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胡杨树 > 第15期 > 第三章 三娘

第三章 三娘

[更新时间]2012-07-10 09:04:43 [字数]5914[作者]上官凉子

 

 

 

作者:笑对寰尘

 

 

        三姐成为三娘,是在二十岁那年,因为生了贵儿,自然升了一级;那一年,贵儿他爹应该称为毛爹了,才十七岁。

 

        十七岁,孩子气还没有褪尽,何况这个被三姐呼为毛弟的男孩天生孩子气十足?因为是家里老幺,爹不管,娘溺爱,养成了游手好闲唯我独尊的坏毛病,自小到大,家里家外的事儿,他几乎没沾过手,他生来就是被人疼爱的,但是他却没有疼他人的能力,三娘,自打她进杨家门第一天起,他就没把她放在眼里,更没放在心里,尽管师兄弟们都羡慕他娶了个乖致能干的媳妇儿,可惜他却没发现她迷人在哪里,他也似乎还没有看到这世界上有什么迷人的人。贵儿生下来的时候,娘喜滋滋地抱给他,要他看看自己的儿子:

 

        “嘿嘿,我们毛弟当爹了呢!”

 

        毛爹将头扭往一边,不屑一顾地走了!

 

        “唉,小毛呀,你什么时候懂事哦?!”婆婆唉声叹气一句后,又继续沉浸在当奶奶的喜悦中。

 

        毛爹因为有门漆匠的手艺,而且因为人聪明,画花描鸟的,栩栩如生,因此尽管他很懒,那手艺却是远近闻名,于是毛爹便成年累月在外,成了游走四方的流浪匠人了,一年里,回家的次数不超过四次,他从来不关心三娘与贵儿在家里吃什么喝什么,是怎样过的,更没有往家里带过任何东西。

 

        公婆因为幺儿子的不懂事,觉得愧对三娘,于是老两口尽力帮衬着小儿媳,嫂子眼红了,话里话外都是嫉妒公婆的偏袒,嫂子本来对三娘天生恶感,这下更是见了三娘就来气,可惜公婆在世,不敢太张狂。

 

        贵儿三岁那年,公婆相继离世,毛爹只在爹娘丧事期间,短暂回家,爹娘一安葬,便一拍屁股走人,从此泥牛入海无消息,一年半载后才回来一趟,也不过是因为暂时没有接到活计,无处寄身,回家找吃处睡处罢了。

 

        公婆过了世,丈夫又不管事,三娘只能是一个人撑起家庭,里里外外一把抓了。家里分有一块薄田,一块薄地,田里地里的事,全是三娘打理;屋里一应杂事自不用说,三岁的贵儿怎会帮娘呢?所以三娘白天在外头干活,深夜便在屋里忙碌,成天像个陀螺,转个不停。有天,外面传说日本鬼子要打进来了,三娘将屋子里值钱一点的东西,用一个大包裹包好,背在背后,怀里搂着贵儿,跌跌撞撞地随着大批人流往后山跑去,因为背包太重,三娘驮不动了,正要丢下背包时,有人一把接过她的背包,又伸手抱过贵儿,往前直奔,三娘一看,竟然是那个袁树生,她不知道他是从哪里钻出来的,这是三娘与树生第二次见面,三娘除了知道他的名字外,竟然连他住在哪儿都没问过。树生带着三娘母子与村里人一起躲在大山里,贵儿叫道:“娘,有只蜂儿从我耳旁飞过去了!”树生将贵儿一把拉到怀里,惊甫未定地对三娘说那是枪子儿,三娘吓出了一身冷汗,这时候,耳旁真的传来了几声枪响,躲在树丛里的人屏息静气,连贵儿也懂事地偎在树生的怀里一动不动,等枪声远去后,人们才慢慢从树林里探出头来,有几个胆大的开始朝山外走出。三娘死活不肯再要树生送自己,于是背着包裹,拉着贵儿又回到了杨家峪。


        贵儿四岁时,三娘生了一个女儿,孩子才生下二十天,三娘将女儿放在摇篮里,为怕蚊子叮咬,用篾条支撑着,上面盖了一条毛巾,谁知猫儿跳上小摇篮,将毛巾蹭掉,盖在了女儿脸上,二十天的女儿便活活窒息而死······等三娘从地里忙完回家,看到女儿的脸已经是紫黑色的了······三娘一下子晕过去!从此三娘一辈子没提过女儿的事,三娘娶了幺儿媳后,第一个生下的是孙女,三娘欢天喜地,摆酒庆贺,从此三娘视这个孙女为她的命根,三娘对孙女的溺爱出了名,想来那是有一份极致的疼换取的至极的爱的因素在里面吧?!

