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苦菜花 > 第11期 > 河套文化古代军事论/王治国

河套文化古代军事论/王治国

[更新时间]2011-08-12 14:28:53 [字数]28026[作者]刘文忠
河套是古代各民族军事争夺的焦点地区
发布日期: 2010年10月13日

●王治国

 

  河套地区在历史发展的长河中,曾发生过多起重大战役。发生战争的主要原因:一是维护国家的安全与稳定;二是各民族之间的权力纷争;三是疆土的相互侵占和资源的掠夺等等。
  河套地区地理位置优越,有肥沃的土地资源,有辽阔的天然牧场,有黄河水浇灌,水、草、地三大资源,是发展农牧业得天独厚的良好条件。古代,中原王朝为维护边疆地区的稳定,在这里发展农业,进行垦殖;北方少数民族,为发展畜牧业,在这里游牧狩猎,为争夺这块水草丰美的宝地,这里必然是相互争夺的重要场所。
  为了让读者了解每次战争的始末,本文按照历史的演变,将每次战争分述于后,望专家学者不吝赐教。
  

  一、黄帝北逐荤粥

  依据经史所载,从唐虞以逮春秋,居于北方的少数民族,也频繁地进行着战争。据《史记·五帝本纪》所载:“黄帝北逐荤粥(音勋育)”。黄帝是中国原始氏族社会时期的传说人物,年代约在公元前六千年左右。既言“黄帝北逐荤粥”,一则说明黄帝和荤粥民族发生过战争,而把荤粥民族逐走了;二则说明荤粥民族居于中原之北的草原地带,即现阴山以南的河套地区进行游牧,并对中原常有侵扰;三则反映了北方游牧民族在遥远的古代就与中原华夏族接触的事实。

  二、成汤北伐渠搜、武丁外伐鬼方、宣王打败猃狁

  商朝建国初期,北部河套地区的民族又改称渠搜,对商王朝威肋很大。按《通鉴外记》所载:“成汤既践天子位,北伐渠搜。”解除了商朝的北部边患。商朝后期,特别是武丁以后,居于北方和西方的游牧民族如鬼方、邛方开始登上历史舞台,这些民族在今之陕西北部,宁夏及河套地区频繁活动,有时对商王朝的北部边境进行侵扰。据《易·既济》载:“武丁外伐鬼方,三年乃克。”鬼方居于阴山以南的河套地区,商朝竟用三年的时间才把鬼方打败,可想而知,取得这场战争的胜利是多么来之不易。至于鬼方民族居于何处?据《绥远通志稿》所载:“则今之绥远西部全为商代鬼方故地也。”
  西周宣王继位后,居于河套境内的北方民族又改称猃狁(音险允),号曰赤翟、白翟。当时,猃狁南侵,给内地人民造成许多灾难和痛苦,那时诗人曾为此发表过“靡室靡家(无室无家),猃狁之故”;“不遑启处(不暇起居),猃狁之故”的哀叹!随后,周宣王派大将南仲率军至朔方(今河套地区),打败了猃狁民族,并在朔方筑城防守。

  三、赴武灵王实行“胡服骑射”

  战国之际,七雄并立,赵国地居三晋[1]之北境,传至赵武灵王(公无前325-299年)执政时,实行“胡服骑射”[2]使赵国的疆域大张。
  战国时,内蒙古东南近边(长城)处为代国故地。代地稍北为无穷故地。中部自大青山而南近边处为楼烦故地。西部河套(今鄂尔多斯全部地)除东南为魏、西南为秦地边界外,其余大部为林胡故地。
  据《史记·赵世家》载:“武灵王二十年,西略胡地至榆中,林胡王献马。”“二十六年,复攻中山(白狄的一支系东胡民族),攘地北至燕、代,西至云中(今呼和浩特南北地区)、九原(今包头包钢废钢厂附近的孟家梁古城为赵之九原县地)。”
  又据《史记·匈奴传》云:“赵武灵王亦变俗胡服,习骑射、北破林胡、楼烦,筑长城、自代并(傍)阴山下,至高阙(今狼山西之达巴图山口为赵之高阙塞)为塞,而置云中、雁门、代郡。”
  赵武灵王实行“胡服骑射”强大起来之后,他东灭了中山国、北破林胡、楼烦,至此,赵国的疆土向北开拓了上千余里,其范围有今山西北部数县,乌兰察布的凉城、丰镇、兴和、张北和呼和浩特市、包头市、鄂尔多斯市、巴彦淖尔市的河套地区。为了巩固赵国的北部边疆,在政治上采取了两项措施:一是设立郡县,沿边设置了代、雁门、云中(今呼和浩特地区)、九原(今包头以西的河套地区为九原县地,隶云中郡辖领);二是修筑长城,即从代地(现张家口北)起,沿阴山(今巴彦淖尔市境内乌拉山古称阴山,现阴山古称阳山,即前为阴而后为阳也)筑至现乌拉特前旗境内的乌拉山西端止,另一条从现固阳县境起,沿阴山止于狼山西之高阙止。从此,巴彦淖尔境内的河套地区属赵之九原县地,在公元前299年始有了明确的建制。

  四、蒙恬发兵三十万北击匈奴

  战国末年,北方兴起一个强大的匈奴民族,发祥地在今之河套及阴山地区。匈奴的最高首领头曼单于(音蝉余)的政治中心在头曼城(在今五原县西北一带)。这里依山带水,气候适宜,黄河两岸,一望平川,无论对于畜牧或狩猎,都具备得天独厚的良好条件。在积蓄力量发展经济的基础上,匈奴贵族乘当时中原各诸候国正在互争雄长进行激烈战争、无暇顾及北方地区的有利时机,积极组织军队,增强实力,以河套为基地,对四周邻族展开大规模的攻势。
  秦朝初年,头曼率领骑兵不时南下入侵秦的北部边疆。秦始皇为巩固统一大业,开拓北部边疆,于始皇三十三年(公元前215年)乃使大将蒙恬发兵三十万北击匈奴,夺取“河南地”(今内蒙古河套和鄂尔多斯地区)。第二年,又越过古北河,夺取了匈奴控制的高阙(今狼山西之达巴图山口)、阳山(今阴山)、北假(今河套以内和乌拉山以北地区)等地区。头曼单于在秦朝大军的压力下,不得不放弃河套地区、向北退却七百余里。秦朝就在匈奴退出的地方设置了郡县。为了巩固边防,因河为塞,在河套筑了四十四县城,并从关内移民3万家至北河(今河套乌加河以南)、榆中(今鄂尔多斯东部地),进行屯垦,以充实边塞。
  始皇三十三年(公元前214年),又把原燕、赵、秦三国在北方所筑的长城重新修整,并使它联接起来,筑成“万里长城”。并使蒙恬将兵三十万,坐镇上郡(郡治肤施,今榆林县东南),以便守卫。从此,“胡人(匈奴)不敢南下而牧马,士(骑兵)不敢弯弓以报怨。”
  以史实所证,秦收“河南地”之后,设置了郡县,今巴彦淖尔市阴山以南为九原郡地,唯九原郡治处,按《中国历史地图集》标定的方位,仍在今包头市昆都河西,黄河北岸,即在赵之九原县地。

  五、汉武帝大伐匈奴

  秦二世之后,中原因有阵、吴、刘、项之争,边郡已无力据守。其时,匈奴头曼单于儿子——冒顿(音墨毒)单于在漠北建立了国家。冒顿单于在发展经济、积蓄力量的基础上,“东灭东胡王,西击走月氏,南并楼烦、河南王”,秦塞上所置各郡地又成为匈奴的游牧地。九原郡之河套故地,自秦统一列为边郡以至复陷于匈奴,前后不过十数年而已。
  汉初,匈奴拥兵塞上,与西汉王朝形成对峙局面,使西汉王朝处于守势的被动地位。汉武帝即位后,国势已强盛,于元朔二年(前127年),开始大伐匈奴。
  据《汉书·武帝纪》载:“武帝元朔二年,遣将军卫青出兵云中至高阙,收河南地。置朔方、五原郡、募民徙朔方十万口。”又据《汉书·卫青传》云:“青复出云中至高阙,遂取河南地为朔方郡,青使校尉筑朔方城。”
  姑以载籍而论,汉武帝大伐匈奴,收河南地,是为秦之北假之地,即古之河套地区。并分秦之九原郡西部地置朔方郡,迁徙民十万口以实之。又派苏建筑朔方城,领县十;又改秦之九原郡置五原郡,领县十六。通过“河南战役”,匈奴已无法立足,只好远走漠北。

  六、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封建割据

  东汉末,三国鼎立,北部边郡虽属曹操势力范围,但因忙于华夏纷争,沿边诸郡地皆弃于外。其时,云中(今呼和浩特地区)以东为鲜卑拓跋氏所踞,都城盛乐(在今和林格尔土城子古城);云中以西是南匈奴的游牧地,奄有五原、朔方、西河、上郡等地,并于五原西部塞80里许建立南单于庭(即今乌拉特前旗三顶账房古城)。至汉魏之际,南匈奴右贤王去卑所统诸部皆散居于河套境内。
  三国称雄,经三十五年割据,后被司马炎统一,建立西晋。
  晋初,匈奴遗族刘虎(也称刘武即史称铁费匈奴)、刘卫成仍居河套境内;鲜卑拓跋氏仍居盛乐,鲜卑、匈奴分踞边郡无有大变革。
  西晋自怀帝永嘉以后,由于民族矛盾日趋尖锐,导致了匈奴、鲜卑、羯、氐、羌(史称五胡)反对西晋王朝,开始了封建割据。
  五胡十六国前期,今陕西一带由匈奴族刘渊建立前赵,居河套境内的刘虎归附了前赵,值此,通过争夺,河套地区划进了前越的版图。
  西晋愍帝建兴四年(公元316年),匈奴刘渊称汉王,其时,晋室东渡,西晋亡,东晋立。
  东晋元帝大兴二年(公元319年),羯族石勒并吞了北方诸族,建立后赵,河套地区又归后赵所统。
  东晋穆帝升平三年(公元359年),氐族苻坚统一了北方,建立前秦,当时,居于河套境内的铁费匈奴酋长刘卫成在苻坚军事争夺下,归附了前秦。
  苻坚淝水战败后,被羌人姚兴取代,建立后秦。其时,刘卫成被部下所杀,其子赫连勃勃归附了后秦,后秦传至姚泓,又被赫连勃勃所灭,建立大夏国,自称大夏王,建都于统万城(今鄂尔多斯市乌审旗巴图湾附近的无定河对岸)。其时,河套地区又成为赫建夏的属地。
  五胡十六国前后混战了一百三十五年,后被北魏统一,建立北魏。

