


  河套平原上水利工程的修建源于朝末期,当时,一批有之士在荒政策的鼓纷纷来到河套地,利用河套平原得天厚的地理优势,大力开挖渠道,植,丰。到民末期,河套大地上已开挖了直接从黄河上口引水的十余大干渠,灌土地面360多万


  然河套平原的水利起促使了河套地经济,但由于河套地的所有渠道都是直接从黄河上口,靠自流引水来浇灌土地,闸门等水工施,不能控制水量,所以,各渠道的引水常常受到河水流大小变动的影水量少多渠道水,常常造成旱灾;水量大,洪水又常常渠道淹良田而形成洪灾害。此外,由于河行河主流常常徙不定,各渠道引水口常因此而淤积报废,故需年年组织大批强壮劳力去捞挖引水口,土方量动辄数百万立方米,已成了河套人民的一大担和苦差。

1957国家投资3亿多元在河套地区兴河三盛公水利枢纽工程、干渠水利枢纽工程等大型基建目,河套灌的多口自流引水体系全面底地改造成引水体系

19581115二黄河渠道土方工程始了施工。二黄河宽有五十多米,需要土方工程1977万立方米。些土方都是由几万民工一,再一筐一担地肩担背扛出的。

三年经济难时期,广大人民群以一愚公移山的精神,地斗,硬是出色地完成了干渠工程的大施工任,可谱响了一曲前不古人,后不见来者的千古!

各旗民工要按照、排、班等事化组织形式去分工作,施工中展了工具改革和劳动竞赛等活

刘云海分配到红柳村一营一连一排,都是二十出头的棒小伙子,带工的公社副书记,知道云海领导有方,有能力,就任命云海为副排长,正排长由红柳村民兵连长担任。

一开拔到工地,发现冻层达1多厚,所以干渠的土方工程中有一半左右的土方量是土方。没有雷管炸,人工用等工具刨挖谁知道,一稿下去一个白点点。从一早晨干到中午十二点,只挖开一个小坑坑。

云海忽然想起一个办法,让下午上工地的时候,每一个人拾一抱枯草烂树枝。

下午上工的时候,一个排三十六个人,一人一抱,就是一大堆。云海让人们把材火填入上午挖出的坑里,点着了。

十冬腊月,在滴水成冰的季节,忽然有人在工地上点火,周围的民工都跑来烤火,公社指挥部总指挥赵黑子立马来到了现场,抓搞破坏带头烤火的民工。

全副武装的公安人员,拘捕了刘云海,驱散了烤火的民工,把刘云海带到了总指挥部。

云海到了总指挥部,极力辩白:“我们是为了工程进度快,不是烤火!”

云海的辩白,引起了一个正在绘图的一个工程师的重视,他问道:“你有甚又快又省力的?”

“我是想到冬天埋死人阴阳破土的办法……..

“什么,在工地上讲阴阳埋死人!”赵黑子一跳丈二高。

当下就要开现场批判会,被那个工程师拦住了。

他细细地听了刘云海的想法,紧紧握住了云海的手说:“我看行!”

那个工程师又把云海的想法,心平气和地告诉了赵总指挥。

赵总指挥说:那就试试看吧。”

天黑了,云海和那个工程师来到工地上,那些材火还在,一下午进展不大,只是扩大了坑坑。他们俩个把材火点着,再撒上一层土,再覆盖上一层材火,离开了。

第二天,云海和那个工程师约定,早早来到工地,那些被烟熏火烤冻土,消融了不少,几个小伙子下到坑里,挖出来消融的土,好家伙,比三十六个人俩天干的土方还多。

云海又提议,将冻下的湿土方先,再用等工具将悬空的打下背出此法大地提高了掘效率,后被人送了一形象而生的名黑虎掏心法。

云海为工地开挖动土想出来了好办法,立了大功,全面推广,加快了工程进度,总指挥赵黑子奖励了云海一个一斤二两面的个黑面馒头。

   这真是:大白鹅鹅花脖颈,庄户人家的娃娃火一样的心。

第三十三章泣鬼神

上面的冻土方一般l米深左右便出了地下水泥水方是人工最难挖的土方。当时工地上的抽水很少,不能足抽水的需要,

云海他们站在泥水中锹将水下的泥水,再放入漏的筐中担出去因此效率低,人日均出量不到立方米。而泥水方量就占干渠土方量的三分之一。工地上还没有水裤,也没有橡胶水鞋,人赤腿站在水中作

