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胡杨树 > 第18期 > 血色胡杨(饮马天山)

血色胡杨(饮马天山)

[更新时间]2013-04-10 13:51:20 [字数]1156[作者]陆军中士

作者  饮马天山

 

 

 

新疆境内的胡杨林,生存繁衍几万年,已极岁月的跨度和冰山的高度。它生于塞外长天、荒沙野陌,成长、演变为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处古老不朽的神话,升华成生命精神的象征,写进历史的黄叶,写进我情感的深处,写进我们民族灵魂与品质的前端。

 

初踏胡杨林,醉了。其色彩之浓烈与厚重,似乎以浓重的油彩在粗糙的麻布上堆积而出,震憾着初涉它灵魂遥远处的游客,让我迷醉于它那惹人的表象之外。静沐其中,震撼于其伟大的格调,热烈而肃穆、粗犷却又安静。如同一伙酒量既大、性情刚毅、心底宽厚的高原汉子,手拉着手,头擎着天,固守在那贫瘠的沙丘中。我赞叹大自然高超的手笔,造物主不仅是位底蕴丰厚的艺术大师,更象是经过岁月变迁、把血与情和进画笔、以力量的腕写下历史签证的风霜老人。

 

千年来,胡场依附在塔里木河流域,在被称为“死亡之海”的沙漠腹处,与岁月一道,携河之手走过乾坤轮回。胡杨就这样默默地伫立着,成为这盘古之河的守护神,成为河最亲密的伙伴,成为那浩瀚沙漠里的指路牌。没有人能看得到眼前美丽的风景,竟是生命滴在岁月刀刃上的血染就的。路漫漫何其远,沙茫茫何处尽,塔里木河,在终年奔命劳碌中倦了,不再弄响而沉默。于是乎,胡杨枯萎了,盘错枝节,于死亡的时候仍眷望着悄然消失的河,坚守不倒,倒下仍不歇生命,又苦苦守候它千年,在罗布泊人中流传开“胡杨生一千年不死,死一千年不倒,倒一千年不朽”的神话。

 

胡杨总是在太阳快要西沉的时候流血。往岁月的最前沿,我看到它的雏形,正是破土而出的嫩芽儿,一弯新苗向着太阳,根系于沙土深处,一寸寸深钻,触摸到了地球的心脏,头仰够长天,挣扎着与天而语,一弯新苗成了一簇,以庞大的根系顽强地维持着生命,像红柳,针叶细细,枝条修长且泛带少许红色,那是太阳之于的馈赠,是自然赏赐的颜色。我没有见过成长中婉如白杨那么清秀的胡杨,只看到枯老残叶的它,与岁月分捡着日子,与岁月共同沐风枥沙,同步驻守南疆,成为一个民族的精神依靠。罗布人远去的背景,在如盘的落日中慢慢消失,成为最后一个跳动的黑点,而胡杨则在夕阳中涨透了血脉,与斜晖一道染得天空一片彤红。

 

塔里木河随着岁月而西已尽干涸,淡失了几个世纪的欢腾。沧海桑田,罗布泊慢慢消褪了它的风景,以鱼为食的罗布泊人,也背井离乡去了远方。来往千客,只留下木纳的神情,听不到胡杨的呼唤,看不见胡杨躯体上流淌着苦涩的眼泪。来者匆匆,去的人去了,唯其身边的胡杨仍高参云天,依旧以残缺的躯体,结群构画沙漠深处这古老沧桑的风景,与这片冷落的荒漠相守,用几近干涸的血,染红这片僵硬了的故土,用生命和躯体拱卫自己最美、最后的家园。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638020/423991401.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