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潇湘文学 > 第3期 > 宋岩诗作(六首)

宋岩诗作(六首)

[更新时间]2013-10-21 19:37:27 [字数]3943[作者]谷子alenn

宋岩诗作六首




历数从前     
      ——
赠老卓

今晚晚饭刚好,外边凉风飒飒
想写下这些话:
来一杯白水吧,
如果我们相聚在从前店
要不在车座后面
捆扎上泛黄的纸片,去你常驻的河边,
各自栖息在河边的树枝上
从第一行开始念:
来一杯白水吧,如果我们相聚在从前店
你怀抱着你的马尾街。我想给你带点什么
如果是冬天,我会捎一片雪花
再带上一些干燥的柴火,用来点燃一支烟
或者在秋天你来北方看黄昏
端坐在山腰,那时刻天空正在展示
一天当中最后的瓦蓝,然后星星就要在大幕上
上演。可否再谈谈我的紫罗兰
目前,就在我的窗边,我有几支紫罗兰
有时,在不太匆忙的早晨
我需要再多看一眼它细小的花
多浇一点水,等待泥土被浸透
也是从前,老爸把紫罗兰第一次
指给我看。


                            2012.8.9  
成都


你还是像从前一样        
       ——
给慧慧同学

如果再翻一翻已经装钉起来的记忆
应该还能找到高中时,炎热的夏天
你即将转身离开的身影
那时候,我们都奔向各自说不太清的将来
就像抓一把糖在手中,尽管不知道是什么味道
但总归是甜的。或许要待到某时,
再细细地剥开糖纸,把它丢进去,
使曾经努力过的日子,看上去
更加值得回味一些。而眼下
你说烦心的事很多
重重匝绕着你的仲夏炎热的午睡
让你醉心但感觉余力不足的学业
连同一双不怎么穿的高跟鞋
现在统统成了你的难题
但这都不裹住你的透彻爽朗的笑声
那些你看不上眼的人,都要跟
晚饭后盘子中的炖猪蹄一同
郑重地跟它们说拜拜。
如今我不太确定,在好天气里
还能不能为一个下午,再将你齐眉的短发留起
现在你已是长发飘飘,还自诩是发呆的天使,
把自己武装起来。因此我也知道
你还是像从前一样,冲动
简单,叽叽吱吱地说话。


                         2012.9.2   
子夜,成都


死亡的权利

墓穴有权利成为你最后的领地
保守你最后的密秘。
没有人能再次找到你的行迹
你把肉身囚禁,在午夜的
某一节点,你享有着你的自白
在通往墓穴的阶梯,上上下下
就连那些看上去正当的义务
和令人羞愧的真相也无法捕获你
你只会在每天的傍晚,坐在台阶上
等待啄木鸟敲击树干的笃笃
而墓穴就在村庄对面的山腰上
人们一抬头就会侵犯到你的领地
一见方土地,深深地拱起着一个土堆
那是你最后的标志。易朽和平庸的一生
你已经决定不会再留下什么
甚至冬天雪地里,也看不见你叹息过的痕迹
只有在你的棺材盖被钉上钉子的时候
人们煞有介事地谈论你生前使用过的斧子
已经锈迹斑斑。当它明亮闪闪的时候
你曾经用它在下午准时劈柴,然后从草料房里
取来储备了一年的干草,喂饱牲口。
从此以后你在那条路上被遗忘。你双手接过
一生当中最后的孤寂和沉重
倒退着回到墓穴,即将背负着一铁锹一铁锹的泥土
直到你被湮没。泪水不属于你,谎言和闪电
已不属于你。


                                2012.9.4
     成都


手风琴独奏

秋天的一个傍晚,宽窄巷子里,一位中年男子
在独自演奏《山楂树》,我正好赶上。
我一眼就看上他的专注,就像那架黑色的手风琴
风箱一开一合,音符就如实从那里撒落出来
他的那只手,按压着琴键,在键盘上起起伏伏
身体也随着旋律晃动,张弛开合。
这一幕,把我这个匆匆经过的闲人看出了神
也跟着他演奏的旋律,轻轻地哼起这支歌。
可是我不打算停下脚步站在那里,
或者手中再打个小节拍,把这支歌听完。
我怕我自已会成为路人围观的对象
所以走开了,后来还回过一次头。

正当我要折进一个小巷的时候,我听见
身后的琴声正要结束第二节,即将进入
更加精彩的第三节。我现在再返回去
还能赶得上吧。那就转身,装作一幅若无其事的样子
其间我闪过一群身影,路过一个捏面人儿的小摊。
正抬头,看见手风琴的琴箱
打开到令人纠心的位置。这时精彩的那一段
恰好从手风琴中出现。
  

