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潇湘文学 > 第3期 > 车间/文 唐勤凯

车间/文 唐勤凯

[更新时间]2013-08-23 11:48:10 [字数]7375[作者]谷子alenn

第一部分(47首)

你等着,我就来


你,
寂静在羊肠小道,
一旁是青青的的草。

不是石板路,
是泥泞的路。
摄影家,
拍下一个背影,
也在透视里消失。

你等着,
不要走远,
我就来。

2012.06.02

车间

一个车间,
摆几台机器。
把物料送进他们的口,
点击命令,
给以精确的制图。
来自每一个零件的配合。
再用滚筒压一层保护膜。

“哧喀哧喀”,
也磨损、消耗、维修。

机器有寿命,
在他完全死去,
车间又多了一具尸体。
但习惯与他们打交道,
也难免有点难过。

车间有四个师傅,
小罗、小钟、小韦、小玉。
他们照顾他们,
像父亲照顾儿子。
但儿子难免有点任性不听话,
但父亲也难免有点脾气骂他们几句。
但总相爱着的。

印刷三色,
刷出美的画面。
染料涂显画面,
在冷蒸发,
一种特殊的味道,
只来自车间。
......

2012.06.17

静谧

人心都复杂了,
好在事还简单。

现在的夜,
多静谧呀。
我未能如愿你的孤独。
在这漂亮的词汇之后,
也带着点我的丑陋么?

静谧呀、静谧,
把心都变慢了。
有谁在梦中见过月亮,
我却在这思念起她呀!

2012.05.27

收走旧世界

三轮车,
树荫下,
满载破铜烂铁。
是他急需转换的生存物料。
另一辆如是,
他们停下来,
摆几局象棋,
拼杀在陈旧的游戏规则里。
一旁是一个女性,
在搓着自己的脚。
他们要努力把世界的旧收走,
为一个干净的世界。
他们穿着二手鞋,
废弃品里的货色。
......

2012.06.16

来,或离去

我来了,但又不得不离去。
离去,是为了能够想你,
来,是为了见到你。
如我不走,哪来的“思想”呢?
那思想岂不是遥遥不能期的苦果?
所以我来,
所以我又离去。

2013.02.03
深夜醒来作

埋心

题记:我仍有一颗小心。

我把心藏大海里,从不搁浅岸滩;
我把心埋夜黑里,终不见的光芒。

我的心仍飞四野,却从不停落地;
到哪里了,那里就是我家。

但我有一个真正的家,
是我那柔肠似水,儿女情长。
且把我的心埋藏在这无人知晓之地方,
连同我是无处知晓那般。

2013.01.01

寄雨边的你

梦,从这边醒来,
自知是细语连雨夜;
寄雨边的你,但在哪里呢?
莫把雷电怕。
今记否,
那年,那许多的夜,
寂静梧桐下;
徘徊,看归去的你。
但知否?我心把某嫁。

寄雨边的你啊,
那怕冒雨疾行,
那怕撑伞幽冥。

2012.03.14

等一个人

我的心紧锁,
已不再开启。
在等一个人。
我不知道这个人是谁。
但若你来敲我的门,
我拒绝了,
你再敲、再敲,
我的心就软了。
你进来,
那是我知道了,
你就是那个人,
那个我等了久久的人。
你迟到、但总算来了。
......
我们相遇。

2012.03

相约

与小鸟从未如此的靠近过,
想把她握在手心,保护着她。
小心的掉着脑袋,四处张望,
因为与他相约在此地。
来了,又默无声息的,
一同飞上无人区。

2011.11.11改毕

牢笼之思

把自己锁在牢笼,
像个囚犯,
等待爱的救赎。

多少天已过去,
一个过路人把锁打开。
他知道,爱已降临。
他得救了。

2011.11.11改毕

坟墓

记忆中的坟墓很具象,
几块碎石堆起门头,
几堆黄泥土掩盖身躯,
长满枯草。
甚至没有刻字的碑。   

山上,
东一个西一个,
像是风水先生说要有好的朝向,
为死人买点迷信为活人带来保佑。   

每年都来祭拜。
但每一年都找不到他们在哪,
死去的就真的要隐藏了吗?
唯独有那一簇野草为他生根发芽到他的最近处去。
我们只能在外看着。   

不知道里面藏有什么,
总有盗墓者的好奇,
似有金银珠宝等着他们。
挖掘开来,
偷死人的钱也就在偷活人的钱。   

远看去,
草在动,
有风。
像有个人睡在里面还乘着凉,
在等活人。
“来了,好久了。我饿了,好久没吃东西了,也没钱用了。多烧点,多烧点。”   

我们年年去,
但为何他们总是那么孤寂?

