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苦菜花 > 第11期 > 第五部 : 血雨腥风

第五部 : 血雨腥风

[更新时间]2011-08-10 09:05:07 [字数]14434[作者]刘文忠

第三十六章 烙印

       全家人一起来到了小学校去接云海,谁知道云海已经发着高烧,躺倒在地,处于昏迷状态。

       玉海背起来哥哥,四喜在身后抱着父亲的俩只脚,全家人簇拥着,一路的小跑,进了屋,把云海放在了热炕上。

       四喜端来了开水,吹了几口,又试着喝了一口,冷热正好。王英接过来水碗,给云海喝,谁知云海只蠕动了几下布满燎泡的嘴唇,只喝进一点点,又全部流了出来。

       快,快去请大夫。刘青山吩咐玉海到火烧桥医院请大夫。

        云海妈妈把鸡蛋打开了小孔,把蛋清流下来半碗,和人了红糖,然后搅拌在一起,摊在二只手上,在云海的头上,胸脯,大腿处沾啊沾,一会儿,温度降下了许多。

        王英又用热水为丈夫全身熏蒸,擦洗。

        四喜跑前跑后,抱材火,舀热水.......

        不一会儿,玉海回来了,大夫没有请到。

       老大夫有历史问题,靠边站了,不能出诊。年轻的大夫病人多,顾不上。再说,一听说不是贫下中农,都躲在一边,不肯出诊,老大夫赵杰给开了点药,让千万按时间服用。

        什么,看病还要分贫下中农?!刘青山老泪纵横。

        唉,听天由命吧。娃娃,就看你的命大命小啦!云海妈妈泣不成声。和老伴哭着出去了。

         兄弟媳妇,有什么事情,让四喜来找我们。

         哥哥玉海和翠翠说完,也恋恋不舍地离开了。

 

         夜幕降临了,在昏暗的煤油灯下,王英抱着云海的头,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流,四喜和二个弟弟一个妹妹守在周围。

        云海呀,你不能丢下我们母子走呀,现在就四个娃娃,我又有了,你不能丢下我们呀!

         我们娘母六个,不能没有你呀!

          我知道你是个硬骨头,是个汉子,你要睁开眼看看我们呀!

          你知道不,四喜考试得了一百分,翻身也念上一年级,会认不少字呢。

          你张开嘴,把药喝下去!

          王英几乎是在给云海下命令。

           王英把药咬碎,自己含着,嘴对着云海的嘴把药送到了嘴边,云海还是吃不下,流了出来。

          这时,大哥玉海的话响在耳边:千万按时服用!

          千万按时服用!

          千万按时服用!

          王英一咬牙,对儿子说:四喜,咱们把你爸爸的嘴扳开,把药喂下去!

          嗯。四喜答应着。

         王英和四喜一起用劲,把云海的嘴扳开。王英仔细一看,云海的舌头上有一个大血泡,占据了整个嘴的空间。

         四喜,快去针线笸箩里把妈妈的针拿来,把血泡放了。四喜答应一声,麻利地找来了针。

         王英把云海舌头上的大血泡挑破了,紫黑色的血流出来了。

         王英再把药咬碎,对着云海的嘴唇送下,云海咽了下去。

         四喜,快把锅里的拌汤端来,我给你爸爸喂下去。

          一碗温热的白面拌汤下了肚,云海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云海的身体慢慢地复原了,刘青山的病沉重了。这天,一家人望着刘青山,一个个泪流满面。

        刘青山说道你们不要难过了,这条路谁也躲不过。有几句话我要告诉你们,老老实实做人,凭双手凭本事吃饭,不要向云海那样爱出风头,差点丢了命。唉,你四大爷,是个举手国民党员,活活被人家打死。你们做人要本分,什么也不参加。。。。。

        时隔不久,刘青山驾鹤西游,享年七十二岁。

        这真是:南窑窑倒炕月亮照,风吹柴门睡不着觉。

           第三十七章 红色风暴

       

