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苦菜花 > 第11期 > 第六部: 惊天大案

第六部: 惊天大案

[更新时间]2011-08-10 09:08:12 [字数]14266[作者]刘文忠

第四十一章  惊天大案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红柳村路边的老柳树的树干上,用报纸上的题标:毛主席万岁,和打倒刘邓陶,经过剪接对接,组成了一幅反动标语:

打倒毛OO!

红柳村发生了十二级政治地震,警车呼啸,警察遍布每家每户,进行侦查。特别调查组一行四十多人进驻了红柳村。

红柳村的四类分子成了重点调查对象,不分白天黑夜进行审问,能够用到刑法都用到了,上楼“坐土飞机”,“凤凰背翅”,”“热情对待冷静思考”等办法都不新鲜了。公安局有了最新的,科学的审讯办法,还是没有找出犯罪嫌疑人。

 有几个重点嫌疑对象,已经快不行了,奄奄一息。

 审讯工作没有结果,犯罪嫌疑人没有踪影,红柳村成了谈反标色变的程度;连三岁的娃娃,八十岁的老头也要过堂,交代近期的活动,交往的人,一天二十四小时要有人证明。

   谁也没有料到,同样的做法,同样的地点,同内容的反标三天后又出现了!

    这下子惊动了巴达盟军事管制委员会司令员余红军,亲自批示:严抓快打,迅速破案,回击反革命的挑战。

   派遣了强大的公安力量驻扎在红柳村。

    四类分子又到了风口浪尖上,彻夜审查;又历史问题的排队过滤。云海弟兄俩也成了嫌疑对象,在大队里办学习班,不分昼夜在审查,连家人也不让见,隔离起来。

 

     专案办公室里,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在哀哀地哭泣。

     工作队长走过来,一本正经地说:“姑娘,你来干什么,有什么委屈讲出来,工作组会给你作主的。”

      这个女人哭得更厉害了,抱着头从办公室哭着跑出去了。

      工作队长对这个女子进行了简要了解,这个女人叫牛粉花,二十九岁了还没有成家,有的说是因为家里是地主成分,影响了成家。也有的说是这个女子是个高中毕业生,眼高手低,错过了最佳的婚期,成了剩女。

      不管怎么说,在河套地区三十岁左右的姑娘很罕见,物稀为贵嘛,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话题。

     工作队长立即召开了驻队工作组紧急会议,全面详细地了解了牛粉花的情况,责令大队妇女主任做牛粉花的工作。

是什么人胆大包天,敢在如此强大的运动中写反标!

一时间谁也说不清,红柳村的天塌了下来!

     正在这时,牛粉花又披头散发朝大队部走来,工作队长点头示意,让妇女队长把牛粉花迎住,到另外一间小办公室去。

     妇女主任把牛粉花迎在了小办公室,让了坐。牛粉花哭着不坐,要找工作队长。

     妇女主任把工作队长请到了小办公室,牛粉花哭的更厉害了,二个肩膀在上下抽动。

     工作队长耐心地开导你粉花,和蔼地说:“别怕,闺女,是谁欺负了你,包括工作组的人员,说出来,我会为你作主的。”

      “不。。。。不是。。。是 ,是。。。。。”牛粉花吞吞吐吐欲言又止。

      “喝一口水,缓口气,有什么大胆说出来,相信组织,相信工作队。”

    

在小学校的另外一个教室里,讯问正在进行。这里被讯问的都是有历史问题的人员。

刘云海和刘玉海当然也在其中,因为这哥弟俩参加过伪警察,四喜根据历史事实,多次在会议上据理力争,父亲和大爹都参加过傅作义的和平起义,属于起义人员,可是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审查批判首当其冲。

这不,因为红柳村出现了反标,他们又被叫到大队部讯问。

只见,最近参加全盟贫下中农代先代会的侯来财神气活现,一屁股坐在了主审位置,把桌子拍的噼啪响:

 “刘云海,我知道你小子对社会不满,四清赔了钱,文革挨了斗,仇恨报复,反标一定是你写的!

“说不说,说出来宽大处理,不说,嘿嘿。。。。。”

侯来财从腰里解开了真狗皮鞭子,鞭子的梢上牢牢地拴着一个金钱,挥舞着呼呼响,就要从云海身上抽去。

“住手!”

