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潇湘文学 > 第3期 > 祝宝玉

祝宝玉

[更新时间]2013-08-29 14:27:11 [字数]1763[作者]谷子alenn

 重回南山沟村(组诗)
/祝宝玉
  
            《秋天的田野》
  
  二十三年了,时光淤积在村口
  我无处排解她的忧虑,以致柳树枯了
  庄稼也败了
  那不再是往事里的少女而今成了村妇
  站在田野里和我打招呼
  我可以明显看到她上身只穿着一件T
  里面是空荡荡的双乳
  
  李二爷也在田野里欢迎我的归访,只是
  他躺在地下再不能相见
  这是一件奇怪的事情,相熟的人都离去了
  只留下没有血肉的村壳
  让我如何不那么惆怅地在傍晚对着田野感叹
  就算田野里再长出成熟的高粱
  就算田野里再长出我当年遗失的青春
  我还能受那么多人的鼓励而好好地活下去吗
  
  
  《孩子们的对骂声像他们的父辈一样响亮》
  
  我当年刚到南山沟村时就习惯了
  听他们对骂,这样的对骂声音十分洪亮
  可以传遍整个村子
  这样的对骂或许没有恶意,大家都乐于接受
  然而对于初来乍到的我竟能那么快地习惯了
  我至今感到奇怪
  
  今天,我又听到那么响亮的对骂声
  是我的晚辈们在向我致以快乐的欢迎吗
  他们像他们的父辈一样
  灰头灰脸,鼻涕拉撒
  邀我和他们一起玩耍,我微笑地拒绝了
  并用我当年学到的第一句骂人的话加在话末
  孩子们笑了,笑着散去了
  
  
           《夜的秋风》
  
  高兴,喝了些酒
  虽然我知道这酒是勾兑的假酒
  但我还是喝了,这是有情有份的酒
  是我的好兄弟狗娃请我喝的酒
  
  在一颗大树后撒尿
  几个年轻的妇人大摇大摆地从我身后走过
  没说什么,她们习惯了男人们如此豪迈
  而我却打了一个激灵
  裤裆里灌满了夜风
  我又回到青春的时候,第一次见到本村的村花
  顿时精神抖擞
  
  
           《露水打湿我的魂灵》
  
  长长的小路蜿蜒地游过我眼前的山
  那通向远方的记忆成了黑乎乎的一片
  我像是那路边的一株小草,被露水所猥亵
  直不起了腰
  干脆躺下吧,闭上双眼,享受着美妙的时刻
  夜深了,露重了,我的魂灵飘出肉体
  沿着小路的反方向
  游向最深最爱最痛的地方,我的南山沟村
  
  
           《给李二爷上坟》
  
  我说给李二爷去上坟吧,他们都说好
  然而他们都走了
  我这才想起李二爷是个鳏夫
  他一生与骡马为伴,把美好的青春献给了牲畜
  这样的人生在南山沟村是不值一提的
  谁愿意当这个孝子贤孙给一个不相干的人上坟
  除了我,这个外来的闲人
  
  
          《我握着当年使用过的锄头》
  
  在狗娃家里的后房我找到我当年使用过的锄头
  它也老了,而且老的比我快
  它豁着牙望着我笑,一如我望着它笑一样
  这样的老朋友一生能遇到几个
  恐怕我是幸运的。锄头杆笔直粗壮
  在烈日下青筋暴涨,似乎将要蓬勃射出
  夜里,困乏了的我们在梦中呓语
  说的是什么粗俗不堪入耳的淫话,今天我全忘了
  
  
       《那把铡刀已经生锈》
  
  那把铡刀已经生锈,变迟变钝
  被我从遗忘的后屋翻腾出来
  它没有让我得到任何好处
  而拉破了我的手掌,汩汩流血
  我没有从它那儿得到我想要的回忆
  而是急匆匆去清洗伤口
  包扎我的疼痛
  
  
  《一只麻雀落在我的眼前给我通风报信》
  
  在村里最大的那棵桑树下我坐了很久
  一个人抽完了一包烟
  正待我欲再宿一晚的时候,一只麻雀落在我的眼前
  它叽叽喳喳地和我说些什么
  像似在通风报信,告诉我赶快离开
  当年的那个美丽村花抛弃了现在的丈夫
  要来和我约会
  那只麻雀确实是这样和我说的
  所以我赶紧收拾好衣囊,赶紧离开
  没和任何人打声招呼,就离开了我的南山沟村
  
  
  作者简介:祝宝玉,男,安徽颍上人,中学教师。有诗歌作品发表于《诗刊》、《诗选刊》、《散文诗》等。
http://bbs.artsbj.com/thread-161292-1-220.html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649061/467469730.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