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潇湘文学 > 第3期 > 阿甑诗选

阿甑诗选

[更新时间]2013-09-12 16:16:14 [字数]3633[作者]谷子alenn

阿甑诗选


1
她叫潘金莲

劫数,已经成为过去,什么风吹过翠竹柳林
也已经不重要,但月色下的荷花
凄婉艳丽,总显得一派幽怨,使人惆怅
英雄和淫妇,本不该是一对宿敌
怎奈是,天道作梗,中间隔着一把明晃晃的尖刀

脆生生,紫燕堂上,锦绣房中
她也曾想把她的忠诚,献给她的主母
不料是她的美艳,出卖了她,掉入了万劫不复的泥沼
世事如陷阱,贞操不敌青春
红绡帐旁闪过的,只是些许怨恨放浪的俏影

阳谷城内,狮子楼下,成就一番英雄事业
销声匿迹的,却是一团刻骨铭心
魂牵梦萦的千年柔肠,孟州古道已远
且忘不了,紫石街头,弯弯眉儿,溜溜眼儿,袅袅身儿
传来一声声,燕语莺啼的:奴家!奴家!


2  房客

房客的记忆,也许是最不可信的
小时候,随父母调迁跋涉,就好象是蚂蚁搬家
从这头搬到那头,蚂蚁并不在乎洞穴的
深浅、大小、简陋、宽敞
洞穴的选择,全只不过是为了寄存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蚂蚁的命运是忙碌的
但蚂蚁们好象并不由此而感到沮丧
一切为了存在,为了他人而牺牲;工作着,就是美丽的
从蚂蚁们的记忆里,每个临时的
洞穴,都是它们的家

为了证明蚂蚁们的,生存要求
是不一样的,我挎上背包,拖着拉杆箱,也到过很多城市
可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就好象是
一座座遥不可攀的,黑色森林
我不过是森林中,那只偶尔路过的蚂蚁
每天,在茫茫的林海中,爬来爬去,能留下的
也只是为生存而进行的不惜努力
生活,成了痛苦的贮藏;工作,也早已失去了其它外衣
仿佛生命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寻找自己的
一个个梦中归宿

不管是豪华的楼层,还是花园别墅
到现在,蚂蚁们,也没有找到一种家的感觉
这不知是,由于来自蚂蚁们
世袭的阴影,还是仅仅为了证明,一个
蚂蚁们所以存在的,唯一理由
抑或是,为了彻底改变父辈们生存方式的
一种不可缺,或少的手段
因为,对蚂蚁们来说,它们始终都不过是城市的一个房客
世上最漂亮的洞穴,也依旧只有门
和陡立的墙壁,以及窗外飘过的,冬青或是杨柳
不知道,这是蚂蚁们的,一种人生悲剧
还是城市的,另一个致命死穴


2013.1.3

 



3
我爸爸是个鞋匠》

我爸爸是个鞋匠
天天在马路边给人缝缝补补
有一天,我突发奇想
我要给马路安上一条拉链
下大雨时
我就把拉链打开
不管哗啦啦多凶的雨水
都能装到地下
浑浊恶臭的污水
再也不会从排水沟里涌出
把马路变成江河
冲走我爸爸的鞋摊

我爸爸是个鞋匠
天天在马路边给人缝缝补补
有一天,我突发奇想
我要给马路安上一条拉链
出太阳时
我就把拉链打开
把水管、灯管、电线、电缆……
统统一起埋在地下
再不用担心把马路变成屠宰场
挖了埋、埋了挖
天天破肚开膛
挡住我爸爸的鞋车

我爸爸是个鞋匠
天天在马路边给人缝缝补补
有一天,我突发奇想
我要给马路安上一条拉链
我爸爸说,不行
我问,为什么
爸爸说,这不符合现代规则
我问,这又是为什么
爸爸说,因为老百姓说话没用
现在人只想让城市飞快膨胀
只有等你们长大
才能去实现自己的愿望