一个公安人员架住了侯来财的胳膊,真皮的狗皮鞭子没有落在云海的身上。

“老侯啊,不能随便动私刑。”

这真是:料面洋烟本是害,坏了心的豺狼是出奇的坏。

 

          第四十二章  酸涩的黑枣

      

     “我。。。。。。我知道反标是谁写的。”

牛粉花一句话,如一声霹雳,把红柳村的天拨得云开雾散。四类分子可以回家喝口热水,有历史问题的人可以温热河套二锅头开怀畅饮了。

      是谁写的?快说呀。”

       工作组长布满血丝的眼睛发出了明亮的光彩,惊喜的心情无法抑制,几乎要蹦起来。由于身份的不同,角色的不同,加上多年的公安工作的冷漠和威严,表现出来少有的冷静。

      “他。。。。。。他是。。。。唉。。。。

      牛粉花又抽抽答答地哭了起来,最后放声大哭。

       牛粉花的嚎啕大哭,惊动了其他办公室里的工作队员,都纷纷前来看个究竟。

       牛粉花的哭声也惊动了侯来财,红头胀脸地跑了进来,气势汹汹地问道:“是谁欺负了你,我饶不了他!”

        一看见侯来财到来,牛粉花咬牙切齿地说:“反动标语是侯来财写的。”

       “是我写的,粉花,我要和你们站在一个阶级立场,这也是我对你表示的一片忠心呀!”

        侯来财洋洋得意地说道,故意把头抬的老高老高。

        反标是侯来财写的,红柳村的人谁也不相信,工作组的人也有怀疑。不可能呀,侯来财三代贫农,是大队贫下中农协会的主任,又是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的积极分子,最近还参加了全盟的讲用会。

        有人说,是地主分子牛满仓的美人计,拉拢腐蚀甚至陷害革命干部,要开批斗大会,严厉打击。

        工作组长老公安局长却不这样简单地认为,对反标的全过程进行了详细的了解。

       他没有把侯来财当场逮捕,而是一杯热茶,一盒好烟,“推心置腹”地拉起了家常。

     “老侯呀,我就不相信是你写的,你为什么要写发动标语呢,有什么苦衷说出来,组织上是会帮助的。你是三代贫农,又是大队的贫下中农协会的主任,学习毛主席著作标兵,有心里话掏出来,我给你做主!”

       “老局长呀,我是想有一个家呀,娶一个女人过日子。我知道自己长得次糙,年纪大了,四十出头。贫下中农家的女子根本看不上我。

只有牛粉花她看上了我,谁知道托人去说,老地主说什么我们不是一个阶级配不上我。我想,那不容易,我要和你们站在一个阶级,我就要表现表现,想到了写反标。”

        老局长心平气和,关切地问道:“你咋知道牛粉花看上了你?”

       侯来财满怀深情地说:“那天,红柳村开学毛泽东思想讲用会,我做完报告,坐在了人群中,正在煤油灯下纳鞋底的牛粉花,用麻绳子打了我一下,她朝我笑的好。。。。好看呀,你说,她如果没有看上我,会对我那么笑吗?我这辈子,只听见女人的骂,没有一个女人朝我笑,粉花就是看上了我。”

      “哎呀,我看也有点意思。”老局长微微一笑。

      “那你托谁去说的媒?”

       “四队的王桂花,老媒婆了,说一个成一个。”侯来财完全沉浸在娶老婆的渴望中,仿佛花轿进门,鼓乐喧天,鞭炮齐鸣,正要伸手去粉花的红盖头。。。。。

      “老侯!”老公安局长语气显然有点严厉。

       “说一说你是怎么写的反标。”

        “这个嘛,唉。。。。。”侯来财吞吞吐吐,有点不好意思。

       “也是怪我不识字,不会写字,只好把报纸上的大黑字剪下来,又对接起来。。。。。。”

        “第一次剪了几块,什么报纸?”老局长不紧不慢地问。

         “二块,前一块是内蒙报,后一块是巴盟报。”

        侯来财洋洋得意地回答。

         “ 那第二次你是怎么写的反标?”老局长顺藤摸瓜。

        “第二次也是和第一次一样,不过是剪了三块。是三块,因为剪错了,又剪了一块对起来的。”侯来财来了个竹筒倒豆子,见底清。

       “是这二张吗?”老局长打开了抽屉,拿出了装在档案袋里面的那二张从树干上揭下来的反标,递给了侯来财说道:“仔细地看看一看,是不是这二张。”