  七、北魏六镇起义

  北魏太武帝始光中,为保首都平城(今山西大同市东)以防蠕蠕(音软软即柔然民族)南下寇边,东起赤城西至五原筑长城两千余里,并在沿边设置了六个军事重镇屯兵驻守。其六镇由西往东为:沃野镇(今乌拉特前旗苏独仑根子厂古城)、武川镇(今武川县二份子古城)抚冥镇(武川县北)、柔玄镇(兴和县西北)、怀荒镇(今河北省张北县北)。六镇镇将多为鲜卑贵族,他们任意霸占土地,经营商业,奴役当地劳动人民,因此激起士兵和各族人民的愤恨。
  北魏孝明帝正光四年(公元523年),怀荒镇士兵没有粮食吃,请求镇将于景发粮,于景不给,愤怒的士兵杀死于景,发动起义。同年3月,沃野镇下的高阙戍主残暴,遭士兵反对,镇民破六韩拔陵(匈奴族)聚众杀死戍主,在河套地区的沃野镇起义,建号“真王”,起义风暴席卷了北方诸镇。次年,高平镇(今宁夏固原县)赫连恩也起兵响应拔陵。拔陵率起义军向东攻下武川、怀朔二镇。北魏派都督李崇和广阳王无渊率军镇压,在白道(今呼和浩特市北)被起义军打败,几乎全军覆灭。这时,起义军已占有六镇的全部地区。
  北魏王朝为了挽救他们行将灭亡的命运,转而勾结柔然奴隶主,要求起兵共同镇压起义军。六镇原为防止柔然进犯而设,如今却要求被防御者去镇压防御者。孝昌元年(公元525年)6月,柔然主阿那瑰率兵十万南下,向起义军进攻。后来破六韩拔陵在率军南移时,遭到南北夹攻,英勇牺牲。这次起义军坚持了2年4个月,虽然最后失败了,但给予了北魏王朝极其沉重的打击。

  八、突厥南下河套

  公元581年,杨坚建立隋朝,结束了南北朝的分裂局面。隋在今河套地区设置丰州(府址在今五原县西土城子),下辖三县:九原、永丰、安化。炀帝大业三年(公元607年)又将丰州改为五原郡。设立州、郡、县主要是为了巩固北方政权外,另一面驻扎军队,防御突厥南下河套。隋朝国力强大后,而这时突厥已分裂为东西两部。东为“突利”,其牙帐在幽州(今北京地区),西为“达头”,其牙帐在五原(今五原县北)3隋文帝一改北齐、北周时向突厥讨好的政策,变为“远交而近攻,离强而合弱”的政策,减少了给突厥赠送的丝绢彩绸。
  突厥沙钵略可汗发兵40万骑,南下长城入北部边郡进行抢掠。第二年四月,隋文帝发八路大军反击。出朔方(今河套地区)的一路,在白道(今呼和浩特北)与沙钵略相遇,沙受了重伤,躲在草丛中得以逃掉。其他各路都取得了战果。
  通过这次大战,突厥尝到了隋军的厉害,沙钵略部下的阿波可汗、贪汗可汗等,都跑去投奔西突厥达头可汗。此时,草原干旱,灾疫流行,沙钵略又被西突厥威逼,处于内外交困的地步。此时,沙钵略不得不向隋朝求和,于是在文帝开皇五年(公元585年),被迫向隋朝称臣,上书表示愿“归心有道,永为藩附”[4]并请求将部落南迁至白道川(今土默川)。文帝开皇七年(公元587年),沙钵略死,其弟处罗侯继位,是为叶护可汗。叶护一年后死,沙钵略子雍虞阊继位,是为都篮可汗。文帝开皇九年(公元589年),都篮进攻驻牧于车面的突利可汗(处罗侯之子染干),大战长城下,突利大败,率领一部分部众奔往隋都长安(今陕西省西安市),文帝封他为启民可汗,并以义成公主许配他为妻,筑大利城(在今清水河县境)以安置他的部众。后来启民可汗仍屡被都篮可汗抄掠,隋朝又把他们移居黄河以南的夏、胜二州(今陕西靖边县及准噶尔旗、河套一带)之间,东西至河,南北四百里,掘为横堑,使其居内。
  隋朝军队多次出征都篮可汗,在阴山、河套内、大青山以北地区、连续三年打了三次大仗,著名的将领杨素从云中(今托克托县古城乡古城),沿黄河北岸西行,与突厥多次作战,到古北河(今后套地区),夺回了被俘虏的启民可汗部落。文帝开皇十九年(公元599年),都篮可汗被部下所杀,东突厥境内大乱,部众纷纷投归启民可汗。
  隋朝苦于突厥的侵扰,为了保障中原地区的统治,对启民可汗采取了扶持政策,这种政策客观上也符合两族人民的要求也适应全国走向大一统的历史发展趋势。

  九、唐太宗破灭东突厥

  隋朝末年,群雄并起,割据称王。在其北方沿边诸郡称王的有:武威人李轨举兵反,攻陷河西诸郡(今宁夏在隋时为武灵郡河西诸郡,即宁夏以西各郡地),自称大凉王;朔方人梁师都据郡反,引突厥入河南地,袭取弘化、盐川等郡地(隋所置朔方郡址在今鄂尔多斯市乌审旗南的白城子,梁师都袭取的各郡地,奄有今陕西和鄂尔多斯,巴彦淖尔市的河套地区各一部分地),遂称帝国号梁(突厥号为大度毗伽可汗);郭子和据榆林(隋之榆林兼有鄂尔多斯市东北部和包头、土默特、托县等地),南连梁师都,北附突厥,称永乐王;刘武周据马邑,引突厥陷云中、定襄、雁门(以上各郡地兼有今山西北境和呼和浩特大青山以南地区)等郡地,自称定杨可汗。北部的东突厥再度强大起来,“控弦百万,戎狄之盛,近代未有也。”[5]突厥会始毕可汗死,弟处罗可汗立,处罗又死,弟莫贺咄立,号称颉利可汗。唐高祖李渊在太原起兵,曾向颉利可汗称臣、借兵,唐立国后,每年都向突厥赠送大量金帛和美女。
  颉利可汗的牙帐设在今五原县之北,高视阴山,有凌驾于中国之上的气势。另一方面颉利又支持北方的割据势力,他这样做的目的,分明是采取分而治之的策略,让中国分割开来,都受他的控制。至是,沿边诸郡及河套内外,为诸雄所踞,并对唐王朝形成很大威胁。
  唐高祖于武德初年(公元618年),命其子李世民击刘武周,降郭子和,斩梁师都,很快消灭了这些割据政权。颉利见唐朝势力愈来愈强大,便直接出面,对沿边各郡地进行武装骚扰。烽火燃遍了今山西、河北、陕西、甘肃、宁夏、青海、内蒙等省。唐高祖武德七年(公元624年),颉利与他侄儿突利举兵入寇,进攻关中(今陕西中南部),唐高祖打算烧掉长安,逃到秦岭以南去。
  唐高祖武德九年(公元626年),颉利又率兵十余万,佯称百万,南下到渭水桥北,兵临长安城,唐太宗率六个人,隔河与颉利对话,责备他负约。一面让唐军整队而出,表示将决一死战。颉利摸不清底细,只好撤兵。突厥的蛮横,迫使唐太宗愤发图强,决心打击其嚣张气焰,他每天召集数百名将士,在殿堂亲自指挥练武,提高军队战斗力。[6]
  唐太宗贞观二年(公元628年),突厥内部的薛延陀、回纥、拔野古、同罗、仆骨等十多个部落群起反抗突厥,赶走了他派去的官员,于公元628年在漠北建立薛延陀汗国,推夷南为可汗。漠北突厥所属一些部落叛离颉利可汗,投归了薛延陀。突厥内部的民族矛盾剧烈发展,使突厥上层内部的矛盾也逐步加深,颉利可汗与其侄突利可汗不和,互相攻击自相残杀,值此,突利可汗也归顺了唐朝。第二年,关中又获大丰收,唐朝的政治稳定,经济实力也比较雄厚了。是年冬,北地大雪,突厥牛羊死伤惨重,人民大饥,值此情况,反击突厥的时机已经具备了成熟的条件。
  唐太宗抓住这个机会于贞观三年(公元629年),命令六路大军,十万余人攻打东突厥。兵部尚书(相当于今国防部长)李靖为行军总管,张公瑾为副总管,出定襄道(今呼市南之和林格尔县);并州(今山西太原)都督李世勋、邱行恭出通汉道《突厥集史》认为是从通汉镇得名,镇在清水河县);高祖女婿紫绍出金河道(从今鄂尔多斯准格尔旗渡黄河北上);卫孝节出恒安道(今山西大同市);薛万彻出畅武道(今辽宁朝阳市);李道宗、张宝相出大同道(今前旗乌梁素海在隋时置大同城,当从此北上)。李靖是著名的战略家,李世勋等都是最著名的将军和猛将。
  李靖先以三千精兵从马邑出发,过杀虎口(在山西左云县境),直逼恶阳岭(在定襄南今和林格尔县东),夜袭定襄,颉利发现唐兵,惊恐不安,认为唐兵倾国出兵,不然李靖怎么敢孤军深入?李世勋出兵云中,与突厥在白道交锋,突厥兵大败。颉利见唐兵来势很猛,将牙帐从河套北迁到碛口,(今乌中旗海流图北一带地区),同时,又派使臣到长安,表示要举国内附,以为缓兵之计[7]。
  唐太宗贞观四年(公元630年)二月,派鸿胪卿唐俭、安修仁到突厥安抚颉利。李靖、李世勋乘其不备突然袭击。李靖挑选精兵一万,连夜出白道,李世勋绕至碛口,拦截其归路。李靖出白道后,沿途俘虏了突厥斥候千余帐(今蒙古包),并命苏定方率二百骑兵当先锋,乘雾推进,当前锋至牙帐一里多路时,突然雾散,一眼望见突厥牙帐,二百人飞驰冲入,掩杀了数百人。颉利可汗乘千里马逃走,突厥队伍溃散,李靖军赶到,斩首万余人,俘虏了十余万口。虏掠杂畜数十万。颉利率万余人准备过碛口,李世勋军队早已守在那里,颉利无奈,独骑西行,前去投奔灵州西北(今阿盟境)的小可汗苏尼什(启民可汗母弟),然后再投奔青海吐谷浑。大同道(今河套乌梁素海地区)行军总管李道宗,副总管张宝相带兵前来索要,抓住了颉利,解送到长安[8]。在唐军的打击下,东突厥就此覆亡,余众或走西域,或投奔薛延陀。前后有近二十万人归附唐朝。唐太宗没有杀一个突厥俘虏,对他们十分优待,把他们安置在东起幽州(今北京市),西至灵州(今宁夏灵武一带)的边境线上,而以朔方(今鄂尔多斯和河套地区)为主。设置、顺、祜、化、长四州都督府(顺州在今北京顺义县;祜州在今宁夏境内;化州及长州在今甘肃一带)管理他们。唐王朝将颉利可汗原统治的漠南地区分为六州,分设定襄都督府(今和林格尔)和云中都督府(在今内蒙古西部河套一带)[9]。分别任用突厥贵族为都督以领其众。唐王朝采取“全其部落,顺其土俗”的政策,让他们按照原来的部族和生活习惯自己管理自己。突厥贵族到长安的,多任为将军、中郎将等高官,五品以上可以“奉朝清”(可参加朝廷各种大典和被皇帝召见)的就有一百多人,待遇完全和汉官相等。由于唐朝对突厥族的优待政策,当时迁居长安的将近有一万家。
  大漠以北的薛延陀、回纥、仆固等部落自东突厥灭亡后,给唐太宗上尊号为“天可汗”,并从辟乌鹈泉(在今乌拉特后旗北)[10]往北,开辟了一条大道,名曰:“参天可汗道”,在沿途设置六十八处驿站,以便利往来使者。天可汗,表明北方各民族承认太宗皇帝是他们的最高领袖。

