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奔流 > 第3期 > 放牛郎的爱情/今思雨

放牛郎的爱情/今思雨

[更新时间]2010-05-25 10:52:46 [字数]21618[作者]寻找姚黄

 

(一)


    “娃他娘,跟你商量件事”,钱老三板蹲下身来,边卷着旱烟,边和蹲在地头的老伴认真地说道。
    “啥事,说吧”,娃他娘转过头来望着老头子,气息微弱沉重地问道。
    “山娃都十七了,也快中学毕业了,我有个想法,咱家买几个牛犊子,让娃去放牛吧!这样我心里比较踏实点,再说过几年,娃也到了成家的年龄了,到时这些牛犊也长大了,正好给娃办婚事。你看,咋样?”,钱老三说的这席话是经过他长期再三琢磨过的。
    “山娃能同意吗?再说娃还上学呢,将来娃还要去外面上大学,看外面的大千世界呢;咱们几代都被困在大山里,咋能再让娃受这份苦呢。”娃他娘说得这些,是她这么多年体会到的,并且山娃也经常在她的面前说起:“读书的好处并且他一定要好好读书,将来要走出大山,出人头地。”
    “我也想让山娃好好读书,可是你看看咱家的情况,再看看咱俩孱弱多病的身体,就这几年两娃的学杂费就够咱们头疼的,倘若在上高中,出外上大学,那得花多少钱呀!咱们去哪给娃们弄那么多钱呀!一旦要到时学不成,再回家,那时候就一切都晚了,我们哭都来不及呀!水娃是个女娃,好说到了十七八嫁出去就行了;可山娃呢,如果一旦拖到二十四五,那就只能打一辈子光棍了,这事我想了好长时间了”,钱老三抽吸了一口旱烟,他望了一眼娃他娘,然后沉重地抬起头望向远方。
     娃他娘心里也知道:娃他爹这样做也是不得已呀。看看自己家徒四壁的家境,看看山河村的现状,上中学的都没几个,上高中的几乎没有,上大学的那简直就是一个可望而不可及的遥远梦想而已。
     夜收敛了最后一缕光线,十几瓦的灯泡悬挂在屋内顶板上,发出微弱的光芒,在这个低矮的土屋里,一切是那么的纯朴原始自然。
    “水娃,去里屋帮你娘收拾碗筷去了,我和你哥说会话”,钱老三说着坐到炕边木桌子两娃的身边,他轻轻地摸了摸水娃的头,水娃懂事的收拾好书本,下炕走到里屋去帮忙去了。
     “山娃,爹跟你说件事”,钱老三沉思了一会,抬起头认真地说道,他的皱纹里填满了白天忙碌的风尘。
     山娃正在演算着代数题,他听到爹跟他说话,抬起头望着。
    “爹,啥事呢,您说吧”,山娃很是疑惑,以往他晚上做作业,爹是从来不找他说话的,今天却打断了他的学习,而且看爹的脸色很严肃,山娃就知到会有重大的事情发生了。
    “山娃,爹跟你说一件事,这件事爹打算了很久了。就是……就是你现在也十七了,有些事情你也看见了,咱家现在这样,你看你娘的病,对于供你上学,俺们实在是没辙了呀!山娃,爹想你早点辍学吧,这样家里也能减轻点负担,最主要的过几年你也快娶媳妇了,现在爹就想给你攒点钱,爹打算从大队里贷点钱,买几个牛犊子,你放牛一两年,到时候家里也攒点,给你娶媳妇就不太愁了,你看你娘还一直在期待着抱孙子呢!……”。没等钱老三把话说完,山娃就下地开门跑了。钱老三傻呆呆地愣住了,他不知道这娃怎么了?这时候里屋娃他娘和水娃走了出来。
    “你跟山娃说啥了,你看天都这么晚了,娃一个人走了,你呀!”娃他娘焦急地问道。
    “我没说啥!就是白天我跟你商量的那件事嘛”,前老三晃过神来,摸着头说道。
    “你呀,山娃再过两个月就中考了,你等他考完试在说呀,你这样做,这不是打击娃吗?你呀”
    “我,我……”
     老两口在屋里讨论着,水娃看着,她推开门,跑出去找哥去了。
     乡村的春夜很特别:一路的月色散在原野,不远处蛙声不断,青苗正在田里默默地成长,泥土混合着草芽的味道一阵阵地飘了过来。山娃此时已站在小河的旁边,春风拂过他修长的脸颊,两行无奈苦楚了泪淌了下来。
     山娃看着银灰色的天空,月儿凄婉似的笼上一层淡淡的忧伤:“自己的梦就这样破灭了嘛,自己还想出外面学更多更多的知识和智慧呢,可父亲却提出让我辍学。我该咋办?可一看到爹娘不到五十岁,就两鬓斑白,手指变形的不成样,且每天还得在地里为自己上学攒学费忙碌奔波。想到他在六岁时,因高烧,是爹和娘连夜交替背着他行了七十多里的山路才得到及时的抢救,要不然……“,两种矛盾在山娃的心里纠缠着,他想喊却怎么也喊不出来,眼泪已一滴一滴落入了小河中,无声地走远了。
     “哥,哥,你在哪?哥……”
     水娃找来了,一路喊着哥,声音越来越近了,山娃终于回应了一声。山娃回头看着自己的妹妹,正深一脚浅一脚地从小河里淌了过来,他的心顿时碎了,为了这个家,为了妹妹还能多上几年学,山娃深深地叹了口气,辍学吧!
      水娃过来了,忙说爹娘正担心了,回去吧!山娃看着眼前这个仅有十岁的妹妹,心里一阵说不出的滋味,他俯下身,摸了摸水娃幼稚清纯的脸蛋,并一把把水娃抱起,水娃高兴地嚷了起来,山娃一步一步地向前挪着,向着那个只有一点微弱灯光的家中走去。

     水娃高兴的声音,山娃矛盾的心情正在天地之间盈动着,而这一切正在冥冥中哭泣着……


放牛郎的爱情(二)


