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紫藤树 > 第14期 > 说说诗歌的“形象” /作者·一蓑烟雨人

说说诗歌的“形象” /作者·一蓑烟雨人

[更新时间]2012-05-16 14:12:27 [字数]3691[作者]紫藤树

有几个网友与我探讨怎样鉴别诗歌的好坏。我想,要把这个问题说清楚是一个非常困难的事情。而且也绝对不是一篇两篇文章就能够说清楚的;况且我们又都是业余的诗歌爱好者,要说清楚这个问题就更加困难了。但是这个问题又确确实实的困扰着很多诗歌爱好者,探讨一下是很有必要、有好处的。所以也就不顾自己才疏学浅斗胆的接触一下这个题目。

 

记得小时候曾经买过几本有关诗歌理论方面的书,那时虽然经常翻看,但是,现在却印象模糊了。便到书架上翻了出来。这些尘封了几十年的书是真的被“尘”封了,书上落满了尘土。把尘土吹掉,书名显露了出来:何其芳的《诗歌欣赏》、臧克家的《学诗断想》、艾青的《诗论》、徐迟的《诗与生活》、沙鸥的《谈诗第三集》、蔡仪的《文学常识》以及瓯北老人赵翼的《瓯北诗话》,这些书合起来有1000多页,我反复的看了几遍,其中的论述虽然留下了明显的时代痕迹,但在对诗歌的艺术要求方面依然是非常明确、非常正确的。由于他们的论述不是专门谈论如何鉴别诗歌好坏这个题目的,所以只是在文章中断断续续的有一些关于这方面的片言只语,要据此写一篇短文来论述这个问题依然是没有把握的。好在对他们的这些片言只语融会贯通之后,可以有一些心得,可以把这些心得写出来供大家参考。

 

从总体上看,要提高自己的诗歌鉴赏水平,最可靠、最正确的办法就是要多读一些古今中外的好诗,时间久了,培养了对诗歌的敏感和辨别力,欣赏诗歌、鉴别诗歌的能力就自然会提高。在这个问题上没有任何捷径可走,也没有什么秘诀可言。但是,是不是就是连一点辅助的办法都没有呢?也不是。如果在理论的指导下,举一些好诗歌的例子并加以说明,就可以了解好诗所具有的特点,这或许对提高诗歌的鉴赏能力有一定的帮助。

 

    那么先把艾青的话抄录如下:

   “诗比其它任何文学样式都更需要明确性、简洁性、形象性。”

   “诗人主要的是要为了他的政治思想和生活感情,寻求形象。”

   “哲学抽象的思考着世界;诗则是具体的说明着世界。”

从以上的话我们可以看出,诗歌是必须用形象思维的,诗歌是必须用形象说话的。虽然这仅仅是鉴别诗歌好坏的一个方面,但是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所以就先谈谈诗歌的形象。

 

    举几个例子。先说说大家最熟悉的马致远写的《天净沙.秋思》:

    枯藤老树昏鸦,

    小桥流水人家,

    古道西风瘦马。

    夕阳西下,

    断肠人在天涯。

他把“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这十个各自独立的物象组合到一个画面上,就勾画出了一幅深秋僻静的村野荒郊图,最后一句才点出了“断肠人在天涯”,完美地表现了漂泊天涯旅人的愁思。这十个有选择的物象,有机的组合在一起所形成的意象,是注入作者浓烈的思想感情的,这就形象真实的表达了怀才不遇的悲凉,读后让人久久不能忘怀。这一画面就像用烙铁深深的烙在了脑子里一样。这种感人的力量就是形象的力量!

 

    再看一首快乐的、也是大家最熟悉的杜甫的《绝句》:

    两个黄鹂鸣翠柳,

    一行白鹭上青天。

    窗含西岭千秋雪,

    门泊东吴万里船。

这是安史之乱被平定后的第二年,杜甫结束了战乱漂泊的生活,回到成都草堂时写下的诗歌。大家很容易的就可以看出,作者是通过四个各自不同的物象组合,组成了一幅生机勃勃的春景图,有“黄鹂”、“翠柳”、“白鹭”、“青天”“雪”、“船”,有声有色,有动有静的表达了无比欢乐的心情。与前面的《天净沙.秋思》比,他所选择的物象都是明快、鲜艳、多彩、靓丽的。

 

由此可见,物象的选择与所要表达的思想感情必须是紧密相关的。把这些物象一一组合起来,所产生的意象不必做理性的说明,只根据这些物象所组成的完整画面,就会与作者产生思想和感情上的共鸣,就会立即引起审美的愉悦或震惊。

 

    再举几个现代诗歌的例子。闻一多先生的《发现》:

    我来了,我喊一声,迸着血泪,

    “这不是我的中华,不对,不对!”