四清运动1963年冬开始,由于把各种不同性质的问题都当作阶级斗争对待,结果农村干部问题也未得到真正的解决。打击对象主要是地、富、反、坏,所以对农村干部的震动不大。

毛泽东严厉地指出:农村的四清运动是打了一个败仗,不能急忙收兵,要搞4——5年。他还第一次提出,运动的重点是整党内那些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四清 工作大兵团作战、扎根串连等作法。

     1966年的6月,文化大革命开始,这次运动的主要目的是要整那些所谓的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

毛泽东的我的一张大字报炮打司令部像一颗原子弹一样震撼了全国,它惊动了各级地方官员,也惊醒了全国人民。

这张大字报明确地指出前阶段运动的大方向错了;指出,是那些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为了保护自已而转移了斗争方向。是在毛泽东的号召下,群众起来造反的,即造走资派的反,于是出现了造反派

红柳村也有了造反派,成立了“毛泽东思想”司令部,候来财任司令,一黑夜,将生产大队党支部书记张五仁的权夺了过来,各个生产队的队长也靠边站。

可惜侯来财不是共产党员,斗大的字不认识一口袋。夺下了天下,做不了皇位。当了个副职,一肚子牢骚,气得骂祖先,祖先没有做好事,抱怨祖坟里没有冒黑烟。不过,坐了“红柳村贫下中农协会”第一把交椅,可以出一口肚里的鸟气。

红柳村学着其他村社的样子,开始破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破到年轻妇女们的发卡,花红柳绿的全部被摘下来,当面烧毁,踩烂,再踏上几脚显示威风。

红柳村成了红色的海洋,云海他们停下来手里的农活,从来回一百多里的山上,掏挖回来红土,然后稀泽开,动用学校的老师,几天的时间,在房前屋后涂写上了满墙大标语。

“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

“将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

“革命无罪,造反有理。”

成群结伙的年轻人不参加劳动,工分一个不少挣,开始破四旧。云海家养了好几十年的鸽子,可不是为了吃它的肉。云海妈妈有说道:鸽子四两肉,吃了祖祖辈辈还不够。

养鸽子就是为了鸽子在屋檐下叽叽咕咕增加生气。可是造反派说是四旧,爬上了鸽子窝,一个鸽子也没有逃脱厄运,个个身首异处,斑斑血迹流满了窗台。

云海妈吓傻了,呆呆地站着,等到造反派们扬长而去,看不见影子了,才闭上了眼睛,口念阿弥陀佛。

  高跟鞋被削成了平底鞋;烫卷发的女人,会被红卫兵揪起来,飞剪几下子变成红军头。”

  大衣上的双排扣,不扣的一排装饰扣哗啦一下全部剪去。

  本来少的可怜的【说岳全传】【三国演义】【欧阳海之歌】等书籍全部被烧毁。

 

贫下中农,家家户户屋顶上飘着红旗。地主富农反革命坏分子房上,爬着白旗.

人们的穿衣也是讲究“革命”的,年轻人穿上一身黄的确良仿军衣,头上戴个黄色的军帽,别个红五星,牛气的不得了。

很快,造反司令部要求每个人都要戴毛主席像章,没有像章戴毛主席语录牌。没有那么多像章,造反司令部从火烧桥买回来了几块白铁皮,每个生产队抽调了十多个人,到司令部制造像章。先剪一个二寸长,半寸宽的铁皮,铁皮涂上红油漆,用黄油漆写上毛主席语录,焊上个别针。

云海他们不分昼夜制造像章语录牌,还是不够用,只能发给部分贫下中农。造反司令部着了急,生怕落在别的生产队后面,又把全大队的木匠召集起来,赶制了七天七夜做好了木头像章和语录牌。

样子是这样的。

先用木头做个书那么大的个相框,镶嵌上玻璃和毛主席像。

做好后,发给了所有的社员戴在胸前,劳动时也不放下,一不注意,磕碰坏了就犯了大罪。

贫下中农写检查挖思想根源,在大会上做检查。如果地主富农反革命坏分子就罪上加罪,戴大纸帽子,挎黑牌子游街批斗。如果遇上武斗造反派,打你个半死。

        四喜已经念初中一年级,爱写稿子,发表在了县报上,给寄来了一个塑料语录牌,戴在了胸前,让多少大人娃娃眼热。

         走到哪里,都有人围着看。

         