现在是在冬季,人站在有冰的寒水中,多人因此而落下了关节炎、腰腿疼等毛病,有的人甚至因冰冻过头了而失了生育能力。

早晨出来时,把冰冻的那一段干完,地下水往外冒,全靠叠坑子。这个坑挖开,把那个坑里的水放过来。干活的人没有雨靴,每天人泡在阴冷的冰水里,再加上活累,一完工,再壮实的小伙子,也要活剥一层皮。

       除了正常的干活,经常举行早战役,晚突击,不是说神话,有的民工在一边担土一边睡觉,摔在了水坑里还不清醒。

 二锹就装满一箩筐,重量有几十斤,俩箩筐土重量超过百斤,还要爬上一百多米高的坡,三四个人一组倒着往上担,一天马不停蹄干十七八个小时。

工程的劳动强度是超过了人的极限的,人性在这里扭曲。高音喇叭每天数次公布工程进度,有特殊的力大无穷:标兵,一个人干几个人的活。带工领导就要求其他民工向他看齐,延长工作时间,加大监管力度,甚至采取批斗等措施。

  一天干下来灰头土脸,不如传说中的牛头马面。

热火朝天的工地上,民工们相互作、相互学习、相互竞赛等方式去完成劳动。红柳村和樊三疙梁村展开了劳动竞赛,云海他们每次都能获胜。工地上大喇叭表扬了红柳村,云海他们非常高一定要保持先进。樊三疙梁的年轻人不服气,足了一股,下心要在下次竞赛中力


  了赶度,激的干,隔上一段儿时间,各工地就要举办一次放星活,在放星期,各公社的党干部带头大干苦干,白天黑夜连轴转,不休息。

在活中,有的民工一天一夜竟能担泥土20多方。

想想当时的情景,在隆冬的荒郊野外,茫大地上沿着一条线笼起了一堆又一堆篝火,点亮了一又一明灯,成千上万的人鼓足了干,担着一筐又一筐沉重的泥土在其中回穿梭,奔流不息,其面是何等的壮观!

真可以说是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战斗,

每天早上天一亮人便赶到工地干起了活,天黑看不了才收工回家。冬天因天短夜长还常常要挑灯夜到很才休息。

而且在后成了一雷打不习惯,就是收工,每人再在自己的筐中装上最的一担泥土,再用全身最后的力气将其担到渠堤上去,最后才回工棚去吃休息,此担土被人戏称为英雄担。

繁重苦的劳动吃得也极为简单,一天只有中午、两顿饭,早饭没有。每顿饭不是几硬梆梆的窝窝头,就是用糜米或稻褙子米加上些土豆、白菜叶熬成的一盆菜粥,人几乎都吃不,每天基本上是在半饥饿状态中去干活的,管如此,但人的干仍然大。

只有时,也可吃上一顿纯小米做的干

河套灌全新的一首制有引水体系的建立,根本上解了困河套灌多年的防洪、抗旱问题而使得河套农业、河套经济从此走上了一条稳展的大道。干渠工程竣工行后,除了担着河套灌18大小干渠的引水、配水任外,起到分洪防洪的巨大作用。       