2012.07.07

请告诉她

请告诉她,
我想她了。
就告诉她吧,
我给她写了一封长长的信,
或叫“离诗”.
将来某一天,
她会由此看到我的眷恋。

请告诉她,
我想她了。
就告诉她吧,
我给她栽种了一百棵粉色的玫瑰,
来自她梦幻的颜色;
将来某一天,
她会由此看到我的认真。

请告诉她,
我想她了。
就告诉她吧,
我又去看那棵梧桐树了,
梧桐树开出了它最美的花朵;
将来某一天,
她会由此看到我对爱的执着。

告诉她,
请就告诉她吧。
我想她了;
日日的夜。

2012.04.11

拉马

拉马出生了,从娘胎里出来;血淋淋、血淋淋的。
拉马似乎讨厌这个世界,天生的调皮。
拉马并没有名字。
“拉马”,是一个我给他运命起的名字。
拉马的成长,跟着母亲总是开心的。
拉马长大成人了,该去干活了。
拉马似乎讨厌干活。
拉马的命运叫做难命,唯有跟母亲在一起总是开心的。
拉马的命运竟在主人的利上——拉货、拉主人。
拉马从不抬头,走在沿途,拉起货,拉起主人。
拉马从来就听话。
主人从不用去挥鞭,坐在车上,头抬得很高很高;
拉马却从不抬头,从不看他的主人。
拉马的母亲死了,被丢弃在山谷底下。
拉马难过,决定去找母亲。
拉马跑到悬崖,大叫了一声,跳下悬崖,坠落到了山谷底下。
母亲在就那里。
我不知道,拉马为什么叫,但拉马选择了这样去死。

2012.03.18

可幸福就在那里

“幸福早就不在这儿了。”
可幸福就在那里。
我需要乘着大船,
经历过风雨浪才能到达。
可我只有一只小旧的破船,
可幸福就在那里,
我要找到,划着我的小船。

但愿借着海神的庇佑,
让我不死于海上,
但愿借着水手的心,
让我不半途而废。
但我又终于明白了,
我没有指南针,
我到底找不到那幸福了。
可幸福就在那里,
不走不移的。

2012.11.08

弱小的拯救

夜,
我闯进一间空房间。
我摇动着头四处张望。
黑,黑,全是黑。
惊慌、惶恐。
门被反锁了,
我被困在房间。

我弱小的心被黑色啃食,
跳动的脉搏变缓到静止。
我倒在了地上,
我死了么?
为何独留下忧伤?
......

光,光。
萤火虫来了。
我站起来,
迎向他。

2012.11.08

思念成经

我想了你一千个日,
梦了你一千个夜。

日子就像个乌龟,
三年三十年;
一年365天,
一天二十四小时;
一小时六十分,
一分六十秒。

一百年未等,
思念已成经。

2012.11.07

眼见者

离去吧离去吧!
我们都要离去。
离去是千万里的辽阔,
辽阔是我们的脚印;
我们不是空想家,
我们是实践者。

回来吧回来吧!
我们都要回来。
回来是天涯近在尺咫,
尺咫是我们的情义深重;
我们不是幻想家,
我们是眼见者。

2010.10.04

岁月

岁月把脚步夹紧,
也把青春铲除。
人渐老了,
微风吹起褶皱,
笑一个童年,
把秘密透露给风,
风也未必知道。

2012.07.14

凌晨的奉献

凌晨,我亲眼看到,
他从那高高的垃圾三轮车上摔下。
屁股落地,双手使劲向后蹭起。
他站了起来,没当回事。
我走在路上,
他就坐着三轮车赶来了,
一脚抬起搭在车上,
飞快的向前奔去;
风跟着他的身影。

2012.09.11

女王的眼泪

她不是臣民的女王。
她说她哭了,
哭得很二。
我说我要来看她的眼泪。
她说我看了我会死的。
我说为什么?
她说女王的眼泪是不能让众人看见的。
我懂了,
我懂得她是我的女王,
也是她自己的女王。

2012.09.11

密码设计者


人人来解这幅图画的迷。
密码提示语——
他缺什么?
一幅自画的像,
他缺什么?

最初设计者已死,
毫无线索。
一百年已过,
无人破解。
找寻者们终于无心再理会这个无聊。
就差一点,
就找到答案。
一个小孩终于说出——
他缺心,
缺一颗真心。

2012.06.02

假妆

我仍是天上一片云彩,
偶尔投过你的视线。
你是否感到陌生又即熟悉呢?