        人们的思想觉悟空前高涨,最明显的是经过破四旧和立四新,结婚变得非常简单,不讲排场。

四后生今天结婚,几辆自行车一杆红旗就把新娘子娶回。

结婚仪式很简朴,在新郎、新娘向毛主席鞠躬致敬以后,才是向父母鞠躬致敬。

       主持人是小队会计段绵山,你看他,一本正经的样子,让新郎和新娘背毛主席语录。要求新郎背上句,新娘背下句。

         新郎:“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说: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

         新娘:“不是。。。。不是。。。。不是炒菜。。。”一副结结巴巴,头上冒出来了汗。

         众人起哄:“新娘背错了,罚!罚!”

        “罚亲新郎一口。”

         在众人的推推搡搡下,新娘扭扭捏捏地亲了新郎一口,才开始自由活动,要喜糖吃。

糖实在太少了,没有办法,新郎官把喜糖抛向空中。

你就看吧,本来还装得老老实实,其实却眼巴巴的盼着喜糖的青年小伙子大姑娘们,一下子就炸翻了窝,连蹦带跳,得意洋洋地抢喜糖。夺到手的还向别人炫耀手中的战利品

  还有的老汉干脆就趴到地上。

  小毛孩子钻裤裆见缝插针,跌倒爬起浑身土眉浑眼。

  有的人手被踩着了都不喊痛。

看热闹的小媳妇 和老太太们,双手紧紧地掐住自己的腰,不小心笑叉了气。

这真是:大青山高来乌拉山低,新时代结婚有新理。

 

          第三十八章    鏖战

      一夜之间,红卫兵司令部如雨后春笋,遍地林立,司令多如牛毛。

乡村里,到处是造反的声音。只要你袖子戴一个红卫兵袖章,三岁的顽童,就可以让村子里的四类分子低头下跪,戴高纸帽子,挂黑纸牌子。如果四类分子稍微有一点不满,一声呼叫,就会开全村甚至全公社的批斗会,让你坐土飞机,凤凰背翅膀。

火烧桥破四旧、立四新的红卫兵,正式成立了毛泽东思想总司令部。同学们都在忙于外出串联,机关干部忙着写大字报,揭发本单位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

公社书记,社长全被夺了权,成了走资本主义的当权派,大会批判,小会斗争,还是下不了楼,关押在黑当权派学习班里劳动改造,方便造反派随时揪斗。

造反派大字报揭露:1951年入党,从小反抗买卖婚姻,根红苗正的公社女党委书记爱爱,196310月期间,怕蒋介石反攻大陆,吓得把火烧桥政府从桥东搬到桥西,罪该万死,踏上了一万只脚。

 爱爱在一次批斗会上,坐“土飞机”时脚一脚踏空,摔折了腰,成了残废人,爬着走路,造反派不放心,配专人监视。

所谓的“土飞机”,是造反派的一大发明。

批斗会快完时,让走资派跪在高台上,上面再放一个高桌子,桌子上再放凳子,这叫上楼。

被批斗人员爬上最高处,脖子里栓一根长长的绳子。

造反司令一声令下,小喽罗用力一拉,从高处摔下来,年轻力壮的,连滚带爬,趁势跳下,摔个轻伤;年老体弱,手脚不麻利的,摔个半死。

从上往下摔,满身灰尘,叽里咕噜,土头土脸,这就叫做“坐土飞机。”

最低的是三层楼,高的有五层楼。

现场摔死的也有,火烧桥一次批斗会上,一个叫乔四满“反动富农”坐土飞机时,

当场没有了知觉,造反司令宣布:“装死狗,抵抗运动,示众半日,”才让家里人拉走。

       “凤凰背翅”是被批斗人员脖子上挂着十几斤重的黑牌子,俩只胳膊向后向上背着,弯腰至90度,在太阳底下晒,大会场上陪斗,不一会儿,头上的黄豆大的汗点如雨而下,人晕晕乎乎,摇摇晃晃站不住,如果栽到在地,就会遭到一顿暴打。