河套人民所带来利益巨大河套人的精神力量更是无法估量。

有人说开挖二黄河是代的新征精神

云海在挖二黄河时累下来疝气,风湿性腰腿痛。

这正是:响了一个硬雷打了一个闪,雨水水流不过泪蛋蛋。

                 第三十四章 绝招

          云海他们没零没整干了二个半月,离过大年还有二十天,从工地上轮换回来了!你看看他们这帮小伙子,一个个脱了人形。

          头发虽然都是刚刚理过,一个个枯黄发焦,脸色憔悴。二十多岁的小伙子,看上去也有四五十。有的小伙子腰腿痛厉害的,腰都直不起来,弓着腿,走路像喝醉了一样踉踉跄跄。

           衣服早已烂的丝丝缕缕,裸肩露肉。泥水和汗水的印痕斑斑驳驳,根本看不出原来布料的颜色。那白茬子皮袄也是满身开花,露出了团团羊毛,一疙瘩一疙瘩的向外翻着。

           腊月的天,冰天雪地,滴水成冰,人呼出来的气很快就在眉毛,眼睫毛,皮帽子的帽檐上结了霜。

          铺盖卷上油污闪亮,老远就可以闻到廋臭的味道,只有那箩筐扁担使用坏了压断了,在声声叹息中扔了。

         可是他们是一群活灵灵的人,眼睛闪闪发亮,说说笑笑,打打闹闹,一路路小跑跑。

         是啊,多少天了,在那个浑身僵痛,饥肠辘辘中,做一个梦还是甜甜的。

回家了,见到了父母,见到了孩子,更是见到了娃娃他妈,“哈,哈,哈……..”多少人多少次在梦中笑醒。

 

如今,我们真的回来了!

         云海放开了嗓子,亮亮地抖出来几句爬山调:

        

         “黑頂頂的头发白各凌凌的牙,

         想亲亲想得眼睛花。

 

        想妹妹想的心发慌,

        刮起一苗沙蓬当成了狼。

 

       想你想你真想你,

       叠窖子扛起个大铁锤。”

        当云海唱到这里,把个三娃娃羞得满脸通红,笑着扑上去就要打云海,被云海巧妙地躲过了。

        是啊,一上午把冻方干完了,人们稍微休息了一会。到了挖水方,需要叠窖子了,三娃娃靠在一个大冻土块上,迷糊着了,梦见了老婆香香朝他袅袅地走来,他一把抱住。。。。

        “嘟----  ---- ----”云海吹响了开始干活的哨子。

        “三娃娃,快醒醒,叠窖子啦!”不知道谁大声喊道。

        “啊?!”三娃娃从甜蜜的梦中惊醒,扛起了大铁锤跳下了工地。

        “梦梦想媳妇了吧!”在人们的哄笑中,三娃娃羞羞答答把大铁锤扛到了工地上面的放工具处。

     

          云海一些人来到了村口,天已经大黑。

出来迎接的不是自己的家人,而是荣升了大队贫下中农协会主任的候来财和一伙民兵,打着手电走来了。

           侯来财歪着脑袋打量一下这些从挖二黄河归来的人们,看着他们一个个土头土脸,破破烂烂,就像叫花子一样,嘴角上露出了卑视的目光,连个招呼也不打,直冲冲朝他们走过来。

          “刘云海,工作组叫你。”侯来财冷冰冰地抛过来一句话。

           “什么,工作组?”刘云海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楞楞地问道。

           “等我回家后放下东西,我再去找工作组。”刘云海没有好气地回答。

            “不行!一分钟也不行,工作组早已在大队等你了。”侯来财说完一挥手,几个民兵一拥而上,不由分说把刘云海推推搡搡地架到了大队俱乐部,临时的审讯室。

            “我犯了什么法,不让我回家?!”刘云海大声地呼喊着,抗争着。

             审讯室里生着头号大火炉,炉火通红,连炉子的外壳也烧的发了红。刘云海被民办架着在火炉旁边烤,不一会浑身冒汗,烂皮袄,破棉衣都脱了下来,只剩下贴身的衣裳。

这贴身的衣服也发出了焦糊的气味,云海也耐不过热,脱了下来,只留下裤衩遮羞。

           刘云海经过这么一烤,晕晕乎乎,肚里的火就要把五脏六腑烧焦。

           “妈呀!”一声惨叫,昏了过去。

          “热情招待”过后,开始“冷静思考”。

          刘云海又被架出去,在外面靠墙一丝不挂地站着。

           寒冬腊月,滴水成冰,白毛风比刀子还厉害。

         原来,这是侯来财在爱爱的暗示下,发明的一种对付“四不清干部”和地主富农反革命和坏分子的“绝招”-----热情招待和冷静思考。

         那些人在这种绝招下,用不了几个来回,都交代了“罪行”,连旗里的四清总团也很赞赏他们的做法。

        “热情招待”和“冷静思考”,就一个来回,刘云海彻底的垮了下来,迷迷糊糊地说道:“我全交代,”就昏迷过去了。

         侯来财喜滋滋地跑到里间的屋子里,向工作队长爱爱报告:“拿下来了。”

