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紫藤树 > 第14期 > 历史创伤还在隐隐作痛/作者·紫楼斋主

历史创伤还在隐隐作痛/作者·紫楼斋主

[更新时间]2012-06-04 20:31:39 [字数]1423[作者]紫藤树

513,驱车到沧州参加初中同班同学聚会。因中途塞车到聚会的宾馆快11点了。多数同学,提前一天到的,他们肺腑之言讲的差不多了。我失去了这一机会,很遗憾。按日程安排,还要集体合影,以便下午结束时大家带走。大家要我讲话,我说了一句“有今天,就是幸福。”提了一个要求,抱抱每位同学,包括女同学。赢得同学赞许的掌声,我逐个拥抱,室内出奇的静,我听到了唏嘘与抽泣。我寄半个世纪的思念与牵记,兴叹与感慨,祝福与祈祷,于逐一的拥抱中。1955——1958年,我们在河间师范32班读初中。分别54年了,昔日朝夕与共的同学,如今形同陌路,还得重新认识,追回失去的记忆。60名同学中,已有15名作古了,占了恰恰四分之一。参加聚会的平均年龄73岁,超过全国人均寿命。不知有没有这方面的吉尼斯世界纪录!大家心里都清楚,这是我们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聚会了!

 

当我拥抱到“峰”同学时,我说了一句:“历史对你不公。”他哭了,我强忍着,别过脸去,但有些语塞。他是我们班三名受反右扩大化伤害的同学之一。取他们三位姓名的最后一个字——先、峰、生,这是为文需要也尊重他们的人格。195710月,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在中等学校和小学教职员中开展整风和反右派斗争的通知》,本来平静的校园,顿生风雨。中学生不反右派,但开展红与专辩论为中心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也铺天盖地。运动失控,错整了不少人。“先、峰、生”就在其中。现在看他们的所谓错误言行,都不成立。何况他们那时都不到成年人。当时,虽没作右派处理,却以错误言论开除学籍,临毕业三天,带着处分,背着铺盖回家。在那政治运动频仍的年代,吃了不少苦头,受了很大伤害,尽管后来做了纠正,对三人一生的负面影响,无法挽回。因此而造成的同学之间的创伤至今难以抚平。现在退休在天津的同学“庚”,聚会前曾打电话给我,约好沧州见面。我到沧州没见到他,问其原因,说是临时身体不好。后来才知道,运动中他负责整理“峰”的材料,怕见到“峰”尴尬,托词不来了。而在河间退休的“先”,也不想面见整过他材料的那位北京来的老同学,还放言“我咬他一口的心都有”!这些情况,是在返回石家庄的路上听说的。心里很不是滋味。总觉得,这种积怨虽深,但应化解。整人与被整者,同是受害者。是历史对他们不公,那时他们都是孩子。经过两天思考,我让曾任沧州市检察长同班同学“图”,以我俩的名义给“先'做疏通开导工作,愿他们捐弃前嫌,不要把怨恨带入天堂。“图”说,“先"哭了两次,一是谈及挨整,影响他的婚姻和人生,他痛哭。二是,对我们的关爱,心存感激,失掉这次见面的机会,铸成终身遗憾,他伤心的落泪了。我知道,积怨不可能彻底化解、消除。感到心安的是尽力了。“生”已离开人世,愿他抛弃恩怨,九泉安息。“峰”已经成了小企业家,住着三层楼的别墅,现在还担任村支部书记。也算峰回路转了。心中有怨,消得差不多了。

 

同学聚会回来,心里总不平静。有慰藉,我们班总体是优秀的。其中,有在国家部委任职的、有大学教授、博导、工程师、医师,多数做了人民教师。他们的二代多有作为、三代充满希望。有悬念,至今仍有十几位同学不知下落。有悲戚。见到风华年少的同学,多已老气横秋。我本来已是衰老头,可他们多不如我。问我“你的头发染了吗?你的牙是真的吗”?不言而喻,我们都到了垂暮之年。有期盼,愿那几位同学,化解积怨,抚平历史创伤,走好最后的人生之路。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571749/760585097.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