         侯来财大致地一看,说:“没有错,没有错,就是这俩张。”

         “老侯呀,你要再仔细仔细地看看,不要错了。”老局长又一次说。

        “一点也没有错,接口的地方还糊住了毛主席的像。”侯来财斩钉截铁地说。

         老局长把反标接口处照着太阳处一看,果然,毛主席的像被浆糊粘住了。

 

        真相大白,老局长把旁边记录员做好的记录递到侯来财手里,问道:“再有没有说的了,全部是事实吗?”

        “全部是事实,没有出入。”侯来财满口答应。

         “签个字吧。”“不会。”
“不会签字,按上个手印吧。”老局长冷冷地说。

        “再抽一支烟吧。”老局长给侯来财点燃了一支烟。

         “把手伸出来。”老局长命令侯来财

        “卡嚓!”手铐戴到了侯来财手上。

        “你们真的抓我呀。。。。。”侯来财泣不成声。尿流了一裤子。

        三天后,杭锦旗召开审判大会,宣布惊天大案已经破获,侯来财死刑,执行枪决。

        河套人把挨枪子美其名曰吃黑枣。

        对侯来财吃黑枣的事情人们议论纷纷,大多数说罪有应得,不过因为单相思送命不值得,这颗黑枣有点酸涩的感觉。

   这真是:头对着枪口脖子对着刀,舍上老命还是摸不着一根根毛。

        第四十三章 温馨之家

    云海已经是六个光头和尚到家,二枝花开放。玉海只有二个和尚,身边没有女儿。在刘青山在世时,云海就把二女儿仙珍过继给了玉海,玉海把仙珍当掌上明珠,十分疼爱,在那个苦菜半年粮的大集体年代,仙珍有福气,免受了许多的苦。

   云海家就不一样了,六个光头和尚,光吃的就是一个大问题。而且是一个比一个大俩岁,正是应了那句“半大小子,吃死老子”的话。

  生产队分得那点口粮根本不够吃半年,四喜和几个拿动掏苦菜铲铲的几个弟妹,一放学,分头出动,各奔东西,去掏苦菜。不能在一个地方,因为一个地方不够大部队掏挖,不如分散作战,掏挖的多。

   鲜嫩的人吃,老的苦菜和根根喂猪。

   苦菜的吃法就多了,在这个九口之家被发扬的淋漓尽致。

   首先是把苦菜拿开水烫个透,再凉水浸泡一下,挤进苦水,拿上滚烫的胡麻油在辣子上,凉拌着吃,奇香无比。把苦菜开水烫过,腌制酸苦菜就饭,那又是另一番滋味。玉米糊糊熬苦菜,高粱窝窝蒸苦菜,苦菜酸稀粥,一吸溜就是几碗。

四喜特别喜欢乡村的味道,一个时代是一个味道,总让他咀嚼不透,品尝不够。

   大集体时代的河套乡村味道,就是一碗酸粥,一瓶河套老酒;一杯川字牌砖茶;一袋浓浓的呛的人咳嗽的老旱烟叶子。只要你仔细闻闻,这些味道,酸,辣,苦,甜组合在一起,成了地地道道的乡村的味道。最难忘的,是那一碗酸粥的味道。

说起大集体时代,那一碗酸粥,养育了千千万万的河套人。那酸酸粥中透着甜,透着生活的乐趣。酸饭是内蒙古西部区民间特别喜食的家常便饭,味酸开胃、清凉下火。按照生产工艺的不同,制作酸饭的原料主要是糜子和黄米,以糜子为佳。

河套地区的酸粥,相传是山西河曲人走西口到河套的开始流传的。

山西河曲人吃酸粥还有一个故事:北宋年间,辽兵经常入侵。一次,老百姓正在淘米准备做饭,忽有辽兵来袭,老少丢下尚泡在水中的糜米尽皆出逃。几天后兵退还家,发现浸泡在水中的糜米已经发酵变酸,想丢掉又舍不得,将就煮熟,权且充饥。出人意料的是,做出的酸米饭精气凝聚、黄亮坚韧、异香袭人、酸爽可口,色、香、味俱全,人们顿时愁容化作笑颜。从此后,酸米饭便载入了河曲传统饮食文化的史册,世代相传,延续至今。