火烧桥公社社长,副党委书记李大贵,在批斗会上,一个同村的老贫农手指着他说:“娃娃,你当了干部忘了本哇!难道你就不记得的了,十冬腊月,你小子刚十岁就给地主张三茂放牛,没有鞋穿,冻得流黄水,牛一屙下粪,你就去用脚去踩牛粪温暖。。。。。”老贫农说的泪流满面,李大贵社长难受的泣不成声,在场的学生,社员也有不少流泪。

 四喜他们学校,只要一开批判大会,就停止上课,全校师生全部参加,进行思想教育。

听着老贫农的哭诉,看着李大贵的难受的样子,四喜心里想,这次检查深刻,能够下楼了,参加工作了。

这时,已经结合在造反司令部,一位语文老师,要求发言批斗:“李大贵,你用眼泪软化革命群众,一颗眼泪就是一颗子弹,颗颗子弹射向革命群众,用心良苦,毒辣无比!”

“打倒李大贵!”

“坏分子李大贵罪该万死!”

批斗会上,口号声像暴风雨,一阵比一阵紧。

工作队长当场宣布:“李大贵用眼泪软化革命群众,抵触文化大革命,戴上了坏分子帽子,和地主富农站在一起批斗。”

     新成立的火烧桥革命委员会,向毛主席报了喜后全面开展工作。中学的校长靠边站了。大字不识一口袋的贫下中农代表管理学校当了校长,学校全部停了课,到生产队学工学农。

  时隔不久,东方红造反派有了气候,夺了毛泽东思想造反派的权,毛泽东思想造反派成了保皇派,俩派斗争影响到千家万户。

老婆汉子二派,白天吵晚上斗,闹离婚也不见怪。

樊三疙梁的二后生是毛泽东思想造反派,老婆秀秀是东方红造反派。二人睡到了半夜,二后生看见娃娃已经睡熟,钻进秀秀的被窝里想亲热。

秀秀想趁机把二后生转变过来,说道:“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东方红正确,不要执迷不悟,保皇派没有好下场。”

二后生说:“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路线问题没有调和的余地。你要心明眼亮,认准方向不会错,牛鬼蛇神死路一条。”

“保皇派没有好下场!”

“牛鬼蛇神死路一条!”

在辩论中,谁也没有了亲热的兴趣,秀秀一脚把二后生踹下了地,二后生一把把秀秀拉出了被窝。

小两口大打出手,吓的娃娃嚎啕大哭,第二天,大队开好了离婚证明……….

派性斗争更加激烈,生产队的大会小会上,甚至走在街上,互相不认识,观点不对就开始辩论交锋。

生产队的社员去地里锄草,观点不对,丢掉锄头就展开辩论,生产队长也不敢管,怕戴上打击革命积极性的帽子,麦苗被草吃了。

   云海一家人什么派也不参加,什么会也不参加,成了香饽饽,今天毛泽东思想造反派来劝说入伙,明天东方红司令部派人宣传他们是最革命的。

   一家人不得安宁,还要人传过话来,什么也不参加,就是不革命,不革命就是反革命,这个罪过可就大了。没有办法,全家人自由选择。

   云海妈老太太一个,参加毛泽东思想造反派,因为他们已经是大势已去,没有多少会议,比较清净。其他人参加了东方红司令部,全家人都戴上了红卫兵袖章。向外说,家里是俩派,实际家里是一派,没有辩论,温馨和睦。

这真是:亮晶晶的冰滩上刮来一股沙,枯树树上住的是那个黑老哇。

          第三十九章 四喜见到了毛主席

        1966年,文化大革命席卷全国,四喜他们学校,也是轰轰烈烈的开展了文化大革命运动。文化课不上了,天天唱:革命无罪,造反有理。歌曲;上课读人民日报社论,红旗杂志评论员文章,照着报纸写大字报。