     钱山娃辍学了,这在山河村可算得上头等大事。三年前,钱山娃是以全县第三的优异成绩考入镇中学的,当时这个消息传到山河村,就像一股强大的台风震撼了这个几百年自然平静的小山村,一时间,钱山娃成为了全村里人议论的焦点。去镇中学上学的时候,全村人都来送他,大山之外,他是带着全村人的希望走出大山的。
     三年后的今天,钱山娃却辍学了,当他撵着那三头牛犊从村中心走过时,一阵议论之声传了过来。
     “怪可惜的,这么好的娃,上学那么好,怎么就不上了?”,一位七十多岁拄着拐杖的老婆婆叹惜地说道。
    “学习好能被开除?我听说山娃在学校偷食堂的东西被抓,后来就被开除了”,一位尖嘴猴腮的小痞子在一旁冷冷地说道。
    “他家祖坟上就没那股青烟,祖宗八代不是放羊就是放牛,他爹不就放了一辈子羊嘛,现在轮到他放牛了,这家的命脉也就只能这样了”,一位在山河村很有声望的算命先生柳半仙掐着指头闭着厚厚皱纹的双眼闷闷地说道。
    “山娃这孩子,经常帮大家干活,读书还好,可惜生在这样一个地方,苦了娃了”,徐大烟袋蹲在街边的石头上,回了大家一句。他是很少在公众场合发言的,今天不知他是怎么了。
     讨论叽叽喳喳,钱山娃撵着牛犊已经从他们的视线中走了出来。此刻山娃却没有回头,他想让这一切痛苦快点过去,他加快了步伐,向南山坡上那片肥沃的草地走去。
     南山坡因地势高且路道崎岖,人们就很少来这儿种庄稼,所以这一带不管树木还是花草都长得异常茂盛。正值五月份,各种山花漫山遍野地开着,各种树木上的小果也累压枝头,连绵的山峦,嶙峋的怪石,天空浮动的白云,地面绿草迎风徐动,枝上鸟儿千转啼鸣,这儿的一切是那么的安详自在。
山娃把牛儿赶到一处青草茂盛的地方,他选了一处高的地势坐了下来,一边看着牛儿,一边读起随身携带的科普书籍来。
远处传来了一豪爽又有几分忧伤的调子来:
               青山围我城 羊儿陪我身
               四季天然色 风起云悠痕

               鞭梢几代承 谁懂寂寞心

               青草喂羊饱 换取媳妇人
    歌声忽远忽近,经山谷处处回音,显得特别的有味道,再依青山绿水为背景,依百鸟啼鸣为伴奏,依万千花儿为舞姿,谁看了都醉入了,多美的一幅景象啊!
    山娃好奇地抬起头,他望着那个歌声传来的方向,只见点点羊儿游动在山坡上,唯独没有牧羊人的身影。可就是这么几句却深深地刺痛了山娃的心,他觉得那个牧羊人就是给他唱歌,这歌正是他此时无奈的内心反应啊!
     山娃站起身来,他想找到那个牧羊人,可是现在歌声却突然没了,他无处去寻觅。于是他细细地琢磨起那几句歌词来:青山,羊儿,四季,我,鞭梢,媳妇,这些自然现象一经组合,怎么这般的凄凉可悲啊!
    他又坐了下来,歌声又在山谷间想起,而后慢慢地远去了。
    夕阳落山了,山娃也撵着牛儿走到了村边,这时候西头的赵大婶召唤着他。
    “山娃,过来,婶跟你说件事”,赵大婶一边说着,一边向山娃挥手到。
     山娃把牛儿撵到了小河边,连忙跑到赵大婶的跟前,很有礼貌的问道:“大婶,找我有啥事”。
   “山娃,明儿个,我家大丫头兰儿也去放牛,她一个女娃胆小,可这家里实在没有办法,我想让你俩做个伴,行吗?”赵大婶说着,脸上带着祈求的表情。
   “没问题,大婶,正好我一个人放牛也很孤独,和兰儿一起放牛,我们做个伴挺好”,山娃爽快地答应了。
    赵大婶赞赏地看着山娃,“那婶就拜托你了,明早,你路过我家的门口时,叫一声兰儿就行”
     山娃待牛儿喝饱水后,就回家了。他把牛儿撵进圈后,给填了一些青草,然后就回到屋里做到了炕上。
     水娃正在炕桌上写字,山娃看见了心里有一丝难受,可这有什么法子,水娃还能上几年学呢?他又心疼起水娃来。可这被大山侵蚀的命运,谁能主宰的了啊!
    晚上,夜很静很美,山娃睡不着,想到自己的愿望全部破灭就又心痛起来,可一想到辍学的事情,尤其是在满脸沧桑的爹娘面前,他就软了,他就挺起胸脯答应了,当时觉得自己是个男子汉,该承担起家里的一些责任了,委屈就先委屈自己吧!可此刻他的泪水又掉了下来,他不想让爹娘和妹妹知道自己的委屈,只能把自己忧伤的心事对着从窗外进来的月光诉说了。

放牛郎的爱情(三)