                                  2012.9.5  
  成都


带不走你

子夜,在阳台边,扶着栏杆
前方不远处的输电铁塔
手指向上,撑起城市疲惫的天空。
公路上,汽车鸣叫着闯过来
然后又急速向前奔去。
我扔掉手中的烟头,蹲下来,
再看看我的那盆花
这么晚了,再需不需要浇点水呢?
还是不要了吧,别惊醒花儿的梦。
假如有一天,我离开这里,
遥远的路途,无法带你走
你就在这窗边,努力地生长
尽力地探出枝头接受阳光照射
我带不走你,就像很多时候,很多人
带不走我一样。   

                 2012.9.6   
    成都


出行的散扎   
       ——
去酉阳


车站。在广场上
发现自己的影子能够得上
高大的候车厅建筑在地上的影子。


登上动车。找到了自己的座位。
旁边早有人已经坐定
开始闭上眼睛。
有时候,我的胆总是很小,尤其
在坐动车的时候,怕一闭上眼
再也不会有睁开眼互相看一看的机会。
动车启动了。终究我没有逃脱困倦的追索
至于何时完全闭上双眼,
我已全然没有印象。直到刚刚的一阵剧烈震动
把我惊醒。幸好
我还能再看到旁边熟睡的样子。


转过这个山头,车子开始收紧速度
迎面钻进穿山隧道。
接着,车子行驶的声音被放大。
在我们前面有辆车子,尾灯在哗哗地闪
那是在警告我们
要跟它保持相当的距离。
那两盏闪着的灯顺便
也成了我们这辆车子的导路者。
在接下来的路上我们不紧不慢
互相保持了应有的风度。
驶出隧道,我们的车子开始发力,加速
超越,将前面那辆车
远远地抛在身后。
此后,高速公路前方
我总觉得少了什么
令人纠心。


从城市表面的入口下降,到达地铁站台
人走进这里,开始小心翼翼
仿佛每双眼睛都蒙着一方黑布。
内急袭来,需要尽快找到卫生间
凭着经验往拐角的通道走去
我在其间绕了几个来回
却发现又回到原来的地方
那根挺拔的柱子。
我拿目光试探,可否有人愿意
告诉我卫生间的去向。
许久,我还是收回了怯生生的目光。
浅回头,各自向城市的腹部,前去。


赶到长途汽车站的时候,已是午饭时分
我走进小巷口的一家小餐馆
一碗米粉,跟小老板的生意一样热气腾腾
吃一口,味道鲜美。
等只剩下碗底,还有一些东西
那是葱花,香菜叶,花椒瓣,还有辣椒末
最后还看到一颗小小的芝麻。
也许还有我无法识辨的其他佐料。
原来,一碗米粉的功夫
尽在这碗底当中。


跟随者服务员上楼,打开一间房
呐,就这间。我就钻进这扇门
打开灯,屋子亮了,然后把门关上
这间屋子,今夜是属于我的。
卸下劳顿斜靠在床头,屋子复归阒静。
灯光惨白,恍惚的的睡意
我和这间屋子同时被囚禁在门后
自从它关上的那一刻起
眼睛和耳朵,再也无法逃离
再也无法知晓那边究竟发生着什么
或者隔壁房间的宿客几时戴着夜色赶来
刚刚夜幕下的车水马龙,已与我无关。
此时,如果有敲门的声音扣在那扇门板上
我会立马起身。
可是又害怕某个夜行人
莫名地找上门来。


傍晚时分,我们驱车来到峡谷口
眼前裸露的巨石和丛生的树木
让人心生激动。老冉手指着前方的大山
这是个好地方,山青水秀,一年四季
都很舒服。氧离子要比其他地方高出很多。
吃饭的时候,他还告诉我这里没有大型工业
水泥厂没有,矿碴也没有,所以没有废弃污染
未来这里会建成避署休闲度假区,
还会规划高级会所,目前正在建高尔夫球场。
这句话,远没有比桌子上这可口的晚饭
更让人产生欲望。大家不语。
等服务员收拾碗盘的时候,
我们彼此推让,点上一支饭后的烟
此时我们手中的香烟,眼下成了最大的污染。


在凌晨醒来的疼痛,
就像一枚钉子钉进来。
此时的身体就像一只布袋
破了一个洞,我听到了袋子里
有东西簌簌溜走的声音。
或许秘密正在以它自己的方式打开
告诉我身体某处的不适。
起初我以为能扼住疼痛,
直到我被完全击中。
疼痛好了,却再也不愿提及。



                              2012.9   
成都

作者简介:宋岩,男, 19851125日生于甘肃。现居成都。
http://home.artsbj.com/space-uid-79288.html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649061/839240289.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