    “酸米饭”是河曲独有的,河套人喜欢的。酸米饭可分为酸粥、酸捞饭、酸稀饭三种做法。酸捞饭和酸稀饭,通常在夏天吃, 酸粥则是一年四季断不了的一口早饭。

    酸粥上面可以抹辣椒,芝麻酱,紅腌菜等。

    爬山调里唱:“山药酸粥辣角角红,你是哥哥的心尖尖上的人”。“喝酸米汤口不渴,想妹妹想的心难活”。

煮好的酸粥酸得纯正,酸得地道,河套人对它情有独钟自不必说,外乡人品尝后也是赞赏不绝。 

酸捞饭的副产品——酸米汤尤其值得一提,用笊篱捞过煮熟的酸米饭后剩下的汤,堪称酸米饭之精华。从中医养生学的角度讲,酸米汤具有益气、养阳、润燥、清热、解毒、防暑的特殊功效。

河套姑娘皮肤水嫩,这和长年累月吃酸米饭喝酸米汤有着密切的关系。
       吃酸米饭有两样好处,一是非常耐渴,早上吃酸粥,在田里干半天的活,也不会觉得渴。炎炎夏日喝一碗酸米汤特别过瘾,尤其在夏天割小麦时候,什么饮料也比不过这酸米汤。
     
每天一早上,酸粥的味道弥漫整个村庄。只要天气一转暖,大多数的男人们不愿意坐在自己的炕头吃这碗酸粥,而是端出来和邻居们一边叨啦一边吃。看看谁家的酸菜有味道,谁家的辣子辣。说说笑笑中,推推让让中,一大碗酸粥进了肚。

    不知道是什么人的规定,河套农村吃酸粥是一人一个碗。大人的碗是特别的大老碗,是平常的碗容积的三四倍,一碗饭就可以打饱嗝。

     王英做酸粥特别有讲究,第一次做酸粥,向别人舀一点酸浆作为引子。如果没有,需要自己用少许食用醋加温开水,在陶瓷罐浆米一二天,有点酸味了再做粥,然后把浆米汤倒出一小碗,其余全部倒入锅里,锅开了把米汤舀入陶瓷罐,加入米,再加入那提前舀出的浆米汤,放在热一点的地方发酵。

      煮酸粥,一要火慢,大了容易糊底。二要勤搅动,朝一个方向。三要水量适中,多了太软,少了发硬。妈妈做出的酸粥软颤颤,黄晶晶,有味道,四喜特别爱吃,乡亲们也夸奖王英的酸粥味道好。

“酸米饭”给家乡人心里刻上了印记,家乡人无论走到哪里,不经意间就会想起它,有一种情愫就会弥漫开来;“酸米饭”情结,其实是一种思乡情结。 是的,只要乡村还在,乡村的味道就永远不会消失!

为了全家人九张嘴,云海使出来浑身招数,半夜去离家三四里的沙窝里,西河湾开荒地,有时候一干到通宵。

    开荒地,一要挖掉红柳沙蒿,平整好还要一锹一锹翻过,打好地堰子,挖好淌水渠。开一亩荒地,要费一个月的时间。

    白天还不能耽误生产队的农活,稍微出工不出力,生产队长就要指责扣工分。生荒地只能偷偷摸摸种三年,头一年什么也不长,只能种黄萝卜,不费地。

    第二年种点黄豆绿豆养地,第三年才能种小麦和玉米之类。不到三年,工作组和生产队割资本主义尾巴,全部充了公。

    过去的开荒地被割尾巴就剩下几根毛毛,云海发扬愚公移山的精神,再开荒不止,前前后后有几十亩。

   

  王英更是云海的铁帮手。

  一年四季喂母猪,下下了猪儿子卖了补贴家里开销,为了保证老母猪膘情好,产子成活率高,坚持一年三季喂鲜菜,天刚蒙蒙亮,就到露水冰凉地里掏猪菜,到腰间被恶露打湿,种下了病根。

    就这样,还是入不敷出,云海瞅机争取生产队让出外搞副业的名额,到工地上盖房,扣土坯,挖大渠,修路做桥。每天平均挣二元多钱,还要给生产队交一元二角副业款,剩下的补贴家用。

    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学校停课了,云海急得愁白了头。

    四喜勉强读完了初中.