 

        三娘在二十八岁那年,又生下了小儿子福儿,毛爹这个时候已是二十五岁的爹了,可惜性情依旧。福儿四岁的时候,毛爹在杨家峪一大财主杨吉阶家做事,三娘想小儿子好久没尝过荤腥了,让他去他爹那里,兴许东家会给小儿一口荤腥呢?!于是三娘支使福儿去爹那里,三娘跟在儿子后头,远远地望着,眼见福儿走进了财主家门口,忽然一条大黄狗跑出来,咬住福儿的腿不放,三娘急了,飞奔过去,看见福儿的小腿被咬得血淋淋的,毛爹居然还端着饭碗没放下,那财主更是安然坐在桌子上,连瞅也不瞅一眼,三娘跑到饭桌旁,一把夺过毛爹的饭碗,狠狠砸在地上,骂了一句“畜生”后便哭着抱起福儿回家了,到家便将仅有的一只老母鸡捉住宰了,烧了一大钵给两个儿子吃,那时贵儿已知事,心疼弟弟不肯多吃,结果福儿因为吃得过饱,好多年都不再吃鸡肉了。

 

        之后不久,毛爹病了,不能再做漆匠活儿了,于是回到家里,三娘为他四处求医问诊,耐心细致伺候,可是毛爹那病还是一日比一日重了,病入膏肓的毛爹终于知道了三娘的好,流着泪,说了两人共处二十多年来唯独一句带情意的话:“三姐:这些年我对不起你!”

 

        毛爹死了,死时还不到三十岁,从此三娘带着两个儿子更加艰难度日。

 

        嫂子对三娘莫名的仇恨,终于在毛爹死后爆发了。

 

        三娘借了别人的牛耕田,那牛有点犟,三娘驾不住,恰巧毛哥路过,便接过弟媳的犁,帮了一会儿忙,嫂子看见后,大发雷霆,指着三娘的鼻子骂她是狐狸精,毛哥向来怕老婆,丢下牛鞭,灰溜溜地回家了,自此毛哥再也不敢帮弟媳做些田里的重活了。三娘收谷子的时候,总是将谷子挑回家,然后用手一根根捋下来,因为她一个人搬不动扳桶(打谷子的工具)。

 

        屋门口有座小堰塘,本来是三娘与嫂子两家共有的,堰塘里的鱼也归两家平分,可是三娘一个人撒不了网,总是嫂子家拉鱼,嫂子悄悄捡走了大一点的,选几条最小的鱼给三娘,三娘知道,但她没说,因为她觉得嫂子家人多,多分点鱼应该,但嫂子根本就不认为那是三娘的善良大度。

 

        三娘与嫂子各分有一间瓦房带一间茅屋偏房,嫂子家新修房子,三娘想用半块地调一下嫂子的那一半房子,不要让房子拆坏了,本来这对嫂子来说是能沾点便宜的事,但嫂子宁肯不要了这便宜也坚决不肯让三娘如意,三娘无法,眼睁睁地看着房子一分为二残缺不堪,特别是被拆走后的那一头,土墙没有封上屋顶,木橼边露出很大的豁口,风霜雨雪直往屋子里灌,三娘只好自己扳了土砖,准备再盖一间茅草偏房了。

 

        三娘家的那块水稻田在嫂子家水稻田的下方,嫂子在田埂上栽了很多竹子,竹子长得茂盛了,遮住了三娘家水田的大部分,栽下去的秧苗总是不见长,三娘多次叫嫂子将竹子砍掉,嫂子总是不听,眼看着要影响收成了,三娘无奈,拿起砍刀将遮住水田的竹子砍掉了,嫂子见了,哭闹着要三娘赔偿她的竹子,三娘终于发了横,搬了杨家族里人讲道理,想不到平日不多言语的三娘在族里长者面前竟然不慌不忙,有理有据,终于将平日不可一世的嫂子驳得哑口无言,三娘赢了,气急败坏的嫂子无可奈何,但终日对三娘骂骂咧咧,三娘任凭嫂子怎样谩骂,自己照样做自己的事,也不再与她理论了······

 

        从此嫂子虽然依旧嫉恨三娘,却从心底里不敢小觑,因为她明白三娘从来不与自己对骂,并不是惧怕自己!于是她不敢明目张胆地欺负三娘了,只是偶尔使使小坏点子,但只要没有危害家庭大利益,三娘从来不计较,嫂子暗地里斗了三娘一辈子,临死时终于对三娘说了一句话“弟妹,我服了你!”这也是后来的事了。

