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鄱阳湖文学 > 第6期 > 绝版湘西——春之语/文 高翔

绝版湘西——春之语/文 高翔

[更新时间]2011-04-16 06:38:15 [字数]1575[作者]芗溪明然

     

       春天,绿色以十万大军的气势,温柔地扑进湘西的怀里,把黑口袋样的村村寨寨,挤压得喘不过气来。
  边城寨楼,就在这温柔相拥的夹缝里呼喘。山寨人就是这呼喘的气,三一下,两一下,时隐时现,让寨子不因缺氧而窒息。
  这边城寨楼,一群跛脚的楼,长脚短腿,只为顺山势地理,把对环境的抗争,以一种温柔的随和的形式,扭曲地表达,柔克刚,柔是刚中刚。
  从边城寨楼里长出的许多石板路,根须状抓紧着大山,让楼里的日子,吸足养分而受孕分娩。
  楼上,门框上的那串串红色辣味,日日佐料着湘西人的日子,辣辣火火着湘西边城寨楼。
  栏杆上的尿布把风舞动,这寨子不息的旗,让楼寨醒着,活着。
  楼窗里,有嫩嫩的童年,伸出头来,目光是风筝线,快乐地放着鹰这只风筝。想:风筝的确飞过很远的山,可是远山的远处又是什么呢?梦想在寨楼里风筝般起飞,有的是飞走了,但被寨楼里放出的无形的线,一生地拴着,心儿夜夜归航。飞不走的风筝,就在寨楼里,把山歌串串挂起,当火辣辣的山歌哭嫁时,一串民俗风情鲜亮了山外的瞳仁,浓浓地在瞳仁里洇开,噎住神经。
  边城寨楼在瞳仁里,一点一点地醉去……
  春天被雾雨打湿在村头,发芽着嫩绿的颤栗,孩子们被铃声收集,咿咿呀呀着季节的呢喃。
  农牛走出囚栏,哞起一声,构成春的旋律。这时,有笛声从学校和村寨间的那片草地飘来,清脆如风过竹林,亮丽若山泉轻流,激越时是飞瀑腾空,清丽时像芽尖春虫呼鸣……
  突然,笛音音哑了,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栖牛背上的走来,把我的目光撞得惊诧不已,惊讶之余,我用目光细问:没上学去?“我缀学了。”孩子裤膝处的那张张合合的嘴告诉着我。
  跳下牛背的牧童,枯坐河石头上,一根笛管横在唇边,把一口原本的叹气,又吹成几缕亮亮的泉声。而脸上的那两个潮湿的孔洞,有两颗亮亮的伤心,跌入笛孔里,跌出了一两声颤音。潮潮的目光望望老牛、远处的学校。又转向山岩被碰断、跌入山潭,被游鱼追赶啄食着孤寞。
  笛音顿后又起,以扭曲的快乐形式,把枝头的春天撞得颤了颤。
  湘西的春天,便因这笛声,暗自疼痛。

                                                                                                             (责编:明然)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737311/844395177.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