这真是:半天掉下一把铡草刀,割的身上没有几根根毛。

        第四十四章   将军梦

岁月如梭,转眼间,四喜已经年满十八岁了。

      在孩童时候,父亲闲暇时,常常给孩子们讲《说岳全传》和《杨家将演义》。书中的岳飞,杨家将是四喜学习的榜样。

     迷恋古代英雄,勾起四喜许多心事。那古战场上,岳飞精忠报国,千里驰骋,保卫祖国;杨家将金沙滩浴血奋战,犹如昨日,让四喜感叹,崇拜。常常一个人垂首挽袖,抱怨生不逢时,如果自己在那个时代,一定要当兵吃粮,保家卫国,成为一个将军。

   1969年10月,内蒙古步兵学校要在学校招兵,条件是应届毕业生。

  当时,初等教育,仍延续文革时中央号召的学制要缩短,教育要革命,中学学制为初中两年、高中两年。四喜刚好上初二,很幸运,属于应届毕业生,具备入伍条件。

  面对部队来校招兵,四喜心里一阵激动,首先报了名。

   学校的老师和同学,也抱着很大的希望,因为四喜个子有1.7米,体重也有70公斤。更重要的是,四喜已经有几篇豆腐块稿件在地方报纸上发表,老师专门给部队的同志做了推荐,旗武装部的乌尔图部长还专门召见了四喜。

    就要实现自己的绿色的梦,四喜激动的哭了。

    四喜要当兵了的消息,长上了翅膀传遍了校园内外。

    马上就要开始体检,内蒙古步兵学校招兵和普通新兵一起进行。

 

  文化大革命已经三年了,学校很乱,学生上课几乎都是在玩,没有谁在真正学习文化知识。

    辽宁知青张铁生考大学交白卷;北京小学生黄帅反潮流的思潮;还有河南驻马店地区唐河县一位小学生我是中国人,何必学外文,不会ABC,照样能当接班人的诗句风靡一时,仍波及影响着全国教育。

     校园操场围墙上,反击右倾翻案风的各种大字报,依稀可见。中学生毕业后成了知识青年,到农村广阔天地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所以,中学生入伍,既算是参加工作,又算是军龄。

    在学校,四喜接受接兵干部目测,非常满意,确定四喜参加体检。

    体检以后,四喜焦急地等待,内心阵阵期盼,有股说不上来的滋味。四喜悄悄地问主检大夫,主检大夫给伸出来了一个大拇指,意思是好棒,没有问题。

    据说,学校竞争入伍的学生非常多,大概有关系的才会被推荐、录取。学校学生的这种竞争,不是学业的竞争,而是社会关系的竞争。说到底,是在选择好的出路。就像如今大学生择业一样,要想找个好工作,非常难。

    四喜没有当干部的亲属,更没有特别的关系,只是有一点,会写一点豆腐块,体格检查没有问题,接兵的和武装部领导看上了。

    云海和王英自然十分高兴,让孩子到部队上锻炼锻炼,尤其到内蒙古步兵学校,毕业了就是军官。

     只有奶奶暗暗垂泪,在她老人家的心目中,当兵是苦事情,是万不得已的事。

     云海好像预感到了什么,欲言而止,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终于盼到了发入伍通知书的日子,四喜早早到公社武装部,公社的武装干事说:四喜,回去吧,你没有被批准。

     什么?,我没有被批准?四喜接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总以为是听错了,还是在做梦。

       是的,你没有被批准,是因为政治审查被打下去了。

       啊?!

       四喜内心惆怅,又有一股莫名其妙地酸楚。

         政治审查!政治审查!如雷震响着。

         在前几天,接兵的和武装部人员,到四喜家住的红柳湾村调查,大队老支书说:四喜的父母是好社员,遵纪守法,就是四喜的父亲解放前当过二年伪警察。

        什么,当过国民党伪警察?记录人员把记录递给了大队书记手里,让他签字,按下了了手印。

        在那阶级斗争为纲的时代,伪警察属于公安管制人员,和阶级敌人差不多,这是个严重的政治问题,四喜当兵的梦彻底的破灭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政治影响到四喜今后入团没有希望,入党更是没有门,提拔干部更是黄粱梦,一辈子白丁一个。