         有好几次,四喜他们半夜里睡得正香甜,突然被老师叫醒,敲锣打鼓,放着麻雷,呼喊着口号,到街道,到农村,传达毛主席的最新最高指示,一直到第二天中午,人又累又饿,几乎要在回学校的路上睡过去。

       好在老师同学人多,说说笑笑中,减少了许多的疲劳。

     国庆节刚刚过去,有一天夜晚,学校领导召集贫下中农出身的学生开秘密会议,会议门口有站岗的学生,非常庄重神秘。不让有历史问题的中年家庭出身学生和地主富农家庭出身的学生参加。

四喜家中农出身,他的父亲因为参加过国民党伪警察,有历史问题,也不让参加。

第二天,四喜他们才知道,贫下中农出身的学生和党员老师要去北京串联。报纸上已经报道,毛主席第七次接见了红卫兵,他们要去北京见毛主席。

云海听四喜说,要去北京串联,见毛主席,这是天大的喜事。四喜才刚初中二年级,虚岁十四岁,又有许许多多的不放心。

可是,再想回来,孩子去见毛主席,是见真龙天子呀,祖辈上也没有过的事情。北京,中国的首都,不是说随随便便就可以去的,好不容易有这么个机会,祖坟上冒青烟的事情。有老师带领着,有同学陪伴着,不会有什么大事情的。

云海和王英一商量,都同意四喜去串联,见毛主席。

虽然说吃饭不要钱,坐车不要钱,住店不要钱。可是出几千里远的门,穷家富路,还是卖了羊,七凑八凑了三十五元钱。把路上临时花的,破成了毛票票,整钱缝到了兜肚里面。去火烧桥粮食局换来了四十斤全国粮票,也单独缝在一边。

    党员老师和贫下中农出身的学生前脚刚走,四喜他们中农出身的学生和不是党员的老师决定:出发!

去北京串联,见伟大领袖毛主席。

幸好,学校公章还在会计手中,写了如下证明:兹有我校老师学生二十五人,去串联,特此证明。然后盖上了火一样红的学校公章出发了。

     在毛主席像前宣了誓,老师们决定,比贫下中农出身的学生还要革命,背铺盖长征,步走去北京见毛主席。

        每一个学生背一个铺盖卷,虽说不太重,都是十四五的孩子呀。

还没有走十里路,有的女同学就走不动了;有的同学铺盖散开了抱着走。正在为难之际,不一会从火烧桥方向开来了一辆大卡车。

同学们站在路中间,用学校校旗和红卫兵红旗交叉一拦,汽车乖乖的停下来。

同学们七嘴八舌地说:“我们去北京串联,把我们送到临河火车站。”老师也和汽车司机交涉。

汽车司机二话没说让四喜他们上了大卡车,顺利地到了临河火车站。

到了火车站后才知道,由于火车晚点,第二天凌晨才会有车。

那一夜,四喜在火车站候车室唱歌唱到半夜;候车室的地被他们打扫了七八遍;还在站台上第一次看到了货车,数过一辆货车最多挂三十四级车皮。

  

天不亮,去北京方向的客车到了临河火车站。那时串联的学生老师不用买车票,全部免费。吃饭到接待站,也是全部免费,上车时在学校证明上附一个签证就行。

在睡梦中的四喜他们被老师叫醒,迷迷糊糊的上了火车。

老师交代:“上车后不要乱跑,下车走在一起。”

一上来火车,同学们早已把老师的话也丢到脑后,完全被新鲜感占据了。

坐了一天一夜多火车才到了北京,火车一停,四喜他们蜂拥而下。

站台上到处都是接站的,专门接串联的学生,一说是串联的学生,二话不说,拉着就上车。

四喜他们九个学生,被北京军事学院红卫兵接待站的人员,十分热情拉上了大卡车。另外十六个学生和老师,被另外一辆车拉走。事后才知到,他们是被北京纺织学院红卫兵接待站的拉走了。

  一到红卫兵接待站就开饭,全部是大米做的,雪白雪白真香啊,河套娃娃是第一次吃!

