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潇湘文学 > 第3期 > 柯继红

柯继红

[更新时间]2013-09-06 19:35:53 [字数]2185[作者]谷子alenn





柯继红诗选
作者简介:网名浮生若茶。毕业于北京师范,学历博士,爱好篮球和垂钓。



1
茶香四点钟

一壶茶,可以坐到很久,
没有人催促——我要等到
夕阳下山,才会离开,所以
这会儿我可静坐,与你
同享它的清亮圆熟
——
直到夕阳下山
——
直到母亲从窗口喊
凉了,快进屋。

我们可以弈棋。有一次
我记得,你睡着了,
棋盘斜依着脚,
棋子四散,几只小卒
精神抖擞地列在疆土
夕阳也精神
你的睡态也精神
时光充裕,一切充足

然后而来的是傍晚的凉气
然后而来是午夜天宇的钟
或许比这个下午更严酷
唯一的催促,不值得猜测

值得惦念的,是从小店买回的灯
很多事可以做,就在这个下午
也可以什么也不做,就在这个下午
http://bbs.artsbj.com/thread-164310-1-1.html


2
我的骨头上生铁

我的骨头上生铁,象岩石厚
我猜测我的拗口的口语
不配这华丽时代的雪橇

如果我下滑,我感觉到铁烙
就象一颗心被一只手拥堵
悸动,压迫,迸散漫天星斗

头发上的草,短如龋鼠
乱如夕阳下蓬首飞散的蝙蝠
但这已是生命中最好的时候

我怀疑我会更加丑陋
我的爱与恨会更加不可捉摸
当我顺流而下,漂如树舟

我拼命呐喊宛如华宴上的污点
我猜测我的拗口的口语
不配这华丽时代的节目
http://bbs.artsbj.com/thread-164332-1-1.html


3
隔世蝉

花香,轻轻地飘落了河塘
轻撇下,一世的情缘
我打江南走过,闭上双眼
细味那风颤,不安

举世已无消息,邮筒里
谁也回答不了那信件
自来水,无线电,蘑菇烟
并不似长恨歌,走马连环

池塘已不生春草,喊已不必
花开花落两由之,梦已不传
绝世的蝴蝶,已不迷春烟
它飞它唱它打它喋血,如青隼

小莲塘似一幅画
晓寒不渡,空系住千帆
涟圆,形矩,风水绘描千般模样
颜回的季节,静静的流淌两岸

花香,轻轻地飘落了河塘
轻撇下,一世的情缘
我打江南走过,闭上双眼
细味那风颤,不安
http://bbs.artsbj.com/thread-164333-1-1.html


4
补丁

这是人所不喜爱的
翻检旧衣箱,我看到了它
熟悉的线,黑色的线头
平静地躺在一大块相同质地的田地里
象一块不规则的湖饰上了水草

熟悉的螺旋,乌漆的针脚
我把它放在灯光下细看,然后背过脸去
孤寂的历史开门,关门
终于垭上最后一丝缝
但明亮的灯光却照彻荒野,
连系这模糊的荒原之径

这是最后的荒原之脐
它直通远方,我们所曾经企盼的
当初远离,我们曾经费尽多少周折
如今看上去却虚幻、迷离
如果我灭掉灯,谁还能辩识

孤寂之门暗藏大地之上
苍笼的田地不再惹人注意
因为连我
也不再会为那些纵横的阡陌回转

璀璨的灯光目送着所有的黑暗
我把它们轻轻地卷起
连同古老的谶语
一起深藏
http://bbs.artsbj.com/thread-164426-1-1.html


5
父亲

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你对他并不陌生
他住在大别山,在罗田与阴山交界处
他住在他狭小的村庄里,在有井水与碾盘的地方

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你对他并不陌生
他每日挟着犁铧路过,进入穹窿的群山
把犁铧插入群山的胸膛,插进砺石盘攒的地面

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你对他并不陌生
他的女人是河滩边的村姑,那邻村的姑娘
正对着河水清洗她的湿发,她的衣篮和她盛奶的木碗

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他已在村庄住了很多年
他的头发已花白,他的目光已散乱
但他保留着岁月遗留的一切,你见到他就会见到那隆盛的年代
http://bbs.artsbj.com/thread-164432-1-1.html


6
站在大田边上望我的女人

站在大田边上望我的女人
穿着素帕的月白衫子
我遇见的最好的女人
以温柔的身子爱我的女人

她静静地立在蓝色的水边
旁边放着盛满饭食的篮子
在农事繁忙的季节
她提着它们来到碧绿的田野

田野上满是插禾的男人
静静地没有言语
她也静静地站在田边
搭着手默默向这边张望

田野的风微微地吹拂
以柳影轻轻地覆盖
她的在风中微颤的衫子
她的在风中微乱的发丝

以温柔的身子爱我的女人
我遇见的最好的女人
穿着素帕的月白衫子
站在大田边上望我
http://bbs.artsbj.com/thread-16 4512-1-1.html

7
酒没有醉过我

读北岛译芬兰女诗人埃迪特-索德格朗《我的灵魂》,惊讶于它的平静节奏,冷冷光芒,有一种直面死亡的冷冷高傲。这使我想起我的父亲,癌症把他带走前的三个月,在病床上,他自始及终不提病症,也没有交代后事。2010-5-22

我的温度降低了,天要黑下来了
随着黑下来的是我的一生
随着黑下来的是大脑冰箱中的一丁点东西

我出生的天空:是明亮的,又是灰暗的
我看过的时代:是阴沉的,又曾放晴过
爱怨,一丁点存留,我没舍得把它们扔掉
酒,浓烈的颜色,现在将一并消失——一切都将黑下来

那个拖着一个小孩踩着鱼雁河陡峭的山坡下来与我相见的女人
和那女人银杏树下孤单的村庄,曾经是最明亮的
现在将成为最后一幅从阴影中消失的图景

我并不比小时侯怕黑更怕这幅图景
吵吵嚷嚷的孩子都已长大,孩子们有更多困境
我这辈子没有说什么,现在要走了,仍就保持这样沉默的好
——
烟拷问过我,但酒没有醉过我


8
小羊群

我发现,我读的书多了
便会失去那些小羊群
水洗的日子
一个接一个过去了
纸面上,也有焦黄泥
也有香干风信子
也有命运细叶莲
但小羊群好久不露面了

我的水佩风行小羊群 咩咩叫
穿野草花 吃天上的云朵
我很害怕,如果水洗的日子
一个接一个过去了
如果水佩风行小羊群死了
我该怎么办
http://bbs.artsbj.com/thread-164515-1-1.html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649061/598730505.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