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胡杨树 > 第15期 > 最后一票(我是一片云)

最后一票(我是一片云)

[更新时间]2012-08-02 09:16:15 [字数]4460[作者]上官凉子

 

 

 

作者:我是一片云

 

 

        自从开始实行村长普选以来,我就没一次消停过。这不,这次离选举还有一个多月,妻就已经打来好几次电话了,说要我无论如何得回去一趟。正为工作上的事忙得焦头烂额的我,实在没有心思去履行自己的“公民权利”,最后在她的反复催促下,才不得不请假回家。我怎么也想象不到,我们这个小小的自然村的村长选举,竞争竟是那样的激烈。

 

        我从工地出发,回到老家的时候,已经是华灯初上了。这个城市的变化实在太大了,路旁的商店和娱乐场所的霓虹灯光芒闪烁,红蓝绿紫的光线交相辉映,“雄风商场”外墙上内衣模特的身材凹凸有致,玲珑毕现,迷人魅惑的双眸向所有的路人抛着媚眼,香艳欲滴的红唇似乎在向你发出“啵,啵”的亲吻,让人心旌摇荡,不能自持;来来往往的小轿车川流不息,像急着去赶集似的,“奔驰”,“宝马”,“奥迪”各式高档汽车的标识鲜艳夺目,向你显耀着这个城市的繁华与富足;暨阳桥头“太子龙男装”的巨幅广告矗立在马路的交汇处,神采飞扬,西服笔挺的代言人姜文似乎在向你诉说着成功男人的迷人魅力与得意生活,这真是一个纸醉金迷的世界啊!

 

        “老公,这次回来你一定要选赵富贵,村里的几个亲戚和你关系都不错,你去做做工作,要他们也选他。”第二天吃中饭的时候,妻就给我下达任务了。“人家选村长,你那么着急干嘛,比我去竞选村长还积极,到底得了啥好处啊!”我没好气的对妻说。“现在这个时候不去帮他们,以后要求他们帮忙的时候,他们还会来理你吗?他老婆艳丽和我是同学,我的汽车保险也需要她去帮我推销。”妻瞪着眼睛对我这样说。“现在这帮人如此的热衷于当村长,还不是看中村里的那点油水,该捞的也让他们捞的差不多了,现在最后那点主意还不是把我们那点田地卖了,给他们吃喝嫖赌的折腾,谁当选的票数越高,谁的势力就越大,我们那点田地也就被他们卖的越快!不要为了现在的一点蝇头小利,卖了子孙的财产,崽卖爷田不心疼,那是祖宗留给我们的财产,思思她们以后还是那里的村民,不能让下一代戳我们的脊梁骨!”“田地的事不是你一个人的事,你管那么多做啥,卖不卖不是你一个人左右得了的,眼前的事比子孙后代的事要紧,况且我们就一女儿,以后还是嫁出去的。”“土地要增值的,他们现在几万元一亩卖出去,以后几十万都买不回来了,真是头发长,见识短!”“你见识长,见识长混到现在还不是一个穷工人,看看人家富贵,十几岁就去做生意了,现在已经有了上千万的家产,现在村里的影响那么大,要当村长了,那才叫有钱有势,你算个球啊!”“你,你怎么如此说话,我看你那么积极,已经是赤膊上阵了,是不是和他有一腿啊!”“我看上他怎么啦,我就喜欢他这样的男人,有气魄,有头脑,哪像你,一股穷酸样。”“你……你无耻,卑鄙!”“你高尚,你伟大,靠你这点死工资,我们娘俩早就饿死了。”“你不能省着点用吗,以前我们那么艰苦,不也过来了吗。”“以前,以前晚上还点煤油灯呢,你能回到以前吗?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开门八件事,哪一样不得花钱,女儿的课外辅导费又要交了,你不想她长大了和你一样吧!说说倒轻松,真是一书呆子!看看我同学艳丽,多风光,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跟了你真是瞎了狗眼了!”“好!你能干,你能干你找富贵去啊,他能给你一切!你还要不要脸?”“你们能不能消停些,哎,真是作孽啊!好好的一户家庭,为了别人的事吵架,这还算是夫妻吗?!”娘把满面怒气的我拉开了。

 

        晚上,富贵的老婆艳丽来我家了,平时虽然她们有些走动,但主动来串门,还是很难得的。打扮的珠光宝气的她有一股难以掩饰的得意和霸气,无事不登三宝殿,这次也算是求我们。“我们富贵啊,本来也不想搅这趟浑水,每天生意上的事还忙不过来,只是这个赵有才实在太霸道了,我们只是在自家门口搭了点房子,他就三番五次的来刁难,要我们拆除,看看他自己,占了多大的地盘啊,整整20多亩地的地盘,全是我们村里最好的黄金地段,这不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吗?!”“是啊,是啊,看看我们村,就他占的便宜最大了,我们家一直也想去老家搭几间房子,但是村里已经十几年没批地基了,他自己吃饱捞足了,哪管我们老百姓的死活啊!”妻连忙陪着笑脸说。“看你们家富贵多能干啊,会挣钱也会搞关系,村里哪个不服他啊,他当村长,那是众望所归啊。”“富贵啊,也就是好了个名声,别看他在外面笑脸相迎的,家里就是一“土霸王”,什么事都是说一不二,看看我那么风光,其实也就是一老妈子,哪像你们家正德,知书达理,温文尔雅,又顾家又体贴,真是你的福气啊。”“我福什么气啊,不受气就阿弥陀佛了,书呆子一个,又尖又酸,昨天还朝我横呢,说什么我……哎,哎别提他了。”“你那个保险的事我会给你介绍的,我们十几年的朋友了,能帮忙肯定帮的,这次的事让你们费心了,正德和他的几个叔叔关系不错,麻烦正德去做做工作,富贵如果当选村长了,一定不会亏待大家的。”“嗯,那是,那是,一个好汉三个帮,谁没有个急难的时候啊,帮别人也就等于帮自己,正德不去说,我也会去说的。”想不到妻这几年推销保险,还真练就了三寸不烂之舌。艳丽没坐一个小时,就走了,说还有几个地方要去走走。