          爱爱一挥手,不冷不热地说:“下去吧。”

          “啪!”的一声,刘云海被二个民兵架着,被重重地摔在学校教室冰冷的水泥地上。半天缓不上这一口气,耳朵嗡嗡地轰鸣着,不知道是冷还是热,浑身一会儿犹如被千万条火舌舔着,一会儿又像调入万丈深的冰窟窿。

          “啊!”的一声,才把心中的火和冰释放出一部分,稍微好受了一点点。刘云海慢慢地睁开眼,发现身边围着不少的人。有几个现任的生产队长,大队会计,还有大队党支部书记张五仁。

          这几个月,云海他们在挖二黄河,村子里开展了“四清”工作,凡是有问题的干部都要“上楼”交代问题。

         特别让刘云海不明白的,有几个“四类分子”也和他们关在一起。

         教室门突然被打开,走进来俩个民兵喝到:“地主分子卢毅,出来交代问题。”

         靠着墙角的卢毅,正在发着高烧,说着胡话,爬了几次都没有起来,被民兵架着走了。

         原来,地主分子卢毅,解放前当过傅作义部队的警卫连长,怀疑私自藏有手枪,已经“热情招待”俩次了。

         “地主分子卢毅,你要老实交代,今天是最后一次机会,把藏手枪的地方说出来,将功折罪,不然的话。。。。。”侯来财加重语气,又把卢毅往通红的火炉边推。

          “别。。。。。别。。。。。我交代,在我父亲的坟里。”卢毅奄奄一息,用尽了力气回答。

          “好哇。”坐在里屋里的爱爱听到了手枪藏在卢毅他父亲的坟墓里,怕夜长梦多,失去了立功的机会,就要连夜去起枪。

           有一个民兵说:“卢毅他父亲的坟墓在沙窝里,没有路,只好步走。”

           侯来财说:“你脑袋里进水了吧,生产队有的是马,拉几匹来,咱们骑马去。

          

           一行人骑着马,把卢毅双手捆在,拉在马后,直奔卢毅他父亲的坟墓。

           不一会儿,到了墓地,人们七手八脚把墓打开,老人戴的眼镜,手上的金戒指等不知道被谁抢走了。

          把干骨头抛洒了一地,棺材也底朝天,没有找到手枪。

          “手枪呢?”侯来财一行人围着卢毅,凶神恶煞般地逼问。

          “我。。。。。我胡说呢。”

           “王八蛋!”爱爱破口大骂,让侯来财把卢毅栓在马鞍子后,照马屁股踢了一脚。

马受了惊,飞奔起来,卢毅被马拉倒了,在秋天没有犁过的玉米地里,玉米茬像锋利的尖刀,马后,留下了黑紫色的血迹。

           

这真是:铜勺勺放在铁锅里,磨不完你也要活剥一层皮。

               

          第三十五章   绝算

              王英听说云海就要被轮换回来,估计天黑就要回来,早早地做好了猪肉烩酸菜。可是怎么也等不到人回来,连续出外瞭了好几回。

             屋里点上了灯,四喜在做作业,心里想着父亲马上就要回来了,可以看到自己又得了百分,心里美滋滋的。

           正在这时,三娃娃像一阵风,刮进了四喜家。

           “云海嫂子,云海哥被工作组叫到了大队学校,说是有什么事情,我也不知道,过来告诉你们一声。”

           三娃娃说罢,头也不回,急急忙忙回家看老婆娃娃去了。

       