饭后,接待员给四喜他们发了免费乘车的胸牌和进入军事学院的通行证。晚上在大礼堂举行联欢会,让四喜他们出节目,四喜他们高兴的答应了。

当四喜他们在颐和园玩够了回到军事学院时,被一张大海报惊呆了:今天晚上有内蒙古红卫兵蒙语独唱.....

一看就是误会了,我们别说唱蒙语歌曲,连蒙古语也没有一个人会说,怎么能骗人!骗首都北京的人。只好找到接待员说明情况,接待员还以为我们谦虚。

晚上文艺晚会来的人真多啊,礼堂过道也有人。当报幕员宣布内蒙古红卫兵蒙古语独唱时,掌声雷鸣。

四喜他们九个同学上了台,表演小合唱。报幕员看到这种情况,婉转的向观众宣布:由于独唱同学有事,由内蒙古红卫兵小合唱。怎么唱的,唱的什么歌,四喜脑袋一片空白,不记得了,只记得掌声不断。唉,天大的玩笑。

  

  1966年11月26日这一天,毛泽东身穿绿色军装,头戴绿色军帽,在北京西郊飞机场接见来自全国各地的群众和红卫兵。

见毛主席的头一天半夜,四喜他们就起来集合。

接待员给我们每个人发了二颗熟鸡蛋,二颗苹果,五只香蕉。深情地对我们说:是毛主席他老人家给你们的。四喜他们热泪盈眶,谁也舍不得吃。坐汽车走了一会儿,四喜他们又下车步走了一会儿才来到西郊飞机场。当四喜他们来到指定地点时,西郊飞机场上黑压压的坐满了红卫兵。

红卫兵从凌晨三点一直等到下午三四点时,很多红卫兵都昏昏欲睡。四喜他们因为是内蒙古的,按少数民族待遇,坐在前五排。

四喜他们正在打盹的时候,不知谁一声大喊:毛主席来了!四喜一个翻身坐了起来。毛主席的敞篷车从前驶来,车上站着一个高大熟悉的身影,四喜大呼叫起来:毛主席来了!毛主席来啦!

毛主席满面红光,神采奕奕。那边毛主席万岁的欢呼声高,他转身向哪里挥手。口中高呼:红卫兵万岁!四喜他们由于坐在前排,看得最清晰,四喜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此刻,东方红的音乐在上空响起,毛主席乘坐的吉普车越来越近了,队伍立刻混乱起来,红卫兵都站了起来,往前涌,睡梦中的红卫兵被惊醒了,挣扎着站起来。四喜挥动着手中的红宝书,拼命地喊:毛主席万岁!任凭热泪长流。

       一个从来没有见过面的外地女同学,抱着四喜欢呼跳跃,当时都激动的是同一个心情,抱着跳,过后,四喜想起来,一个人觉得有点不好意思,羞得四喜满脸通红。

  那时,四喜才虚十四岁。

第四十章     见闻

      一九六七年是文化大革命的第二年,是文化大革命批斗走资派最残酷的一年,是造反派最疯狂的一年。四喜所在的学校基本上停止了上文化课,学生下到生产队,宣传最高指示。

  这一年秋季来得特别早,九月份寒流就不断袭来,朔风阵阵寒气凛人,十月份严霜已经开始。被揪出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被武装关押红锦旗第二中学办学习班,在这里接受群众批斗监督改造。

学生的伙食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学习班的伙食更差。这里有男有女,年龄有老有少。大多数人面容消瘦,头发斑白,而且很长,很凌乱,满脸胡茬子看样子已有几个月没修饰了。

四喜在一次打饭的时候,看见他们吃的的饭菜,像给猪狗吃的一样,玉米面窝头硬的能打死人,说是白菜汤,其实只能算开水煮白菜。虽然这样,他们大多数很乐观,出操整齐,唱歌洪亮,还有说有笑。

四喜怎么也不明白,他们都成了囚犯,整天个乐呵个什么,说不定什么时候被揪斗,打个半死!