          四喜的将军梦破灭了!在学校刻苦学习,没有书,四喜有办法。

       与书结缘,是一种极好的养生之道。亘古自今,以书为友者多能长寿。唐代的白居易老夫子活到80多岁,临终还握书不舍。陆游老夫子更有意思,晚年挥毫抒怀,高寿八十有五。近代的冰心老人,更是我们的榜样。

  四喜爱读书,可命运不济。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可偏偏落地农家。八岁念书,十岁就会读书。可咱农村家贫困,妈妈从鸡屁股里抠出块二八毛的学费和五分钱一张白纸订一个新本本外,闲钱是没有一分。

     眼看着别的同学花花绿绿的小人书,拿到学校看,四喜没钱买,可他有办法。下课了,只要有的同学看小人书,四喜蹭过去看,看不花钱的书,一样过瘾。特别是冬天,肚里没有油水,又吃不饱,透骨的冷,同学们挤在一起,一来蹭的看了书,二来暖和,一举两得。

  还有独门绝招,四喜可以申报世界吉尼斯纪录。过大年,四喜到处捡响过麻雷【爆竹】残体。麻雷大多是用废旧书报卷成的,响过的残体,慢慢的剥开,就可以看了其中的内容。

      虽然不成章节,可内容繁杂,毒草和香花并存,可谓饱了眼福,解了燃眉之急,日久天长,收益不少。

      剥开的一大堆烂纸,还可以烧火,妈妈也不反对。家里的生活慢慢的提高,也能买一俩本书,和同学换着看。这样一来二去,中国古典名著,当代流行小说看了个遍。

 

  书自心灵深处香,月从蜂峦缺处明。四喜与书结缘,看春华秋实,交阳春白雪,下里巴人;神话太空,唐宋乐舞,历史典籍都尽收眼底。

  四喜细细的品味,越品越醇。他听历史脉搏的跳跃,他嚼人生苦乐的缘由。虽不能悬壶济世,但他不是一个庸人。 

      这真是:牵魂魂的本是一苗苗灵芝草,采不来也够不着。

 第四十五章    妈妈走了

   
农历八月,阳光仍然酷热,陕坝街上到处灰蒙蒙的。

在匆匆忙忙的人群中,四喜漫无目的的地走着。大脑里轰响着大夫口里冷冰冰的三个字:

做手术!

母亲对儿女的爱,绵绵不绝,却从不求回报,她时时刻刻牵挂着我们。

母亲对儿女的情感,比山高比海深。这绵长的爱意,无尽的牵挂难道真的要失去吗?四喜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可说不出口。

四喜甚至想,在人群中出现一个神仙,拿自己的生命和母亲对半分,或者全部换给母也心甘情愿。或许感动上苍,有了救命的灵芝,妈妈康复了。在燥热的风中,大脑里沸腾着挥之不去的幻想和最诚挚的祝福。

      不能没有母亲,弟兄六个,最小的六弟才四岁,五弟六岁……一个比一个大二岁。四喜今年虚岁二十,最大的妹妹十八,家里还有体弱多病的七十多岁的奶奶,四十刚出头的父亲……

四喜简直不敢往下想。

     此时,四喜的妈妈王英正躺在杭锦后旗医院的病床上,她那样憔悴,那样无助,四喜的心就隐隐作痛。看着母亲被疾病折磨得痛苦不堪,看着二十多天前还能做饭的母亲,在短短的时间里,因为阿咪巴细菌痢疾病的日益严重,已经卧床不起了,心如刀割。

四喜是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天天往医院跑,只能天天带着新的希望守在母亲的身边,只能天天寄望于医生,只能天天盼望着奇迹的出现。谁知,医生发现母亲大肠穿孔,急需手术治疗。

  二个月前,母亲忽然上吐下泻,小村的土大夫说是暑热感冒,治疗了一个星期不见效果。又到了公社的卫生院治疗,还不见好转才转到旗医院。刚到旗医院,还能下地。那时   1970年,文化大革命后期,医院里的年轻的大夫忙着造反夺权,年级大的老大夫大都有历史问题靠边站,有时候一天也看不到大夫的影子。

那天,母亲突然把她的头轻轻地垂了下来,双眼紧紧地闭着。四喜大声地叫她,她像是听不见一样,没有一丝回应。

妈妈仿佛是睡着了,双目紧闭,她是那样的安静,那样的娴雅。

四喜双手颤抖着,想用力摇醒她,声嘶力竭的喊:“大夫,大夫。”