    晨阳初升,万道金光直射到山村的每一片屋瓦上,柳叶间,些许炊烟正缓慢地升起,而后随着晨风向大山外远远的飘去。
    山娃撵上了牛儿来到了村西头赵大婶家的院门前,他高声喊道:“兰儿,走了”。过了一会儿,院门打开了,三头黄牛首先摇摇晃晃地走出了大门,而后一位灵巧清秀的姑娘走了出来。
     五头牛合在一起正继续缓慢地向前走着,兰儿肩上挎着一个书包,手中拿着鞭子,她低着头,跟在山娃的身后,两人向南山坡方向前进着。
     一路两人无话。南山坡一到,牛儿就都奔向青草地去吃草了。山娃这时才回过头,看着离他有五米之远的兰儿,他招呼了一声,“过来吧,我这儿铺了一块塑料布,坐在这上面,粘不上青草绿的”,兰儿低着头,嗯了一声走了过来,坐在了一边,两人都没在说话,或许是害羞,或许还是大自然的美吸引了他们,只让他们静静地来感受。
      山娃看起了书,兰儿却在一边摆弄着小草花儿。过了好一阵子,山娃觉得:两个人来怎么比一个人还孤独寂寞呢!他抬起头开口说道:
   “兰儿,你一个女娃,怎么也来放牛呢?”山娃含着疑惑和同情的语气问到。
    兰儿没有吱声,她慢慢地抬起头,心里砰的一下,脸儿瞬间红了,虽然她今年才十五岁,但是他给她的感觉却很特别。她偷偷地瞅了一眼不远处的这位男孩,长得很有风度,颇有几分读书人的味道,她又瞬间低下了头。
    山娃刚才也注意到了兰儿的表情。此刻他看着兰儿那一条长长的辫子,一半没入草儿间,很是好看;且兰儿的身材单薄,但很窈窕婀娜,虽然穿着很朴素,却掩不住她那股天生的秀美之气。山娃只看到了兰儿的侧面,但他敢肯定兰儿长得一定很俊很美丽。
    “兰儿,你怎么不说话呀!对了,你抬头看,山坡那边的景色多美呀”,山娃笑着说道。
     此时兰儿嗯了一声,她慢慢地抬起头,望向了远方,她的脸上红晕一圈比一圈的红润了起来,山娃正眼描了她一眼,两人的目光刚汇聚就瞬间闪开了,而后两人又陷入了沉默。
    太阳升到了半空,天气热得很。又到晌午时分,两人的肚子里咕咕地响了起来。他俩低着头各自打开书包,取出家里给带的饼,吃了起来。
   “我忘了带水了,兰儿你带了没有?”,山娃打嗝的说道。
    兰儿摸了几下书包,摇了摇头。可这炎热的天气实在令人受不了,此时兰儿也很渴,只是她没有吱声。
    山娃站起身,说道:“兰儿,你在这儿看牛,我去南山沟里取点泉水”,说完,他沿着那条崎岖的山道向沟底走去。
    泉水在沟底草丛中慢慢的淌着,太阳光从树叶间散落下来,落在了流动的水上,泉水显得很清澈,山娃奔到泉边,俯下身去,猛喝起来。
    他喝着沁心凉的泉水,全身心感觉透彻的舒服。喝饱后,他从身后的书包里取出水壶,满满的灌了一壶,然后沿着原路向上走去。
     真是下山容易上山难!返回的路上,他不得不拨开路边的树枝和花枝,因为它们挤得都没有路可寻。他拿着鞭杆挑开一些,而一些花儿却漫漫的落在了他的脸上和书包上。
     他终于回来了,兰儿仍在那儿坐着,牛儿已吃饱草,躺卧在阴凉处休息。
     山娃走了过来,从身后书包中取出水壶,正好书包上有几朵花儿落在了兰儿的头上。山娃没注意到这些细节,把水壶递给了兰儿,兰儿接过水壶仰头喝了起来。
兰儿这一仰头,正好花儿从她的头上掉了下来,山娃看着了,觉得兰儿很好看,不觉间说出了口:
      兰儿真美丽,花儿头上开,好像新媳妇……
    兰儿听到山娃说这些,脸更红了,她背过身去,继续喝起水来。兰儿此时的心跳得更快,她在家常听她娘说道:如果有男人说你长得好看,那么这个人要不就是喜欢你,要不就是要对你做坏事,何况刚才山娃还提到了新媳妇,兰儿此时不知做什么了!她看到山娃也有一丝心动,可是瞬间就在她娘的传教中消失了,因为在她娘的言传中,女孩是不能轻易地去表达爱的,要不然就被人看得不纯洁了。想到这儿,兰儿拿起水壶,而水壶已经是空的了。
     山娃心里也有一种对兰儿心动的感觉,虽然他和兰儿没多说几句话,但是他觉得这样很开心。这个时候,他们相背着,望着远方,各想着各得心事。

放牛娃的爱情(四)


    日子过得很快,又到了一年的夏天。两年的时间里,山娃和兰儿相处的甚好,山娃也不那样郁闷了,兰儿也不那样羞涩了,或许两人的心里彼此的感觉都很深,只是没有说出来了而已。但这却默默地驱散了他们命运施加给他们的痛苦。他们都快乐起来了,每天一大早撵着牛儿,一道上南山坡放牛,太阳一落山,两人相依相伴撵着牛儿回家。
    蓝天上浮动着白云,地面上游动的牛儿,兰儿采花花儿笑,山娃摘果笑不停,两人相视皆开心。内心里谁也不肯推开谁的心,就让时间如此停留,让一对人儿无忧无虑的快乐到永远,就让空间在此定格,让开心滑过两人的青春年华,让每一处美都留在他们心中记忆的痕迹。
     兰儿采花儿时很细心认真的,她钻到花丛下面,选择采那些最浓最好看的,然后伸手轻轻地插在自己头发的云鬓上,喊着在一旁采山果的山娃看。山娃回头,在花丛中好不容易找到了兰儿,兰儿在花丛中,特别的美,甚至比花儿都漂亮。他随口唱起家乡的民歌来:
    桃花花你就红来,杏花花你就白,爬山越岭我寻你来,阿歌呀呀的
    绿树树你就开花,疙榛榛你就断,你的心眼儿比我多,阿歌呀呀的
    狗尾巴你就开花,小草儿你就迷,不想旁人光想你,阿歌呀呀的
    金针针你就开花,柳枝枝你就晃,盼望着与妹结成双,阿歌呀呀的

   ……
    一曲优美抒情青年男女爱恋的民歌此刻被山娃纵情地歌唱着。这首民歌已经传承了不知有多少代了,都是男女青年在那段期间的一种心里反映的不同形式表现,他们借助景物来抒发自己对爱的一方的倾诉。时间长了,人们觉得好听,这首民歌就慢慢地流传唱下来了。
山娃的嗓音好高,好远,唱出来特别的好听,这就是大山赋予他的优越之处吧!钻在花丛中的兰儿听着了,她的脸上泛起了桃花般的红晕,但是这幽美动听的歌曲深深地吸引了她,再加上经山娃这么一唱,她简直陶醉其中了。
     兰儿扒开花枝,探出头:“山娃哥,教我唱好吗?,这首民歌我听我娘唱过,但是我没有记清楚,今天你就教我唱吧!”兰儿的脸蛋在花丛中闪光,山娃看到时心里特别的开心。
    “好,我教你”,山娃说完,就又唱了起来。
“桃花花你就红来,杏花花你就白,爬山越岭我寻你来,阿歌呀呀的”,山娃刚唱完一段,他就听到花丛中飘出美妙细柔的声音来,却看不见兰儿的身影。
   “绿树树你就开花,疙榛榛你就断,你的心眼儿比我多,阿歌呀呀的”,山娃又唱完了一段,花丛中又传出那细柔婉转的声音来。
    当山娃唱到:“不想旁人刚想你和盼望着与妹结成双时”,花丛里没有歌声飘出来,只有嘿嘿的笑声,笑声很清脆,很开心,山娃也呵呵地笑了起来。笑声掠过山谷,陶醉了空中飞翔的鸟儿,地上舞蹈着的花儿,还有远处吃草的牛儿。它们都在静静地聆听,仿佛它们懂得人世间的情感,看着这两个情窦初开的一对男女羡慕着。
   “兰儿,这首民歌你唱出来更好听,要不然咱们合唱好吗?”山娃提出了一个小小的建议。
    兰儿有从花丛中探出头说到:“这首民歌是男女轮流唱的,要不然你唱一段,我唱一段,好吗?”兰儿说到这儿,身影又没入了花丛中。
    “好呀,那我一句,你一句,我就起头啦”,山娃把手中的鞭梢狠劲一甩,然后放声地唱道:
    桃花花你就红来,杏花花你就白,爬山越岭我寻你来,阿歌呀呀的
    绿树树你就开花,疙榛榛你就断,你的心眼儿比我多,阿歌呀呀的
    兰儿听到这儿,也重复了前面山娃唱的那两段,而后她又唱起最后的两段来:
     狗尾巴你就开花,小草儿你就迷,不想旁人光想你,阿歌呀呀的
    金针针你就开花,柳枝枝你就晃,盼望着与哥结成双,阿歌呀呀的

