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堇爱,半城执念 > 第1期 > 我的父亲母亲 文/刘文娟

我的父亲母亲 文/刘文娟

[更新时间]2015-07-23 12:45:02 [字数]818[作者]堇爱---梦飞

80年代的爱情,没有物质做支撑更谈不上怎样的浪漫。但是父亲坚持每个周末约母亲一起踩着单车到县城去看电影,不在意路途的遥远,只在乎一路上有你的相伴;不在于看什么题材的电影,只在乎跟谁一起分享。

 

母亲读书并不多,认识几个字,能背几首诗而已。于是,漫漫长夜中、微弱的灯光下父亲给母亲讲了一个又一个书中的故事。那时家里还没有电视,这几乎占据了他们茶钱饭后的所有空余时间。

 

后来,有了我们,父亲变得严肃起来了。也许是迫于生活的压力吧,父亲已经很久没有给母亲讲过故事了,又或者是当年的激情已经不在了。

 

记忆中母亲其实也是个爱讲故事的人,只是她的故事不是来源于书中,于国家于历史无关,而是来自民间、来自于我们古老的传说。每当我们干活干得很累想偷懒了,母亲就会放下锄头,叫我们休息一下,然后给我们讲故事,故事听完了活还是得接着干,不过那个心情自然是不一样了。

 

随着年龄的增长,父亲和母亲慢慢的不再扮演演讲者的角色了,更多的时间他们都是在倾听,关于学校、关于学习、关于生活、亲情、友情、爱情、工作……

 

一辈子的辛劳,满身心的全是对儿女的牵挂。失意时,父亲总是对我说不要气馁,努力了也就问心无愧了;焦虑时,母亲会对我说一切顺其自然,用一颗平常心去对待就好了。迷惘时,父亲总是像茫茫大海中那个永不熄灭的灯塔给我指明方向;失败时,母亲会微笑的对我说还有机会的,总会有成功的一天……

 

偶然间,我看见了那样的一幕:昏黄的灯光下,父亲拿着针和线对着灯努力地想穿过去,母亲手里拿着一条裤子仰着头全神贯注的盯着那个针孔,直到脖子都酸了还是没能成功,于是父亲摘下了老花眼镜直感叹岁月不饶人啊!

 

悄然发觉喉咙开始有些哽咽,转身那瞬间发现那股温热已在不停的飘撒在空中。我的父亲母亲,岁月的流逝中,你们已经悄然老去,那须须白发是我们欠下的债,那道道皱纹便是岁月留下的痕迹呀!是你们老得太快,还是我们长得太慢?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641609/303128310.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