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奔流 > 第3期 > 陪读/总统助理

陪读/总统助理

[更新时间]2010-05-25 11:23:58 [字数]3639[作者]总统助理

 

 

 认识这几个女孩是在舅舅的房子里。舅舅的房子在大学附近,够大,也洁净,自家人口少,就出租了几套给带了女朋友的大学生住。
  由于我是单身一人在这个城市里工作,平时住在单位,周末,舅舅却是要我一定回他们家休息的,也是代我父母照顾我的好意。天长日久,渐渐的,我就同那几个陪男朋友读书的女孩子熟悉起来,也知道了她们的故事。她们应该都是为了单纯而激烈的爱情,抛开父母和故里,来这里与男朋友同居的。可是,他们的男朋友都只是学生,父母亲寄来的钱,大多是不能再养活一个女朋友的,所以这些女孩子的遭际各有千秋,令人心酸,也令人深思。
  
  一
  方方是一位漂亮的成都姑娘。长得娇小玲珑,五官精致,皮肤好得像刚开的桃花,鲜嫩的可以掐出水。
  她原是父母的掌上明珠,独生女。高中时与男朋友小杨同学,不知怎么就恋上了,爱得昏天黑地。高考,自然没了戏;小杨倒是考上了,可只是调剂的,录到了我们江西的大学里。拗不过她的坚持,父母认可了她的恋爱,要她复读一年,继续考大学。复读没几天,她思念小杨,竟然从家里偷跑,乘轮船坐火车,追着小杨的脚步,来到这里。父母亲没了办法,只好汇了一万元钱到小杨的银行卡上,作为方方陪读的生活费用。
  第一年,他们过得很滋润,很甜蜜。两个小年轻,像新婚燕尔,租了房,买了家具,布置得雅致温馨。平时,方方自己上街逛逛,或是上网吧玩玩;小杨没课,他们就赶着去市里市外赏景,赏花,看风土人情。也不做饭,就在学校食堂和外面的馆子吃。暑假还去了趟海南旅游。
  幸福的日子总是飞快的。第二年,方方的钱就用完了。小杨家里一个月只能汇来伍百元,她也不能再向父母开口,只好去那些商场,超市打工,一个月好歹能拿个四百多元。日子就过得紧紧窄窄的。一个这么娇俏的女孩,每日里打工受累,有时还得受气;下班了,又要上菜场,与小贩讨价还价,还要围着锅台,做饭菜。方方就觉得很憋屈。小杨自然还是爱她的,可大学生的爱情,碰到了柴米油盐的实际,也只能失去风花雪月的浪漫。他百般安慰她,要她等待,等待他毕业。她需要他的温存,她一刻也不想离开他,连他去外地实习都跟了去,她只希望他待她更好。他却烦了,开始避她。
  一个周末的夜晚,小杨被同学拉去网吧打帝国的游戏,11点钟了还没回。方方气恼了,硬拖着我同去网吧找小杨。那是一个春风温和,月色清朗的夜晚,路旁的两排茉莉树正在开花,满街都是浓郁的花香。这么美好的夜色,方方却皱眉苦脸,真叫人看了难过。“我该怎么办?我都这么苦了,他还去玩。”她向我诉苦,我忍不住握紧了她的手,劝说:“没什么啦,小杨不过与同学玩玩。”“不是的。他是在躲我,他都烦我了。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过下去。丹丹姐,你告诉我,我错了吗?”月光下,她的秀目里,有泪花在闪烁。我禁不住长叹一声,把她按坐在路旁的石椅上,“你真能听我说吗?”,她点点头,“我也不懂你们之间的爱情,只是旁观者清.你为什么不可以换条路走呢?或者去学一门可以自立的技艺。爱情不应该是我们女孩子的呀!”这是我的心声了。方方低头陷进沉思中。
  以后,我听说方方与男朋友大吵了几次,有一次还动了手。两个月后,在舅舅家再没看见她,舅母说;方方回成都老家了,小杨也退了房。
  