  十、辽、夏交兵

  唐朝末年,契丹族从东北而来,逐步统一了东北地区和漠北高原,势力向西伸展至河套阴山一带地区。辽太祖神册元年(公元916年),太祖耶律阿保机亲自率兵征服了阴山地区(今乌拉特前旗西山咀以东地区),虏掠1500户东去。太祖神册五年(公元920年),又令皇太子耶律德光率兵再次来到天德军驻地(今乌梁素海为唐天德军驻地),又将天德军城内的居民迁到丰州(今呼市郊区白塔村古城),并在辽的西部设立代北云朔招讨司(军事机构),管理新占领地区,后来在行政建制上设立云内州(乌梁素海以东为辽云内州西部地),这是辽最西边的一个州,它的西界也是辽国与西夏国的分界线(乌梁素海以西的河套地区是西夏国属地)。
  当时,在辽国统治的云内州住有不少党项部落,他们各有酋长,互不统属。后来由于党项平夏部正式建立了西夏国,辽国境内的党项各部便叛逃无常,辽先后十多次出兵讨伐。
  辽圣宗统和元年(公元983年),党项十五部又叛乱,辽天德军度使颓刺父子战死。
  辽圣宗开泰二年(公元1013年)叛逃的党项部落都躲到了今乌拉山一带地区[11]。
  辽兴宗重熙十三年(公元1044年),先是住在夹山的党项呆儿部八百户叛逃到西夏。接着山西党项部族节度使屈烈(约在今山西北部地区)也率领五部叛逃到西夏。辽国使者去西夏(今银川市),责令西夏主李元昊送还叛逃的部众,被李元昊拒绝。同年五年,辽西南面招讨使罗汉奴发兵讨伐叛逃的党项部落。在战斗中李元昊亲自率军督战,并派使臣到鞑靼部(西夏正北)要求支援,鞑靼部长把西夏使臣拘捕送给了辽国,并表示出兵助辽作战。后来李元昊感到情况危险,先后两次派使臣到辽国说情,都被兴宗扣留了。这年9月,辽国十万大军云集九十九泉(今卓资县灰腾梁一带)[12]10月24日大军从九十九泉来到河曲(今土默特右旗毛岱乡一带)[13]李元昊见辽军已经到来,表面上表示自己军力不足,不敢与辽抗衡,派人上表谢罪,进献土特产品,还将叛逃来的三部党项族送到河曲,辽兴宗派南院枢密使肖革迎接李元昊,谴责他留叛逃部落,背弃了两国之间的盟约,元昊诚恳地承认所犯罪过,兴宗赐给他酒,允许他改过,又送他回国。
  当天,兴宗召集大臣计议下一步的行动,北院枢密使肖惠说:“元昊忘记辽的累世恩典,诱逃叛部,皇帝亲征,大军压境,才亲自来赎罪,现在大军聚集河曲,若不趁机讨伐西夏,是违背天意的,将来一定会后悔的”于是兴宗决定次日(25日)继续进军西夏。大军分三路渡河后,入西夏境四百里,不见敌人,屯兵据守得胜寺(约在今鄂托克旗北部一带)。肖惠军沿黄河南岸西进,26日凌晨,西夏军已列马在前,蔽盾等待。肖惠挥军进攻,元昊和辽军相迂,败走西逃,这样连续三次。每次逃走前,元昊都请求修好,每次都遭到肖惠拒绝。夏军每次退走,都毁掉了草场,连退三次,约百里。辽军得不到草料的供应,马生病的很多。肖惠迫于情势,才允许元昊求和的要求。这样,几经周折,辽军兵马疲惫,而主帅却仍然要求进攻。此时,突然狂风大作,飞沙迷目,辽军大乱,夏军乘机进攻,辽军溃败,附马肖胡睹被俘。先锋古迭遭到夏军的攻击,士卒全部战死,古迭单骑突围而逃,北路辽军覆灭。夏军回师攻兴宗的中路军,兴宗军大败,兴宗只带了几个随从逃生,只好班师回国。
  辽兴宗念念不忘被夏军战败的耻辱,急于寻机复仇。兴宗重熙十七年(公元1048年),夏国主李元昊遇刺身亡,他两岁的儿子谅诈继位,党项贵族之间的权力斗争十分剧烈。于是辽兴军认为复仇的机会已经到来,经过准备于第二年7月,率兵亲征。
  在准备工作中,天德军节度使耶律锋轸考察地形,监造楼船130艘,楼上载兵,楼下立马,因制造适用,受到兴宗嘉奖。[14]
  兴中重熙十八年(公元1049年)8月,辽大军出征。
  兴宗以耶律重元、耶律仁先和肖惠为先锋,从河曲(今土默特右旗毛岱乡一带)渡黄河,夏人闻风逃遁。9月,河南道行军都统肖惠[15]、副都统肖孝友、贴布率南路军从黄河进军。行军都统耶律敌鲁古率鞑靼军攻贺兰山,是为北路军,兴中率中路军进发。
  兴中登上楼船,十分高兴。肖惠从黄河南出兵,粮船绵亘数百里,溯黄河而上,进入西夏境内。肖惠进入西夏河套境域仍无作战准备,既不远设斥候,又将铠甲和战马装在船上。他手下的军官建议他防备敌人的偷袭,肖惠满不在乎地说:“谅诈必然亲自来迎接皇帝,哪能来进攻我?把自己搞得很紧张,是自己毁灭自己。”船行了几天,斥候报告说,发现了夏军,肖惠认为是谎报军情,要追查治罪。正当这时,夏国相没藏讹庞率夏军从阪上冲下来,辽军营栅未立,将士还来不及换上盔甲作战,便匆匆逃走。此时,追兵万箭齐发,肖惠几乎被箭射中,将士中箭死伤的不计其数。[16]
  10月,西北路招讨使耶敌鲁古率领的藩汉诸军由北路攻入凉州,进军贺兰山,夏军三千抢险拒战,辽军拼力攻击,击败夏军,俘虏了夏国王嫡母没移氏及其家属。战斗中,乌古敌烈部详稳(将军)肖慈氏奴,军官耶律斡里战死。[17]
  兴宗听到肖惠战败的消息传来,还准备继续进兵,经大臣耶律仁先的极力劝阻,方才停止。[18]
  兴宗重熙十九年(公元1050年)正月,西夏将军普洼,猥贷乙灵纪等进攻金肃州,被辽国耶律高家奴击败,普洼受伤投降。3月,辽殿前都点检肖迭里得与夏军战于三角川,夏军又败。辽军在上述小规模的军事接触中,取得了一些胜利后,兴宗命西南招讨使肖蒲奴、北院大王耶律宜新、林牙肖撒抹得等继续率师伐夏。辽军包围西夏京城兴庆府(今银川市),大肆虏掠而去。西夏连续吃了几次败仗,被迫投降乞和[19]。自此以后,两国关系相对稳定,河套境内再未发生大的战事。[20]

