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潇湘文学 > 第3期 > 诗人苏美晴

诗人苏美晴

[更新时间]2013-10-20 22:52:24 [字数]1977[作者]谷子alenn

诗人苏美晴

从女人变成一块石头(组诗)
/苏美晴

1
上天长眼,我生为一个女儿

天长眼,让我生为一个女儿
从一粒海砂,逃过了命运的激流
我被方块字包裹着,却从未因女子无才就是德
我没有裹过三寸金莲
也没有上过村西的戏台
我不用足不出户,不做崔莺莺
但我不能没有红娘。我被介绍给这个社会
这个国家,这个民族
我用互联网可以走遍世界
可以不用男人繁殖后代
我写诗,认识几个字
交男性的朋友,他们却不是我的性伙伴
我只与我的祖国亲近
我繁殖关于这个国家的一切恩怨
上天真的很长眼,我生为一个女儿
做无性的繁殖
为这个国家繁殖我的人民


2
从女人变成一块石头

我幸福得要死。口红,香粉,美甲
现在却是裸装的年代。我不用这么遮遮掩掩地
猥亵你的爱。不用眼泪,增加南海的波浪
我的幸福是我可以不低头看你
不用搪塞你转身去爱别的女人
其实,我很完美
我刻画过这个民族的图腾
从母系,与你就有了一个完美的终结
可是,我还要把我的幸福收集一下
在太阳旗试图替代阳光
我已经变成一块很有激情的石头
我幸福得要死,我不再是女人
因此,请别敲打出我的光芒四射
我的愤怒,我的死


3
三沙市

其实,我很想种植一株桃花在三沙
可是海风不允许这些带有妖娆的密码
其实,我更想在每块岩石雕上我的姓氏
不是钮祜禄氏,不是爱新觉罗
我的姓氏只有两个字——中国
今天,我把这张地图折叠好
贴近我的乳房,我的心脏
我爱上这里所有的浪花
爱上那些礁石雄性的样子
爱上一片蒸腾后,伸手可得的幸福
我是一个词,描述三沙的海浪与岩石
我是一个女人,恩赐那些大大小小的岛屿
不再是无家的乞儿
其实它们从来就不是乞儿
只不过从今天,它们更接近母体
和来自母体的体香


4
我是罪女子

我无意揭开秋天的伤疤
无意在一次酒驾后说那些悔恨的话
甚是在车子辗过娇嫩的身体
(那些穿学生装的都是从我的子宫里掏出的爱)
我无意地看上一眼
但我知道,扬沙的天气,灰尘里有恨的牙齿
一切也许是虚幻的,牛耕马拉的年代
牛的利角和马蹄子也长出一片人间的炊烟
其实罪孽不分男的,女的
但一个女人是一个国家的利器
我爱我的祖国,却成为
不被它宽恕的罪人


5
时间的表达

时间老了,女人永远是最新鲜的果子
放肆的笑声和悲苦的哭声
赤裸的一瞬,已经枯落在时间的杯盏中
时间,从一条皱纹中,看到一个女人的
惊讶。看到一个民族的一部分
看到延续在一条纹脉里的坑坑洼洼
女人的皱纹是一个民族的经脉
直立,交谈,生育
使用旧石器,新石器
使用火,火箭,原子弹
使用一个女人的一生


6
史记馆的管理员

史记馆的管理员留着大胡子
大胡子的管理员没有大氅,没有一双战靴
他留着胡须。留着当做登上钓鱼岛最后的绳索
史记馆的管理员出身书香门第
二十岁结婚,四十岁成为鳏夫
一天二两小酒,茴香豆给了孔乙己
唯一的嗜好是画海风,画海岛
画一幅古意的版图
他说谁占了他的钓鱼岛,呀呀的
就是青楼的女人,他就睡了她
他留着胡子,脸色不是很好
只对历史感兴趣的学生
客气地称自己是祖先的学生


7
我无以盛大

类似于秉烛画眉,听风廊下回
类似于一次水痘,我成不了康熙
我是一个决绝的女子
我有自己的隐私权
类似于一个门户的双重门
我允许任何人给我发护照
我是盛大的母体,但我是中国的母体
我的每一粒卵子,都属于这个祖国
我允许创伤,允许拆建
允许些许的堕落
但是,绝不允许,血的分离
我是盛大的母体,我无以盛大
我厌恶一些斥责,转入地下的写作
我生命的终极意义是:我绝不放弃他们
因为他们都是我的孩子


8
南海

南海,我的祖宗海
我的诗人写到
写到花园,写到别墅,写到海
写到那些砂砾砌成的渗不透的冷漠与荒芜
自娘胎就熟悉的海风,自小就熟悉的海浪
自混凝土里就熟悉的水和泥沙
这个阶段性的,皮肤的延伸
这个以为是真的广告
我们的骨骼,体毛,乳房
我们的皮肤,牙齿和黑眼睛
我们长一样的年轮,说一种母语
紫檀案上的香炉,竹编的灯笼,长命锁
都给了我们的南海,我们的祖宗海
至死,我们都不要惊恐乱串
首先,我们不会安乐死
我们也不会生死未卜,就怨天尤人
我们也不会因为幸福而安然地去死
2012.8.17




这个夜晚和所有的夜晚

其实这个夜晚,跟所有的夜晚
没有什么区别。星星的口袋装不下更多的
誓言。其实,贝多芬琴键上的孩子
被收容在眼窝,蓬乱的头发
粘上南海的泥土

其实,你在与不在,我都会想你
我已在你的怀里长出新的羽翼
可是,鱼群已经绝迹
我飞,也不过是缝合我们昨日的伤口

我是这个世界极度欢喜的女人
快步的闪电和红酒
在夜晚的海里,托起我


只因你说我最美

风,吹过海面
也吹进一个女人的身体
夏日里的荷花抖擞着,被墨汁浸透
一颗嚼不动岁月的牙齿,也想啃噬大海多汁的身体
我,踩着海浪,就像踩着海的皮肤
但是,海风呀,你怎么会了解一株荷花根下的泥土?
我被海浪热情的欢送,被水墨轻然地染色
但我确信:前世,我一定是踏着浪花走远的荷
只要你招一招手,我便携着浪花
又开成一朵荷的样子

作者简介:女,生于197044日。黑龙江省大庆市黑龙江八一农垦大学图书馆副教授。
http://home.artsbj.com/space-uid-81013.html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649061/358437905.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