    山娃又接过来,当山娃唱完这两段后,他们不由自主地合唱起最后的一段来:
    金针针你就开花,柳枝枝你就晃,盼望着与哥结成双
    金针针你就开花,柳枝枝你就晃,盼望着与妹结成双
    此刻整个山坡都成了歌声与快乐的海洋,兰儿唱着,从花丛中走出来,山娃也从山坡上走下来,他们走到了一起,对唱着。
    白云听到他们的歌声感动了,缓缓地飘过来,遮挡了他们头上的烈日,而他们彼此却完全沉浸在其中,他两人忘却了时间,忘却了过往,忘却了人世间的一切苦闷与忧伤。
    此刻他们在歌声中快乐着,在青山绿水间快乐着……

放牛郎的爱情(五)


   “兰儿,今天我教你一首民歌:‘五哥放羊’”,山娃看着兰儿毛茸茸的两只大眼睛,轻轻地说道。
  “  好啊,这么多天来,你教会我不少民歌,我觉得这些民歌很有韵味也很好听”,兰儿眯起眼睛,此时她那浅浅的酒窝正流淌着幸福的微笑。
    山娃又开始一句挨一句地唱着,兰儿也一句挨一句的跟着学着,时间过得很快,当他们连最后的合唱都成功后,已是下午了,他们这才晃过神来,打开书包,取出饼和水,放在一起,吃了起来。
     西边的山脉上涌起一片浓浓的黑云,正漫天铺散,紧接着雷声也在山边隆隆的响起,眼前瞬间变成了一片灰暗的天地,风呼呼的刮着,万木都情不自愿地随着狂风舞动起来,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
   “山娃哥,你看这天气,要下大雨了,咱们赶快收拾找一个避雨的地方去吧”,兰儿看着这鬼天气,害怕的说道。
   “兰儿,别怕,夏天的雨就是这样,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一会儿就过去了”,山娃一边安慰着兰儿,一边撵着牛儿,向着山崖那几个山洞走去。
    他们把牛儿赶到一个宽敞的山洞里,并且用枯树枝拦好山洞口,然后他们匆忙地跑进那个小一点的山洞里面。
    山洞很深,雨水是进不来的,虽然看上去里面阴森森的,但是石炕倒是挺完整,且上面还铺有一些塑料布,炕边还有一个大水缸,里面还有半截水,显然这儿是常有人来的。
    兰儿拽着山娃的衣襟,紧紧地跟了进来,他们找了一处比较软点的地方,坐了下来。
    山娃看着紧张的兰儿,他开始给兰儿讲起了故事。
外面的暴风雨来了,一条线的雨从上直往下落,还有那一道道闪电划破暗空,轰隆隆的雷声也紧跟了上来。这时天地没有了界限,落地之雨瞬间从各个方向山沟汇聚而来,只听见沟中就像发洪水似的冲撞着。
    山娃讲起了这些山洞的由来,这是他听爷爷和父亲说的。山娃有声有色地讲着,不时的加点幽默,逗得兰儿不时的笑了起来。
    一九四一年,小鬼子侵占了华北,就到处屠杀,抢夺,当时的人们没有任何抵抗力,只能逃亡和躲避。村里的人们有的就逃到其他的地方去了,又家口的带不动,他们就想到了这样一个地方。你猜哪?就是咱们现在呆的这儿呵呵!去南山石崖上凿洞,然后用青草遮掩,小鬼子是不会发现的。于是村里的年轻人就每天在这儿筑洞,最后还真的,小鬼子来了,愣是没有发现一个人,他们四处搜查,还用猎犬都不顶用,最后只能掉屁股走人。就是这些山洞拯救了全村人,到后来解放了,人们也当家作主了,就没人来这儿了。不过这正好为放羊人和放牛人遇到暴风雨,成了他们避雨的好地方。你看今天咱俩不就赶上了嘛!要是没有这山洞,咱们真不知被暴雨和洪水卷哪儿去了。现在好了,等雨停了,咱俩在回家,这不就是山洞在起作用吗?山娃滔滔不绝的讲着。外面的暴雨一直在疯狂的下着,天气渐渐的暗了下来,看来今晚是回不了家了,山娃打量着这天气,回头对着兰儿说道。
    兰儿更加害怕紧张了,“山娃哥,那咱们咋办呀,这地方黑漆漆的,还有老鼠吱吱叫的声音和蜘蛛网”,兰儿此时说话都哆哆嗦嗦的。
   “别怕,有我呢,我会保护你的”,山娃拍着胸口,很是男子汉的说道。
    话分两头,两家的爹娘都被雨赶回了家,他们此时正聚在一起讨论着。
     他们想出去接两个娃,可是外面下着这么大的雨,河中的洪水已远远地听到了,在加上外面黑乎乎的,何况还有七八里崎岖的山路呢!
    赵大婶坐在炕头哭着,怨恨着那老不死的,狠心让女儿去放牛,现在看见了吧。
    赵大叔回头瞅了老伴一眼,“就知道哭,哭能起个屁作用呀,现在关键的是想办法呀”
    钱老三抽吸了几口旱烟,说道:“孩子都长大了,他们会处理的,再说,我曾经跟山娃说道遇到大雨时就去南山崖那几个石洞里,他们可能躲到那儿去了吧!他大叔他大婶,别担心,现在再担心也不起作用,明天一大早,我和赵大有去找娃们”
     不早了,都在地里忙活了一天了,回去歇息去吧,明早我去叫大有。
     两位女人还在哭着,可望着这外面的天气,他们也没有丝毫办法呀!