  十一、成吉思汗平西夏

  成吉思汗在统一中国的过程中,打了大小战役无数次,其中打得最艰苦的战役首推西夏,西夏是作战中最难啃的一块骨头。
  成吉思汗第一次进攻西夏是在公元1205年,即他还没有登上蒙古大汗的前一年。这一年,成吉思汗在消灭乃蛮部(驻牧在今阿尔泰山一带西至额尔齐斯河,大约包括今蒙古国西部,新疆北部、哈萨克斯坦东北部)后,回师途中,向西夏进军,在破力吉里寨、落思城,大掠人口、牲畜而去,沿新疆哈密进入河西走廊,沿额济纳河返回漠北。
  第二次于公元1207年秋天,成吉思汗认为西夏不听话,有贰心,出兵围攻兀剌海城(今乌中旗东北的新忽热古城,即汉塞外受降城),并四出掳掠。夏国调右厢诸路军几十万人齐来支援,成吉思汗见夏军力量还很强,又因,粮草供应不足,便于1208年春二月主动撤军了。兀剌海城虽然度过了第一次危机,但损失惨重。成吉思汗不等西夏喘过气来,立即进行第二次打击,于公元1209年三月,再次出动大军围兀剌海城。夏国主李安全命其子道顼与高令公逸率师前来抗御,兵败,高令公逸被蒙古军擒获,不屈服而死。四月,丰州人谢睦劝守将投降,但是太傅西壁讹答不同意,率兵坚持战斗被俘。蒙古军攻克了兀剌海城后,乘势南下,经过河套平原,进攻克夷门(今宁夏银川市西南头关、三关之间),这里,“两山对峙,中通一经,悬绝不可登”。夏国在这里驻有重兵七万,夏国主又派宗室嵬名令公领兵五万前来支援。双方在这里相持了两个月,成吉思汗擒获了嵬名令公,攻克克夷门。九月,蒙古兵围兴庆府(今银川市),引黄河水灌城,淹死居民不计其数。西夏派人向金人求援,金人不敢出兵,围城一个多月,夏国主李安全请求送女称臣,这时,蒙古军才解围撤退。夏国军事实力损失过大,日益衰落了。
  第四次战役于1217年十二月,从兀剌海南下,途经河套和鄂尔多斯去攻兴庆府。这次成吉思汗想灭西夏,但是由于兴庆府城坚固,西夏西部(河西走廊)的各军司还有一定实力,一时难于攻下,加之蒙古军又忙于西征,故而在西夏再次求和便撤军了。
  公元1226年,第五次征西夏,成吉思汗是从黑水城(今额济纳旗)南下,先占河西走廊,攻克了全部夏国城邑,最后才围攻兴庆府,夏主投降,西夏被破灭。至于金云内州(河套东部地),早在公元1211年,攻全国时,便已占领了,所以西夏灭亡后,整个河套地区完全并入蒙古,属于云内州(下)并隶大同路了。

  十二、河套内外的权力斗争

  明太祖洪武初,元顺帝退回塞外,滞留在开平(今锡林郭勒市多伦县)、应昌(今昭乌达市达尔伯附近)等地企图恢复。元将河南王扩廓帖木儿(小字王保保),拥兵塞上(即指古之河套)凡数年,对明之西北边境多为所扰。
  洪武中,明将徐达、李文忠逐保保(保保死于洪武八年)21收其地。洪武末,在今托克托县、置东胜等五卫所。在五卫所中,现巴彦淖尔市前、中、后三旗,属东胜卫辖境,并隶山西统领,西部河套(奄有今鄂尔多斯全部地)属宁夏卫辖境,隶陕西统领。
  成祖(朱棣)即位,东西蒙古(东为鞑靼,西为瓦剌)往来塞下,频繁出入河套,对明在口北(山西左云、右玉县长城上有杀虎口,杀虎口以北称口北)所置的五卫所威胁很大。值此,在成祖永乐年间,以东胜卫所弧远,撤之内守。宣宗宣德年间,又于沿边筑玉林(在今杀虎口北)、云川(在今和林格尔北)等城,驻军戍边。逮英宗正统中,复徙并边内之左右卫。总督王祯始筑榆林城,置沿边营堡墩台二十四所。自此,口北各地皆弃于外。
  元顺帝等蒙古贵族退居塞外蒙古草原后,仍然希望重返中原,明朝则乘胜消灭北元,双方展开长期的激烈斗争。此后,蒙古各贵族实行封建割据,拥立蒙古大汗元顺帝当傀儡,逐渐形成东部蒙古(鞑靼住在蒙古高原东部和内蒙古地区),西部蒙古(瓦剌住在新疆北部和蒙古高原西部)和兀良哈三卫。
  三卫原来都是蒙古属部,住在大兴安岭南麓,明朝征服他们后,设三卫以羁縻之。以后,鞑靼、瓦剌和明朝又开展了错综复杂的斗争。
  明宣宗宣德九年(公元1434年),先是鞑靼太师阿鲁台拥立本雅失里阿寨台吉为可汗,他被瓦剌太师脱欢袭杀于母纳山(今乌拉山)。脱欢立黄金家族的脱脱不花为可汗(阿寨台吉长子),率领阿鲁台部落,脱欢自己当丞相。脱欢死,子乜(音免)先继位,称太师淮王。乜先与脱脱不花不和,杀死了脱脱不花,又杀死了他的弟弟阿噶巴尔济。他还击败了察合台,控制了明朝西北诸卫所,降败了东部兀良哈三卫,统一了蒙古。乜先又南下漠南,于英宗正统十四年(公元1449年),经土木堡(今河北省怀来县东)一战,俘虏了明英宗,进而包围了北京城,并自称大元田盛(天圣)大可汗。乜先统一蒙古不久,便遭到西部、东部各部领主(赛特)的反对,公元1454年,被西部阿剌知院击败自杀,西部瓦剌衰落。此时,东部鞑靼的喀喇沁部领主孛来,击败阿剌丞相,进入河套地区,并拥立马可古儿吉思为乌珂克图汗(脱脱不花次子),因特势专权,后来孛来杀死乌珂克图可汗,立摩伦为可汗(脱脱不花长子),后来进入河套的翁牛特部领主毛里孩又攻杀孛来,杀死摩伦可汗。
  这时,野乜克力部出身的永谢布(在今张家口以北)领主癿(音欠)加思兰,立脱脱不花幼子满都鲁为可汗,自己做太师(丞相)。满都鲁命其兄阿噶巴尔济遗服孙巴延蒙克(明人称他为孛罗忽)为博勒呼济农(副王)。二人联合起来,为摩伦可汗报仇,出征毛里孩,毛兵败身亡。癿加思兰有众数万,仗势擅权,他的族弟亦思马因和满都鲁手下大头目脱罗干(驻阴山南北)密谋,杀死了癿加思兰,亦思马因独揽了大权。亦思马因妒忌满都鲁和巴延蒙克和好,便挑拨离间他们二人的关系,巴延蒙克出走后被杀。不久,满都鲁去世,无子,可汗位旁落到巴图蒙克身上。
  巴图蒙克由满都鲁夫人满都海抚养成人并立他为汗(即达延汗)。满都海辅助达延汗率兵征讨瓦剌,打击各部封建领主。先是征讨亦思马因太师,亦思马因兵败逃到青海。
  公元1508年,又击败蒙郭勒部火筛(火筛是脱罗于之子,蒙古名诰赛·塔布囊)。公元1510年,又击败鄂尔多斯领主满都赍·阿固勒呼与永谢布领主亦不剌等右翼3万户。因为他们抵制达延汗任命他的次子乌鲁斯博罗特为右翼济农(副王,统帅右翼3万户),并将乌鲁斯博罗特杀死。双方在大青山的达兰特哩滚(意为70个山头)大战,经过殊死的战斗,达延汗取得胜利,亦不剌逃青海,达延汗收复了右翼3万户,完成了统一蒙古的大业,成为蒙古大汗。达延汗驻察哈尔万户,统帅左翼3万户,任命他的三子巴尔斯博罗特为济农,统治右翼3万户,巴尔斯博罗特又将右翼3万户进行一次调整,任命长子衮弼里克图墨尔根为济农,驻牧鄂尔多斯万户首领;次子阿拉坦汗为十二土默特万户首领,兼有今呼和浩特地区、包头市、河套地区;[22]三子拉布克台吉占据土默特之鸟古新;四子巴雅思哈勒占据永谢布之七鄂托克;五子巴延达喇占据察哈尔之塔塔尔;六子博迪达喇占据阿苏特、永谢布[23]
  以上一系列事件和战争,由于大都发生在河套内外,即今之鄂尔多斯、河套地区和土默特地区,所以《明史》通称之为“套虏”。[24]
  综上所述,河套地区在历史演变的进程中,发生了好多次重大战役,为什么会发生这么多的战役?这是因为这一地区承载着保障国家边疆的安定和维护各民族的经济秩序而产生的。通过战争所带来的结果是什么?用王之今教授的话说:“在血与火的战争历史的背后,也有文化交往与民族融合,实现共同进步的光明的一面。战争是一种人类交往的行为”。这种人类交往的行为,说得明白一些,就是民族之间的相互碰撞,通过碰撞,进行交融和融合,促进了民族之间的经济和文化的交流与发展,只有这样才能维护国家的安全与统一,才能维系各民族之间的经济秩序和民族之间和睦共处,这就是通过战争这种人类交往的行为,实现人类共同进步的光明的一面,而河套地区当时是实现这种人类交往的主要场所。


注释:
  [1]三晋:赵原系晋地。公元前438年,晋衰公卒,幽公立,韩康子、赵襄子、魏桓子见新君无能、就分晋国为三、史称韩、赵、魏为“三晋”。
  [2]“胡服骑射:指武灵王改革军制让士兵卸掉笨重盔甲,改穿胡人的服装,弃兵车,学骑马射箭,使赵国练出了一支强大的骑兵队伍。
  [3]参阅《隋书·突厥传》卷八四
  [4]参阅《隋书·突厥传》
  [5]杜佑《通典突厥》卷200
  [6]《旧唐书·太宗本纪》卷2
  [7]、[8]《旧唐书·李靖传、李世勋传》卷67和卷83
  [9]《中国历史地理集》绘于今乌拉特中旗东北境
  [10]《中国古代北方各族简史》第137页
  [11]见《辽史·圣宗纪》10卷。
  [12]参阅《中国历史地图集》第六集7-8图。
  [13]这里的河曲不是地名,系指黄河弯曲处辽时的黄河在今黄河之北,所以指河弯曲处。
  [14]见《辽史·耶律锋轸传》卷93。
  [15]见《辽史·肖惠传》卷93
  [16]、[17]见《辽史·西夏传》卷115
  [18]见《辽史·耶律仁先传》96
  [19]见《辽史·兴宗本纪》卷19
  [20]见《包头史话》87—91。
  [21]见《明史·扩廓帖木尔传》。
  [22]见《包头史话》107—109
  [23]见《蒙古源流》卷6
  [24]见《明史·鞑靼传》卷327,《明史·瓦剌传》卷328。 
                                     