  文化大革命的武器: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造反派拿起笔做刀枪。

夺了权的东方红造反派成立了:火烧桥成立联合革命委员会,全公社一片红。贫下中农夺取政权,一个字不认识的老贫农成了中学的校管会的主要领导,坐了第一把交椅。

红柳村有一个瞎子,叫薛子奎,靠吹唢呐维持生活,他有一个鼓匠班子。破四旧后,鼓匠营生不能干了,当下没有了吃饭的路路,只好住在生产队的社房里,成了“五保对象。”

煮饭的时候,没有柴火,到牛圈里拾牛粪。虽然眼睛看不见,拾到的牛粪都是干的,生产队长有点奇怪,问道:“你眼睛看不见,怎么拾到的全是干牛粪?”

薛子奎回答道:“自从到了社房住下,天天听你们念毛主席语录,心明眼亮了。就能知道干牛粪在哪里。”

在场的社员和工作组听了,也觉得奇怪,问道:“真的?”

薛子奎答道:“一点不假,不信,我还可以清理牛圈里的粪。”

说着,就担起箩筐,到牛圈里自己担出一担牛粪。

学习了毛主席语录,瞎子心明眼亮一时间成了佳话。薛子奎成了学习毛主席语录的标兵,到处做讲演,做报告,一时间成了红人人。

 薛子奎到处做学习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报告会,一来讲到哪里,哪里有好吃好喝好招待,二来政治地位火箭式的提高。越讲越神奇,越讲越离谱,越讲越成了“神。”

不但参加公社毛主席语录讲用会,还参加了杭锦旗,巴达盟毛主席语录讲用会。

杭锦旗革命委员会成立,红柳村的瞎子鼓匠薛子奎成了革命委员会副主任,发动全旗人民给配婚,一时间成了全旗三十万人口的最大话题。

          本村村的未嫁的姑娘,一听村社干部劝说要嫁给薛子奎,都向躲瘟疫一样逃跑了。因为村社干部带着上面领导的任务,向没有头的苍蝇,粘在姑娘们的屁股后面不放。条件是给办农村人朝思暮想到城市户口,另外根据情况安排工作。

      骗了别人,骗不了本村村的未嫁姑娘们。薛子奎有残疾不说,那些话全是假的,天天到牛圈拾粪,牛圈里哪里有干牛粪,牛圈的里里外外一清二楚,根本不是学毛主席语录眼睛看见的。

      最后,有一个甘肃逃难到红柳村的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在村社干部的诱惑下,又分配了一套新房,与旗委副书记,旗革命委员会副主任薛子奎配了婚,村社干部完成了任务,来了一个皆大欢喜。

  早请示和晚汇报是一种对毛主席表忠心的祝颂礼仪,例行程序,人们几乎到了疯狂的程度。

  每天早晨,全家男女老少,包括病人,只要能坐起来,都要手拿毛主席语录本,面向毛主席像,向毛泽东请示一天该怎么生活,怎么做事;晚上再汇报一天做了什么,做得怎样,有什么问题。

具体做法是,全体参与者都站在毛主席像前,站成一个方阵,鞠躬行礼,手握红宝书举过头顶三呼:敬祝伟大的领袖、伟大的导师、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我们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毛主席万寿无疆,万寿无疆,万寿无疆!敬祝毛主席的亲密战友、我们的林副主席身体健康,永远健康!

  云海家也不例外,因为房子紧靠路旁,生怕红卫兵看见,表忠心不够认真,惹出什么麻烦。

   首先云海把门打开,全家人站在一起,手举毛主席语录,恭恭敬敬声音洪亮:“伟大领袖毛主席。。。。。。

   连屋檐下的麻雀还要大大地吓一条,扑楞楞地飞了。

  为了表示忠心,做好人好事。红柳村里的一伙年轻人,半夜不睡觉,把生产队刚盖好的猪圈拆了重盖,扩大了圈舍面积。第二天生产队长发现猪圈被人翻盖,由于天黑看不清,歪歪斜斜,可是还是不能打击年轻人的积极性,作为无名英雄向公社汇报,成了典型事例,大小会议上表扬,事迹被还报纸刊登,被广播站报道。到了冬天,下了一场大雪,压塌了猪圈。幸亏一上冻,猪病死的病死,没有死的杀了给社员分肉吃,不然损失就大了。