放牛郎的爱情(六)


     夜色越来越浓了,山洞外的暴风雨虽然势头有所减弱,但仍淅淅沥沥的下着,闪电不时地从远方划破夜空,轰隆隆的雷声渐渐的远去了。
    山洞内漆黑一片,老鼠吱吱的叫着,夜风夹着雨丝从洞口穿了进来,两人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兰儿很害怕,她以往在家里一听到老鼠叫的声音都紧缩成一团,好在有娘看着她,现在呢?她害怕却又不敢依靠山娃,心里总是有一种恐惧感:这样漆黑黑的夜,孤男寡女的坐在这里,这本身就令她的心里很恐慌,好在眼前,山娃看不见她的样子,要不然难看死了。
    老鼠在山洞里越来越猖狂了,竟然有一只窜到了兰儿的身上,兰儿突然惊叫起来,她连忙拍打着,身子忙紧紧地贴在山娃的怀中。
    山娃被这突如其来的异性身体接触,心里也有点不知所措。然而现在兰儿只有信赖他了,兰儿需要得到他的保护,他的内心矛盾起来。
    他不能推开兰儿的身体,在这样的地方,只有他能保护兰儿啦!可兰儿的身子紧紧地倚着她,这不能不让他的身体某些部位发生变化。他闻到了兰儿呼出来的鼻息和身上散发出的香味,竟是那般的撩人心魄。兰儿的身子紧紧地依偎着他,一些突起的部位正紧紧地靠着他的胸口,山娃的整颗心都加速跳了起来,他突然紧紧地抱住了兰儿,此时他只想用这种方式去保护她。
    兰儿也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有些微妙的变化,她全身发热,整颗心正像小兔子似的跳动着。可是她没有挣扎,只有让山娃抱着她才会感觉到安全,只有听到山娃的心跳和喘息才能证明她是处在一个安全的地方。
    两人紧紧地抱在了一起,洞外的一道闪电又划破了夜空,雨又开始下大了,由刚才的淅淅沥沥变成了一条线的往下落。
    “兰儿,这样不害怕了吧”,山娃用安慰的语气问道。
    “嗯,山娃哥,这样好多了,刚才的老鼠都快把我吓死了,幸好有你”,兰儿怀着感谢的语气说道。
    在这黑漆漆的地方,山娃的手无意间滑落,碰到了兰儿突起的乳房上,兰儿瞬间身子抖了抖,她就像电击了一般。而此时山娃也迅速地把手收回,山娃不知道怎样保护兰儿好?他想保护兰儿,却不知道在这样黑的地方,兰儿那个地方他可以碰,那个地方不可以碰。
     山娃喘着粗气,兰儿晃过神来,惊奇地问道:“山娃哥,怎么呢?”,山娃听到兰儿的声音,心里不自觉地紧张起来。
    “刚才,刚才我不小心碰到你的乳房了!兰儿,我不是故意的,请你相信我。”,山娃十分歉意地说道。
兰儿没有说话,只是嘿嘿地笑了起来。
     山娃听到兰儿的笑声,知道兰儿是原谅他了,毕竟在这样的条件下,这一切都不是故意的。
     兰儿此时更加的相信山娃了,他放宽了心紧紧地抱着山娃。尽管两人都到了青春期,但各自都特别理智。山娃也紧紧地抱紧了兰儿,他要保证兰儿的安全,不让老鼠再来打扰她。
     过了好长时间,兰儿在山娃的怀中睡着了。她睡得很自然,很愉悦。在梦里,她梦到了一个男人抬着大花轿来接她,,当他们三拜天地时,她看到那个男人就是山娃,她高兴极了。因为曾在山洞里山娃是那样的保护过她,她十分信任他,并从那时就开始喜欢上了山娃。她笑了,山娃正在揭开她头上的婚纱,然后抱着她入了洞房。
     山娃整晚都没有睡觉,他一直在守候着怀中熟睡的兰儿,他要给她安全感和信任感,这就是大山哺育出来的男儿本色。
     拂晓了,云雾全散尽了,天那边一轮红日正在山脊间缓慢的爬上来。
     山娃轻轻地唤醒了兰儿,兰儿揉了揉眼睛,抬头看着一脸疲惫的山娃,她突然捧住山娃的脸,深深地亲了一下:“山娃哥,等我长大了,就嫁给你,你做我的男人好不好?”,山娃笑了笑,没说什么。
     他俩从山洞中走出来,此时外面已是一片鸟语花香,他们撵着牛儿高兴快乐地向着家的方向走去。

放牛郎的爱情(七)

 