                               2009年8月7日

河套是古代各民族军事争夺的焦点地区
发布日期: 2010年10月13日

●王治国

 

  河套地区在历史发展的长河中,曾发生过多起重大战役。发生战争的主要原因:一是维护国家的安全与稳定;二是各民族之间的权力纷争;三是疆土的相互侵占和资源的掠夺等等。
  河套地区地理位置优越,有肥沃的土地资源,有辽阔的天然牧场,有黄河水浇灌,水、草、地三大资源,是发展农牧业得天独厚的良好条件。古代,中原王朝为维护边疆地区的稳定,在这里发展农业,进行垦殖;北方少数民族,为发展畜牧业,在这里游牧狩猎,为争夺这块水草丰美的宝地,这里必然是相互争夺的重要场所。
  为了让读者了解每次战争的始末,本文按照历史的演变,将每次战争分述于后,望专家学者不吝赐教。
  

  一、黄帝北逐荤粥

  依据经史所载,从唐虞以逮春秋,居于北方的少数民族,也频繁地进行着战争。据《史记·五帝本纪》所载:“黄帝北逐荤粥(音勋育)”。黄帝是中国原始氏族社会时期的传说人物,年代约在公元前六千年左右。既言“黄帝北逐荤粥”,一则说明黄帝和荤粥民族发生过战争,而把荤粥民族逐走了;二则说明荤粥民族居于中原之北的草原地带,即现阴山以南的河套地区进行游牧,并对中原常有侵扰;三则反映了北方游牧民族在遥远的古代就与中原华夏族接触的事实。

  二、成汤北伐渠搜、武丁外伐鬼方、宣王打败猃狁

  商朝建国初期,北部河套地区的民族又改称渠搜,对商王朝威肋很大。按《通鉴外记》所载:“成汤既践天子位,北伐渠搜。”解除了商朝的北部边患。商朝后期,特别是武丁以后,居于北方和西方的游牧民族如鬼方、邛方开始登上历史舞台,这些民族在今之陕西北部,宁夏及河套地区频繁活动,有时对商王朝的北部边境进行侵扰。据《易·既济》载:“武丁外伐鬼方,三年乃克。”鬼方居于阴山以南的河套地区,商朝竟用三年的时间才把鬼方打败,可想而知,取得这场战争的胜利是多么来之不易。至于鬼方民族居于何处?据《绥远通志稿》所载:“则今之绥远西部全为商代鬼方故地也。”
  西周宣王继位后,居于河套境内的北方民族又改称猃狁(音险允),号曰赤翟、白翟。当时,猃狁南侵,给内地人民造成许多灾难和痛苦,那时诗人曾为此发表过“靡室靡家(无室无家),猃狁之故”;“不遑启处(不暇起居),猃狁之故”的哀叹!随后,周宣王派大将南仲率军至朔方(今河套地区),打败了猃狁民族,并在朔方筑城防守。

  三、赴武灵王实行“胡服骑射”

  战国之际,七雄并立,赵国地居三晋[1]之北境,传至赵武灵王(公无前325-299年)执政时,实行“胡服骑射”[2]使赵国的疆域大张。
  战国时,内蒙古东南近边(长城)处为代国故地。代地稍北为无穷故地。中部自大青山而南近边处为楼烦故地。西部河套(今鄂尔多斯全部地)除东南为魏、西南为秦地边界外,其余大部为林胡故地。
  据《史记·赵世家》载:“武灵王二十年,西略胡地至榆中,林胡王献马。”“二十六年,复攻中山(白狄的一支系东胡民族),攘地北至燕、代,西至云中(今呼和浩特南北地区)、九原(今包头包钢废钢厂附近的孟家梁古城为赵之九原县地)。”
  又据《史记·匈奴传》云:“赵武灵王亦变俗胡服,习骑射、北破林胡、楼烦,筑长城、自代并(傍)阴山下,至高阙(今狼山西之达巴图山口为赵之高阙塞)为塞,而置云中、雁门、代郡。”
  赵武灵王实行“胡服骑射”强大起来之后,他东灭了中山国、北破林胡、楼烦,至此,赵国的疆土向北开拓了上千余里,其范围有今山西北部数县,乌兰察布的凉城、丰镇、兴和、张北和呼和浩特市、包头市、鄂尔多斯市、巴彦淖尔市的河套地区。为了巩固赵国的北部边疆,在政治上采取了两项措施:一是设立郡县,沿边设置了代、雁门、云中(今呼和浩特地区)、九原(今包头以西的河套地区为九原县地,隶云中郡辖领);二是修筑长城,即从代地(现张家口北)起,沿阴山(今巴彦淖尔市境内乌拉山古称阴山,现阴山古称阳山,即前为阴而后为阳也)筑至现乌拉特前旗境内的乌拉山西端止,另一条从现固阳县境起,沿阴山止于狼山西之高阙止。从此,巴彦淖尔境内的河套地区属赵之九原县地,在公元前299年始有了明确的建制。

  四、蒙恬发兵三十万北击匈奴

  战国末年,北方兴起一个强大的匈奴民族,发祥地在今之河套及阴山地区。匈奴的最高首领头曼单于(音蝉余)的政治中心在头曼城(在今五原县西北一带)。这里依山带水,气候适宜,黄河两岸,一望平川,无论对于畜牧或狩猎,都具备得天独厚的良好条件。在积蓄力量发展经济的基础上,匈奴贵族乘当时中原各诸候国正在互争雄长进行激烈战争、无暇顾及北方地区的有利时机,积极组织军队,增强实力,以河套为基地,对四周邻族展开大规模的攻势。
  秦朝初年,头曼率领骑兵不时南下入侵秦的北部边疆。秦始皇为巩固统一大业,开拓北部边疆,于始皇三十三年(公元前215年)乃使大将蒙恬发兵三十万北击匈奴,夺取“河南地”(今内蒙古河套和鄂尔多斯地区)。第二年,又越过古北河,夺取了匈奴控制的高阙(今狼山西之达巴图山口)、阳山(今阴山)、北假(今河套以内和乌拉山以北地区)等地区。头曼单于在秦朝大军的压力下,不得不放弃河套地区、向北退却七百余里。秦朝就在匈奴退出的地方设置了郡县。为了巩固边防,因河为塞,在河套筑了四十四县城,并从关内移民3万家至北河(今河套乌加河以南)、榆中(今鄂尔多斯东部地),进行屯垦,以充实边塞。
  始皇三十三年(公元前214年),又把原燕、赵、秦三国在北方所筑的长城重新修整,并使它联接起来,筑成“万里长城”。并使蒙恬将兵三十万,坐镇上郡(郡治肤施,今榆林县东南),以便守卫。从此,“胡人(匈奴)不敢南下而牧马,士(骑兵)不敢弯弓以报怨。”
  以史实所证,秦收“河南地”之后,设置了郡县,今巴彦淖尔市阴山以南为九原郡地,唯九原郡治处,按《中国历史地图集》标定的方位,仍在今包头市昆都河西,黄河北岸,即在赵之九原县地。

  五、汉武帝大伐匈奴

  秦二世之后,中原因有阵、吴、刘、项之争,边郡已无力据守。其时,匈奴头曼单于儿子——冒顿(音墨毒)单于在漠北建立了国家。冒顿单于在发展经济、积蓄力量的基础上,“东灭东胡王,西击走月氏,南并楼烦、河南王”,秦塞上所置各郡地又成为匈奴的游牧地。九原郡之河套故地,自秦统一列为边郡以至复陷于匈奴,前后不过十数年而已。
  汉初,匈奴拥兵塞上,与西汉王朝形成对峙局面,使西汉王朝处于守势的被动地位。汉武帝即位后,国势已强盛,于元朔二年(前127年),开始大伐匈奴。
  据《汉书·武帝纪》载:“武帝元朔二年,遣将军卫青出兵云中至高阙,收河南地。置朔方、五原郡、募民徙朔方十万口。”又据《汉书·卫青传》云:“青复出云中至高阙,遂取河南地为朔方郡,青使校尉筑朔方城。”
  姑以载籍而论,汉武帝大伐匈奴,收河南地,是为秦之北假之地,即古之河套地区。并分秦之九原郡西部地置朔方郡,迁徙民十万口以实之。又派苏建筑朔方城,领县十;又改秦之九原郡置五原郡,领县十六。通过“河南战役”,匈奴已无法立足,只好远走漠北。

  六、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封建割据

  东汉末,三国鼎立,北部边郡虽属曹操势力范围,但因忙于华夏纷争,沿边诸郡地皆弃于外。其时,云中(今呼和浩特地区)以东为鲜卑拓跋氏所踞,都城盛乐(在今和林格尔土城子古城);云中以西是南匈奴的游牧地,奄有五原、朔方、西河、上郡等地,并于五原西部塞80里许建立南单于庭(即今乌拉特前旗三顶账房古城)。至汉魏之际,南匈奴右贤王去卑所统诸部皆散居于河套境内。
  三国称雄,经三十五年割据,后被司马炎统一,建立西晋。
  晋初,匈奴遗族刘虎(也称刘武即史称铁费匈奴)、刘卫成仍居河套境内;鲜卑拓跋氏仍居盛乐,鲜卑、匈奴分踞边郡无有大变革。
  西晋自怀帝永嘉以后,由于民族矛盾日趋尖锐,导致了匈奴、鲜卑、羯、氐、羌(史称五胡)反对西晋王朝,开始了封建割据。
  五胡十六国前期,今陕西一带由匈奴族刘渊建立前赵,居河套境内的刘虎归附了前赵,值此,通过争夺,河套地区划进了前越的版图。
  西晋愍帝建兴四年(公元316年),匈奴刘渊称汉王,其时,晋室东渡,西晋亡,东晋立。
  东晋元帝大兴二年(公元319年),羯族石勒并吞了北方诸族,建立后赵,河套地区又归后赵所统。
  东晋穆帝升平三年(公元359年),氐族苻坚统一了北方,建立前秦,当时,居于河套境内的铁费匈奴酋长刘卫成在苻坚军事争夺下,归附了前秦。
  苻坚淝水战败后,被羌人姚兴取代,建立后秦。其时,刘卫成被部下所杀,其子赫连勃勃归附了后秦,后秦传至姚泓,又被赫连勃勃所灭,建立大夏国,自称大夏王,建都于统万城(今鄂尔多斯市乌审旗巴图湾附近的无定河对岸)。其时,河套地区又成为赫建夏的属地。
  五胡十六国前后混战了一百三十五年,后被北魏统一,建立北魏。