 

        就在三娘孤儿寡母艰难度日的时候,那个袁树生来了,公然找到三娘家,公然向三娘表白:“我要娶你!”三娘惊骇不已:想不到这个男人一直未娶!但是三娘觉得自己结了婚,生了子,是绝对配不上他的。还有一个重要理由源于三娘骨子里根深蒂固的“贞节观”,三娘虽然不识字,却特别爱听书看戏,从书里戏里她找到了自己精神领域里的偶像,那便是历代传诵的贞洁女子,所以她固执地认为“好女要一锤定音,不嫁二夫”!嫂子当然也不会放过这个绝好的发泄怨恨的机会:

 

        “这狐狸精,男人刚死,就有别的男人找上门来了!”三娘听了不理论,但不嫁树生的决心却更加坚定了。

 

        树生第五次来求婚的时候,三娘正搭了梯子,爬上土墙,铺偏房茅草,树生见了,惊呼:

 

        “多儿:快下来,让我来吧!”

 

        三娘执拗不肯,如前一般大声催逼他回去,树生终于明白自己怎么也娶不到这个固执的女人了,他顿了顿,哑着嗓子对三娘说:

 

        “多儿,你下来,等我帮你盖好这房子,我就回家,再也不来找你了,我会讨一个媳妇,好好过我的日子!”男人说到这里,将头后仰,把眼泪逼回到眼眶里。

 

        多儿听了,将一滴流到嘴角的泪吞回肚里,乖乖爬下墙垛,让树生上去,树生将椽子钉得牢牢的,把茅草苫得紧紧的,还用木板将透风的地方挡得死死的,又爬上瓦房顶,翻盖了所有瓦片,男人天生就是盖房的料,没多久,树生就将三娘的屋子检修了一遍,确定所有漏洞都修补好了,才放了心。

 

        那一天,三娘理直气壮地去找了毛哥毛嫂,说是树生帮她盖房子,她要请树生吃饭,所以请毛哥帮忙到堰塘打条鱼,毛嫂不情愿地答应了。三娘精心炖了一钵鱼:鱼肉滑嫩,鱼汤鲜美,味道好极了!可树生吃得很少,三娘更是很少动过筷子,那一大钵鱼几乎被贵儿哥俩瓜分了。那天,三娘终于对树生说了一句让他至死没忘的话:“树生,等下辈子!下辈子,多儿一定干干净净嫁你!”

 

        树生终于回家了,从此没再来找三娘!不久,听说他结婚了,再后来,又听说他生子了,日子过得还和顺,三娘终于放了心!

 

        三娘三十四岁那年,全国解放,六岁的福儿聪明伶俐,三娘照例把儿子送到学堂读书,这之前,无论多难,三娘都坚持让贵儿读了几年私塾,三娘始终认为儿子应该读点书才会有出息!读了书的贵儿算盘打得啪啪响,还常帮隔壁二奶幺奶们代写书信,尤其让三娘高兴的是贵儿居然能给三娘说书上的故事了······福儿比他哥更聪明更调皮,记忆力超强,没几年,福儿几乎能将《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还有《杨家将》《说岳全传》《隋唐演义》等如数家珍地说给三娘听了,那些书都是先生借给福儿看的,先生特别喜欢福儿,常常将自己的藏书借给他。有时三娘要福儿帮忙做事,福儿想偷懒,便狡黠地对娘说:

 

        “娘,我给你说书,行不?”三娘想听书了,居然也就忘了要儿子做事,于是母子俩一个听,一个讲,三娘的嘴角始终漾着甜美的笑意。夜晚,三娘忙完了其它活计,就坐在昏黄的油灯下,一边缝缝补补,一边听福儿讲书里故事,那个时候,三娘觉得自己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三娘的记性特别好,儿子说过的故事,基本耳熟能详,多年后,她的小孙女就是从三娘口里知道了众多古籍中的人物,小小的她从幼时起就觉得读书是件极好的事儿,不识一字的三娘竟然无形中启蒙了孙女对文字的爱好!

 

        就这样,贵儿、福儿一天天长大了,因为哥俩是穷人堆里的读书人,所以被乡里挑出来,一个进了乡林场,一个进了乡企业办,乡邻们都非常佩服三娘的远见卓识,都说这个苦命女子的苦日子要熬出头了。三娘看着自己活蹦乱跳的儿子,似乎一夜之间,变成了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从心里笑了,那是一种极迷人的笑!一笑泯恩仇,三娘用自己的笑泯走了自己经历的所有苦难!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592820/296099055.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