     村大队办公室内,一盏幽黄的灯光照在这个气氛有点紧张的钱老三和赵大有身上。大队院外的枯树桩上正拴着他俩家的六头牛。
     刘村长瞅了这两人一眼:“你们看这事咋办吧!”,他抽出一支中华刚伸到嘴边,王会计连忙把火苗移了过来,给村长点燃了香烟。
     王会计看了两眼紧张兮兮的赵大有和钱老三,他语气缓和的说道:“都快秋收了,那么一片黄澄澄的谷子地,被你们家的牲口糟蹋成啥样了,明天去看看,损失多少补多少”,王会计说道这儿,刘村长咳了一声,王会计知道话说叉了,连忙定了定神地补充道。
   “你说你们家的牲口哪儿都不去糟蹋,偏偏跑到村长家的地里去糟蹋,连你们家的牲口都这般故意,看来你们心里是对刘村长有意见吧”,王会计故意抬高嗓门说道。
    此时坐在一旁的赵大有和钱老三连忙说道:“我们真的不是故意的;再说那两娃贪玩,不懂事,没看好牲口弄成这样,损失多少,我们补多少。村长,我们真的不是故意的呀”。
   “你们补,你们能补回来吗?你们就是砸锅卖铁也不够呀,你们知道村长今年在那块地上投资了多少钱,整整八千块呀。八千块一个什么数字,就打个比方来说娶一个媳妇都绰绰有余啦!,你们在看看你们家,你们能赔得起吗?”,王会计坐在一旁严肃地责问道。
   “那王会计的意思是?请您明示一下”,赵大有起身答道。而在一旁的钱老三从头到尾没有吱一声,原来前两年他家买牛犊就借了一千元,本身就觉得理亏了,再加上现在这档子事,他放了一辈子羊,在这种场合哪能说得上话来。倒是赵大有,你别看他个子长得不高,年轻的时候还和上任村长斗过呢,只不过现在岁数大了点,眼前最主要的是这件事也是自己理亏。
    “今天就这样吧,明天去地里具体测量了再说”,村长在一边淡淡地说道。
    第二天一大早,钱老三和赵大有就来到了村大队的门口,此时王会计和韩队长也刚来。
    王会计开了大队的大门,他们一并进入大队院中,院中枯木桩上六头牛仍在那拴着。
    约摸过了一个时辰,刘村长缓慢地走了大队来。韩队长很快迎了上去:“村长,我把以往的测量工具都带好了,咱们现在就去吧”, 村长点了点头。
    一路上,钱老三和赵大有跟在韩队长、王会计和刘村长的屁股后面。“韩队长昨晚肯定是吃油腻了,放出来的屁这么臭”,赵大有低声地说道。
     韩队长听到了赵大有说的话,回过头来,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你懂个屁,到了地头,就有你难受得”。
    很快,他们五人一前一后来到了地头上。八月在收获的季节里,这块好几亩的地上却是一片狼藉,谷子大半都被糟蹋了,只有少半还在那立着,显得孤单无助,他们正在风中大幅度的晃动着。
     经过韩队长一个时辰的估量,最终在王会计双手灵动的拨动下,算盘上一个天文数字涌了出来。
     一万六,当赵大有和钱老三听到这个数字时,他们就被雷击了似的,不禁的蹲在了地头上。
     刘村长看着两个人的样子,心里一股得意劲晃荡在心头。韩队长此时走到村长的面前说道:“昨天下午,我发现牛时,三头黄牛在地中心糟蹋,三头红牛在地头上糟蹋”。
     刘村长点了点头,“我怎么说你们呀!不说了,为了公平起见,根据当事人目睹的事实和刚才计算出的结果,那就这样吧!赵大有赔一万,钱老三陪六千,你二位回去准备去吧”
    钱老三没有说话,赵大有想说又觉得理亏,只能自认倒霉。
    钱老三回到家里,问山娃到底怎么回事?山娃也吞吞吐吐说不出个情由来。可面对着眼前这个无底洞的债务,气得钱老三直跺脚。
    赵大有一回家,就唤出兰儿,不由分说两个耳光就打了过去,兰儿哭了。
    赵大有指着兰儿,大骂起来:“让你去放牛,你干啥去了,是不是被钱家那小子把你的心掏走了?现在好了,闯下这么大祸,我就是卖光这个家也还不起呀!真是气死我了,生了你这样一个不争气的娃”,赵大有说完,甩门出去了。

放牛郎的爱情(八)


     秋天是农人忙碌的季节,各家各户如强贼一样:割得割,收得收,拉得拉,打得打,一片繁忙热闹的景象。
    日子虽然忙碌,但毕竟是收获的季节,在说今年又是个丰收年,人们看着这成堆的粮食,个个喜笑颜开,都忘记了自己一年来的辛苦与艰辛。
    秋天马上过去了,今年的冬天来得特别早。农历九月中旬,就漫天飘起了雪花,人们都聚在土屋的炕头上唠叨一年的故事,有说有笑,有悲有喜,自然中有几分淡然的平静。
    可这样的好日子对于钱老三和赵大有来说就特别的难受。秋初,自家的牲口糟蹋了刘村长家的谷子地,刘村长一直没有主动来要,虽然牲口是还给他俩家了,可这更让钱老三和赵大有摸不懂刘村长的意思,整天提心吊胆的。虽然从表面上看去很平静,但是刘村长的手腕那可是够狠的,全村人都知道的。
    外面的雪在纷纷的下着,满山满洼都披上了银色的服装。可这对于这儿的人来说,都已习惯了,觉得没什么特别的。
    冬日的夜来得特别早,下午六点不到,太阳就下山了,家家户户也就自然的做起了晚饭。从远处望山村,灰白相间凸起的地方,一缕缕轻烟又慢慢升起,聚在山河村的上空,久久没有散去。
   “赵大有,在家吗?村长找你有事,让你过去一趟”,韩队长正在赵大有家大门前大声地喊道。
     赵大有一听就听出是韩二狗队长的声音,因为这声音太熟悉了。赵大有应了一声,穿了一件大衣,开门跟着韩队长向大队的方向走去。
    大队办公室内,只有村长一人坐在桌前看报纸,韩队长领着赵大有敲门进来。
   “大有弟,你来了”,刘村长突然客气起来,他从椅子上起来走到赵大有的跟前说到。这令刚进门的两人都纳闷了。赵大有心里更没底了,他不知道村长壶里到底是装的什么蒙汗药。
   “愣着干嘛,快点坐,客气啥”,刘村长一边招呼着赵大有,一边示意韩队长把炉火弄旺点,因为这天气实在太冷了。
   “来,抽一支烟,大有弟”,刘村长竟给赵大有递过香烟来,还亲自给他点燃。赵大有想推辞,可是火已经点燃了,他不好在推辞了。
   “村长,您太客气了!您找我,我也知道那件事,可是我眼下更本就没有那么多钱,我就是砸锅卖铁都一下子给您弄不齐呀”,赵大有被村长的举动弄糊涂了,他脸色苍白,有些话却没有说出来。
    这时,大队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来人正是王会计。王会计一进门就走到火炉旁,伸出双手烤起火来,嘴里直骂道:“这鬼天气,也太冷了,这不是要人的命嘛!”
    刘村长示意王会计过来,王会计脱去身上的大衣,然后做了过来。他看了看村长,又看了看赵大有,最后把目光投到了韩队长的身上。
  “韩二狗,你回去吧,这儿没你的事了”,韩队长一听,应了一声,推门出去了。
    王会计回过脸来,看着赵大有不知所措的表情。他闲着说道:“赵大有,刘村长都已经宽限你们三个月啦,他一直没有提这件事,就是因为前一段时间大家忙着秋收,你看刘村长多为你们着想呀!现在秋也收完了,人们也闲下来了,有些事情应该解决了吧!”
    赵大有看着王会计眯起的双眼:“知道就没什么好事”,他连忙说道:“我真的是没有呀,那你的意思是?”
    刘村长给王会计使了一个眼色,王会计瞬间就明白了。他起身拍了拍赵大有的肩膀,这个事嘛,解决起来说难也难,说易也易,关键就看你赵大有怎么选择了。我也知道一万块钱的确不是一个小数目,就是对于我们来说,一时也弄不够呀,何况你们呀!可是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无可厚非的。依我看,你家不有个大丫头兰儿嘛,今年也十七岁了吧,也该到了出嫁的年龄了,村长家的三儿今年二十,还没娶,莫不如这样,我做这个中间媒人,让你两家结为亲家,这样,对你有不少的好处,你看咋样?王会计终于步入了他们早已设计好的阴谋之中。
     赵大有不由得身子颤了颤,他知道村长家的三儿可是个大傻子呀,这要是把兰儿嫁过去,这不明显把孩子往火坑推吗?可面对这一万的巨债,他又实在没有办法解决,一时只在那低头沉默着。
    王会计看着赵大有没有说话,知道他心里在估摸啥。他看了一眼村长,村长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
    王会计又连忙说道:“这件婚事是我提出的,我也不偏向谁,兰儿嫁给村长家的三儿,那一万块钱就算彩礼了,其他的村长家应和别人家娶媳妇一样。另外,你和村长家结亲,村长会亏待你嘛,别人想攀,还没那个福命呢,大有,你好好想想”,王会计说完,一旁的村长没有吱声,只在一旁抽着烟,这说明村长没啥意见。可是赵大有却在那儿左思右想,待过了一个时辰,最后无奈的答应了。
     他们离开大队办公室的时候,办公室内浮着一层厚厚的烟雾。