  七、北魏六镇起义

  北魏太武帝始光中,为保首都平城(今山西大同市东)以防蠕蠕(音软软即柔然民族)南下寇边,东起赤城西至五原筑长城两千余里,并在沿边设置了六个军事重镇屯兵驻守。其六镇由西往东为:沃野镇(今乌拉特前旗苏独仑根子厂古城)、武川镇(今武川县二份子古城)抚冥镇(武川县北)、柔玄镇(兴和县西北)、怀荒镇(今河北省张北县北)。六镇镇将多为鲜卑贵族,他们任意霸占土地,经营商业,奴役当地劳动人民,因此激起士兵和各族人民的愤恨。
  北魏孝明帝正光四年(公元523年),怀荒镇士兵没有粮食吃,请求镇将于景发粮,于景不给,愤怒的士兵杀死于景,发动起义。同年3月,沃野镇下的高阙戍主残暴,遭士兵反对,镇民破六韩拔陵(匈奴族)聚众杀死戍主,在河套地区的沃野镇起义,建号“真王”,起义风暴席卷了北方诸镇。次年,高平镇(今宁夏固原县)赫连恩也起兵响应拔陵。拔陵率起义军向东攻下武川、怀朔二镇。北魏派都督李崇和广阳王无渊率军镇压,在白道(今呼和浩特市北)被起义军打败,几乎全军覆灭。这时,起义军已占有六镇的全部地区。
  北魏王朝为了挽救他们行将灭亡的命运,转而勾结柔然奴隶主,要求起兵共同镇压起义军。六镇原为防止柔然进犯而设,如今却要求被防御者去镇压防御者。孝昌元年(公元525年)6月,柔然主阿那瑰率兵十万南下,向起义军进攻。后来破六韩拔陵在率军南移时,遭到南北夹攻,英勇牺牲。这次起义军坚持了2年4个月,虽然最后失败了,但给予了北魏王朝极其沉重的打击。

  八、突厥南下河套

  公元581年,杨坚建立隋朝,结束了南北朝的分裂局面。隋在今河套地区设置丰州(府址在今五原县西土城子),下辖三县:九原、永丰、安化。炀帝大业三年(公元607年)又将丰州改为五原郡。设立州、郡、县主要是为了巩固北方政权外,另一面驻扎军队,防御突厥南下河套。隋朝国力强大后,而这时突厥已分裂为东西两部。东为“突利”,其牙帐在幽州(今北京地区),西为“达头”,其牙帐在五原(今五原县北)3隋文帝一改北齐、北周时向突厥讨好的政策,变为“远交而近攻,离强而合弱”的政策,减少了给突厥赠送的丝绢彩绸。
  突厥沙钵略可汗发兵40万骑,南下长城入北部边郡进行抢掠。第二年四月,隋文帝发八路大军反击。出朔方(今河套地区)的一路,在白道(今呼和浩特北)与沙钵略相遇,沙受了重伤,躲在草丛中得以逃掉。其他各路都取得了战果。
  通过这次大战,突厥尝到了隋军的厉害,沙钵略部下的阿波可汗、贪汗可汗等,都跑去投奔西突厥达头可汗。此时,草原干旱,灾疫流行,沙钵略又被西突厥威逼,处于内外交困的地步。此时,沙钵略不得不向隋朝求和,于是在文帝开皇五年(公元585年),被迫向隋朝称臣,上书表示愿“归心有道,永为藩附”[4]并请求将部落南迁至白道川(今土默川)。文帝开皇七年(公元587年),沙钵略死,其弟处罗侯继位,是为叶护可汗。叶护一年后死,沙钵略子雍虞阊继位,是为都篮可汗。文帝开皇九年(公元589年),都篮进攻驻牧于车面的突利可汗(处罗侯之子染干),大战长城下,突利大败,率领一部分部众奔往隋都长安(今陕西省西安市),文帝封他为启民可汗,并以义成公主许配他为妻,筑大利城(在今清水河县境)以安置他的部众。后来启民可汗仍屡被都篮可汗抄掠,隋朝又把他们移居黄河以南的夏、胜二州(今陕西靖边县及准噶尔旗、河套一带)之间,东西至河,南北四百里,掘为横堑,使其居内。
  隋朝军队多次出征都篮可汗,在阴山、河套内、大青山以北地区、连续三年打了三次大仗,著名的将领杨素从云中(今托克托县古城乡古城),沿黄河北岸西行,与突厥多次作战,到古北河(今后套地区),夺回了被俘虏的启民可汗部落。文帝开皇十九年(公元599年),都篮可汗被部下所杀,东突厥境内大乱,部众纷纷投归启民可汗。
  隋朝苦于突厥的侵扰,为了保障中原地区的统治,对启民可汗采取了扶持政策,这种政策客观上也符合两族人民的要求也适应全国走向大一统的历史发展趋势。

  九、唐太宗破灭东突厥

  隋朝末年,群雄并起,割据称王。在其北方沿边诸郡称王的有:武威人李轨举兵反,攻陷河西诸郡(今宁夏在隋时为武灵郡河西诸郡,即宁夏以西各郡地),自称大凉王;朔方人梁师都据郡反,引突厥入河南地,袭取弘化、盐川等郡地(隋所置朔方郡址在今鄂尔多斯市乌审旗南的白城子,梁师都袭取的各郡地,奄有今陕西和鄂尔多斯,巴彦淖尔市的河套地区各一部分地),遂称帝国号梁(突厥号为大度毗伽可汗);郭子和据榆林(隋之榆林兼有鄂尔多斯市东北部和包头、土默特、托县等地),南连梁师都,北附突厥,称永乐王;刘武周据马邑,引突厥陷云中、定襄、雁门(以上各郡地兼有今山西北境和呼和浩特大青山以南地区)等郡地,自称定杨可汗。北部的东突厥再度强大起来,“控弦百万,戎狄之盛,近代未有也。”[5]突厥会始毕可汗死,弟处罗可汗立,处罗又死,弟莫贺咄立,号称颉利可汗。唐高祖李渊在太原起兵,曾向颉利可汗称臣、借兵,唐立国后,每年都向突厥赠送大量金帛和美女。
  颉利可汗的牙帐设在今五原县之北,高视阴山,有凌驾于中国之上的气势。另一方面颉利又支持北方的割据势力,他这样做的目的,分明是采取分而治之的策略,让中国分割开来,都受他的控制。至是,沿边诸郡及河套内外,为诸雄所踞,并对唐王朝形成很大威胁。
  唐高祖于武德初年(公元618年),命其子李世民击刘武周,降郭子和,斩梁师都,很快消灭了这些割据政权。颉利见唐朝势力愈来愈强大,便直接出面,对沿边各郡地进行武装骚扰。烽火燃遍了今山西、河北、陕西、甘肃、宁夏、青海、内蒙等省。唐高祖武德七年(公元624年),颉利与他侄儿突利举兵入寇,进攻关中(今陕西中南部),唐高祖打算烧掉长安,逃到秦岭以南去。
  唐高祖武德九年(公元626年),颉利又率兵十余万,佯称百万,南下到渭水桥北,兵临长安城,唐太宗率六个人,隔河与颉利对话,责备他负约。一面让唐军整队而出,表示将决一死战。颉利摸不清底细,只好撤兵。突厥的蛮横,迫使唐太宗愤发图强,决心打击其嚣张气焰,他每天召集数百名将士,在殿堂亲自指挥练武,提高军队战斗力。[6]
  唐太宗贞观二年(公元628年),突厥内部的薛延陀、回纥、拔野古、同罗、仆骨等十多个部落群起反抗突厥,赶走了他派去的官员,于公元628年在漠北建立薛延陀汗国,推夷南为可汗。漠北突厥所属一些部落叛离颉利可汗,投归了薛延陀。突厥内部的民族矛盾剧烈发展,使突厥上层内部的矛盾也逐步加深,颉利可汗与其侄突利可汗不和,互相攻击自相残杀,值此,突利可汗也归顺了唐朝。第二年,关中又获大丰收,唐朝的政治稳定,经济实力也比较雄厚了。是年冬,北地大雪,突厥牛羊死伤惨重,人民大饥,值此情况,反击突厥的时机已经具备了成熟的条件。
  唐太宗抓住这个机会于贞观三年(公元629年),命令六路大军,十万余人攻打东突厥。兵部尚书(相当于今国防部长)李靖为行军总管,张公瑾为副总管,出定襄道(今呼市南之和林格尔县);并州(今山西太原)都督李世勋、邱行恭出通汉道《突厥集史》认为是从通汉镇得名,镇在清水河县);高祖女婿紫绍出金河道(从今鄂尔多斯准格尔旗渡黄河北上);卫孝节出恒安道(今山西大同市);薛万彻出畅武道(今辽宁朝阳市);李道宗、张宝相出大同道(今前旗乌梁素海在隋时置大同城,当从此北上)。李靖是著名的战略家,李世勋等都是最著名的将军和猛将。
  李靖先以三千精兵从马邑出发,过杀虎口(在山西左云县境),直逼恶阳岭(在定襄南今和林格尔县东),夜袭定襄,颉利发现唐兵,惊恐不安,认为唐兵倾国出兵,不然李靖怎么敢孤军深入?李世勋出兵云中,与突厥在白道交锋,突厥兵大败。颉利见唐兵来势很猛,将牙帐从河套北迁到碛口,(今乌中旗海流图北一带地区),同时,又派使臣到长安,表示要举国内附,以为缓兵之计[7]。
  唐太宗贞观四年(公元630年)二月,派鸿胪卿唐俭、安修仁到突厥安抚颉利。李靖、李世勋乘其不备突然袭击。李靖挑选精兵一万,连夜出白道,李世勋绕至碛口,拦截其归路。李靖出白道后,沿途俘虏了突厥斥候千余帐(今蒙古包),并命苏定方率二百骑兵当先锋,乘雾推进,当前锋至牙帐一里多路时,突然雾散,一眼望见突厥牙帐,二百人飞驰冲入,掩杀了数百人。颉利可汗乘千里马逃走,突厥队伍溃散,李靖军赶到,斩首万余人,俘虏了十余万口。虏掠杂畜数十万。颉利率万余人准备过碛口,李世勋军队早已守在那里,颉利无奈,独骑西行,前去投奔灵州西北(今阿盟境)的小可汗苏尼什(启民可汗母弟),然后再投奔青海吐谷浑。大同道(今河套乌梁素海地区)行军总管李道宗,副总管张宝相带兵前来索要,抓住了颉利,解送到长安[8]。在唐军的打击下,东突厥就此覆亡,余众或走西域,或投奔薛延陀。前后有近二十万人归附唐朝。唐太宗没有杀一个突厥俘虏,对他们十分优待,把他们安置在东起幽州(今北京市),西至灵州(今宁夏灵武一带)的边境线上,而以朔方(今鄂尔多斯和河套地区)为主。设置、顺、祜、化、长四州都督府(顺州在今北京顺义县;祜州在今宁夏境内;化州及长州在今甘肃一带)管理他们。唐王朝将颉利可汗原统治的漠南地区分为六州,分设定襄都督府(今和林格尔)和云中都督府(在今内蒙古西部河套一带)[9]。分别任用突厥贵族为都督以领其众。唐王朝采取“全其部落,顺其土俗”的政策,让他们按照原来的部族和生活习惯自己管理自己。突厥贵族到长安的,多任为将军、中郎将等高官,五品以上可以“奉朝清”(可参加朝廷各种大典和被皇帝召见)的就有一百多人,待遇完全和汉官相等。由于唐朝对突厥族的优待政策,当时迁居长安的将近有一万家。
  大漠以北的薛延陀、回纥、仆固等部落自东突厥灭亡后,给唐太宗上尊号为“天可汗”,并从辟乌鹈泉(在今乌拉特后旗北)[10]往北,开辟了一条大道,名曰:“参天可汗道”,在沿途设置六十八处驿站,以便利往来使者。天可汗,表明北方各民族承认太宗皇帝是他们的最高领袖。