4
《拆迁户》

肩背着钉子户巨大的恶名
身子被挤进一间间
用钢筋水泥堆砌的
整齐划一
方方正正
崭新的、冰冷的楼屋

老人从喧闹的工地深处
在开发商鄙夷的目光里
用双手挖走一掬黑油油的沃土
把它轻轻地
装进阳台上的破瓦盆
又埋下种籽一颗

是想从那重新发芽、茁壮成长的
种籽里、聆听
土地发出的沉重的呐喊
还是渴望着对往昔岁月的
再一次吆喝……


5
天价

一个在天
一个在地
在天的,是新世纪高高的楼房
十层、十五层
三十层、八十层
百层的摩天大楼直冲霄汉

在地的,是人
我从遥远的地方
走进这座城市
才发现,我
一年辛苦,吃喝拉撒剩下的
换不来半个平方

假如,我有幸活到百岁
终于赚下了五十个平方
百年后,我
从坟墓里走出
路过这座城市
看到我的孙子
在自己家里的阳台上欢笑
我也倍感心慰


6
公务员

我做梦
都想当一个公务员
吃上皇粮
倒不是说 做了公务员
就象做了什么皇亲国戚 或是
中了什么探花 榜眼 状元
可以欺行霸市 为非作歹
横行乡里 鱼肉百姓

可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
我做了公务员
哪该有多么风光
不用说局长 处长 厅长 部长
个个都住着豪华的别墅
开着劳斯莱斯 奥迪 宝马 奔驰
就连一个小小的科长
也有多处房产
再不济 也学学局长 处长 厅长 部长
带个小秘 满世界张扬疯狂
现在中国最富的是什么人
公务员
现在中国最挣钱的行业是什么
当公务员
几千万 几百亿 那不过是小菜一碟
公务员出国旅游 那是在考察项目
君不见:两岸猿声啼不尽 轻舟已过万重山
是何等的人生快意
公务员灯红酒绿 觥筹交错 那是招待外商必需的
君不闻:天生我材必有用 千金散尽还复来
是何等的壮志豪情
要个三陪 那是救助贫困地区妇女
不用公款三陪 四陪
怎么能让她们脱贫致富
看看 不管是科长 局长 处长 厅长 部长
如果用他们的工资
能有这么随心所欲 颐指气使的享受 骄奢淫逸

我知道 哪怕是让我当了公务员
我也当不了什么科长 局长 处长 厅长 部长
因为 我没有什么人事关系 社会背景
也没有经济实力
更没有国姿天香 花枝招展的本钱
也学不来吹牛拍马溜须
可只要是让我 当了公务员
我就 再也不用忍受纳税人的熬煎
再也不用看老板的眼色办事
再也不用为一日三餐 劳碌奔波
为一个在科长 局长 处长 厅长 部长眼里
不屑一顾的职位 四处告求
哪怕是我 只收一点点
来办事人的好处 一个薄薄的红包
两瓶好酒 几条香烟
(虽说八字衙门朝南开
有事无钱莫进来是千百年来旧中国官场的陋习
可也是小人物的一根救命稻草呵)
我也供得起房贷 买得起小车
娶得起老婆 养得起儿子
也能拎着大包小包
风风光光地去看望我的父母
随便帮衬一下我那
日日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苦兄弟
那些个求告无门 望眼欲穿的穷邻里
展现一下我的才华和能力

不过 我不知道
哪一天 我才能当上
一个名符其实的
真正的公务员
吃上皇粮 了我心意……


7
一早 她就要吃冰激凌

一勺子送进嘴里 半勺子从嘴角两边流出
又一勺子送进嘴里 又半勺子从嘴角两边流出
四岁的漂亮小妹妹 把头狠狠的埋在碗里
两只大眼睛直往上翻 黑黑的眼珠 青青的眼白
死盯着 死盯着眼前年轻的妈妈