放牛郎的爱情(九)


     赵大有缓慢地回了家,孩子们都已睡着了。他进了里屋,老伴还在等着他,看着他满脸愁容的样子,连忙问到:“那事,咋样?”,赵大有把在大队里的谈话一五一十地说给老伴听。
    顿时,屋子里一片寂静,赵大婶眼里溢出了泪水,她低声的说道:“兰儿呀,家里实在是没有办法呀”。
     平静的村庄,人们都在夜色中睡去了。唯有赵大有和老伴还在辗转反侧,他们怎么也睡不着。
    第二天,一大早,赵大婶就把兰儿留下,让其他孩子出外面玩去了。
    “爹,娘,叫我有啥事呀”,兰儿坐在凳子上,疑惑地问道。
     赵大婶看着兰儿,脸上又流出了泪水,而一旁的赵大有却蹲在炕头,抽着闷烟。
     兰儿觉得不大对劲,又急忙问道:“爹、娘,到底有啥事呀,你们倒是说呀”。
     这个时候,赵大有说话了:“兰儿,你也长大了,也该到出嫁的年龄了。我已经给你找好了婆家,就是刘村长家”,还没等赵大有说完,兰儿就哭了出来:“我知道秋天那事是我闯下的,可是你们总不能拿女儿的一生去做交易吧,对了,一定是村长设的圈套,爹,娘,你们可千万不要上当呀!再说,爹、娘,你们要我嫁给谁都行,唯独那个傻子,我就是死也不嫁给他!”兰儿此时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了,都跟父母嚷了起来。
    “兰儿,苦了你了,可是爹娘真的是没有办法呀”,赵大婶哭着说道。
     赵大有听了女儿的话,有点发火。他在这个家里,从来没有人这样跟他发过脾气。他立刻站起身来,大声喊道:“听你这意思,你就是看上了那个放牛的野小子了,是不是钱老三家那个小子,我就知道是他,要不然牲口也去不了刘村长家的地里去糟蹋庄稼,这一切祸都是你惹下的,你还有脸说!”
     兰儿一听,哭得更加厉害了:“对,我就是喜欢钱山娃,这辈子除了他,我谁也不嫁。你们是不知道,去年那场暴风雨,是山娃为我遮挡了风雨和驱除了恐惧,三年来,他无微不至地关心我,而从来没有非分的动作,他是一个多好的男人呀!你们以前不口口声声说他是个好娃嘛,怎么现在说人家是个野小子,是个流氓!,你们不感谢人家,你们这样做,你们是为女儿的幸福着想吗?”
     赵大有实在没招了,他又推开门向大队走去。他一路走着,满腹的心事无法排遣,他不知道过一会儿,怎么跟刘村长和王会计交待。
    刘村长又热情的递来烟,赵大有没敢去接,坐在一旁的王会计看见了,连忙说道:“都快成为一家人了,还那么客气啥呀”。
    王会计坐在赵大有的身旁:“兰儿答应了没有?,这可是一桩千载难逢的好姻缘呀”,毕竟是新社会,虽然兰儿在村里是数一数二的漂亮女娃,有多少人家都在想给自己的儿子去觅这样一个既漂亮又大方的女娃,但是对于飞扬跋扈的村长来说他也不能明抢呀!
    赵大有把兰儿的意思说了一遍,刘村长脸色瞬间阴沉下来。坐在一旁的王会计却笑着说道:“原来是这样,你们不用担心,这件事我来做工作吧,我觉得你两家一定会成为亲家的。”
    这几天,村长一直找赵大有而没有找他钱老三,这让钱老三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他更加郁闷,猜不透。
    终于,韩队长来唤他钱老三啦,钱老三的心里就像十五只的吊桶,七上八下地晃动着。
    大队办公室内,只有王会计在那坐着,钱老三在一旁站着,而韩队长已经关上大队的门出去了。
     钱老三怯生生地看着王会计,因为他心里想到的是他原先卖牛犊问大队借的那一千块钱还没还,接着又自家的牲口糟蹋了村长的谷子地,又欠下六千,这总共七千块可真不是个小数目呀,他看着眼前坐着脸色严肃的王会计,他不知道自己的双手都往那儿搁好。
     王会计抬头望了望了钱老三,直接说道:“钱老三,前前后后,欠的七千元你打算咋还呀!”
     钱老三被这一句话问得都双腿打起了哆嗦,他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只是低头看着火炉发呆。
     王会计又说道:“你的那三头牛先顶上四千元吧,还有三千元你咋办呀。不过好在刘村长仁慈,原计划宽限你两年的,不料你家山娃竟在破毁村长家的好事,你知道吗,现在兰儿快成了村长家的儿媳了,就是因为你家娃在捣乱。这样你只要回去跟山娃说以后不许和兰儿来往,并且当面跟兰儿说自己从来就没有喜欢过她,这样的话,那三千块是可以宽限你二年的,要不然就送你进监狱,你回去好好考虑考虑,后天给我个话”,王会计说完又独自抽起烟来。
     钱老三连声答道:“我回去好好跟山娃说说这其中的利害关系”
     外面的雪花仍在飘着,狂风怒吼令每个人的心头不由的打颤。