你仍知道,
这只是我假妆为你带过的一片云彩,
偶尔划过你的视角。

2012.07.07

八月

八月,
我还是不知道你在哪里;
你在哪里?
我真的不知道;
因为爱就这样了,
没有时间限制,
没有地域阻隔。
就这样爱了;

就这样爱了,
就像你不曾离开,
我也不曾走远。
如是!

2012.08.18

三月

三月,多雨。
远望的山,在雾里,完全不出;
公路上,停走的全金属外壳,已急奔向远去。

一个人,遇见了一个人;
一个人,灯下写情书;

三月,多雨的天,
你不曾嫉妒,我也不曾嫉妒。

2012.03.15

开始

开始想了,
在想着谁呢,
想到谁就是谁了;
开始梦了,
梦到谁了,
梦到谁就是谁了;
又开始自作多情开始忧郁了,
就开始冲动开始大声说我喜欢我爱了;
就这样开始直白自己的心情不再隐瞒了。

2012.08.05

对“诺”说

诺,
你走吧,
我就走;
诺,
你离去吧,
我就离去。
诺,
要记得我爱你,
诺,
要记得回来,
我回不去了;
诺,
要记得我的一切,
一切;
诺,
要为我难过为我苦恼,
我死了,
我就死了;
诺、诺,
我们竟是如此相爱,
如此相爱!

2012.08.04

只有黑

黑夜倍增恐慌,
只有老鼠在自由欢唱。
狭小的路,
只有黑;
左右插进无数的巷子,
只有黑。
夜出行,
眼睛亮着,
但看见的,
只有黑。

2012.08.01

讽刺了相遇

日子,
浪漫着,
也为你送来一场雨。
你可去淋雨?

雨,
也柔情系谁?
为谁落下点细;
淋不湿,
你也不有着急。

一旁是撑伞的你,
我冒雨赶上。
是否看我背影?
我也能好奇回眸。

就这一次,
人也在转弯处消失不见。
我不等,
你也不赶。
就这样讽刺了相遇。

2012.06.24

美丽相遇的传说


你,
给一个陌生的背影,
我却不知你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但打动了我。

有最遥远的过路人入你的心怀,
也给你送来一夜迷幻。
印象只有美,
也只有瞬间。

若你从远处来,
也是否能够遇见?
但谁还能够有勇气,
为相遇冒一次险。

所知——
无非自知无数个美丽相遇的传说。

2012.06.25

遥远的望

我在这边看你,
你却总看不见我;
像遥远的望,
你不知道。

2012.03.12

幸好,青山还在

伐木工程浩大,
一棵树一百年;
伟大发明者器,
一棵树一分钟。

前人已种树,
后人在卖钱。
幸好,这片青山还在。
我等不了了,
躲进绿阴深处,
也躲进个人中心。

2012.07.14

帝王的脚下

帝王的脚下尽是灰尘,
漆涂了鞋子。

暴雨将至,
每一座城都将是孤城,
每一扇窗都将是壁垒。

我们存于世,
也在寻找。
一直在找,
但我们看不清了。
即使有九个太阳。
......

2012.07.26

微笑幸福在人间

生命,
只留下你的笑;
童真、那无规则。
感动,
在每一个细节,
在每一个瞬间。
此时,
你从未有过的,
那幸福,
只留下你的笑,
在人间。

2012.05.20

距离

距离那么远,
仿佛见不到你。
从梦里醒来,
距离还是那么远,
想借助科学法消除了距离,
看那百年的孤独。

2011.06.10

无法无天

自由在金字塔尖跳舞,
无法无天。
以下阶级实在压迫,
残败不堪。
是什么让自由如此疯狂?
用一个个愿望美好现在。
他不在过去,
不在将来,
在每一刻顽固。

离别了,
但把思念留下。

2012.06.23

夜雨

已是狂风暴雨 ,
闪电雷鸣。
亲爱的,
我看不清了。
我的心只能指向你,
认知方向。   

这样的雨不再有浪漫情怀,
我害怕了。
此刻的我那怕用一生,
只愿你陪伴在我的身边,
从此不走。

2012.07.23

微不足道

我们俩悄悄的微信。
我知道,
你就在某个地方。
我不去,
你也不来;
我就在某个地方,
你不来,
我也不去,
我们就在某个地方。
我们从来就不认识,
微信,
多么微不足道的信。

2012.04.08

你收到过一封无名的信吗?

你收到过一封无名的信吗?
那是我从远方寄来。

从海上出发,
遇风在浪里。
我不知道他去向哪里。
是深红的嘴唇,
轻吻那大彼岸的可爱人。

那个谁,
我不知道,
但你收到我的来信了吗?