  把毛泽东的一段语录,谱写成歌曲叫语录歌,人们早请示晚汇报后必须唱。大小会前后要唱,劳动时更要唱。

  毛主席语录小红本本,成了宝贝。谁得到了,比娶上老婆还要高兴。

  这种宣扬个人崇拜的形式主义做法,形同宗教形式,与马克思列宁主义毫无共同之处。

  在1971年林彪自我爆炸后,语录歌语录操才被摒弃。早请示和晚汇报也消失了。

       

  忠字舞文化大革命初期兴起,是对毛泽东个人崇拜的一种形式主义做法。这种舞,边唱边手舞足蹈,以表达对毛泽东的忠心,人们称之为忠字舞。跳忠字舞时,每人手捧《毛主席语录》,胸配毛主席像章,边跳边唱当时最流行《心中的红太阳》、《万寿无疆》、《万岁!万万岁》等歌颂毛泽东的歌曲,人人都得会跳。有个说法是跳好跳不好是水平问题,跳不跳是对毛主席忠不忠的立场问题。”

   一时间全国上下、大江南北,不分老幼、男女,少则几十人、多则成千上万聚集在一起,会跳的、不会跳的,会唱的、不会唱的,一起甩动手臂,引吭高歌(很多人是在乱哼哼):雪山升起……起……红太阳,翻身农奴把歌唱……,伴随着歌声舞者有向上的、向下的、朝左的、朝右的,往前的、往后的、弯腰的、挺肚的。

  亲身经历这个时代的我,到现在一听到那个时代的歌曲,还是浮想联翩。

  火烧桥供销社有一个姓贺职工,正在打扫家,通知去跳忠字舞,他说:我一会儿去跳。来人告诉他一会儿人家跳完了。这个姓贺职工又说:完了不怕,一会儿我和我老婆跳,补上。

  当时造反派头头说姓贺的职工是对毛主席的亵渎。结果被戴上了现行反革命帽子,游街批斗,头上戴着了高纸帽子,胸前挂着黑纸牌子,连三岁娃娃也要骂他二句。

  忠字舞,是文化大革命时一种狂热地表示对毛泽东忠心、忠诚的一种集体舞蹈,流行时间约在1966-1968年间。中共九大以后,渐趋衰微。

        

  背诵,《愚公移山》、《为人民服务》和《纪念白求恩》等老三篇,成了全国人民重要任务。不但要熟练,还要领会。学习毛选积极分子讲用会议,自上而下开起来。

  要带着问题学,活学活用,学用结合,急用先学,立竿见影,在字上狠下功夫。

当年你要办事?就要精通毛主席的语录,运用并背诵毛主席的语录。不然的话你就不能办你要办的事。

四喜的钢笔坏了,需要买一支新的。

下面是一供销社一个售货员和四喜的一段对话,堪称经典。

  四喜:关心群众生活---给我拿支钢笔。

  售货员:为人民服务---你买哪一种?

  四喜: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多拿几支让我挑挑。

  售货员:反对自由主义---不让挑,买哪支拿哪支。

  四喜:我们的责任是向人民负责---你就多拿几种让我挑挑吧。

  售货员:在路线问题上没有调和的余地---说不挑就是不能挑。

  这仅仅是平常生活中的笑话。

  红柳村一社的一位老贫农,学习了毛选,不用粮食只用食盐就把猪喂成了王,毛重有四五百斤,方圆几十的地方村社干部,社员群众前来来取经,开现场会,把这家人家的猪圈围的水泄不通,村子里的一口井水不够喝,发动社员到临村挑水来满足需要。

可是本社社员都知道,这个老贫农房后五亩多玉米,几乎被他们家喂猪偷完了。虽然人人心知肚明,不敢挑明,人家是旗里的学习毛泽东思想的典型。

这真是:窗子烂了不要糊,夜里留门风关住。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740973/408061300.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