年轻的妈妈当作没看见
只是垂着眼帘 在整理自己的包包
面前的桌子上放着吃完的碗筷
好了 时间来不及了 妈妈说
快把碗里的豆浆一口喝光

四岁的漂亮小妹妹 不情愿的端起碗
仰起粉嘟嘟的小脸蛋 噘着鲜鲜红的小嘴嘴
夸张地抬起两条细嫩的小胳膊 咕滋咕滋一口气喝光豆浆
跟在妈妈屁股后面 骑上电动车
象一只花蝴蝶那样地在阳光里飞走了

因为 四岁的漂亮小妹妹小宝贝
一早 她就要吃冰激凌


8
工地二三事》

王老根

王老根的儿子 个子很高
也很帅 在工地里学水电工
王老根自己不高 而且也很土
没手艺 在工地上干杂活
我好奇地跟王老根开玩笑
看你这儿子 就知道你老婆一定也很漂亮
一个人把她放在家里 你放心的过
王老根挺不好意思地笑笑说
老婆前几年就跟人家跑了 他和儿子
一边干活一边找老婆
包工头说 王老根老家条件还不错
只怕老婆在外野惯了 不肯跟你回家去
王老根说 人心都是肉做的
等到她老了 还能不跟我回去


张小心

半夜一点 派出所打电话来找我
说工地上的民工张小心 在外嫖娼被抓获
我过去一看 心里直喊乐
张小心和他的老婆苗翠花 羞羞答答坐在派出所
警官一听不相信 说 这怎么可能
瞧这张小心 五大三粗脏里脏兮 象个土门神
苗翠花 细皮嫩肉水灵灵的 象个美婵娟
不是嫖娼还能干什么 他哪里知道
张小心在工地 只不过是个普通的浇拌工
整天和混凝土打交道 风里来雨里去
浑身上下除了眼睛牙齿白的 没剩几块好肉
苗翠花 是工地食堂的炊事员 天天起早摸黑
烧锅炒菜和面剁肉煮饭蒸包子做镘头 油浸热敷滋润的象个赛嫦娥
工地里没有夫妻房 又舍不得住旅馆
每月一次 在小河边柳树下草坪上做对野鸳鸯
本来这次也没事 苗翠花急着要赶回工地做早餐
谁知昨晚张小心喝了一点酒 又逢包工头给了奖金五百元
张小心不依不饶的又一次把苗翠花按
山崩海啸地动天摇 终于引来了公园里巡夜的联防员
警官听了 骂我是在编故事 要我出张甲方公司证明书
还罚了张小心二百五 如果是嫖娼
那得罚五千 还要去蹲拘留所
千恩万谢出了派出所 苗翠花一路责怪她丈夫
叫你小心要小心 二百五 我又该卖肉多少锅
不过那个警官也真是个二百五 好罚不罚
罚款也罚二百五


陶兔兔

陶兔兔那年十六岁
进工地的时候 身上只背了一个书包袋
抬钢筋拖模板挑砖头扛石块
矮小瘦弱的身子不怕累
大家都觉得这个小孩真可爱
可是问他书包袋里装着什么好东西
他竟怎么也不肯告诉谁 好象书包袋里藏着什么大宝贝
那天我去工地大检查 随手翻开了他的书包袋
里边除装了几本小学语文 算术书
还有一张陶兔兔的照片 一张全国大地图
照片上的陶兔兔 站在家乡的大山背
身后几间破破烂烂的小泥屋
四周除了荒凉的大山 还是大山背
一股悲壮凄惨的心情顿时涌上我心怀
就象照片上 陶兔兔脚下那条弯弯曲曲死不甘心的小路伸向重山外
我问陶兔兔 为什么要把地图当作你的大宝贝
陶兔兔说 在老家他爷爷奶奶爸爸妈妈都老了 从没走出过大山背
他要带着大地图 边打工边走遍全中国 一直到塞外
我问他 那你老了怎么办
他说他可以回家 那里还有他爷爷他奶奶他爸爸他妈妈留给他的
一条小路 两间泥屋 三亩坡地 几座大山背
博客:http://blog.sina.com.cn/azeng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649061/202078603.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