 

        回家的第四天,现任村长赵有才在我姐的陪同下也来做拉票工作了。二十几年前他还是一个不名一文的穷小子,现在他不光是我们村的村长,还是人大代表,农民企业家,虽然身份还是农民,但这个农民已经不是一般的农民了,头上戴着“三个光环”,他是开着奔驰车来的,这有点让我家蓬荜生辉了。“我们这个村啊,干事的人不多,搅局的不少,我实在是不想再干了,但是看到村里乱糟糟的样子,我不站出来,谁又吃得消站出来,我干了这两届,还算能镇得住,换了别人,还不知道乱成什么样子呢?!”“是啊,是啊,我们村是需要你这样有能力的人出来领导大家,现在连小学生也想当村长了,在古代,保长甲长都是村里德高望重的人才能胜任的。”我插嘴说。“下届我如果当选村长的话,要把我们村建成“新农村小区”,全部旧房都要拆除,统一建房,做到美观有序,整洁干净,这样的小区全省也就能批几个,我去活动活动的话,还是能弄下来的。”这小子,真不是省油的灯,当官的最好的大兴土木,大动干戈,浑水最好摸鱼,水不混他们哪来的鱼好摸,哪来的油水好捞。看来,他不光想要我们的土地,还想扒我们的房子,真应了那句话:嘴里说的全是仁义道德,心里想的都是男盗女娼”,真是吃肉不吐骨,杀人不见血啊!“我们村那么好的地段,离城关也不到十里路,应该能把经济搞上去的,现在村里太穷了,大家的日子也不好过,邓小平讲过:选干部要做到德才兼备,如果光有才没有德,那这个才也只能助长他去做坏事!啊哈,不好意思,说你的名字了。”我尴尬地笑着说。“什么才啊德啊的,白猫黑猫逮住老鼠就是好猫,十个手指头伸出来还有长短,只有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才能带动大家共同富裕,有些人是抬举不起的茅坑石板,在和他讲大道理也没用的。”妻连哄带拍地说。想不到她和我这个“书呆子”长期耳濡目染,争吵辩论,什么“白猫黑猫”说起来也头头是道了,真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实用主义哲学和功利思想已渗透到了社会的每一个角落。

 

        老宅的房子已破败不堪,门口长满杂草。村里很多房子的外墙都没有粉刷,裸露的红砖像是滴血的肌肤,显得特别刺眼,路旁到处都是各种颜色的垃圾袋,人们的脸色都显得有些灰暗。赵有才家的厂房占了村里最好的地盘,造在马路边的农田中间,几乎占了几十户人家房子的面积,和村里破败拥挤的房子形成了极大的反差。几个叔叔家里的情况都不好,大伯家不在城里做小百货生意,因为摊位费实在太高了,做不下去回老家了,大伯和大婶的身体都不好,以前大婶还去捡点纸板卖卖,现在也做不动了。三叔家的袜子机器也不办了,还欠了很多债。四叔家就靠四叔和四婶种点蔬菜卖卖,这是他们主要的收入来源,现在村里的很多土地已经卖的卖,征的征,原来还有两亩的菜地,现在只剩下不到三分地了,以后的生活可怎么过呀?!

 

        “正德,你填好了吗?要不我给你写好了。”妻问我。“我自己会写的,一切都听你的。”一边是为富不仁的“黄世仁”式的人物,一边是大字不识几个的一个暴发户,或许还是我潜在的“情敌”,写谁我都于心不甘。在电光火石之间,我想到了一个人的名字,连我自己也感到奇怪,怎么会想到选他的。

 

        今天村活动室特别热闹,很多人都不认识了,老的已经老去,新生代的人我们估计从来都没照过面,村里的那个智障者赵金宝也来凑热闹了,“啊爸爸,啊爸爸,好……好热闹啊,比结婚还热闹,都来了,我要选村长,我要当村长,村长有钞票咯,恭喜发财!”他用含混不清的语气自言自语。

 

        有才站在村委办公室的大门口,见人就递上一只软壳的“中华”烟,富贵站在投票房间的门口,也是见人就递上一支硬壳的“中华”烟,两个人脸上都堆满了笑容,好像一辈子的开心都堆积在这一天了。

 

        唱票和计票的都是村里的头面人物,赵龚正的声音洪亮而高亢,有着一种刚正威严的气势。“赵富贵”又一票,“赵有才”也一票,黑板上写满了密密麻麻麻的“正”字,空气中弥漫着紧张的气氛,好像一根火柴就能引爆这里的空气似的。两个人几乎是旗鼓相当,不分伯仲!当摸到最后几票时,正是鬼使神差,两个人的“正”字交替的画上了最后一笔,而且数字完全相同,当摸到最后一张时,摸票的人使了很大的劲,好像在掏一只金元宝似的,好不容易摸出最后一张票,大家的脖子都伸长了,富贵和有才脸上的笑容僵在那里,似乎有一种要哭出来的感觉。“最后一票……”,赵龚正的声音压低了很多,“最后一票是——“赵——金——宝!”

 

        哗——哈——哈——哈!哄的一声,村委办公室的房顶似乎要掀翻了!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592820/440762756.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