  二
  秋玲是一位修长身条的山东女孩。她见人就是一脸甜甜的笑,开口讲话轻声细气,秀气的眉眼还会随了你的表情动。你笑,她的眉眼也满是笑;你悲,她的眉眼也含了泪;你若是恼她,她的眉眼舒展开来,像个天真的孩童,瞪着你,倒叫你心里发毛,反思起自己的错误。这样的女孩,她要要求什么,别人是很难拒绝的。
  她是在男朋友小曾读大三才过来的。舅舅把房子租给她以后,对我说;这个女孩呀。别人200元一套的房子,硬让她150给租了去。为什么呀,我很有些奇怪的问,她会磨人啊,朝向,楼层啊,说了半天,我以为她不想租了,后来才明白,她是要少一些租钱,我被她缠烦了,生生少要了她50元钱一个月。
  她与小曾是真正的青梅竹马。小学,中学都是同班同学,家也是同村的。只是她没有读高中,一直在家做点小买卖。小曾家兄弟多,生活不宽裕,原是不想让小曾读大学的,还是秋玲说服了他的父母,并主动承担了小曾四年的学杂费,小曾才能够圆了大学梦。
  她刚租好房,就急着去找工作。可是这里的工作并不好找,工资也不高,她转了几天,终于在邮电局旁的街道边卖起了电话卡。她说还是这个好,只要嘴巴子利索,就能赚钱,也不要受人家管,又有时间可以给小曾做饭。我说,风吹日晒雨淋,夏热冬寒,多苦啊。她说,那是你们城里女孩说的,我倒觉着挺轻松的。还是你们城市里好,站这儿也能来钱,一张电话卡,多小多轻,卖出去,就有个两,三块好赚,我真该早些过来。
  秋玲是真能吃苦。来这里快一年了吧,身上穿的还是从山东带来的那几套衣服;从来不买什么洗头洗澡用的香波、浴露,一块香皂就够了,更不要什么护肤化妆品。可人家对小曾是真好,一日三餐,热腾腾地做好,等小曾来吃;衣服,鞋子给小曾大包小包的买,把那些破破烂烂的全抛了。小曾一身身新崭崭的假名牌,容光涣发的胖了;她却黑瘦了,有了少妇的风霜,笑容倒还是像刚来时一样的甜。
  想不到,有一次,她竟缠上了我。一个周五的晚上,我刚回舅舅家,她就把我拽到了她的房间,端给我一碗红枣汤。我不敢喝,先问她有什么事,“丹丹姐,你可一定要帮帮我。”她的笑容更甜了,“什么事呀?”我问,“帮我们小曾入党。”“什么?”我真的糊涂了,“听说你有个朋友的父亲是小曾大学里的书记?”哎呀,这是哪跟哪呀,“你搞错了。入党,只要小曾系里同意就可以了吧。这个忙,我真的帮不上。”“我们村里可都是书记说了算。”“大学不是村里。”她满脸的不相信。我问她,为什么要小曾入党,她说为了以后让小曾做干部,我说;为什么一定要做干部呢,她说在她的老家里,因为家里没有做官的,受尽了气。二十年前,她的爷爷就是被村长欺负,气死的。所以她,她的家人都把希望寄托在小曾身上。“现在当官不都是要大学文凭啊,我拼死也要让他读完大学,要他入党。毕业以后,就可以考公务员,可以当官了”她秀气的眉眼里没了笑,却充满了坚毅和憧憬。
  这么绵长而坚定的心愿。没对她讲,我还是去问了问小曾的辅导员,他是我的学长,他说小曾这个学生,学习刻苦,人也很正直老实,是块做学问的料,从政有点不合适的。
  听说,小曾毕业时已经入了党。
  
  三
  小亚却是位谜一样的贵州女子。她的脸上总是化了非常浓艳的妆,使人搞不清楚她的年龄;她的穿着总是那样的张扬出格,衣领开得极低,裙子短得赤了两条修长的腿,颜色是夸张的艳丽,像极了正在开屏的孔雀。
  她的男朋友小张是一位非常阳光的英俊男孩,这真是一对奇妙的组合。后来才知道,他们是在网上相识,相恋,然后走到一起,来这里同居的。他们又是极其疯狂的一对,在大街上,在院子里,也搂搂抱抱,热烈的接吻;他们旁若无人的相互梳理头发,相互久久的凝视,四只眼睛里全是甜情蜜意。
  白天,不管小张是不是上课,小亚是不要吃饭的睡足整整一天,他们的房间也是一天的沉寂。傍晚,他们的房间里开始传出音乐,传出灯光,然后是停了音乐,熄了灯,飘出一对搂抱在一起的人。他们这一出去,第二天的清晨才会回。后来小张也不上课了,两个人一起这样晨昏颠倒的过。
  舅母就很有些不安了,周末吃饭的时候,她轻声地对我们说:“这个女子不像是正经人。他们一晚上出去是干什么呀?”“大概是泡舞厅,歌吧,或是网吧吧,这个女的可能过惯了夜生活。”表哥分析说,“小张还是个学生崽,学校不会不管的,你放心。”舅舅安慰舅母说。“读过小仲马的《茶花女》吗?他们有点象是玛格丽特和阿蒙哦”我笑着对表哥说。
  果然,十几天以后,就有同学天天来叫小张去上课。除了周末,他再也不能整日的睡,整夜的玩了。
  再十几日以后,又来了一位艳丽的女子,见了小亚,两人紧紧抱在一起,哭了笑,笑了哭。她们赶了小张回学校住。白天还是睡觉。上半夜却是两人坐在那里,一支烟又一支烟的接着抽,下半夜两人还是出去,凌晨再回。
  那女子住了一个星期之后,终于含泪而去。小亚却是一个夜晚没出去。第二天上午,房间里走出个穿了白T恤蓝长裤的纤瘦女孩,这不就是小亚吗?没化妆的她,虽然脸色苍白,眼圈发青,实在还是个很美,甚至带了几分清纯的女孩。她见了我们大家,极其腼腆的笑了一笑。
  小亚戒了烟,洗尽铅华,找了份超市收银员的工作,小张的学业也在继续。他们还是很甜蜜,晚上,两人头靠头牵了手坐在一起看碟听音乐,很少出去过夜了。我们谁也没有去问小亚的过去。也许,纯真的爱情可以战胜过去的一切,忘却过去的一切吧,因为他们还是如此年轻。
  每一个大学里,都会有这样的一小群陪读女孩吧。她们是极其渺小的一小群,她们都是这么的年轻,她们的爱情这样的纯真,这样的热烈,这样的不顾一切,这样的无私,她们的命运又是如此的未卜。对这样全身心的为爱情奉献,我们能简单的用对或是错来评价她们吗?我只有真诚地祝福,祝福她们能有光明,幸福的未来。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544401/770753355.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