放牛郎的爱情(十)


     山娃把兰儿约到一个地方,兰儿见了山娃很是开心,她正想着把一肚子心事跟山娃说。山娃却开口了,山娃脸上的表情很是复杂,这让兰儿心奋的心一下子感觉到了凄惨。
    “兰儿,我听说你快要嫁给村长家的三儿了,我祝福你们”,兰儿听到这连忙打断山娃的话,急着说道:“不是那样的,那都是村长利用那件事威逼我爹娘,我爹娘无力还债才答应的,可是我不同意,因为我的心里只有你,山娃哥,这辈子,我就喜欢你”,兰儿此时根本不顾那些细琐的礼节了,她把她的心事一股脑的倾诉给自己心爱的人听,她不想让幸福与自己擦肩而过。
兰儿的这些话像针一样刺在山娃的心窝,山娃何曾不想和兰儿相守一生一世呀!山娃的心里早已把兰儿当成自己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可是昨晚,他爹跟他说起这事后,当时他娘就昏了过去。山娃面对这些实在是没有任何的抵抗力呀!它一边面对着苍老的爹娘,一边面对着自己心爱的兰儿,他在痛苦地抉择。
     娘病在床前,山娃在也忍不住了,他趴在娘的面前大哭起来。可哭能起啥作用。最后为了这个家不散伙,为了娘能快点好起来,他忍痛决定用自己和兰儿的爱情去做这笔可耻龌龊的交易。
   “ 兰儿,我们不合适,你应该找像刘村长那样的人家,人家能给你买漂亮的衣服,给你大把大把的钱花,我根本什么都给不了你”,山娃是违背着自己的情感在说着,此时他觉得自己就是一具被阴谋摆弄的物品而已。
    兰儿哭了,断断续续地说道:“山娃哥,我喜欢你,不是图你的钱,也不是图你的财,我就喜欢你这个人,一切物质,我们都可以齐心协力创造的。再说,我根本就不相信你不喜欢我,你忘了吗?在南山坡上你给我头上戴了多少花儿,你教我唱了多少情歌,你还说将来你要娶我,而你现在却在自己欺骗着自己,你在违背着自己的情感在说话,难道你敢说,你已往对我的一切感情都是虚假的,你说呀!”兰儿扑到了山娃的怀中,用力地捶打起山娃的胸口。
     山娃好想抱着兰儿,可是他此刻却没有,任凭兰儿在他的怀中哭着,闹着。
     山娃觉得自己欠兰儿的太多太多了,兰儿能为爱情牺牲这么多,而自己却像在演着他这一生最痛苦最忧哀的悲剧。
     突然,山娃一把推开了兰儿:“兰儿,我从来就没有喜欢过你,那一切都是你的一厢情愿”,说完,山娃推开门像疯子一样在漫天飞舞的雪花中跑去。
    兰儿此刻愣在了那里,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然而那句“我从来就没喜欢过你”,却深深地划破了她的心。她抬起头,一切愿望都破灭了。连最爱的人都说出这样的话来,她只有认命了。
    腊月十二是个吉利的日子。这天是山河村刘村长家办喜事。那热闹场面真是非同一般,上门祝贺的、送礼的排成一条龙,这让一旁的刘村长乐得都合不上嘴。
    迎亲的队伍吹吹打打来到了西头兰儿的家中。兰儿正被披上婚纱,一步一步地从家门口走出来,她每走一步,地下的雪就围着她飞舞一阵,直到她坐到大红轿子里,飞舞的雪花才停息下来。
    迎亲队伍又吹打起来了,他们正掉头向着来的方向走去。兰儿坐在轿子里没有哭,因为她的眼泪已经干了。她撩起轿子两边的帘子一直在看着外边,她在期待什么?外面却灰蒙蒙的一片什么都没有。
     唢呐正在演奏百鸟朝凤,这时突然远方传来了一曲豪爽又忧伤的民歌。兰儿听着了,真真切切地听着了,她把轿子的帘子抬起老高,可是外面人仍一个人都没有。
     桃花花你就红来,杏花花你就白,爬山越岭我寻你来,阿歌呀呀的
    绿树树你就开花,疙榛榛你就断,你的心眼儿比我多,阿歌呀呀的
    狗尾巴你就开花,小草儿你就迷,不想旁人光想你,阿歌呀呀的
    金针针你就开花,柳枝枝你就晃,盼望着与妹结成双,阿歌呀呀的
    ……
    歌声渐渐地远去了,轿子里的兰儿此时留下了泪,她现在只能在心里祝山娃哥坚强的活下去,祝福山娃哥未来一切都好。
    迎亲队伍也远去了,站在老远处树丛后面的山娃仍在唱着那首情歌,他的声音嘶哑了,他的那颗心在滴血,他无力地靠在枯树干上,呆呆地望起那漫天舞动的雪花。
    狂风卷着雪,向山娃扑来,山娃不禁打了一个踉跄,他已经看不清远处的迎亲队伍和那顶红轿子了。突然他的眼睛迷离起来,重重地躺下去了,雪花仍在狂舞,从他的身上掠过。
     雪海中突然出现了一幅幻境:在青山绿水间,山娃正抱着兰儿纵情地放歌起舞,他们爽朗的笑声在天空不断地回想着,远处了花儿,远处的牛耳都在静静地聆听着。

      主编评语:这篇小说反映了理想与现实的矛盾,爱情与阴谋交织在一起,突出地揭示了现代农村的落后现状和寻常百姓的生存困境。山娃与兰儿的爱情被残酷的现实社会粉碎了,这不仅说明了弱势群体被欺凌的现实,还指出了他们逆来顺受、胆小怕事的个性。作品为我们展示了穷苦人家的悲惨境遇,描写了他们的希望和痛苦。向人们发出要求改变现状的强烈呼声,值得有关方面的专家的深思。小说语言朴实,极富地域特色,乡土味儿浓郁。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544401/845062731.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