大夫来了,经过抢救,母亲醒过来了。年轻的大夫没有办法,又把靠边站的老大夫“请”来,经过会诊得出结果:大肠穿孔结合性腹膜炎,需要做手术。老大夫摇了摇头走了,顿时,四喜的心中充满了恐惧,仿佛这时已然来到了世界末日。

四喜的思想在片刻间便停顿了,轻轻地摇了摇母亲,母亲惨淡的一笑:没有什么,你们别担心,我会好的。说完,已经有气无力,慢慢地闭上眼睛休息。

四喜的恐惧感越来越强烈,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握着妈妈的手,强忍着没有让泪水流下来说:妈妈,你要挺住啊!

那一刻,无边无际的恐惧,无边无际的黑暗涌向了四喜,只觉得所有的一切都是空的。他半跪在妈妈的面前,孤独无助地呼唤着她。

在泪眼朦胧中,恍惚间,就像回到了童年,雷雨交加的晚上,四喜和小伙伴玩耍没有回来。

狂风暴雨,雷电霹雳,让四喜害怕得怎么也找不着回家的路,是妈妈,顶着风雨,步履艰难地寻我,狂风把她吹倒了,而她还是义无反顾地在雨中呼唤着四喜的名字,直到找到,妈妈浑身发抖,一个踉跄,几乎摔倒,一把抱住四喜……

永远忘不了是妈妈,哪怕是一小块玉米面窝头,也要留给儿女们,她喝菜汤时也带着笑。可现在,一直与我们相依为命的母亲就会永远听不见孩子们的呼唤;再也没有了承欢膝下的机会;多么害怕,上天会夺走亲爱的母亲。

四喜找到了老大夫,他告诉四喜:太迟了,手术的希望不太大,不过只有这最后一个治疗办法。

做手术需要输血,医院没有血库,只有请乡亲们来救命。感谢乡亲们,知道母亲做手术急需要输血,有三十多位,立即骑自行车赶了四十多里路来到旗医院献血,其中一个十八九岁姑娘,叫管兰也来了。

 旗武装部一个政委,得到了信息,让二十多名解放军战士来献血,让在现场的云海和孩子们感动的放声大哭,让孩子们给救命的亲人们下跪致谢,被人们拦住了。

血源有了保证,晚上开始给妈妈做手术,当打开腹腔,大肠穿孔多处。手术后第三天,王英走完了她三十七岁的路程,带着千千万万的遗憾和不放心离开了四喜他们。

四喜失去了母亲,失去了生命中最最重要的那个人,有妈妈,才有幸福的家。

母亲在,四喜兄妹他们才会坚强,才会有依靠,才会拥有亲情的幸福。

四喜想念母亲,正向爬山调里唱的:“放下个枕头仰面面睡,长长流下俩道剜心心的泪。”

  母亲出生在一个农民家庭,勤劳朴实是本分,宽厚待人是根本,为这个九口之家耗尽了心血。让孩子们学好文化多读书,孝敬老人走正路。

  母亲都在为了这个家而毫无怨言地操劳,而她,却从没想到过要儿女报答。

母亲的善良,母亲的胸怀,会像一盏永不熄灭的明灯,照亮着孩子的心灵,照亮着孩子们前进的路;又像潺潺小溪,川流不息,时刻流淌在孩子们的生命中。

四喜胡思乱想,口中絮絮叨叨,几乎要精神崩溃:

上苍啊,再给我一个机会,我会珍惜每一个和母亲相处的机会,我愿意为母亲做任何我可以做得到的事情,我愿意宠着母亲,就当母亲是孩子一般,让她的每一天都是高兴的。”

  四喜夜不能寐,一闭上眼睛就看见妈妈躺在冰冷的病床上,承受着病痛的折磨,却不能为她分担痛苦,四喜的心中充满了疼惜和愧疚。

    妈妈安息吧!

  把我心中无尽的祝愿,无尽的爱,无尽的温暖,悉数送给地下的你。

    四喜看看窗外,已经是天已经大亮,赶快起床,帮助年迈的奶奶做饭。

这真是:杨家河的水来大阴山的风,功德慈颜流传万辈辈人。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740973/905339509.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