          王英一听,知道工作组叫人事情不妙,十有八九不是好事情。到隔壁告诉了公公刘青山一声,拉着儿子四喜的手直奔大队学校。

          谁知道,爱爱和侯来财一行人去挖卢毅家的坟,工作组当家的不在。通过看学校老工勤知道,刘云海被关在“上楼”干部和四类分子那个教室里不让回去。

           究竟是因为什么,谁也不知道。

           王英知道多说也没有用处,只好回家把饭菜热好,又拿了一床新棉被正准备给云海送去,公公婆婆和大哥玉海嫂子翠翠也来了,一家子急得团团转,谁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眼前最重要的是,把饭送进去,把被子送进去,不要让人受罪。

          一家人急匆匆来到了大队学校,“上楼”的四不清干部在下楼之前,是不允许与家属见面,以免串供。

          碍着刘青山的老脸,下夜的工勤老汉在千难万难后,答应给刘云海送去饭菜和棉被。但是有一条,家人一律退后,不要给他招惹麻烦。

         

          第二天,大队工作组召开全大队社员大会,爱爱宣布,卢毅抵抗四清运动,畏罪自杀,召开批判大会,永世不得翻身,再踏上一万只脚。

刘云海等五名四不清干部正式“上楼”,接受审查。

开完批判会,卢毅家里的人,给卢毅卷了一块芦苇席子,草草掩埋了。

 

刘云海被审查后,与家里隔断消息。

在红柳湾一队,爱爱发动社员揭发刘云海的罪行。

政治上,是国民党伪警察,有人作证,一直是个放马的,手上没有血债,也没有参加过什么坏道门和组织,很快过了关。

思想上,没有人揭发有落后反动的言语,过了关。

组织上,以前担任过生产队长,已经有二年不干了,也过了关。

经济上,没有人揭发有贪污和多吃多占,会场上好一阵子沉默。

突然,侯来财跳了起来,眼睛色迷迷地看着昏暗的煤油灯下做针线的妇女,显示出来了一幅当官的派头,拿腔做调地说:

“刘云海人咱们暂时还是说不出有贪污和多吃多占,可是他们家的鸡每年把生产队麦子刨的不少,人不贪污,鸡糟害队里的不能不算。”

“哈-----------”人们哄笑着,不知道是谁在说:“管天管地,你还要管住公鸡刨地。”

   爱爱一脸严肃,一字一板地说:“就是要管一管,鸡是人管理的,你管理不当,糟害了集体的庄稼,根源是鸡还是人?大家伙好好想一想。刘云海家的鸡刨了集体的小麦,肥了他们家的鸡,生产队的粮食少收了,责任还能往鸡身上推吗?”

  “段绵山在不在,你这个小队会计给算一算,一只鸡刨半分地,十只鸡半亩。半亩地打多少斤小麦?”

   “报告队长,我们队一亩小麦单产360斤,半亩是180斤。”段棉山战战兢兢地回答。

   “好!”

    180斤小麦能种多少小麦?”

    “六亩。”

    “一亩380斤,六亩多少斤?”爱爱步步紧逼。

     2280斤。”

     “折合多少钱?”

      “交公粮每斤一毛五分钱。。。。。”

爱爱怒发冲冠狠狠地说:

       “别算了,刘云海交公粮了吗?没有!他肥的是自己,受害的是集体,按自由市场价算,一斤小麦一元钱,就是2280元。”

      “刘云海家里的来了没有?”爱爱大声地喝道。

      “来了,来了。”王英连忙答应,一个人站立起来。

       “服不服?”爱爱软中有硬。

       “什么,服什么。。。。。?”王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服!”一个声音在会场上炸响。人们回头一看,是刘青山老汉,抖着花白的胡子大声应答。

       “好!把帐记好了,全部退赔。”

       “只要你们把人放了,明天就退赔。”

        “不能呀,那是你和我妈妈的棺材钱和生活费呀!”王英哭喊着。

         “姩人人呀,救命要紧。”刘青山老泪横流。

        

          第二天,刘青山拿出来压箱底,积攒了一辈子的一千五百元,又把鸡,猪,羊全部卖了,还是不够,差一百元,翠翠从娘家借了一百元凑足了2280元,交到了生产队现金保管哪里,开了收据,交到工作组爱爱手里,才答应放人。

      这真是:粉眉黛眼笑嘻嘻,善眉善眼吃人哩。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740973/995687584.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