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紫藤树 > 第14期 > 保姆(二)/作者·梁书华

保姆(二)/作者·梁书华

[更新时间]2012-07-12 18:05:58 [字数]2687[作者]影儿f

对阿紫来说,何家这死气沉沉的地方她一刻也不想呆了。

 

阿紫曾尝试着离开,但这个念头也仅仅只是在心里稍稍地闪动了一下,便像一株野草,刚刚才探出一抹嫩芽旋即湮灭于狂风暴雨之中了。她觉得自己的这个念头是愚蠢的,是不理智的,她不能走!

 

不能走的原因是这里的工钱,一千五百块的月工资,这是家政行业里面很难找得到的高工资。 

 

去年在张妈那儿,一个月才八百块。八百块,这就意味着她得紧紧巴巴地过日子,决不能错花一分钱。一年中,省吃俭用甚至连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添。至于化妆品,那更是奢侈,想都不敢想。尽管如此,到了年底也才剩下了五六千块钱,都不够丁丁半年的费用,“今年不能再这样了,”她暗暗地对自己说。丁丁已经答应过她假期不再去煤矿了,所有的担子都将压在她一个人的肩上,她得忍,能忍的要忍,不能忍得也要忍,别无选择。

 

想到她的丁丁,阿紫的脸上便溢满了幸福,“丁丁,你得赶快毕业呀,咱俩也好一起赚钱,我太累了!”丁丁的身板尽管不是那么壮实,但对于阿紫来说,他的胸脯已经很宽阔了,已经足够给自己很大的依靠了。伏在丁丁胸前的那一刻,她才感觉得到踏实,也才感觉得到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叫做幸福的东西存在。

 

 “快了,还有四个多月我就毕业了。一毕业我就去找工作,等我找到工作你就别出去打工了。”丁丁抚摸着阿紫柔软的长发,无限爱怜地凝视着她。眼前的这个女人,孱弱而单薄,然而,正是这个弱不经风的女人才撑起了自己的这片蓝天。四年的大学生活,每一分钱的开销都浸满她的泪水和汗水,都弥漫着她无限的柔情和期许。“我要给你买最好的衣服,让你用最好的化妆品,住最大的房子!”丁丁不止一次地发誓。

 

 “丁丁,你说,咱们也可以象城里人一样开开心心地过日子吗?咱们也可以住张妈那么大的房子吗?”阿紫问丁丁。

 

 “会的,肯定会的!”

 

 “我想也应该是的!”阿紫若有所思,“那你以后放假的时候再不许给我下矿挖煤了!我今年换了一家,工资比原来高多了,足够你用的了!我要你留着好身体去给我好好地赚钱,给我买最好的衣服最好的化妆品,还有最大的房子!”

 

 “我都没假期了,不会再去挖煤了。”丁丁笑,扳过阿紫娇小的双肩,“到时候,咱们阿紫就可以天天守在我身边了。”

 

 “嗯,到那时我就只做你一个人的保姆。”阿紫也笑,笑的开心而灿烂。

 

 但,梦想中的幸福依然还在彼岸,虽然可以望见但却仍无法企及,阿紫还得继续期待。尽管憎恨这里,但她却又不得不留在这里,为了那即将到来的幸福,阿紫还得咬紧牙关忍受这一切。

 

  憎恨它却又不得不依附于它,阿紫所能感受的,是和文姐一样的悲哀。但阿紫心里还有梦,而文姐的梦却已死了。

 

想起了张妈,阿紫忽然留恋起去年的那段美好的时光来。

 

张妈的两个儿子都去了韩国,身边没有个人照应着,于是就请了阿紫来伺候老奶奶。张妈和善,亲闺女一样地待着阿紫,“阿紫啊,别累着,慢慢来!”张妈总是一遍遍地嘱咐着阿紫。其实,一个老奶奶的生活,简单而随意,根本就没多少活可以做,阿紫很清闲。大多的时候,阿紫都是拿了把椅子坐在张妈的对面和她唠嗑,天南地北地聊,聊得张妈高兴。“阿紫,你要是我亲闺女多好!”张妈不无遗憾地说。

 

 “张妈,你就把我当你的闺女不就行啦!”阿紫安慰着张妈。

 

快到春节的时候,张妈突然对她说:“阿紫,明年别来我这儿做了。”

 

 “为什么?”阿紫心里一惊,“张妈,是不是我哪里惹你生气了?”

 

 “不是,傻孩子,你怎么会惹我生气呢?”张妈笑,“我给你找了户有钱的雇主,人家工资出到一千五,你去那边吧。”

 

 “我不走,我就要在张妈这里。”阿紫执拗地说。

 

张妈眼里霎时有了泪光,“紫,张妈也舍不得你。可是,我那俩儿子给我的钱也不多,我也拿不出更多的钱给你,你在我这里太委屈了。”

 

 “不,我不走!”阿紫坚持。

 

 “不走也得走!”张妈故作生气,“我已经又雇一个了,明年你来我也不要你了!”

 

“张妈!”阿紫委屈地说,“别人来照顾你,我不放心。”

 

 “没事的,张妈还不老,张妈会让你放心的。”

 

 ......那好,我去。但有件事你得答应我:如果新来的保姆照顾的不好,你得同意我马上回来!”

 

 “好,好,......”张妈落泪。

 

已经很长时间没去看张妈了,不知道她现在怎样了。想到这,阿紫拨通了张妈的电话。

 

   “张妈,我是阿紫。你最近还好吗?”

 

   “好着呢好着呢!”电话那头的声音很高,充满了兴奋。

 

   “张妈,我可想死你了!”阿紫哽咽,“我想去看你。”

 

   “想我就来吧,这孩子,难道谁又欺负你了不成?”张妈紧张地问。

 

   “没,没有,就是想你了。”

 

抬头的一霎那,阿紫惊恐不已,文姐不知何时正站在她身后满脸怒气地望着自己。那眼神,像一柄锋利的刀子一般,几乎要剜出阿紫的心来了。

 

“文姐,我,我给张妈打了个电话。”阿紫嗫蹑地说。

 

“知道,听着呢!”文姐面无表情,“我告诉你阿紫,这里是我文姐家,不是她张妈家,我是文姐不是张妈!”

 

“是,文姐,我知道,我知道。”阿紫不敢顶嘴。

 

“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个月你已经偷打了我四次电话了。你还敢用我的座机打长途,胆子不小!”文姐的脸已扭曲的变了形,让人不寒而栗。

 

 “文姐,我没打长途!我只是用电话震了一下铃,告诉我男朋友这里的电话号码好让他打过来,我没打长途!”  阿紫急促地辩解,她不能受这不白之冤。

 

 “你还敢顶嘴!”文姐恼羞,脸成了猪肝。

 

 “以后不敢了,文姐,以后再也不敢了!”阿紫把头深埋在胸前,只得把委屈吞噬到肚里,她不能跟文姐翻脸。

 

 “阿紫你给我记住喽,我是文姐,不是张妈!这是我家,不是她张妈家!”

 

  是,文姐,我记住了!”

  紫藤树期刊欢迎您!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571749/175913573.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