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潇湘文学 > 第3期 > 聆听与回归/文·张卫平

聆听与回归/文·张卫平

[更新时间]2013-08-23 11:46:46 [字数]1880[作者]谷子alenn



我们总是过迟地意识到
奇迹曾经就在我们身边
—勃洛克

1
鸟声就像融雪一样漫过 在雪的深处
我一定曾在一个已经遗忘的地方活过
在高原之上的高原 风雪之中的风雪
雪峰还未倾颓 草根仍在发芽
清晨  当一句嘹亮的歌声传来
沉默的牦牛沉静如神祗 
饱满的奶头下 乳汁喷涌 芳香四溢

是的 即使我们早已开始习惯遗忘
但坚硬的现实
永远不会像我们一样软弱地退缩
被牦牛踩出的道路
在我们的视线之西倾向险峻的峡谷
而纤细的电线 越过峰顶
试图进行充满歧义的对话

而五彩的经幡并没有像预言一样消失
它们在岁月中 变成了所有可能的风
帐篷迁徙到了最远的远方
而我们的脚下 又是无边无际的草海

2
多少年后 我笼罩在一个下午的阴影
沁凉是直达深处的麦芒
刺痛 在阳光即将被窗帘吞没的瞬间
我终于明白 奇迹真的只对每个人
显示一次 奇迹不是生命的开始
但它是每一个生命的终结
生活在雪峰与草地边缘的我
在回忆起那场封门的大雪时
竟无法像一条快乐的狗一样忘情

是的 在阴影与阴影之间
归途已断 如此的阴影
一张将我牢牢拽住的网
将我置于生命的最低处
只是在很远很高的地方
奶茶与青稞的香味
仍在木碗中热气腾腾 袅袅上升
我们真诚地回忆过去
我们回忆的 永远只有未来

归途已断 我们仍需向前
到达阴影前方 那些无法预定的目标
在沙尘暴紧锁着的
一个叫做燕莎商城的橱窗里
我看到一个比牛还要更像牛的牛头
正在优雅无比地以美元的标价出售
突然就因莫名的恐惧
而开始了雪崩样的颤栗

这也许是我们唯一的自救方式
是谁告诉我的 对世界的爱与怕
是唯一真实的奇迹 如此的恐惧颤栗
显然离自然中的奇迹
只有出乎我们预料的咫尺之遥

3
神奇的现实一直都在往后退却
空寂而又逼仄的空间
早已拒绝了对每一个人的平等

寂静 想象 寂静之处百草茂盛
在像曾经的我们一样高的高原
我们总还来得及找到那种心灵的牧场

世界 是一件撕破又缝补起来的长袍
在夜里打开 在白昼关闭
一棵树是一道影子 而一片丛林
是一个必须点燃长明灯的城市
树被驯化成对称的 螺旋的结构
而曾经蔓长的丛林
已经匍伏成再也无法长高的草坪
宏大的廊柱 城市的肋骨
正患着咳不出嗽的感冒
巧克力化的砖 也在一块又一块地
浸没在 灯红酒绿的彩色玻璃后面
道路的一头系着失望
道路的一头系着希望
而这个夜 只能孤独地放置在中央

4
鸟声清洌 四季的落雪再次漫过
这是一滴从高处落下的水珠
我准备扔掉书本 重新获得知识
一种比现实还要真实的体验
正在隐秘地裸露给锐利的阳光
专注的淘金者 面对白云微笑的僧人
将阳光刺绣在脸上的女人
那种仅仅被风拥有的草地和山峰
以及凶狠地向我吠叫的牧羊狗
牛粪点燃炉火 弥漫神秘气味的礼仪
将再次使我得到最后的认识

更多的时候 我只能留下来
望着劈柴在燃烧 火苗发出细碎的响
燃烧是超过一生的漫长 如此的燃烧
我已长时间没有如此细致地望过它了
这种意味深长的细节
是一个使我重新开始颤栗的起点

像打碎了一颗坚硬的核桃
我打开了一个伟大的场景――
短促的地平线在沉沉的暮气中跃落
青稞酒的香味作为前景 我昏昏欲睡
斜阳的逗弄中 汗津津的女人在挤奶
像峡谷一样发出撞击的歌声
公牛在草地边缘发情 而在半山腰
旱莲发出神的浓香 温暖的轻风
夹杂着新鲜粪土的淡淡气味
这种气息使我沉醉 流泪 这是
祖母一样的气息 母亲一样的气息
姐妹一样的气息 女儿一样的气息 
这样的气息 使我重新开始强壮

夜晚来临 劈柴燃尽
我只能从自己的眼里
捧出大把大把的黑暗

5
这个透明的夏天 必须亲历一次死亡
死亡是一次漂亮的外科手术
将世界与你一起修补 高高的祭台上
撕肝裂胆的恸哭被严格的仪式所代替
平静的手工艺 是对死神的强烈藐视
巫祝在天的颌下操起了闪亮的刀
语言像自然的乐音一样含混杂乱

大雕从天而降
在它身后 是雨点一样的乌鸦

我们不相信升天
因为我们已经不相信自己
我们不相信天和大地

6
清晨 从山泉的唇过滑过
我长夜梦醒 流淌向自身
四处的墙壁向我缓慢地挤过来
我开始再次拥有这一切
香醇的卷烟 滚烫的茶水
早餐 熟悉的味道是拼命挣扎的墨鱼
于毫无趣味的无奈中紧紧抓住了我
我感到那些和我一样站立的硬木家具
碎木屑一样地软弱
我赤裸地站在窗口伸进来的阳光里
因为汗漫 因此像正被阳光舔着
遥远的地方 还会有最后的一群牦牛
用空洞而善良的眼眸等待着我
那些熟悉而强大的诱惑
总是可以战胜的
更大的考验仍在身后
岁月的流沙像落叶 还在纷纷扬扬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 就像一张破碎的脸
就像一声牦牛的哞叫
我们真诚地回忆过去
回忆的总是遥远的将来

我们在家已经太久太远
因此 我们离家也已经太久太远

作者简介:张卫平,1967 年 10 月 5 日,云南省 大理白族自治州 大理市 下关街道。毕业于中国地质大学(北京)。http://home.artsbj.com/space-uid-76759.html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649061/923088010.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