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胡杨树 > 第15期 > 第七章

第七章

[更新时间]2012-07-23 12:50:37 [字数]4257[作者]上官凉子

 

 

 

作者:月上千风

 

 

 

       宋华上楼去,房门怎么也打不开,钥匙插进锁孔,怎么也转不动,任凭宋华小声转为大叫,房门就是没有动静,无奈的宋华,只好下楼,天快黑了,去哪里呢?

 

       眼泪流出来的时候,夕阳也鸣,不忍心西陲,苍茫的大地,苍茫的心。

 

       无处安落。

 

       风雨的人生,怎么廖化?

 

       宋华想起一部小说里的一段情节:一个难民营里住着一位失去丈夫的女人,身边还有一个九岁的小女孩,眼看着缺衣少食的日子,再也挨不过政府发放的救助物资到来的时间,小女孩看着妈妈把所有的东西留给她吃掉,妈妈就要快被饿死了,恰在这时,挨着她们居住的一家,是三个孩子的爸爸,在肆虐的战争中炸死了女人,她的母亲觉得自己活不过去这段厄运折磨的日子,就把小女孩交给了这个男人,这个男子勉强答应下来,后那位男子想了想说女人:“嫁给我吧,要死一起死,要活一起活.......”就这样,那个男子在九岁女孩的眼里爬上了她母亲的身体.......小女孩哭了。那个小女孩的母亲问小女孩:“为什么哭?”小女孩说:“妈妈终于可以饿不死了......妈妈终于有爸爸睡了......”

 

       这段小说的情节,似乎与宋华的故事没有多少关联的。

 

       宋华却感动的流泪不止,那是最纯真,最原始的人性!

 

       人性的爱,不掺杂丝毫的嘈杂。

 

       在那个狭隘,肮脏的难民营里,产生这样一种情感,这需要一支笔该怎样来记述呢?

 

       那位宋华记不得名字的外国作家拿着人性最初的珍贵,记述了。

 

       宋华沿着一条街道,走走停停,闪耀的霓虹折射她好久没有的情绪在彩灯轻浮的街道上接受一袭凉风的袭来,穿过一道街转进另一条街时,一对小夫妻卿卿我我,燕语细声从身边闪过,宋华找不出一句合适的词语来形容那刻的心情。

 

       在外地没有回来时宋华感觉右眼皮老跳,宋华很敏感,关于右眼皮跳被宋华验证过很多次绝对灵验,她预感有什么事情将要发生,她说不清,人生里的很多事情都让人说不清。就像庄秀的事情,宋华也无数次的去梳理过,却怎么也理不清,他们两人到底问题出在哪里。

 

       那晚上,宋华关了手机,既然孩子关死了房门,那么前夫也很快知道一个男子送她回家的事实。

 

       如果说错了,是孩子单纯的愤怒动作,如果没有说错,是孩子与前夫一起合计过的。

 

       宋华一想起这件事,头就发懵。

 

       她转到一条街的转弯处,看见一家小卖部前边玻璃柜上的一部公话,她拨通了姨妈给介绍的那个男人,他的名字好有意思,叫梁雨村,宋华凭名字的意思,就想他一定是农村打拼进到城市来的流民,让宋华撑起一股傲气,打电话的语气也就轩昂起来:

 

       “喂,哪位?”

 

       “喂,是我,宋华,你忙吗?”

 

       “哦,是你,你现在在哪里?怎么用的固定电话呢?”

 

       “手机没电了。”

 

       “哦。”

 

       “你能过来一下吗,我....”

 

       “好的,你给我说你在哪里,我马上过去接你去。”

 

       “我就在中华路上,西大街拐弯处挨着联通公司。”

 

       “你就站在那里不要动。”

 

       宋华隐隐感觉了一点悔意,这样做的结果,岂不是让梁雨村看轻了不是?还以为碰上一个荡妇?一会功夫,他果然来了,一件花格子衬衫衬,下身深蓝色裤子衬出一个43岁男人的俊气来,难怪姨妈说一个好男人不缺女人的,女人才死几天就有大堆上门提亲的人,宋华能握住眼前看似温良善意的男人吗?

 

       宋华与梁雨村都在车里,两人没有说话,宋华等梁雨村开口。

 

       梁雨村是否等宋华开口?

 

       打破僵局的还是梁雨村,他先把车里的CD打开,声音比较小,乌兰托娅的《高原蓝》,宋华太喜欢这首歌,说把声音在放大一点,梁雨村很快放大了声音,那种酣畅的旋律围绕驾驶室,袅袅绕绕,宋华很严肃,梁雨村也是屏住呼吸,不敢大声的尴尬,毕竟陌生吧。

 

       下一曲容中尔甲唱的《牧人之歌》,音调激昂澎湃,令宋华心思潮润。

 

       宋华有一个心思总想点破,那就是梁雨村是凭感觉寻找另一个半?还是没有什么过大要求仅仅找一女子过平淡日子呢?

 

       在宋华看来,必须搞清这一点才能决定自己的认识,决定自己的选择,宋华不是一个安于现状的女子,她不希望自己嫁给这个男人就成了一个锅灶上爬上爬下的家庭妇女,那么眼前的男人到底什么思想呢?

 

       梁雨村似乎看出宋华的心思。

 

       “自女人不在的这些日子,一个男人还真是过不好日子,许多朋友告诉我,二婚夫妻最怕的是同床异梦,那样再好的家也会过不好的,就想找一个实在过日子的,能看好家,我出去挣钱,一个男人既然娶起女人,就能养的起女人......”

 

       “是呀,都不愿去过那种遭罪的日子的。”

 

       “媒人说的时候,我还不知道你和王家和是亲戚呢,后来在一起一说,我就想早点见的,后来听说你不在家,你母亲去世你正在火车上,听说你晕在火车上,你姨妈心疼的哭了几场.....”

 

       “奥,是的,我正在去外地的火车上,时间却是赶不上我妈出殡的日子,也就没有办法回来....”

 

       宋华忍不住掉泪,在一个男人的面前。

 

       时针转到了将近十一点。

 

       “送我去一个朋友那里。”宋华说。

 

       “你不回家吗?”

 

       宋华脸上的泪,继续的叠加。

 

       “那个家,本就不想回,这些年回来习惯了挤在朋友家,不好意思,你送我去锦华小区,朋友在那里住着。”

 

       车子驶向了宋华所说的锦华小区,那是孟丹的家。

 

       宋华一种感觉,关于宋华的一切,早已打动了今晚上这样方式交谈的一个男人梁雨村。

 

       暂切忘记孩子反锁门不要她进家门的不快来。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592820/556653424.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