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如果人人都献出一点爱 > 第1期 > 第一次接见外宾——来自肖鹏的空间

第一次接见外宾——来自肖鹏的空间

[更新时间]2011-01-30 14:36:59 [字数]2220[作者]修米拉

2007年09月14日 11:32

今天早晨刚上班,经理就找到了我,说上午会国外客户来观厂,让我当翻译。那一刻突然感觉时间停止运转,头脑里面一片空白,炫晕了半刻,我很自信地回答说:“没问题。”说完之后,经理反道迟疑了,“真的没问题”他笑道,“之前我有问其他几个,他们都不敢出场,你真的没有问题”他再次用疑问的语气说道。我很自信地点了点头。最后,他答应了。理由很简单,我一直是几位候选人中表现最好的,加上我是唯一一位毫不犹豫就答应了的。说真的,我并不是对自己的能力自信,外国人说话是什么语速,我心里一点底都没有,况且这次翻译并不是一次简单的日常对话,而是一次商务会谈,我不敢肯定能够交出一分满意的答卷,但是如果今天我妥协将这个机会地转交给另一位的话,我一定会后悔。于是那天做完手头上所有的事之后,我便乖乖地座在位子等着外宾的到来。虽然自信,可是依然有一股莫名的紧张感油然而升,我心里在想:“如果待会听不懂怎么办,或是我说的他听不懂怎么办,还有万一太紧张而怯场怎么办。”就在内心万般矛盾之下,外宾走进了办公室,经理示意让我出来接见。不知道为什么,就在我站起来的那霎那,所以的紧张都烟消云散。接着我很轻松地走向外宾与他们握手致敬。给他们打招呼,然后领他们进会议室。“Hello,Nice to meet you.welcome to our company.”这些初一学过的一些简单句子,今天终于可以有意义地将表达出来。然而到了会议室之后,我开始不知道说什么,苦思冥想将学过的几千个单词全部放在嘴边,却不知道说什么,趁着人事部的阿红给客人倒茶的机会,再来句简单点的:“Help yourself to some tea,please.”然后接着又有:“Do you like chinese tea with nothing in it”记得这还是初二的时候背了无数变的一句话。不过今天用起来,似乎别有一番滋味。接着,我不知道再说什么,好吧,问他们来自哪里,“where are you from ,sir.”其实早知道他们是德国来的,可是没办法,难道什么都不说,至少还可以适应一下他们的语速,待会谈起事来轻松点嘛。接着,顺水推舟,心里面还蕴量出了“Have you ever been to China ,the Olympic Games will be held in BeiJing next year,you must go there,or is this the first time you have been to Guang Dong.一系列的话.正准备问时,经理突然进来了,还拿着一大堆资料。我知道会议马上就会开始了。心里面想:刚才他们这些简单问题的回复没什么问题。但如果待会被他反问起来,就不知道能否过关了。不过我当然也知道随机应变,待会我会先下手为强,抢着问你们问题。会议正式开始了,其中一位外宾主动发话了,可是感觉完全不是刚才回我问题的那个语速和语音。“什么鸟语啊,又快又不标准”我心里想应该怎么办,经理用余光漂了漂我,我不知道怎么办,可是刚才他的话又一点也没听懂,急中升智,我接过经理手中的资料反问他“please look at the products menu in our company for your reference.It ‘s all the products that we can produce so far.接着,他开始发表对产品目录的意见,我听懂了一些都是表扬的话。接着他想抽烟,问了我一句:“Is smoking forbidden here”这句话我听懂了,趁火打铁,马上反复到“No,help yourself,please.“还加上一句“but Smoking too much is not good for your health”肯定他是听懂了,可是却没有给我清楚的答复,嘴里面咕噜了几句,我也没听懂。我想也是,换成是任何人面对这样的一个问题,能够说什么。突然觉得刚才说错了,所以也没有追问下去,好在正在这时经理让我跟他们讨论之前的一份合同,于是我将合同交给他们,附带着说了一句:“please have a look at the contract against your last order .他们看了一会,另外一位突然说了一句,我听到了大概,却不是完全明白他的意思。此时经理推着我的手示意我翻译,我也感觉这句话很重要。可是却没听懂,我想这次不能再溥衍过去了。于是万般无柰之下说了一句“Could you repeat what you said,sir”他重复了一句,这下我听懂了,意思是说这个产品样式设计和标志只能用于我司的产品。经理马上答应了,“肯定”,“sure”我立即回复到。-跟着那位抽烟的外国朋友要求观厂。这下我终于轻松了,由我做东,我说什么你们就听什么,不会再被问得哑口无言,加上工厂的一些生产流程在这三个月的时间里面我早就背得滚瓜烂熟了,观完厂之后吃饭,都比较顺利。
从酒店回公司的途中,经理没对我的表现进行评价,只是说了些关于刚才的那几位外国朋友的事情。可是从他的语气中,我听得出来对于我一个刚出茅芦的翻译在今天的表现,他已经很满意了。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736583/812294823.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