    我来了,因为我听见你叫我;

    鞭着时间的罡风,擎一把火,

    我来了,不知道是一场空喜。

    我会见的是噩梦,哪里是你?

    那是恐怖,是噩梦挂着悬崖,

    那不是你,那不是我的心爱!

    我追问青天,逼迫八面的风,

    我问,拳头擂着大地的赤胸,

    总问不出消息;我哭着叫你,

呕出一颗心来,----在我心里!

 

诗里蕴藏着好像快要爆炸的热情!他呼天抢地!他心目中的祖国不应该是这个样子!他追问着所期望的祖国到底在哪里!直到呕出一颗心来,原来是在自己的心里。整首诗形象是鲜明的,构思是新颖的,表现是有力的。特别是“追问青天,逼迫八面的风”,“拳头擂着大地的赤胸”,“呕出一颗心来,----在我心里!”形象尤其突出!

 

    有人曾经问过我:“诗歌就是应该含蓄才对吗?”我说,“含蓄”和“直白”不是衡量诗歌好坏的标准,也不是诗歌所必须具备的特征,而是题材的需要或者是诗人性格特点所决定的。诗歌的特征是“形象”,正像俄国的哲学家、文学评论家别林斯基所说的:“诗的本质就在于给不具形的思想以生动的、感性的、美丽的形象”。“直白”可以是好诗,像闻一多先生的这首诗就是;同样,“含蓄”也可以是好诗,请看臧克家先生的《老马》:

    总得叫大车装个够,

    它横竖不说一句话。

    背上的压力往肉里扣,

    它把头沉重的垂下。

 

    这刻不知道下刻的命,

    它有泪只往心里咽。

    眼里飘来一道鞭影,

它抬起头望望前面。

 

大家可以看出,这首诗的形象是非常鲜明的。它是具有象征意义却又很含蓄的诗歌。有人问臧克家这首诗写的是什么,他的回答是“写马就是写马”,这是臧克家的性格特征。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尽管他没有由此而躲过麻烦),他不愿意多说。但是我们从作者在诗里所赋予的形象不难看出他写的“老马”就是社会最底层的劳动人民。因为马是不会说话的,也不会感知“这刻不知道下刻的命”,它只能任人摆布的干活,因此“马”仅仅是个具有象征意义的“物象”。用马来象征处于社会最底层的劳动人民是再恰当不过的了!从这里我们不难看出,根据题材的要求,选择最有象征意义的物象是提炼诗歌形象性的前提。

 

或许有人要问有些抒情诗是没有“物象”的,是不是也具有“形象性”?是的,像陈子昂的《登幽州台歌》;“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这首吊古伤今的悲歌,千百年来被人称颂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抒情诗,作者就是作品中的主人公,只要诗句中充分表现了作者的气魄、感情等性格特点,就是有形象性的”(蔡仪《文学常识》)。这就是说,无论抒情诗、叙事诗、哲理诗还是民歌,都必须有形象,都必须用形象说话。

 

诗歌的物象不单纯就是指花草树木、鱼虫鸟兽、日月星辰、山川湖海……,诗歌中只要描写了一个生活场面,一种生活情景等等这都是具体的形象。这些生活形象,经过作者精心提炼加工,用形象思维去表现,就形成了感人的艺术力量。这种力量能够推动读者在阅读时产生美感,就是好诗。前面我们看到的就是一些好诗的例子。

 

    当然,写诗歌不仅仅就是一个形象问题,它还要求有诗情、诗素;诗素不能稀薄,意象不能重复;在语言的表达上要简洁、单纯、明白等等、等等。这就是另一个问题了,在这里就不说了。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571749/714691295.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