2011.09.30

途经

在一个雨夜,
我骑着马从你的窗台经过。
在这样的狂风暴雨下,
你是否听见了我的马蹄声?

我是个过客,
你不用向窗外看。
我绝不是你夜等的那个归人。

2012.7.17

在哪里了?

思念,
在哪里了?
是弥漫空气的毒气。  

你又在哪里了?
正襟危坐的不安。  
是哪一个姑娘,
让你魂不守舍,
日以继夜啊。
.....

2012.07.21

十四行诗

我的皮肤织满着的毒素,
堵塞在我的每一个毛孔。
我成了一个待亡的人物,
神经细胞在收缩大惊悚。

我何以抗拒这样的毒素?
且把我的精神之梯高耸;
把我的血液留下这毒素,
我的身体就是我的坟冢。

在人生最后的一段比喻,
我的时光已是多么沉重。
我不再相信童话般的寓,
我感到多么冒险的臃肿。
我不会为地球增添坟墓,
我的身体就是我的坟冢。

2011.10.11

就这样喜欢上了

就这样喜欢上了,
喜欢上了你。
或是我自作的情,
但真的就这样喜欢上了。
喜欢从来就不灰心。
因为就这样喜欢上了,
喜欢上了你。

2012.07.20

最真实的表演

路拓宽了;
房建高了。
我从远处抬头去看,
看上去,
钢管架子上好几处皮影戏子的表演。
这是我见过最最真实的表演。
我知道:
那些人的价值不止于那些人劳动付出的多少,
至少在于对他们身后那个家庭的重大责任。

2011.11.17

农民工朋友

此时,
建筑工地多起了人,
农民工朋友。
一块块砖头把富人的巢穴建起。
烈日下,
辛勤的汗水透射出他们背后的那个家庭。

2011.11.03

三道门

你在,
我要走过三道门。
第一道:
我打开,与你相遇;
第二道:
你打开,与我相爱;
第三道:
我们一起打开,一起毁灭。

2011.11.21

随风吧,无论在哪里

随风吧,无论在哪里,
我都会去你的地方找你;
风,
在你的身边打着转,不离去。
那是我来拥抱你了。

随风吧,无论在哪里,
我都会去你的地方找你;
风,
在你的脸庞吹抚,几乎温柔。
那是我来轻吻你了。

随风吧,无论在哪里,
我都会去你的地方找你;
在你的耳边吹起一曲狂想,
告诉你我的疯狂。
......

就这样,随风吧,无论你在哪里。

2012.07.17毕

神鬼问

我要问,
我们的祖国有神的么?
或至少有过鬼的。
如果有,
那我为什么就见不到他们呢?
如果有,
我要问他们几个问题。
我要问阎王老爷:
为什么从我的身边把我爱的人一个个收去?
我要问玉皇大帝:
为什么不把人间变作天堂呢?
我要问观世音菩萨:
为什么有这么多苦难的人民你却不顾?
……

我要问,
我要问你们的头头:
是不是早就把“不能去同情他们”写在了你们的宪法头条?
我不再相信了,
我相信过很久。
现在,
我不再相信。

2012.06.23


第二部分(组诗——5个主题)

祖国(组诗两首)

一、红领巾

小的时候,
我是戴红领巾的。
童年,
还留下些忆,
哭过,
不知笑过,
但有理由快乐。

长大点了,
我就不戴红领巾了,
我成了一名共青团员。
常抬头望高高的五星红旗,
无理由不看。

现在,
我没有代表谁说话,
但我以为,
所有人爱自己的祖国。

2012.07.07

二、偷偷去写爱国诗

我曾,
偷偷去写爱国诗。
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在时间的每一个时刻。
仅把他们藏起,
自吟自唱。
提醒自己,
自己是爱着祖国的。  

现在,
我又偷偷去写爱国诗,
不在北京,
不在台湾,
不在钓鱼岛,
也不在黄岩岛。
在世界的任何角落,
在时间的任何时刻。

我把他抬举高,
自吟自唱。
提醒自己,
自己是爱着祖国的。

以前是,
现在是,
将来也是。

2012.07.17

信风者(组诗六首)