  十、辽、夏交兵

  唐朝末年,契丹族从东北而来,逐步统一了东北地区和漠北高原,势力向西伸展至河套阴山一带地区。辽太祖神册元年(公元916年),太祖耶律阿保机亲自率兵征服了阴山地区(今乌拉特前旗西山咀以东地区),虏掠1500户东去。太祖神册五年(公元920年),又令皇太子耶律德光率兵再次来到天德军驻地(今乌梁素海为唐天德军驻地),又将天德军城内的居民迁到丰州(今呼市郊区白塔村古城),并在辽的西部设立代北云朔招讨司(军事机构),管理新占领地区,后来在行政建制上设立云内州(乌梁素海以东为辽云内州西部地),这是辽最西边的一个州,它的西界也是辽国与西夏国的分界线(乌梁素海以西的河套地区是西夏国属地)。
  当时,在辽国统治的云内州住有不少党项部落,他们各有酋长,互不统属。后来由于党项平夏部正式建立了西夏国,辽国境内的党项各部便叛逃无常,辽先后十多次出兵讨伐。
  辽圣宗统和元年(公元983年),党项十五部又叛乱,辽天德军度使颓刺父子战死。
  辽圣宗开泰二年(公元1013年)叛逃的党项部落都躲到了今乌拉山一带地区[11]。
  辽兴宗重熙十三年(公元1044年),先是住在夹山的党项呆儿部八百户叛逃到西夏。接着山西党项部族节度使屈烈(约在今山西北部地区)也率领五部叛逃到西夏。辽国使者去西夏(今银川市),责令西夏主李元昊送还叛逃的部众,被李元昊拒绝。同年五年,辽西南面招讨使罗汉奴发兵讨伐叛逃的党项部落。在战斗中李元昊亲自率军督战,并派使臣到鞑靼部(西夏正北)要求支援,鞑靼部长把西夏使臣拘捕送给了辽国,并表示出兵助辽作战。后来李元昊感到情况危险,先后两次派使臣到辽国说情,都被兴宗扣留了。这年9月,辽国十万大军云集九十九泉(今卓资县灰腾梁一带)[12]10月24日大军从九十九泉来到河曲(今土默特右旗毛岱乡一带)[13]李元昊见辽军已经到来,表面上表示自己军力不足,不敢与辽抗衡,派人上表谢罪,进献土特产品,还将叛逃来的三部党项族送到河曲,辽兴宗派南院枢密使肖革迎接李元昊,谴责他留叛逃部落,背弃了两国之间的盟约,元昊诚恳地承认所犯罪过,兴宗赐给他酒,允许他改过,又送他回国。
  当天,兴宗召集大臣计议下一步的行动,北院枢密使肖惠说:“元昊忘记辽的累世恩典,诱逃叛部,皇帝亲征,大军压境,才亲自来赎罪,现在大军聚集河曲,若不趁机讨伐西夏,是违背天意的,将来一定会后悔的”于是兴宗决定次日(25日)继续进军西夏。大军分三路渡河后,入西夏境四百里,不见敌人,屯兵据守得胜寺(约在今鄂托克旗北部一带)。肖惠军沿黄河南岸西进,26日凌晨,西夏军已列马在前,蔽盾等待。肖惠挥军进攻,元昊和辽军相迂,败走西逃,这样连续三次。每次逃走前,元昊都请求修好,每次都遭到肖惠拒绝。夏军每次退走,都毁掉了草场,连退三次,约百里。辽军得不到草料的供应,马生病的很多。肖惠迫于情势,才允许元昊求和的要求。这样,几经周折,辽军兵马疲惫,而主帅却仍然要求进攻。此时,突然狂风大作,飞沙迷目,辽军大乱,夏军乘机进攻,辽军溃败,附马肖胡睹被俘。先锋古迭遭到夏军的攻击,士卒全部战死,古迭单骑突围而逃,北路辽军覆灭。夏军回师攻兴宗的中路军,兴宗军大败,兴宗只带了几个随从逃生,只好班师回国。
  辽兴宗念念不忘被夏军战败的耻辱,急于寻机复仇。兴宗重熙十七年(公元1048年),夏国主李元昊遇刺身亡,他两岁的儿子谅诈继位,党项贵族之间的权力斗争十分剧烈。于是辽兴军认为复仇的机会已经到来,经过准备于第二年7月,率兵亲征。
  在准备工作中,天德军节度使耶律锋轸考察地形,监造楼船130艘,楼上载兵,楼下立马,因制造适用,受到兴宗嘉奖。[14]
  兴中重熙十八年(公元1049年)8月,辽大军出征。
  兴宗以耶律重元、耶律仁先和肖惠为先锋,从河曲(今土默特右旗毛岱乡一带)渡黄河,夏人闻风逃遁。9月,河南道行军都统肖惠[15]、副都统肖孝友、贴布率南路军从黄河进军。行军都统耶律敌鲁古率鞑靼军攻贺兰山,是为北路军,兴中率中路军进发。
  兴中登上楼船,十分高兴。肖惠从黄河南出兵,粮船绵亘数百里,溯黄河而上,进入西夏境内。肖惠进入西夏河套境域仍无作战准备,既不远设斥候,又将铠甲和战马装在船上。他手下的军官建议他防备敌人的偷袭,肖惠满不在乎地说:“谅诈必然亲自来迎接皇帝,哪能来进攻我?把自己搞得很紧张,是自己毁灭自己。”船行了几天,斥候报告说,发现了夏军,肖惠认为是谎报军情,要追查治罪。正当这时,夏国相没藏讹庞率夏军从阪上冲下来,辽军营栅未立,将士还来不及换上盔甲作战,便匆匆逃走。此时,追兵万箭齐发,肖惠几乎被箭射中,将士中箭死伤的不计其数。[16]
  10月,西北路招讨使耶敌鲁古率领的藩汉诸军由北路攻入凉州,进军贺兰山,夏军三千抢险拒战,辽军拼力攻击,击败夏军,俘虏了夏国王嫡母没移氏及其家属。战斗中,乌古敌烈部详稳(将军)肖慈氏奴,军官耶律斡里战死。[17]
  兴宗听到肖惠战败的消息传来,还准备继续进兵,经大臣耶律仁先的极力劝阻,方才停止。[18]
  兴宗重熙十九年(公元1050年)正月,西夏将军普洼,猥贷乙灵纪等进攻金肃州,被辽国耶律高家奴击败,普洼受伤投降。3月,辽殿前都点检肖迭里得与夏军战于三角川,夏军又败。辽军在上述小规模的军事接触中,取得了一些胜利后,兴宗命西南招讨使肖蒲奴、北院大王耶律宜新、林牙肖撒抹得等继续率师伐夏。辽军包围西夏京城兴庆府(今银川市),大肆虏掠而去。西夏连续吃了几次败仗,被迫投降乞和[19]。自此以后,两国关系相对稳定,河套境内再未发生大的战事。[20]

