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胡杨树 > 第15期 > 茶香飘来,很想你——(纤纤柳絮)

茶香飘来,很想你——(纤纤柳絮)

[更新时间]2012-08-30 08:18:11 [字数]2944[作者]陆军中士

 

 

 

作者:纤纤柳絮

 

 

 

        一把老式的白瓷茶壶里,泡的是一壶碧雪春茶,此时,袅袅的茶雾正慢慢地从壶口里飘出,这正是茶叶在水里翻滚的时候,片刻,它慢慢直立在壶底,就像一片小树林,水被着了色,碧绿碧绿的,我小心翼翼地斟满瓷杯,轻抿一口,沁心润肺唇齿留香,便异常地满足了。


        我喜欢喝碧雪春茶,且喜欢用陈旧的茶壶来泡,就像人到了中年,讲究的不是外表的华丽,更在意的是心境一样,有时,泡上一杯茶,却并不急于喝,静静地坐,坐上一小会。


       以前,我无数次看过母亲泡茶,她总是一副很享受的样子,先是打开一个暗红色的茶筒,小心翼翼地从里面捏一小撮放进那种高嘴老式的茶壶里,然后,冲上滚烫的开水,再用壶盖剽去上面的浮沫,闷上一小会,再喝便清香可口了。


       我曾经问母亲茶叶是从哪里长出的,母亲很含糊地告诉我,这是一种树的叶子,她也没见过,我便好奇的不得了,常常地想,什么树上能长出这么香的叶子呢?


       如今,母亲去世也有几年了,这温馨的曾经真的就变成了永远的曾经,我虽延续了母亲喜欢喝海青茶的习惯,只是,仍旧没见过茶树。


      兴许,只要有缘,就会有机会吧,我与茶的缘分终于来临了,前几天,我受邀于好友,来到了翠龙山下的茶乡——海青镇。

 

       主人的家就住在海清镇的后河西村,这是一处老宅,从门的四角还尚存的颜色来辨别,这扇门原来是枣红色的,门把上的铜锁已生了绿锈,碎石阶的缝隙里也长满了老绿的青苔,院子里有一棵杏树,一棵桃树,还有一颗,我猜想大约是枣树吧,它枝条坚硬直刺天空,一副高不可攀的样子,只看一眼,便令人难忘了。


       我虽为茶树而来,此刻却并不着急,因为,这样的风景我同样需要,远离了城市的喧嚣,在老宅里静静地站上一会,身心放松,一想,心头就软软的,一念,天堂便可触手可及。这种高不可攀的感觉也不是每个人都能享受到的。


      太阳渐渐升起了,主人说,这正是一天中最好的采茶时间,因为采茶是有讲究的,通常太阳出来之前露水比较重,带露采的茶非常容易“烧尖”,所以,把握好采摘的时间就很重要,我们拿着篮子,向村后的山坡走去。


        我一边走,一边猜想着茶树的样子,抬头间,见不远处全是茫茫的绿色,难道这就是茶树吗?在得到主人的肯定后,我吃惊了,因为它并不是我想象中的样子,在我心中,它即便不是什么参天大树,怎么也得有桃树和杏树那样的身姿吧?而它矮矮的,胖胖的,齐刷刷的,就像城市广场边上的冬青,永远地排着队等待着主人的检阅。


       “这,这是茶树吗?”我再一次求证。


      “是啊,别看它长得不高大,可现在树顶长出的每一片新叶都是上等的好茶啊。”主人仿佛看透了我的心思解释着。


        我虽有些失望,但并不影响我的情绪, 我想,既然它长得这样矮小,想必采茶也很简单吧。我不假思索赶紧动手用拇指和食指轮换采摘,没想到,这个看似简单的活,实际操作起来却并不容易,我两只手不听使唤,眼睛也有点接应不暇,看准了这枝,却看漏了那枝,该采的没有采,不该摘的却摘了,采到有用的叶子很少,不一会就满头大汗了。


        主人哈哈大笑:“记住,茶是有灵性的,你喜欢它,怜爱它,由慢到快轻轻地摘,它就会在你手中活了起来,定不辜负你。”


        我被他的话打动,仔细看,眼前的一片片绿叶在太阳下闪闪发光,心里不禁一动,我宁愿相信,茶树真的有灵气,它每日吸取阳光的精华,与风雨嬉戏,迎着朝阳伴着落日与山水神交,才孕育了这样的奇迹——叶子上的清香。


        而它,在生命最为华丽的时候,离开了茶树,经历了多次磨练合成,最终来到杯中与水相遇,一个新的生命诞生了,便释放了它全部芬芳完成了它的全部使命。


        茶经历了春夏秋冬,不就是为了这一瞬间的美吗?


        突然,很感动,为茶树,为自己。


        有人说,茶如人生。我想,一个人在茶中若能品出这样的感悟,也算透彻地活了一次,在茫茫人海中,人如一片茶,融入到这个世界里,对生命和自然贡献了一生,也许,正是因为有这样的感悟,我们中华民族才会有如此深厚的茶文化吧?


        我一边小心翼翼地采茶,一边想着自己的心事,很快就要到晌午了,抬头,见空中飘着几朵白云,身姿轻柔,书上说,在茶树下仰望天空,有佛之高境,我参不透,但此时的心境却素净而唯美,突然便想起了母亲,想起来她泡茶的样子,我俯首,轻轻地嗅着这片茶树,就像轻轻地与母亲耳语,我告诉她:我看到茶树了,它,矮矮地,胖胖地,碧绿碧绿的——。


         茶乡归来,心安静了许多,初夏的微风徐徐吹来,傍晚,我习惯地泡上一杯茶,茶香便在风中袅袅升起,思绪也随之延起,想来人生况味,终不过是两鬓苍苍十指烟火,所幸,我亦有喜茶的瘾,一小撮碧雪春茶,一把旧茶壶,一壶沸水,便可相守安暖,感觉,母亲从来就没有离开过我。


        一阵茶香又飘来,很想你——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592820/140628270.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