一、信风者

风,我已准备好了,
但你在哪里?
是否让我再等等?
但我知道,
你肯定来过我这儿,
把我带给她了。
思念在她的的身边嚎叫,
也把我化为一个信风者。

二、等待大风吹起一阵

要有足够的长发。
去山顶,
等待大风吹起一阵。

但我相信,
不会有真的雨下。
但有足够的耐心,
等待大风吹起一阵,
吹起发来。

三、乘着风飞呀飞

我飞呀飞呀飞呀乘着风,
飞到风曾带我去的地方。
那是一个晴朗的夜,
屋里亮着灯,
隔着窗帘,
是一个低头的剪影。
我知道她此刻在看我写给的情书了。
……

又一个漫长的夜,
疲累了,
风把我带走。
乘着风飞呀飞呀飞到了我的梦里醒来。

四、岁月

岁月把脚步夹紧,
也把青春铲除。
人渐老了,
微风吹起褶皱,
笑一个童年,
把秘密透露给风,
风也未必知道。

五、纸飞机

我用了我全部的钱,
做成纸飞机,
把他们交给风。
我希望:
他们能够降落在那受苦难的民众手里,
并带去我的祝福。

六、我在哪,风就在哪

现在好了,我在哪,风就在哪。
但我又在哪里呢,
风又在哪里呢?
发却总在停落里捣乱。
我说,
风儿,
你离去吧,
不用跟着我,
去找你爱慕的人。


男人女人(组诗两首)

一、简单的男人

多简单的男人啊,
爱就是爱,
恨就是恨。

爱这个女人就爱这个女人,
恨这个女人就恨这个女人。

多简单啊,
谁会像他那样,
暴露自己所爱所恨的简单的心呢?

二、复杂的女人

多复杂的女人啊,
爱不是爱,
恨不是恨。

爱这个男人又不爱这个男人,
恨这个男人又不恨这个男人。

多复杂啊,
谁会像她那样,
隐藏起自己所爱所恨的那颗复杂的心呢?

2012.01.20

镜子(组诗三首)

一、空的镜子

我对着镜子,
镜子里却没有我。
我是去哪儿了呢?
我不是在这儿吗?

但再照看的时候,
镜子里确实没有我啊。
我到底去了哪儿了呢?
我不是就在这儿吗?
那我为何就找不到自己呢?

把镜子打碎,
以为有无数个我。
我还是没能找到我自己,
而我偏偏又在这儿的啊。

二、变脸

如果我能变脸,
我要变成我最讨厌的那张脸。
那时我对着镜子,
看着他,
拷问他:
这是你的脸吗?
你讨厌吗?  

如果我能变脸,
我要变成我最讨厌的那张脸,
那时我对着镜子,
看着他,
拷问他:
这是你的脸吗?
还讨厌吗?

我不回答,
答案却已有了——
这是我曾最讨厌的那张脸,
但现却我已分明爱上了他。

三、借我两扇镜子

我希望有光照着我,
不失光芒。
黑夜里,
恐惧弥漫。
我活在光里,
活在黑暗里。
但借一扇明镜看清自己,
把梦幻击碎;
再借一扇暗镜看不清自己,
把现实离退。


毁灭(组诗五首)

一、空架子

储藏室,
立一个木空的架子,
几块板隔起作用。

他就站在那儿,
灰尘满身,
不知站过多少春秋。

多少春秋已过去,
已模糊了自己的模样。
岁月摧残容颜,
也把心掏空了。

我所见到的,
一个木空的架子,
老老实实,
安静地,
站在那里。
不知站过,
多少春秋。

二、锈铁栏

江河岸上,
日复一日,
垃圾建起小小的楼,
并排站着的是锈死的铁栏。

日以继夜,
蜿蜒的铁栏,
锈成废品。
谁看水,
不慎掉下江河?
谁呼吸,
水臭的味。

问啊:
谁来拆建?
谁来铲平?
谁来?
还有谁来做?

三、坏城墙

一仗城墙毁掉了,
半个身子。
半身尸体谁来收拾照看?

日晒雨淋里,
熬过半个世纪,
脚力不行了,
毁掉了整个身子。
全身尸体又谁来收拾照看呢?

日子再去,
倒掉的城墙,
已成地平线下的高度,
我们踩在上面,
无比的欢乐。

四、破旧庙堂

林子的庙堂破旧了。
林子?
哪来的林子?

曾经,这树繁华的林子;
如今,小芽苗的身单力薄。
曾经,这庙堂的香火鼎盛;
如今,蜘蛛网上的游戏,
也来几条蛇虫,
也来几只飞蛾。

破旧了,
为何就不铲除掉呢?

五、乱葬岗

黎明几时,
风啸树林。
雾里,
几块木制的碑头隐现。
只我一人,
走进乱葬岗。
好一处神秘的景象。

再往里,
全木头式的碑头透视虚无。
问呀:
这乱葬岗,
到底葬了谁?
到底葬了什么故事?
我却一点不惊讶、
一点不害怕。

2012.04.18

注:《私人报告》共包含诗人在“北京文艺网国际华文诗歌奖”发表的52首诗,均未在其他地方发表或结集出版过。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649061/399556084.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