  十一、成吉思汗平西夏

  成吉思汗在统一中国的过程中,打了大小战役无数次,其中打得最艰苦的战役首推西夏,西夏是作战中最难啃的一块骨头。
  成吉思汗第一次进攻西夏是在公元1205年,即他还没有登上蒙古大汗的前一年。这一年,成吉思汗在消灭乃蛮部(驻牧在今阿尔泰山一带西至额尔齐斯河,大约包括今蒙古国西部,新疆北部、哈萨克斯坦东北部)后,回师途中,向西夏进军,在破力吉里寨、落思城,大掠人口、牲畜而去,沿新疆哈密进入河西走廊,沿额济纳河返回漠北。
  第二次于公元1207年秋天,成吉思汗认为西夏不听话,有贰心,出兵围攻兀剌海城(今乌中旗东北的新忽热古城,即汉塞外受降城),并四出掳掠。夏国调右厢诸路军几十万人齐来支援,成吉思汗见夏军力量还很强,又因,粮草供应不足,便于1208年春二月主动撤军了。兀剌海城虽然度过了第一次危机,但损失惨重。成吉思汗不等西夏喘过气来,立即进行第二次打击,于公元1209年三月,再次出动大军围兀剌海城。夏国主李安全命其子道顼与高令公逸率师前来抗御,兵败,高令公逸被蒙古军擒获,不屈服而死。四月,丰州人谢睦劝守将投降,但是太傅西壁讹答不同意,率兵坚持战斗被俘。蒙古军攻克了兀剌海城后,乘势南下,经过河套平原,进攻克夷门(今宁夏银川市西南头关、三关之间),这里,“两山对峙,中通一经,悬绝不可登”。夏国在这里驻有重兵七万,夏国主又派宗室嵬名令公领兵五万前来支援。双方在这里相持了两个月,成吉思汗擒获了嵬名令公,攻克克夷门。九月,蒙古兵围兴庆府(今银川市),引黄河水灌城,淹死居民不计其数。西夏派人向金人求援,金人不敢出兵,围城一个多月,夏国主李安全请求送女称臣,这时,蒙古军才解围撤退。夏国军事实力损失过大,日益衰落了。
  第四次战役于1217年十二月,从兀剌海南下,途经河套和鄂尔多斯去攻兴庆府。这次成吉思汗想灭西夏,但是由于兴庆府城坚固,西夏西部(河西走廊)的各军司还有一定实力,一时难于攻下,加之蒙古军又忙于西征,故而在西夏再次求和便撤军了。
  公元1226年,第五次征西夏,成吉思汗是从黑水城(今额济纳旗)南下,先占河西走廊,攻克了全部夏国城邑,最后才围攻兴庆府,夏主投降,西夏被破灭。至于金云内州(河套东部地),早在公元1211年,攻全国时,便已占领了,所以西夏灭亡后,整个河套地区完全并入蒙古,属于云内州(下)并隶大同路了。

  十二、河套内外的权力斗争

  明太祖洪武初,元顺帝退回塞外,滞留在开平(今锡林郭勒市多伦县)、应昌(今昭乌达市达尔伯附近)等地企图恢复。元将河南王扩廓帖木儿(小字王保保),拥兵塞上(即指古之河套)凡数年,对明之西北边境多为所扰。
  洪武中,明将徐达、李文忠逐保保(保保死于洪武八年)21收其地。洪武末,在今托克托县、置东胜等五卫所。在五卫所中,现巴彦淖尔市前、中、后三旗,属东胜卫辖境,并隶山西统领,西部河套(奄有今鄂尔多斯全部地)属宁夏卫辖境,隶陕西统领。
  成祖(朱棣)即位,东西蒙古(东为鞑靼,西为瓦剌)往来塞下,频繁出入河套,对明在口北(山西左云、右玉县长城上有杀虎口,杀虎口以北称口北)所置的五卫所威胁很大。值此,在成祖永乐年间,以东胜卫所弧远,撤之内守。宣宗宣德年间,又于沿边筑玉林(在今杀虎口北)、云川(在今和林格尔北)等城,驻军戍边。逮英宗正统中,复徙并边内之左右卫。总督王祯始筑榆林城,置沿边营堡墩台二十四所。自此,口北各地皆弃于外。
  元顺帝等蒙古贵族退居塞外蒙古草原后,仍然希望重返中原,明朝则乘胜消灭北元,双方展开长期的激烈斗争。此后,蒙古各贵族实行封建割据,拥立蒙古大汗元顺帝当傀儡,逐渐形成东部蒙古(鞑靼住在蒙古高原东部和内蒙古地区),西部蒙古(瓦剌住在新疆北部和蒙古高原西部)和兀良哈三卫。
  三卫原来都是蒙古属部,住在大兴安岭南麓,明朝征服他们后,设三卫以羁縻之。以后,鞑靼、瓦剌和明朝又开展了错综复杂的斗争。
  明宣宗宣德九年(公元1434年),先是鞑靼太师阿鲁台拥立本雅失里阿寨台吉为可汗,他被瓦剌太师脱欢袭杀于母纳山(今乌拉山)。脱欢立黄金家族的脱脱不花为可汗(阿寨台吉长子),率领阿鲁台部落,脱欢自己当丞相。脱欢死,子乜(音免)先继位,称太师淮王。乜先与脱脱不花不和,杀死了脱脱不花,又杀死了他的弟弟阿噶巴尔济。他还击败了察合台,控制了明朝西北诸卫所,降败了东部兀良哈三卫,统一了蒙古。乜先又南下漠南,于英宗正统十四年(公元1449年),经土木堡(今河北省怀来县东)一战,俘虏了明英宗,进而包围了北京城,并自称大元田盛(天圣)大可汗。乜先统一蒙古不久,便遭到西部、东部各部领主(赛特)的反对,公元1454年,被西部阿剌知院击败自杀,西部瓦剌衰落。此时,东部鞑靼的喀喇沁部领主孛来,击败阿剌丞相,进入河套地区,并拥立马可古儿吉思为乌珂克图汗(脱脱不花次子),因特势专权,后来孛来杀死乌珂克图可汗,立摩伦为可汗(脱脱不花长子),后来进入河套的翁牛特部领主毛里孩又攻杀孛来,杀死摩伦可汗。
  这时,野乜克力部出身的永谢布(在今张家口以北)领主癿(音欠)加思兰,立脱脱不花幼子满都鲁为可汗,自己做太师(丞相)。满都鲁命其兄阿噶巴尔济遗服孙巴延蒙克(明人称他为孛罗忽)为博勒呼济农(副王)。二人联合起来,为摩伦可汗报仇,出征毛里孩,毛兵败身亡。癿加思兰有众数万,仗势擅权,他的族弟亦思马因和满都鲁手下大头目脱罗干(驻阴山南北)密谋,杀死了癿加思兰,亦思马因独揽了大权。亦思马因妒忌满都鲁和巴延蒙克和好,便挑拨离间他们二人的关系,巴延蒙克出走后被杀。不久,满都鲁去世,无子,可汗位旁落到巴图蒙克身上。
  巴图蒙克由满都鲁夫人满都海抚养成人并立他为汗(即达延汗)。满都海辅助达延汗率兵征讨瓦剌,打击各部封建领主。先是征讨亦思马因太师,亦思马因兵败逃到青海。
  公元1508年,又击败蒙郭勒部火筛(火筛是脱罗于之子,蒙古名诰赛·塔布囊)。公元1510年,又击败鄂尔多斯领主满都赍·阿固勒呼与永谢布领主亦不剌等右翼3万户。因为他们抵制达延汗任命他的次子乌鲁斯博罗特为右翼济农(副王,统帅右翼3万户),并将乌鲁斯博罗特杀死。双方在大青山的达兰特哩滚(意为70个山头)大战,经过殊死的战斗,达延汗取得胜利,亦不剌逃青海,达延汗收复了右翼3万户,完成了统一蒙古的大业,成为蒙古大汗。达延汗驻察哈尔万户,统帅左翼3万户,任命他的三子巴尔斯博罗特为济农,统治右翼3万户,巴尔斯博罗特又将右翼3万户进行一次调整,任命长子衮弼里克图墨尔根为济农,驻牧鄂尔多斯万户首领;次子阿拉坦汗为十二土默特万户首领,兼有今呼和浩特地区、包头市、河套地区;[22]三子拉布克台吉占据土默特之鸟古新;四子巴雅思哈勒占据永谢布之七鄂托克;五子巴延达喇占据察哈尔之塔塔尔;六子博迪达喇占据阿苏特、永谢布[23]
  以上一系列事件和战争,由于大都发生在河套内外,即今之鄂尔多斯、河套地区和土默特地区,所以《明史》通称之为“套虏”。[24]
  综上所述,河套地区在历史演变的进程中,发生了好多次重大战役,为什么会发生这么多的战役?这是因为这一地区承载着保障国家边疆的安定和维护各民族的经济秩序而产生的。通过战争所带来的结果是什么?用王之今教授的话说:“在血与火的战争历史的背后,也有文化交往与民族融合,实现共同进步的光明的一面。战争是一种人类交往的行为”。这种人类交往的行为,说得明白一些,就是民族之间的相互碰撞,通过碰撞,进行交融和融合,促进了民族之间的经济和文化的交流与发展,只有这样才能维护国家的安全与统一,才能维系各民族之间的经济秩序和民族之间和睦共处,这就是通过战争这种人类交往的行为,实现人类共同进步的光明的一面,而河套地区当时是实现这种人类交往的主要场所。


注释:
  [1]三晋:赵原系晋地。公元前438年,晋衰公卒,幽公立,韩康子、赵襄子、魏桓子见新君无能、就分晋国为三、史称韩、赵、魏为“三晋”。
  [2]“胡服骑射:指武灵王改革军制让士兵卸掉笨重盔甲,改穿胡人的服装,弃兵车,学骑马射箭,使赵国练出了一支强大的骑兵队伍。
  [3]参阅《隋书·突厥传》卷八四
  [4]参阅《隋书·突厥传》
  [5]杜佑《通典突厥》卷200
  [6]《旧唐书·太宗本纪》卷2
  [7]、[8]《旧唐书·李靖传、李世勋传》卷67和卷83
  [9]《中国历史地理集》绘于今乌拉特中旗东北境
  [10]《中国古代北方各族简史》第137页
  [11]见《辽史·圣宗纪》10卷。
  [12]参阅《中国历史地图集》第六集7-8图。
  [13]这里的河曲不是地名,系指黄河弯曲处辽时的黄河在今黄河之北,所以指河弯曲处。
  [14]见《辽史·耶律锋轸传》卷93。
  [15]见《辽史·肖惠传》卷93
  [16]、[17]见《辽史·西夏传》卷115
  [18]见《辽史·耶律仁先传》96
  [19]见《辽史·兴宗本纪》卷19
  [20]见《包头史话》87—91。
  [21]见《明史·扩廓帖木尔传》。
  [22]见《包头史话》107—109
  [23]见《蒙古源流》卷6
  [24]见《明史·鞑靼传》卷327,《明史·瓦剌传》卷328。 
                                     
                               2009年8月7日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740973/806885238.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